主題: 忠實的朋友
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8-06, 02:29 PM   #7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4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心靈接待所 --- 94歲依舊撫慰人心的生命導師

「いのちのふるさと」PR
青森・岩木山の麓にたたづむ「森のイスキア」
心をこめて四季折々の食を作り
たくさんの人を迎えてきた佐藤初女さんが
今、やさしく綴る「いのちのふるさ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dw5AF_Z8lI



心靈接待所
下文出處 http://aginggracefully.pixnet.net/blog/post/293075533



以「款待+傾聽」,在安靜的森林中指引人走出迷惘。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佐藤初女,

能為自己或他人,找到面對生命問題的力量。

平凡的她,卻能堅持50年的奉獻服務。

曾被拍成電影,也被NHK報導過,至今94歲了,仍接受日本各地的活動邀約




【本書重點】

傾聽了50多年別人的心事。至今94歲了,仍然如此。因為神父的一句:「沒有事奉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人生。」促使她成立「伊斯基亞」來服務別人。起先,她開放自己的家,進行「分享彼此」的活動來接待需要幫助的人;後來甚至在森林裡成立伊斯基亞,希望能夠在被大自然包圍的地方接待有需要的人。

這個社會,寂寞和悲傷的人感覺越來越多。她說:「我們不具有改變人心的能力。所能做的,僅是完全接受對方的情緒,當對方感覺被接受,就會將煩惱一一說出。吐露出來後,心頭一輕,那人便有接受新事物的空間了。」她傾聽來者的心聲,陪伴心靈迷惘的人,使他們找到生命中的力量。

不單「傾聽」,她也用美味的食物款待來者。因為她相信:非語言的行動能深入人心。

她認為,就算是有大煩惱而吃不下飯的人,只要和大家一起享用美食就會慢慢地恢復精神。當覺得「好吃」時,心扉就會開啟,心底的陰霾也會一掃而光。感覺到食物美味,每個身體的細胞就會跟著雀躍,生命的力量便會湧現。

本書同時也整理了初女在「伊斯基亞(Ischia) 」奉獻服務中累積之心得,以及大家對初女提出的人生問題。重點不在於這本書解答了什麼問題,而在於她的奉獻精神。其實,在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佐藤初女,能為自己或他人,找到面對生命問題的力量。


【為什麼要取名為「伊斯基亞」(Ischia)呢?】

「伊斯基亞」是一座小島名。義大利的拿坡里有一個年輕大富豪的兒子,擁有財富、才能,有一天晚上和心儀的女孩在湖中央划著船,彼此傾心吐意,年輕人感到十分滿足,但卻突然被一股倦怠感襲擊,此後對人生感到了無生趣,做事都提不起勁。 

於是他想起小時候父親帶他去過一個叫「伊斯基亞」的島嶼,在那裡有座毀壞已久的教會,他在那裡獨居,望著美麗的風景,不斷檢視自己的內心,漸漸地找回自我,得到了新的力量,重新開始生活。

初女希望帶著重擔前來的人們,可以重新找到自己,補充心靈能量,獲得力量回到社會,期許這裡成為一個支持我們回到現實打拚的地方,因此取名「伊斯基亞」。



-----------------------------------------------------------------------------

出版人序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80384

她知道,雖然她沒有說什麼

  三月分出發去青森拜訪本書的主角──佐藤初女時,初女女士建議我改五月來,因為森林中的「伊斯基亞」在雪封期,無法進入。「如果老遠跑來,卻沒有去到伊斯基亞,好可惜。」但是我們這次的採訪隊,有好幾個訪談計畫,無法改期,所以初女女士只能在「弘前」家裡接待我們。

  這已經是熟年優雅學院第七本「說故事」系列的書,照慣例都要告白「為何我會想簽約這本書」的理由。已經熟悉我這個習慣的人,希望你們再次陪我回顧,觸動我的那一刻。

  誠如有些讀者已經知道,我其實看不懂日文。所以跟《積存時間的生活》一樣,又是一張封面電到了我。當我看見初女手握另一個人的手,我在想:「她在做什麼?」帶著疑問,去問日文編輯,她說:「喔!她專門與人談話,撫慰人心,而且她在山裡面有個安靜的地方,可以提供住宿。」當下,我覺得我和初女有條越洋的線,把我和她牽在一起了。

  從二○○七年開始,維持六年的時間,我常去一個避靜院祈禱,裡面一位靈修導引師,也是一位神父,逐漸成為跟我談話的導師。基於我們共通的信仰,他輔助我去思想、去面對好多艱難的問題。為了以愛還愛,我從二○○九年加入一個基督教靈修團體,為要加深我的祈禱經驗,並且預備自己在退休後,可以奉獻在陪伴他人生命成長的工作。剛巧這個靈修團體,由一個教會長期支持,並且也有人奉獻一片地,預備將來可以蓋成避靜祈禱、共同生活的園區。現在,把時空拉回太雅的辦公室,於二○一四年的冬天,我盯著這本日文書的封面,我在內心自言自語:原來,在五十年前就有一位平凡的女性,走上這條路,她現在九十三歲了,她仍舊在撫慰人心……原來,我的夢想是如此真實,並非遙遠……原來是可能的,原來夢想可以是這樣安靜地、慢慢進行,而致圓滿;而且不管你看起來是如何平凡,如何渺小。

  在初女女士的家,我告訴她:「我正在學習聆聽的功課。」她淡淡說:「聽比說更難。」當下我發現,初女的簡答很有韻味,甚至,對我來說,她帶有心靈透視的能力。譬如這一句「聽比說重要」,在我學習靈修導引的過程,因為商業經營者的背景太久遠,在教會也授課一段時日,開會和講台上都是我在講話,所以要怎樣忍住不說,靜心地聽?怎樣放下自己的主觀,全然接受對方,帶著同理與信任地去陪伴?以我的背景,需要比其他同學更多掙扎和練習,才有一些進步。那天初女對我說「聽比說更難」,我不禁內心微笑起來,感佩她對我在五秒鐘內的直觀與反應。

  她所創辦的伊斯基亞,很像個心靈庇護所──給心靈憂傷、迷惘的人,提供一個暫時棲身的家。人們從難纏的生活戰場離開,帶著行李,經過幾個大小車站,然後進入山中,眼中的世界慢慢地改變,大自然開始包圍著預備入住伊斯基亞的陌生人。你想像自己憔悴的樣子,這憔悴不是因為路途遙遠,而是因為內在的混亂不安。你想像你終於可以放下一切,然後來到一個幽靜的森林房舍,不久,用餐的時刻到了,廚房飄來香味,有人邀請你同桌,然後問你想吃什麼,再不久,單純的三角飯團,配合幾樣味道鮮明的小菜,或是加上一條烤魚,端上你面前,這裡的工作人員,把你當成家人,當成重要的人,用款待的心迎接你,陪你吃一頓飯。夜裡你沒有別的事情,只要好好休息。等你有充分的休息之後,你可以跟佐藤初女聊聊,這段時間,就是初女所形容的「心與心的相遇」。她明白迷惘的心,需要被另外一顆心了解,她也明白她不是神,只是一位傾聽者,所以她沒有壓力要講出一番人生道理。她相信這個靈魂被神認識,只要這人願意說,就能自己找到力量。依據我拜訪她那天的觀察,我想像她與伊斯基亞客人的談話,應該是有靈感就給予話語,沒有靈感,她就順其自然,不勉強自己說什麼。

  她最奇妙的工作,應該是「超越言語的行動」。這本書中,不斷提到「款待」就是「全面接受這人」。她相信用心款待人,讓人好好住在這裡幾天,好好做飯給他們吃,原先枯乾的心靈自然會開始透氣,「甚至有人都還沒有談話,就說她明白了,可以回家去了」。

  我想在此提供個人親身經歷的「佐藤初女式的超越言語的行動」,幫助讀者進一步明白,書內初女不斷重複的「非語言的行動,深入人心」、「超越語言的行動,能導向未來」究竟是什麼?

  這次採訪隊,我邀請了外甥女隨行當攝影拍照,那一陣子她因為工作壓力,正陷入人生迷惘的階段。採訪初女那天,中午我們在初女家用餐,晚上則透過日本出版商國際科的林小姐,也是這次的隨行工作人員之一,安排大家在外共餐,包括初女和她的媳婦。我們不但點了好多樣菜,還點了清酒,初女非常好興致地跟我們喝了一小杯溫熱的清酒。她胃口很不錯,也由衷誇獎老闆的廚藝。

  在晚餐接近尾聲時,我外甥女放下相機,問她能不能坐在初女女士的旁邊?她坐好後,又問:能不能握住初女的手,好像封面那樣。然後她說:「我想念我的外婆。」 就是我的母親,她三年前過世了。接著她啜泣起來,我們都不知道該怎樣反應時,只見初女安靜地坐著,跟她握著手,但是眼睛並沒有看她。有大約幾分鐘,我們都沒有講話。我外甥女停住眼淚後,用筷子夾了一塊烤馬鈴薯到初女的盤子,初女用手拿起來吃,在牙齒間咬了一半,然後遞給我外甥女,我看著臉上掛著乾掉淚痕的她,接過馬鈴薯就塞進自己嘴巴吃掉了。

  時間彷彿突然凝結一樣,這個只有在我媽媽和她幼稚園時,曾經出現過的畫面,怎麼會發生在初女和外甥女身上?她把咬過的馬鈴薯給她嗎?她吃了她咬過的馬鈴薯嗎?我楞楞地回味著那幾秒鐘我看見的「非語言的行動」。
  

晚上我們回到旅館後,我和林小姐同時想要喝杯咖啡,在大廳坐著講講話。我問:「你有看見那一幕嗎?」她說:「我有,我覺得那是一種信任」。然後我把林小姐說的「那是一種信任」放在我心裡。我問上帝,是否我家的小寶貝,現在非常需要「被信任」?接下來的日子,直到我寫這篇出版人序時,我沒有忘記,她需要信任,這段日子我持守這件事情:聽她說話,相信她,支持她。

  「你會再來嗎?我認為不需要等候太久,你就會來了,對吧!」這是初女下午曾經問我的話。

  「我們先告辭,明天要搭飛機去大阪工作」,這是初女和媳婦提早離開餐廳的原因。

  從熟年優雅學院推出「說故事」系列以來,有兩位故事的主人翁過世了──珍妮柏絲和清川妙。每次傳來這樣的消息,都感到錯愕。正在安排時間去日本採訪呢,怎麼走了?就因為這樣子,這次根本不等雪融化,急忙就出發。沿途去了津端夫婦的家、坂本健一的家,又到了佐藤初女的家。修一說:「竟然我會去台灣,而你又再來我家,我感到自己還年輕。」他老婆英子說:「謝謝你邀請我們去台灣,這才發現原來我們還可以旅行,所以後來又去了箱根泡湯。」當初女說:「你很快就會再來吧?」我心想:這幾個人裡面,你走路最慢了,但是你也是最悠哉的,還跟我預約下一次。

  不久你會閱讀到初女說:「我不太浪費時間在想死亡,對我來說,面對死亡的方式,就是活在當下,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翻開日曆,我畫上過幾個月後,去伊斯基亞的日期。如果94歲的初女還可以搭飛機出差,我想我沒有理由不再去青森。


熟年優雅學院/總監 張芳玲

此篇文章於 2015-08-06 02:57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