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裸猿捫蝨子 - 高等動物社會互動 > 正面能量集氣區

正面能量集氣區
正面的看待事情,學習積極、正面的人生觀。或許能夠讓你的現況朝向更好的改變,或許你的週遭也因為你的改變而改變!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8-01-11, 12:12 PM   #181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小屋》─ 生命的傷痛時刻

《小屋》─ 生命的傷痛時刻


《客旅的驛站》 作者 客旅貞吟 2011.03.20
https://www.fhl.net/main/jc/jc17.html


神存在嗎﹖祂在那裡﹖人受苦時﹐神關懷嗎﹖

討論這些題目的書不少﹐但以小說形式表達﹐而又寓意深入的﹐我覺得《小屋》(The Shack) 可算是上乘之作之一。

這本書在2007年出版﹐很快成為暢銷書。牧師在2008初春要讀書小組的成員閱讀﹐計劃在夏天時討論。我對於不知內容的書﹐習慣先借閱﹐覺得有保留價值才會買﹔於是先向市圖書館借﹐沒想到卻是排到三百五十多名以後﹐而圖書館就此書已買了上百本。如果要等﹐恐怕到秋天也還輪不到我。

我上網查看﹐亞馬遜網站的讀者反應褒遠多於貶﹐買了一本﹐一讀﹐就放不下手。讀完﹐介紹給兩個兒子﹐唸大學的小兒子說他也正想找來看﹐因為週圍好些朋友都在讀。在工作的老大說之前就聽朋友極力推介﹐得空一定會去讀。

一本由一個不知名的作者寫的﹐主題並非新意的小說﹐為什麼會吸引那麼多人閱讀﹖而故事內容也不是創新的﹕一個父親帶了三個年紀較小的孩子去露營﹐最小的女兒被誘拐失蹤﹐最後被證實已死。傷心的父親無法饒恕自己的疏忽﹐也怨懟神的漠不關心﹐他一直孤單的承負這個重擔。三年半之後他收到一封短柬﹐促使他重訪發現女兒遺物的破舊小屋﹐在那裡﹐他會晤了三一真神的化身﹐度過一個身心靈極受震盪的週末。

作者說他的這本小說原是寫給自己的六個孩子讀的﹐想讓他們明白神深長闊高的愛。作者本人的父母是宣教士﹐他小時在新幾內亞度過﹐在那裡曾受到慘痛的性虐待﹔結婚以後﹐有過婚外情。為了整頓自己的生命﹐他必須鼓起勇氣面對小時那難堪的傷痛﹐以及對神鬱積的憤怒。經過十多年的努力﹐重新得回妻子的接納和家人的信任。他在過程中﹐切身認識那位揹負他重擔的主﹐也是深愛他﹐醫治他的神。(註1)

那些心得後來就化成小說裡引入深省的敘述。例如其中「審判神」的一幕﹐主角與智慧的化身蘇菲亞的一些對話﹕

「你來此﹐不是要受審判﹐你乃是那個負責判決的法官﹗」
「我沒有這個能力﹗」
「你當然有﹐你在平時生活中已經判決了許多人的動機和行為。。。」
「那麼﹐我現在要判決的是什麼﹖」
「不是判決什麼﹐而是判決誰。」 (Not what, who.)
「好﹗那麼我應該要判決的對象是誰﹖」
「神﹐還有人類﹗」

一段尖銳的對話過後﹐

「神既然讓你失望﹐沒有保護蜜西﹐讓那天良喪失的人傷害了她﹐卻不阻止﹐神實在該受譴責﹐對不對﹖」

「是的﹐神是該受譴責。」

「你既然這麼輕易的就判決神﹐當然也可以審判這個世界。那麼﹐現在你必須從你的孩子裡選兩個﹐允許他們進入神的新天新地﹐但只能有兩個。其他三個則必須恆久在地獄裡﹗。。。我只是要你作你認為神輕易就可以作的事。」

「我﹐我以為祂是應該可以讓一些人下地獄﹐因為﹐因為那些是我不真的。。。在乎的人。」

「所以﹐你認為神可以輕易做到﹖而你無法﹖沒那麼嚴重吧﹗到底那三個孩子你要判他們下地獄的﹖凱蒂不是常說些傷你的話﹐那麼判她第一個去﹐是最合理的選擇﹐不是嗎﹖」

「我不要作法官了﹗我沒辦法﹐我不想﹗」
「你必須﹗你必須﹗你必須﹗」
「那麼﹐我自己去吧﹗可以嗎﹖如果終是有人要承受那個折磨﹐讓我代替我的孩子們﹐去那個可怕的地方把﹗可以嗎﹖我求你﹗」

又過了一些對話

「我可以了解耶穌捨命的愛﹐可是父神呢﹖祂可以阻止這悲劇的發生。。。祂是用此來懲罰我﹐因為我曾傷害我父親﹖」

「神是你所認為的那樣嗎﹖」
「但是祂沒有阻止﹗」

「祂是沒有﹗神是沒有阻止許多事情的發生﹐那許多讓祂痛苦的事﹗。。。你要求生活獨立自主權﹐然後你卻氣惱那位因著愛你﹐而讓你得到所求的神對此沒有介入﹖」

「但是﹐整個事件真的很痛苦﹗」

「你可否願意放下自主權﹐放棄作個判決者﹐在你的痛苦裡去擁抱祂的愛﹐而不是把祂推開﹐自以為是的認為宇宙該怎麼運轉。。。」


類似這樣撼人心弦的敘述在書裡多處出現。雖然有一些神學院的學究們對於作者的書寫很有異議﹐認為三一神的形象不合教義。但作者其實無意要對「苦難」這個題目作神學思辯﹐也沒有要強調三一真神應該以什麼方式顯現。而且這是一本小說﹐給予讀者極大的想像空間。

再者﹐這也不是一本類似聖經約伯記的書﹐因為約伯雖受苦﹐但他沒有離棄神﹐而是要神對他的苦難有個解釋。《小屋》的主角卻是在受苦時﹐選擇遠離神﹔至終是神主動來找他。其主旨應該是要凸顯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傷痛的時刻﹐但孤單的承受痛苦卻不是神的意思。為了不讓這些經歷把我們圈囿在孤寂恐懼裡﹐反而能幫助我們的生命朝神要我們成長的方向前進﹐唯有在困惑的過程中﹐願意勇敢坦白的與神對話﹐實際體驗神那堅而不鍥的愛﹐因為祂不是隱藏不顯的。

雖然以前有位出版社社長告訴我﹐小說題材的書在台灣基督徒中市場不大。但兩年多來﹐我還是納悶﹐寫的這麼深刻﹐又這麼暢銷的一本書﹐為何沒有中文譯本出現﹖後知如我最近才知道其實中文本去年中就出來了﹐於是忍不住寫下些微讀後感言。

此篇文章於 2018-01-11 01:08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11, 12:21 PM   #182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小屋》作者談「破碎的靈魂」:為什麼每個人都應該說出自己最黑暗的秘密




小屋》作者談「破碎的靈魂」:為什麼每個人都應該說出自己最黑暗的秘密
好故事小書靈 《小屋》作者 威廉.保羅.楊

https://www.booklife.com.tw/club_rwd...hp?get=did-197



各位可能知道我是《小屋》的作者,你們可能也知道我是「第三文化兒童」(Third Culture Kid)(四位手足,四本不同國家的護照),也就是在異鄉文化下成長的孩子,我是長子,加拿大籍。我的父母與我(當時十個月大)舉家搬到新幾內亞內亞高地,也就是現今的印尼西巴布亞省(West Papua)。

你們可能不知道的是,性虐待在我的童年時期是家常便飯,說實話,我的孩提記憶中,唯一不變的只有性虐待,其他種種來來去去,但這現實如影隨形。

我的父母一無所知,我們當年所處的是拓荒傳教的年代,這時講的是「當你奉獻一生散播福音,主將做好一切安排」這樣的價值觀,歷久不衰。他們有語言要學,圍籬、房子、簡易飛機跑道要蓋,訓練要做,與外頭的世界以及家鄉要保持聯繫,還有一大堆零零總總的工作與責任。

我的父母親自己也才勉強算是大人,負荷著驚人的工作量,除了響應「天命」的號召之外,已無閒暇,傳教團的孩子們長到五六歲,年紀夠大了才丟到寄宿學校,在此之前常常只能自求多福,而大家也誤以為起碼寄宿學校對孩子來說是安全的地方。

為了「神的國」而被犧牲,我們這代人裡,許多人受創破碎,甚至找不到字眼可以形容我們失去了什麼。

2008年初,《小屋》出人意表地一飛沖天,成了一種文化里程碑,我收到一封來自納什維爾作家的信,她寫道:

我對你一無所知,不清楚你的經歷或背後的故事,但是我感覺《小屋》主角麥肯遭綁架的小女兒蜜思,代表著你童年時被扼殺的某個部分,可能是你的純真,而麥肯象徵的就是你成年後,要努力面對這件事的自己 。

套句老話,她一針見血。

各位可以把《小屋》當作故事來讀,但是我的用心不止如此,《小屋》是充滿象徵的寓言,這是個真實的故事,但不是真人真事。小屋代表著別人幫你在內心所建造的房子,小屋就是人的心靈,是獨一無二精心織就的靈魂,很容易就被扯離港灣,在風雨飄搖的世界裡載浮載沉。我們有些人獲得了善助,得以蓋好靈魂的屋宇,但許多人沒有獲得這樣的援手。

對我們來說,心靈內在成了斷垣殘壁,幾乎住不得人的棲身之所,我們帶著濃濃的羞恥感,從來沒有邀請過誰入門,我們在這裡囤積各種癮頭,遮掩我們的秘密,這是個恥辱與痛苦之家,靠著謊言織就的網支撐,以不斷壯大的求生技能與防禦機制為屏障。我們深信,上帝甚至比我們還更加厭惡小屋。

對第三文化兒童或全球游牧者來說,認同與歸屬的問題就已經很難處理了,但是如果再夾雜虐待,特別是性虐待,靈魂的結構就被扯得支離破碎,一個人的心靈變得貧瘠孤立,不論是看得到的人類或看不到的上帝都信不過,所有成功經營的關係或生活遲早都會落空,所有的相逢只是等著分離。

雪上加霜的是,第三文化兒童通常善於適應文化與環境,把我們養成了躲藏者,再加上我們這種生活的宗教要求,導致了表現成癮、寂寞、人際疏離,最後還經常走上自我毀滅之路。為了要對抗小屋內羞恥的汪洋,我們張開薄薄一層完美主義防護。「只要你說要我成為怎樣的人,我就可以變成那樣。」

到後來我們支離破碎,自我矛盾,看起來機智百出,隨時準備為任何需要與大業獻身,底下常常藏了一顆千瘡百孔的心,如果你仔細觀察,我們總是有一隻腳踏在門外,準備逃之夭夭,重新開始……一次又一次。

為什麼我們藏著秘密不說?多半是因為我們嚇壞了,害怕失控,害怕用心經營表現,好不容易攢起來的片片肯定與認同付諸東流。

諷刺就在於「關係」可以療癒,但我們不信任「關係」。

當有人進入我們的生命,給予真摯的愛、接納、諒解與慈悲,這些最最能夠療癒我們內心的東西,但我們不相信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我們的秘密,我們是困獸,就跟我們藏起的秘密一樣病態。

所以我們怎麼做呢?我們找到一套生存之道。我們想方設法扼殺痛苦,同時維持偽裝。我們追求更上一層樓,活躍於神職工作與服務,如果筋疲力盡跟對表現的讚美都止不住痛苦,就找其他的法子,例如處方藥、酒精、A片與偷情。

羞恥是我們熟悉的牢籠,真摯是崇高的希冀,我們不是真心想要欺騙撒謊,許多人渴望如果我們表現完美,時間久了,偽裝也會成為有血有肉的人。

其他的人則乾脆放棄,隱身庸庸碌碌的生活,把內心世界鎖入到達不了,隱密的地窖,日子得過且過,但眼神死寂。


麥肯在小屋裡待了一個周末,對我來說,那個周末代表的則是整整十一年。從我犯了道德錯誤,也就是出軌那天開始算起,整整十一年,我的小屋完全暴露出來,我選擇向重要的人打開我秘密的地窖,特別是我妻子琴。

我花了四天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訴她,我沒有逃走,畢竟除了死亡以外,我也無處可逃,我也差一點走上這條路,我不再怨天尤人,承擔起了自己的小屋,反正偽裝業已化為瓦礫

我放手不管了,不去管後果,破天荒第一次求援,琴跟我的療癒走了十一年,讓諒解圓滿,用了十一年瓦解我的神學,對上帝不再是純粹知性的理解,建立了真實的關係。我直到知天命的年紀,才終於知道是原來在最最深刻地方,「老爹(上帝)特別喜歡我。」聖父、聖子、聖靈從來都不愛偽裝,但始終駐留在小屋裡,愛永不渝。

我花了五十年才在斷垣殘壁的地下室深處找到那個藏在衣櫃裡的小孩,神愛的是我,愛我所有的不足缺失、不可告人之處以及毀滅性的選擇。

而神愛的也是你,你和我。會讓耶穌、父神跟聖靈拋下那九十九隻羊,去找回來的那隻羔羊就是我們。這種愛從不退縮,我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撼動。

從前我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真誠地活著,擺脫秘密,現在我坦坦蕩蕩,偽裝沒了,我不論在何時何地都始終如一,我不再沉迷於A片,不再沉迷取悅神、父親或你們,不再沉迷於做大事成大業,我活得自由自在,簡單享受每一天的恩典,享受無法撼動,不計較表現的鍾愛。

療癒的過程驚人地艱鉅,痛苦刻骨銘心,但別無選擇,偽裝必須要被戳破,或是終將被戳破,我們自己蓋了這樣的紙牌屋,紙牌屋常常也因為自己吹了口氣而瓦解,人際關係與信賴的風險讓人膽顫心驚。

神的療癒離不開我們的參與,也離不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是神不會從我們手中強行奪走我們為了求生所學得的技能,祂會等到我們準備願意放手,神不是施暴者,神不會因為想要用我們才治療我們,祂的療癒出於愛,讓我們終能隨心所欲。


(本文轉載自作家威廉.保羅.楊官方網站)
小屋.jpg

此篇文章於 2018-01-11 01:07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11, 01:06 PM   #183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足本!我在小屋裡遇見上帝



如果痛苦很久都沒有解決,你可能會忘記你本來就是被創造來飛翔的 ~ 威廉‧楊格


<文字摘自youtobe>
電影《天堂小屋》原著作者威廉‧楊格,真情剖白自己的親身經歷。《小屋》故事背後,他曾陷入羞恥、虛偽、罪疚當中。
是什麼讓他走入自己的心靈小屋,讓上帝撫平一生中積累的傷痕?他所遇見的上帝是怎樣的形象?

---------------------------------------


<<旁白:天真小孩,不會分辨膚色與言,只會對一起成長的成人無條件的信任,但越信任,被背叛傷害就會越痛>> 

… 我在部落裡被性侵犯,被那些我認為是家人的人,不是少量是經常,在六歲時我已被扭曲,事情令我很困惑。六歲父母送我到寄宿學校,晚上年長的男孩會來傷害年幼的男孩,性暴力絕對是拆毀人心靈的力量,剎那間你感到沒價值,你的生命充滿羞恥。 … 

<<旁白:自卑,困惑,不安,童年的威廉‧楊格沒有將問題對爸爸媽媽講,內心的小屋只有他一個人>>

我高中畢業前讀過13所學校,你學習調整學習適應,但你從不感到歸屬,我一直沒有歸屬感。 . . . 我隱藏自己的內心世界一段很長的時間,比其他人都長。

<<旁白:他習慣了疏離的關係,每次的相識,都是等待下一刻的分離,他學會用好的表現,迎合別人的期望,內心深處卻一直埋藏另一根刺>>

在我年少的時候,我爸爸都是一位易怒的人,他有很嚴厲的紀錄,但做為小孩我只覺得是自己做錯了所以他會這麼生氣,難以預測,現在我了解他的生命更多,我知道他沒有能力來當父親的角色,他的父親已經使他破碎,還有爺爺的父親,現在我知道我的家族歷史

<<旁白:爸爸的憤怒和變化莫測,也令他對上帝的認識有所偏差,>>

當你無法滿足父親的期望,也容易會感到上帝對你的期望你同樣不能達成,所以你嘗試做對的事不做錯誤的事,你嘗試做所有事但不是基於信心。 . . . 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講過內心裡的黑暗,害怕別人知道後的反應,即使關係緊密如妻子都不知道他的過去,婚後太太對我說 … 她在陳述觀察,我卻聽到價值判斷,為什麼?因為那層薄薄的完美主義表現,當你感到羞恥,你會想逃跑或攻擊,我攻擊的方式是,用言語讓別人感到不快,而逃避就是讓內在消失,以致我沒有任何感受

<<旁白:威廉‧楊格選擇將心靈小屋微弱的燈關上,令自己活在更深的黑暗中>>

很多年來我在色情中掙扎,這是我其中的一個癮,那是對關係的幻想,不用冒險去面對真實,但當你被這個隱纏繞,它會完全操控你的生命,但我不想解決這癮,我不知道如何解決,我想我可以重新嘗試再嘗試,然而進入這些嘗試自律的循環,但做不到 . . .


上帝愛小屋,那啟示了我
因為我以為當我做得完美,上帝會愛那佈景
可能我可以成為真正的男孩
但上帝愛那充滿破碎的小屋 . . .



我可以問上帝,不是問他為何造成這些事,而是為何他容許這些事。坦白說,有時候是沒答案,更好的問法是哪裡,不是為什麼 ─ 發生這些事情時你在哪裡,打開我的眼睛,使我能在我的失去中看見你,當發現 祂從來沒有撇棄任何人,沒有撇棄過耶穌,沒有撇棄過我,祂常與我同在,我並不孤單,這些關鍵讓你重新振作,開始接受一個事實,就是上帝的美善,這讓你開始信任,這是我最長的旅程,就是學習去信任。

<<旁白:走過彼此傷害,被饒恕,原諒的路 發現原來上帝一直都在那間破碎的心靈小屋裡面等待他接受完全的愛>>

爸爸(天父),我相信你從灰燼中造出美麗,因為灰燼都是經過火的煉淨,謝謝你! 

<<旁白:走過重重傷害,人生難免遇到狂風暴雨 2004年威廉‧楊格生意失敗申請破產>> 

我們失去了房子車子失去了很多物質 … 但我們發現更多的相反就是足夠,我有家人、朋友、食物,有三份工作。錢財有時掩蓋了我們的恐懼,但是由於擔心經濟狀況,我們想要控制,上帝想要醫治我們的操控慾,那是一個轉淚點,2004年底我終於覺得自己心靈足夠健康,寫故事給兒女,將我的想法放在一起,那就是小屋的寫成。
 
<<旁白:雖然生活比以前貧乏 但內心的小屋 這次足夠堅固來承受>>

書裡其中一章提到父親和兒子的復合,我寫它是一個願望,我和父親的關係仍在改善中,我沒有期望他突然成為一個好爸爸,當我從這些期望中釋放他,一些事發生,也讓我開始視他為一個人,而非一個傷害我的爸爸,他是按上帝形象所造的,我可以看到他的真實,這深深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

<<旁白:即使成為暢銷書作家,小說被改編成成電影之後,全球票房超過九千萬美元,威廉‧楊格一直視自己作品的成功如浮雲,因為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價值並不是來自成功 >>

世界看著我所做,說我很成功,但我告訴他們我成功是在我寫書之前,因為我走過了旅程,以至我對自己的本相感到舒適 (I was comfortable inside my own skin) 我和家人朋友的關係復合,我擁有足夠。

<<旁白:接受醫治的旅程總是漫長 每當傷痛再次走進內心的時候,我們可以怎麼做呢?>>

Answer: 尋找幫助,讓你的秘密露臉,簡化你的生活,活在一天的恩典裡 因為如果你感到受傷,明天也是會太沉重,活在今天,上帝今天會給你足夠的恩典 … 你要與上帝一起走這段旅程,甚至醫治你的靈魂。

此篇文章於 2018-01-11 11:40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12, 12:23 AM   #184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讀著威廉‧楊格的故事,對於他自幼所遭遇痛苦形式的多樣與嚴重性感到驚訝,也才理解到一些宣教士家庭的處境。

威廉的內心際遇對一些人來說並不陌生,只是程度與狀況不同,許多人在生命的某些時刻背負著無法言說的痛苦、艱難的存活著。如同上一篇威廉自述過去的遭遇如何形塑他破碎的心靈,那種感覺雖不全然稀有,但我們隱隱有感受卻不願描繪出來,因內心傷疤難以揭露,埋藏深處的痛讓人不願回顧。以為隱藏的好,然而卻一再跌落,陰暗的小屋裡看不見陽光,也失去了自己的身影。

然而,如果我們放任不管傷口並不會自動痊癒,只會形成生命中的沉痾,一次次將我們扯向黑暗。

你我是否願意像威廉那樣勇敢的不再逃走,而是放下偽裝,承擔起自己的小屋,讓它的破碎終能被與神與人的正向連結來修復,使我們活出自在無束縛的人生?

威廉在文末提到:
“神不會從我們手中強行奪走我們為了求生所學得(用以偽裝自己)的技能,祂會等到我們準備願意放手,神不是施暴者,神不會因為想要用我們才治療我們,祂的療癒出於愛,讓我們終能隨心所欲。”

聖靈如同溫柔的紳士,祂不會強行介入只會在門外等待,而你,願意邀請祂進入心中與你同行嗎?





此篇文章於 2018-01-12 01:03 A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13, 12:15 PM   #185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活出真正的你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14, 10:55 PM   #186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Shadowlands and more ~

猜這網站上有不少將屆適婚年紀的年輕網友或是些不老靈魂,今天就來介紹個主題,文章來源是中國信徒佈道會的曉君信箱,並回鍋介紹一部電影 -- 影子大地。

年輕人在交友上往往會先從外觀 ~ 是否是型男正妹來做判斷,再來才從家庭與學業背景,工作成就,雙方是不是靈魂伴侶而決定。更可能是彼此因學業或工作近水樓臺先得月,相處日久而生情。

然而在交往上僅從以上幾方面來考量是不夠的,從男性觀點傾向,將外觀置於擇偶首要條件雖是人的天性但也頗為危險,動人歡顏會隨著時間褪色,再如何吸引的容貌最終也會因催產素減少及人的適應性而失去吸引力(註一)。就一般涉世未深的女生觀點而言,對方的家世與成就看似頗重要,然而良好的品行與彼此契合度才是長遠關係中的真正影響因素。以上觀察請自行替換性別,並非有性別偏見。

排除掉上面淺層世俗觀點,當彼此在價值觀與性格上能相契,相處中有共鳴並累積默契,培養愛的真諦(忍耐,恩慈,包容,相信,盼望,不忌妒,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 . . .),讓自己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並培養彼此適應調整的彈性,才是讓感情長久維繫的基礎。


在選擇對象上,曉君信箱一文中提到的六大原則,其中靈性、品格、價值觀相配,能否深度溝通,時間考驗,群體印證,幾乎每一點都切中考量核心但也容易被人所忽略。詳細內容請見底下網頁


曉君信箱 ~ 她心裡有我嗎?
http://ccmusa.org/xj/xj.aspx?id=trxja617


雖然與人相處是我們一出生就開始學習的技能,但除非刻意接觸這些資訊並勤於操練,或有幸生在觀念健康重視家庭教育的環境裡,否則多數的我們都帶著各自習慣或偏見進入交往過程中,以數十年積習所養成的性格與對方磨合,或因著受傷而刻意疏離人群,這些都導致我們因缺乏正向情感交流與連結而衍生孤獨感並在關係上抱憾,其實只要轉個觀念生命就大不同了。

雖然自幼從家庭環境中所培養的性格及觀念看似深根蒂固了,但並非不能思索與調整,甚至在主動尋求相關經驗與輔助後,人的態度與價值觀能轉為更成熟包容。只要有心,荒漠可以再度成為沃土,這在魯益師的身上就有很好的印證,他早年因失去母親及受到私校變形教育荼毒,幼小心靈因害怕再度失去以至於關閉了內心,抗拒去愛,直到老年時美國女詩人喬依無意間闖入生活中,才體會到奇妙的愛,他的故事也說明了人與人相處是個學習與實踐過程,需要在真實生活中操練,而非紙上談兵(他談得夠多了)。

魯益師對於愛這個主題有深入見解,他在“四種愛”一書中,提到“需求之愛”與“捨己之愛”都同樣重要,而親情、友情、愛情、聖愛等四種愛也都值得我們去細細體會與實踐,下次再來介紹此書內容。


上面提到魯益師與猶太女詩人喬依的故事,之前曾稍微介紹過,這是一部極有深度的電影,不論描寫魯益師在劍橋的學術生涯或與喬依感情都動人深刻,十分推薦一看。喬伊的獨立直爽性格在他們首次見面即一覽無疑(見影片14’15片段),魯益師與他的光棍弟弟原商量好要婉拒這位來自美國的不速之客介入他倆的平靜生活中,卻被伊人的出現打亂了計畫,也換來了永遠的美好記憶,在愛妻喬依去世一年多後魯益師也病故辭世,“卿卿如晤”(A Grief Observed)這本書就是在這段時間寫成的,描述他對妻子的思念。

影片末了他與喬伊兒子小道格的對話也很令人動容:

他倆就一齊坐在衣櫥前。沈默很久以後,路易士說:「當年我為我媽媽禱告,以為只要我相信,她就不會死。孩子接著道:「結果沒有用。....我不在乎。但我不明白她為何要死?」路易斯:「我也不明白,但我不能緊握不放。得放她走。」孩子:「你相信天堂嗎?」「我相信。」孩子說:「我不相信。」路易士回答:「沒關係。」因為當年他也是這樣。孩子說:「但我好想再見她。」路易士回答:「我也是。」路易士終於忍不住哭了,孩子也啜泣,最後,兩人相擁痛哭。是兩個受苦的人彼此相伴、共同經歷這必須走過的創痛。(摘自陳韻琳《影子大地》介紹)。



陳韻琳影片導覽 ~ C.S.Lewis與女人喬伊

http://life.fhl.net/Literature/shadow/shadow06.htm


今天的痛苦,是過去快樂的代價。(The pain now is the part of the happiness in the past......It's a deal.)

我這一生中,被迫做出兩個選擇,一個是小男生的抉擇,一個是男人的抉擇,小男生選擇安全,男人選擇痛苦,為什麼要愛呢?失去它是如此的痛苦。這次我真的沒有答案了。(Why love?if losing hurts so much? I have no answers any more.)


註一:催產素讓愛情恆久遠 http://pansci.asia/archives/36686

影子大地 Shadowlands


shadowlands.jpg
the pain.jpg

此篇文章於 2018-01-15 01:10 A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16, 09:50 PM   #187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Amélie

呵呵!前陣子神奇而令人驚異的點閱熱潮似乎已悄然退去,但不影響在此的發文興致。


發現了一部可愛的電影~ 愛打水漂的女孩艾蜜莉,有著不同於常人的性格與行動。“The science of Helping others” 解說影片即以愛蜜莉為代表。底下有精彩的七分鐘微縮電影以及原聲帶,對於她古怪又貼心性格有更鮮明的解說。


Amélie Poulain.jpg


七分鐘微縮電影 ~ 愛蜜莉的異想世界(天使爱美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Go2dRU774Y

每首曲子都好聽的原聲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gZmsAKQ8ZE&t=525s



艾蜜莉是什麼樣的人
出處https://www.16personalities.com

他們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總是從最壞的人和事中尋找最好的一面,想方設法讓情況變得更好。 雖然可能看起來冷靜,內向甚至害羞,但他們內心的火焰和熱情可以光芒四射。指引他們的是原則,而不是邏輯、頭腦發熱或是實用性。 當決定如何行動時,他們以榮譽、美好、道德和善良為準則,引導他們行動的是純粹的意圖,而非獎懲。他們的情感,創造力,利他和理想主義彷彿春天的花朵,總會不時地報答他們自己和所愛的人,不是通過邏輯和實用性,而是一種時刻啓發著同情,善良和美好的世界觀。

此篇文章於 2018-01-17 08:10 A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26, 02:21 AM   #188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8-01-28, 05:05 PM   #189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63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大拉壩老師 ~ 劉寅

中國領土遼闊有許多未經探索開發之地,下文中提到的羅布泊曾是絲路重鎮,位於晉朝僧人西向取經路線上,好嚮往那裡的鄉野傳奇呀。

底下的影片是真人真事,影片後段(9'30開始)的達人秀是劉寅為孩子募款的管道,後來才拍攝了影片前面這段“希望樹”微電影。沒想到現在還有這樣充滿理想的年輕人呀,讓我想到電影與一首民歌:老師,斯卡也答,那樣的山區那樣的時空,當年也曾造訪過呢!之後還和山裡的孩子們通信了一陣子。

也盼望劉寅能找到那位屬於他的簡單樸素女孩,兩口子找個大山里陪孩子們過上他們理想、順意的生活。



希望樹

文章出處 https://zh-tw.facebook.com/bossbmw7/...25797414209218


菜刀老師劉寅的故事
劉寅,
一個在雲南深山裡教書的老師,
在海拔3200米高的的學校裡
為了大山裡的76個孩子,
他不要薪水,甚至他還用他為數不多的積蓄,
額外替孩子們買食物,
教育他們、煮東西給他們吃,
孩子們都稱他是「菜刀老師」!

劉寅出生於四川眉山
幼時,
因為身材矮小,家境不好
經常受到欺負,
也因此學壞變成小混混,
跟著大哥闖蕩。
初中畢業以後就離家到各地流浪,
過著經常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

這樣的生活過了好幾年,
到了2009年3月,他突然感到人生的茫然與絕望,
他暗自決定要徒步穿越無人的羅布泊,
(羅布泊曾是個廣大的湖泊,但如今已經乾枯,只剩下一大片的鹽殼,無人居住)
他心想,「死就死吧,至少也想向世人證明了我曾經牛過!」 
在他做這瘋狂舉動前,
他遇見一位好心的師傅不斷的苦勸他,
但他仍執意要進去,
在GPS故障的情況下,
他獨自走了將近20小時,
那時,他告訴自己,
如果能夠活著走出羅布泊,
他就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最後是那位好心的師傅間接的救了他。

在他活著走出來以後,
透過當地慈善機構的推薦,
他決定要到偏遠地區去教書五年,
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並且也找到了他人生新的意義!
在大山裡,雖然環境不佳,
連到最近的鄉鎮一趟都要花4個小時的車程時間,
但和孩子們生活,他覺得快樂大於痛苦!

山區裡,
環境貧瘠且衛生條件極差,
無電照明,也無水洗澡,
孩子們連肉都吃不起。
因此,
他揹著他的吉他,
在教書的空檔創作歌曲並燒成光碟,
放在麗江酒吧裡販賣,
也會固定花時間到酒吧唱歌
並將這些額外的收入,
換成食物給孩子們吃,
但這樣,也僅能換來一個月一次讓孩子們有肉吃。

文/邱椲玲

http://www.youtube.com/watch…

希望突破困境為孩子做更多的他,
2011年11月27日他參加了中國達人秀第三季的節目,
在達人秀的節目裡,他得到了評審的幫助 ,
周立波提出要提供他兩年的經費;
倪萍說想幫他找個伴;
黃舒駿想購買他的專輯,並且幫他宣傳歌曲,希望更多人買他的光碟。
上了達人秀以後,
有越來越多人知道了劉寅的故事,
他也幫助了大山裡的孩子蓋學校,
甚至還拍了微電影《希望樹》,
微電影裡說的正是劉寅在大拉壩教書的故事

罗布泊.jpg




此篇文章於 2018-01-28 05:14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11:59 A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