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天馬行空專區 > 真相追追追

真相追追追
有沒有尼斯湖水怪? 雪人是怎麼一回事? 哪些是唬人的,哪些又確有其事,咱一起來真相追追追,打破沙鍋問到底,進入神秘生物的世界!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0-01-09, 01:15 AM   #11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謝謝你的鼓勵。

上面那些都是個人半罈子醋功夫的研究,很開心你會認真看。真不好意思! 因為本身不是真的國學出身的,只是用比較熟悉的資訊處理手段去找資料,並略加比對、分析而已;這樣潦草的東西,若真要貼到國學專業領域的論壇去交流,可能沒幾秒就被摘下來了...,所以我想都不敢想啦。


你說的是下面這張新聞圖片嗎? 剛剛花了點時間好不容易找到了。
20100109_1.jpg
(照片來源: 中國寧波網)

像這樣的墓室結構,我之前也一直在考慮是不是這樣(因為之前看書知道干字形漢墓並不乏見),最後一直在斟酌報導裡說的那個"甲"字,畫成了樓上的模樣。幸好!總算是雖不重亦不遠。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1-14, 02:30 PM   #12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轉載如下
*********

新浪新聞
(轉載自中國新聞網)

社科院論壇公布專家認定曹操墓九大証據

中新網1月14日電 1月14日,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召開“社科院2009年公共考古論壇”,正式公開對河南安陽曹操墓考察分析後的結果報告。安陽縣西高穴“曹魏高陵”發掘主持人潘偉斌表示:專家們初步認定,此墓的主人就是魏武帝曹操,此墓葬就是魏武帝曹操的高陵。潘偉斌在論壇上公布了專家認定“曹操墓”的九大証據。

“安陽發現曹操墓”的消息公開後,引發各界熱議。盡管考古專家多次表態,外界仍有質疑之聲。1月11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專家團一行12人趕赴河南省安陽市考察了西高穴“曹魏大墓”。並于14日召開“社科院2009年公共考古論壇”,正式公開對河南安陽曹操墓考察分析後的結果報告。

安陽縣西高穴“曹魏高陵”發掘主持人潘偉斌在論壇上介紹了發掘過程及出土文物情況。

潘偉斌介紹說,西高穴大墓的位置位于河南省安陽縣安豐鄉,在安陽市的西北大約30公里,北臨漳河,西臨太郎,再往東走15公里左右,就是咱們的古鄴城遺址,七公里左右就是宮豹祠,向東走三公里就是我們過去發掘的北朝墓地,黑漳河就是北朝的國寶,北朝皇家墓地。這是西高穴的位置,在宮豹祠,基本上在東西一條線上。

從2006年到2008年此墓葬多次被盜,為了搶救地下文物進一步破壞,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08年12月中旬開始對此墓葬進行搶救性挖掘。

到2009年12月下旬,發掘工作暫時告一段落。考古工作持續了整整一年,目前取得了階段性重要成果,墓主人的身份已經確定。


墓葬形制:一號墓尚在發掘之中 二號墓“墓壙總面積700多平方米”


潘偉斌談到“墓葬的形制”時說,此次發掘共清理了兩座墓葬,為一號墓和二號墓,一號墓尚在發掘之中,此次僅向大家匯報的是二號墓的資料。二號墓平面呈甲字形,坐西向東,方向是110度,墓道長39.5米,寬9.8米,墓室墓壙平面呈前寬後窄的梯形,東面最寬處寬22米,西面較窄處寬19.5米,長度18米,墓壙總的面積700多平方米。

墓道呈斜坡狀,最深處15米左右,墓道東西兩壁分別有七個台階組成,而且是逐級內收。在墓道與墓門交界處有南北兩邊各有一道長5米、高4米的護牆,每面牆的牆體內立有五根原木立柱,作為龍骨。像水泥牆面的鋼筋一樣。原木關節樹皮紋理清晰可辨,墓道填土含有大量料殭石,所以非常堅硬。木門寬1.95米,高3.02米,圓券頂,有石門,石門外有三道牆。

墓室為于磚石墓,分為前、後兩室。前室近似方形,東西長3.85米,南北寬3.87米,四角攢尖頂,有南北兩個側室,其中北側室也是攢尖頂,南側室是圓券頂,後室也是晉政王陵,呈正方形,分兩個側室,北側室和南側室大小應該差不多。也是圓券頂。整個墓室鋪地石非常大,長95厘米,寬90厘米,鋪得非常規整。

從出土的墓門殘塊看,墓門上應當有精美的石刻畫像,內容豐富,畫法嫻熟,刻功高超。


潘偉斌:“曹操墓”雖經多次盜掘 仍出土一批文物


潘偉斌說,此墓葬雖然經過多次盜掘破壞嚴重,但仍然出土了一批文物,大部分經過擾動,其中以出土的數枚刻字銘牌最為重要,另有兵器和墓主人的頭骨、肢骨等殘塊。這從質地上分,這些東西有金、銀、銅、鐵、雲母、玉、古、漆、瓷、釉陶、陶、石等等,據初步統計,出土可複員的文物約250件,其中有能夠反映墓主人身份的名牌,鐵甲、鐵劍、弩機構件等兵器等,這些東西量比較大,還出銅帶鉤、蓋弓帽。

此次出土的畫像石殘塊,內容有神獸、七女復仇、宋王車、文王十子、喝酒人等等,並有門鏨、雕龍。這些人物生動形象,是漢畫像石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在這個墓里還出有圭和璧,這個圭璧是由青石制作,其中圭長28.9厘米,璧長達28厘米,根據文獻記載,圭和璧均為禮器。

其中兵器有鐵甲、鐵劍等等,還有短矛、大刀等。車馬雜器有煤精石虎雕等等,用具有銅帶鉤、銀質的帶扣、銅的帶扣、銅環、銀飾件等。

錢幣僅出了3枚。飾件里面還有玉器、瑪瑙餅、水晶珠、瑪瑙珠等各種玉石件、金絲若幹、銀環、雲母片等。還有部分陶器,陶器目前因未修複,數目無法計算。但是從器形上看有陶灶、耳杯、盤、壺、罐、托盤、盆、陶俑(2件,均出土于墓葬前室的南側室)。

刻銘石牌59件,從器形上看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圭形,長10.8厘米,寬3.1厘米,厚0.8厘米,尖部中間有穿孔,孔內有銅環,銅環連以銅鏈,上面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

另一類石牌為六邊形,長8.3厘米,寬4.75厘米,厚0.7厘米,上部中間有穿孔,其刻字內容為隨葬物品的名稱和數量,如意府類有黃領跑錦領袖一(一是指數量)等等,內容非常豐富。

遺骨,發現的有頭骨、肢骨、下頜骨,還有肋骨等等殘塊。根據鑒定,可以分為三個體,其中有兩個女性,一個男性,女性兩個頭骨位于後室後部,男性的頭骨擺放在前室的前部,當然我們相信這個位置都已經被擾動了,不是原來的位置了。經鑒定,男性年齡60歲左右,女性年齡分別在50歲左右和20歲左右。


墓主人:專家九大証據認定曹操高陵


為了確認墓主人身份,先後邀請了國家文物局考古專家組和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河南大學、鄭州大學有關專家,從考古學歷史學、文字學和體質人類學等多方面進行了論証,進行多次論証。

專家們結合墓葬的形制、規格、出土文物、出土銘牌銘文的內容、字體、出土的墓主人骨骼的鑒定,並結合歷史文獻資料,對墓主人的身份進行了初步推測,認定此墓的墓主人為魏武帝曹操,此墓葬為魏武帝曹操的高陵。其理由如下:

此墓葬為多墓室磚室大墓,主墓室為四腳攢尖頂,和洛陽發現的曹魏正始八年大墓墓頂形狀相似。墓葬規模與同期墓葬相比,規模宏大,氣勢不凡,結構複雜,墓葬較深,其墓道長近40米,上口寬近10米,最深處是15米,為王侯級的。

墓葬地面的規格符合《終制》,此墓葬所處位置海拔107到1.3米,比公里之外的固岸北朝墓地海拔高出10米,符合其“因高為基”的要求。此次發掘墓室上面未見封土,也沒有找到立碑跡象。

第一,墓葬的年代。此墓葬為多墓室磚室大墓,主墓室為四角攢尖頂,和洛陽發現的曹魏正始八年大墓墓頂形狀相同,其墓磚為特制的大型墓磚,和洛陽邙山上發掘的東漢大墓的墓磚相同,甚至比它更大,結合出土陶器、東漢五銖前、畫像石內容等多方面証據,專家們一致認定其為東漢晚期大墓。

第二,墓葬規模與其身份相符。此墓葬與同期墓葬相比,規模宏大,氣勢不凡,結構複雜,埋葬較深,僅其墓道都可略見一半,其墓道長近40米上口寬近10米最深處達15米。從寬度上說是已被認定為北齊開國皇帝高洋的灣漳大葬的兩倍還多,長度也多出10米,為王侯級的,與其身份相符,整個墓室深達15米,符合曹植在其在其詩中描寫的。

第三,墓葬地面情況符合《終制》。建安23年(公元218年)六月,定下《終制》曰,因高為基,不封不樹。此墓葬所處位置海拔107-103米,比三公里之外的固岸北朝墓地海拔高出整整10米,符合其因高為基的要求。此次發掘墓室上面未見封土,更沒有找到其立碑跡象。完全符合其《終制》上不封不樹的要求。

第四,文獻資料記載高陵的位置。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記載,建安23年,六月,令曰,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的祠西原上為壽陵。”

西門豹祠位于鄴城故城西,漳河南岸,今天的漳河大橋南行一公里處,地屬河南省安陽縣安豐鄉豐樂鎮。其故址尚存,現為一高台地,高出地面約2到3米,其上為一東漢至南被朝時期的遺址。在這里的地面上至今還散落著不少東漢、東魏、背棄時期的建築,比如廟宇、宮殿等等。

據《水經注》濁漳水條記載:漳水由東經武城南,漳水由東北經西門豹祠前,此東側有碑隱起,為字祠堂,東頭石柱了明曰:“趙建武中所修也”。這是目前我們所知西門豹祠中較早的一個,它的建造年代是在趙建武年間,也就是在公元335年至348年。此勒柱現在存放在臨漳縣文物保管所。

唐代《元和郡縣圖志》的相州鄴縣條中明確記載:魏武帝西陵在縣西30里,同書還記載有,西門豹祠在縣西十五里,現在大墓所處的位置,西高穴距鄴城14.5公里,因此,其位置相符。這是我們根據衛星圖片進行地圖測量,是直線距離。這是西門豹祠遺址,是河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上面有宋代、清代、明代的石刻。這是西高穴大墓的位置。

第五,附近出土文物的旁証。1998年4月,西高穴村村民徐玉超在村西的小方池地里起土地時,挖出了後,召開建武11年,公元345年,大僕卿駙馬都尉,一魯潛墓志,墓志上記載的墓主人去世的年代距曹操去世時僅125年,唐代時魏武帝曹操高陵的陵園還是十分清楚的,那麼和它相距100多年的魯潛墓志所記載的資料應該是非常可靠的。

六、稱謂相符。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記載,建安18年,五月丙申,天子策命(曹)公為魏公。建安11年年夏四月,天子冊封曹操為魏王,“邑三萬戶,位在諸侯王上”他病死後,曹丕襲魏王位,因為曹操封國為魏,故稱魏武王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

同年十月,曹丕代漢自立,建立魏朝,追尊其父為武皇帝,廟號太祖,此後曹操的稱謂為魏武帝,因此曹操的爵位先為魏公,再為魏王、再為魏武王,後為武帝,是一個脈絡十分清晰的過程。魏武王是短暫時期的稱謂。

七、我們在發掘過程中出土的銘牌,其中刻有“魏武王”三個字的名牌共有7塊,以刻有“魏武王常用挌虎大戟”的石牌最為完整,出土于墓的前室,但是由于其斷開為兩節,分兩次出土,一節距南壁1.40米,距西壁3.75米,另一節距西壁2.70米,南壁1.15米,距墓底0.50米,位置明確,為我們考古隊員親手發掘出來,信息准確,是其身份認定的直接証據。

另外的50多塊石牌均出土于後室的南北兩個側室,其中除一塊出土于北側室外,余者全部出土于南側室,位置集中,有的直接壓在漆木,我們挖的位置都沒有變。專家指其具有潛冊的性質。

八、遺骨。

九、出土物與其遺令薄葬相符。此墓葬雖規模宏大,但是所出土的陶器都是素面陶,器型偏小,做工粗糙,符合曹植在書中所說的鳴器無飾,陶素是嘉的記載。其隨葬的金器都是生前衣物上所用之物,並未有為其入葬而特制的金玉器只有器圭和璧等禮器,均為石質,符合其在遺令中所規定的。

綜上所述,通過對此墓葬的形制、規模、出土文物,結合魯潛墓志和西門豹祠等的相互位置,以及歷史文獻有關魏武帝陵位置的記載,專家們初步認定,此墓的主人就是魏武帝曹操,此墓葬就是魏武帝曹操的高陵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6-16, 02:09 AM   #13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現在這方面的考古已經全變了調,變成了很媚眾的現場live秀。

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認真治學的朋友,能接受這樣整個被搞得很浮躁的研究環境嗎? 身為學者也是人,身為人就很難八風不動。

擔心的不是熱炒新聞後,辨(or 辯?)不出了真理;擔心的是教育了百姓對文化資產的輕忽,以及鼓動了盜墓發財夢。
如果真的是曹操墓,現況倒是反諷了彼時對他編制發丘中郎將與摸金校尉的指控(此事存疑)。

遊歷神州,時常發自內心的羨慕在大陸守著祖宗故土,能夠擁有數不盡的文化遺產。
但每當看到上百年屋舍被加上鐵窗、冷氣,設置供暖,成了民居甚至商肆,心裡會喟嘆,是不是太多了,以致於不懂得珍惜?
每當看到有人靠著圍著文化遺存收費或者賣古物,跟著也要犯嘀咕,難道要這麼不爭氣的成天靠老祖宗吃飯?
文化這種無形而無上的珍寶,對中國人民似乎變成一種承受不了的重荷 -
尤其當人們面對時代快速變遷,來不及沉澱時。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9-23, 04:40 AM   #14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若逢木子冰霜"奐" 生我者猴死我雕

真是扣人心弦,集集精彩! 果然比這邊媒體的"補教花系列"更有意義!
西高穴疑曹操高陵,從去年底敲鑼打鼓面對媒體後,期間只能說波折不斷,讓人看到很多光怪陸離,也經受到更多有內涵的百家爭鳴。到底是學術醜聞,還是重大發現,這些紛擾從消息發布至今一直不斷。就在事情似乎逐漸沉寂之際(畢竟一般民眾加入檢驗的熱情與深度是有限的)。然後就在快要進入秋天的這個九月,又出現了看似擲地有聲的質疑!

事情開始是這樣的:

這次負責西高穴大墓的考古工作人員 潘偉斌在大陸的 2010 考古期刊第八期,發表了一篇名為 "河南安陽市西高穴曹操高陵" 階段性成果報告。

內容參見此: 中國文物網

這篇報告出來接受各界專家學者檢驗後,旋即在九月初獲得迴響。底下來看看新聞報導內容:

中國經濟網

學者稱河南安陽曹操墓可能是曹奐墓

“反曹派”代表人物倪方六根據曹操墓考古簡報中發表的出土印符圖案,作出曹操墓有可能是曹魏末代皇帝曹奐之墓的判斷後,很快引起了其他學者的注意。據了解,北京師範大學魏晉史博士、《顛覆曹操墓》一書作者張國安是最早提出這一觀點的學者。記者9月12日與張國安取得了電話聯繫。張國安稱,在安陽發佈發現了曹操高陵的消息後不久,他就前往西高穴村進行實地走訪並提出這一觀點。

  質疑:墓葬風格與當時不符

  張國安在電話中稱,在安陽發佈發現了曹操高陵的消息不久之後,他就前往西高穴村進行了實地走訪,根據調查及其研究,當時他就提出西高穴的大墓極有可能就是曹奐墓,並寫入了他的著作中。

  張國安表示,他對西高穴大墓的質疑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關於“魏武王”的稱呼,這個在之前已有很多專家提出過,曹操死後不可能稱為“魏武王”;其次,西高穴大墓的墓室與曹操時代的墓葬風格也不相符。“東漢晚期的墓葬都是帶有回廊形式的,一般都是三室墓,而不是西高穴的兩室墓。”張國安說,兩室墓風格出現于魏晉,是當時高規格葬禮的主流形式;第三,曹操墓出土的畫像石的年代晚于曹操時代(即西元222年)。

  觀點:“曹操墓”應是曹奐墓

  經過對西高穴村大墓的實地走訪,張國安判定該墓處在東漢晚期到西晉時期之間。他認為“此墓應是曹奐墓”。“以前一直傳說河北臨漳縣城西南28公里、習文鄉趙彭城村西南約三百米處的大墓是曹奐墓,但經1986年考古發掘後,已證實該墓主非曹奐。”張國安說,據史書記載,晉禪代之後,封曹魏末代皇帝曹奐為陳留王,將曹奐及曹魏宗室都安置在鄴城加以嚴格監控。曹奐終年58歲,死後以魏皇帝的規格和禮儀葬在鄴城,其陵墓應按照帝制規格。也有學者認為該墓有西晉風格,“由於當時已經進入西晉,吸收一些晉制因素也是情理之中的。”張國安說。

  根據河南考古隊發表的考古簡報,曹操墓中出土的畫像石上有“首陽山”字樣。張國安稱,曹奐以支子入繼大統當皇帝,與曹丕形成某種對應關係是自然而然的。另外,從最初鑒定的男性人骨年齡六十歲左右看,雖然曹操死亡年齡(66歲)也在允許的誤差範圍內,但與曹奐更為接近。

  (據《半島都市報》)

  倪方六力挺閆沛東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反曹派”的代表人物、號稱握有曹操墓造假鐵證的閆沛東居然是假的——— 名字是假的、身份是假的、學歷是假的。昨日,閆沛東的“反曹盟友”倪方六為其叫屈,表示閆沛東用假身份來打假很正常,公眾不應被這轉移視線,真正的焦點還是曹操墓的真假。

  接受採訪時,倪方六首先便稱,所謂閆沛東身份“造假”報道“是一個歹招”,“你看見沒有,全是河南媒體在報道這個事情,他們是在轉移公眾視線”、“他們就是為了搞垮‘反曹派’”。

  據倪方六介紹,兩人的結識也是緣於今年1月河北媒體的報道,本來認為曹操墓造假的他看見了媒體對閆沛東的報道之後,便找到記者要到了閆沛東的電話。8月26日,他趕到河北邯鄲與閆沛東見面,一同在場的還有一位中央媒體記者。“那次見面之後,我感覺閆沛東確實掌握了不少曹操墓的內幕,為人沒有問題。”倪方六對本報記者說。

  據了解,9月5日,當成都有媒體質疑閆沛東身份造假時,倪放六在博客裏便力挺閆沛東:“我們都在挺你,不是因為你的身份,而是因為你的觀點和證據。”倪表示,“就算他(閆沛東)的身份真的全是假的,也沒有關係,也不影響他提供的造假證據的可靠性、權威性。”



報導中提到的一位叫"閆沛東"的人士,據信是一名在這次事件中藉由網路管道到處發聲的神秘客,這位人士可能使用了假名、假學、經歷,以及假照片在網路上發表他的考古高見,由於他的言論內容可能涉及造假,使得整個西高穴大墓爭論更加紛鬧,這裡就別提了。

至於新聞裡質疑者提到的"印符",正是這次發表在考古期刊上的一個銅質物件:

20100923_1.jpg

圖片最底端的標示著編號7、8 的同一物件的兩個視角特寫。這個物件現在被視為"關鍵性物證",因為質疑者認為那可能是墓主印信,是張印面被上下倒置的印信特寫;但考古工作人員沒有會意到上頭刻的可能是文字,而以圖符判定為"印符"了。

在茫茫網海中看到了這則新聞後,野人"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基於"嘴砲治學 人人有責",隨即翻找埋在書堆裡(別懷疑~我的書都是用堆的..)的篆文字典 - 民國五十幾年的老書哦,從老爸那兒幹來的...值錢嗎? 可惜這種"類書"通常有個特性就是年代愈久,參考價值愈低。

我仔細端詳這個"奐"字究竟是甚麼模樣:
20100923_2.jpg

為甚麼挑了"奐"和"煥"兩個字呢? 相信我,根據我的研究功力,在"奐"家族裡,這兩個字是最古老的 - 細節就不說了;但我們也無需古老到甚麼地步,只要了解秦漢時期的篆文奐字是如何個通俗寫法即可。

奐字就是那個,底下是個拱手的象形,這個字有大的意思,古人的字常跟名的意涵相涉,所以這次躺著也中槍的主角曹奐字"景明",景正是大的意思。從這個景明,也可以了解到他的"奐"名,在意義上是比較接近今天的"煥"的。

來說說這個銅質物件。

漢代的印信,常是銅質有獸紋鼻鈕的方印樣式(也出土過圓形),從照片特寫看來這個物件確實就像上頭有避邪獸紐的銅質方印,如果那個印符實際上是篆文的話,這點也跟漢私印(印面上刻的是姓名)經常採用有藝術感的變體篆字陰文的條件接近。不過,或許我才疏學淺,還真沒看過一個單字的印文 - 通常會刻寫全名,再加上"之印"。如果是漢代作為書牘封緘功用的封泥印,那麼物件樣式就可能會較為樸拙些,印面也通常會是簡單的陰文的圖樣,這樣看來,這個物件卻更像是一個封泥印,在百度的"曹操墓吧",就有網友提出這樣的看法,可以前往參考看看。

有更多的探討嗎? 有的,底下這條連結,對這件事探究得更詳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1e658f0100kmtn.html
(有他這篇,我這po頓時成了廢文,實在用心! 應該給那格主鼓勵鼓勵!!)

你覺得上頭的"印文"像"奐"字嗎? 說心裡話,我覺得不像。要說跟著個圖形相似的篆字也不少(上半部像"日",下半部像"北";至少下半部並不像篆文奐字下的兩個"又"),我翻了翻字典,底下從"大"、從"廾"、從"火"都有些形似,類似的字至少有: 具。
其他還有:昇、眾。

如果倒過來,圓圈在下呢? 圓圈像日,像田,所以像的字有: 昔、晉(這個字會不會有人看到影子就開槍?... 不過真的有像哦)、留(這也是會被見影就開槍的字,因為曹奐"讓位"於晉後,被封為陳留王)、習。

至於"曹"字,我看法也是不像。
(以上請自己翻查篆文字典,有機會我再拍照片上來)

當然,漢字形遞嬗有其軌跡,是不能像這樣看圖想當然爾的關門推敲,驟下結論的;也因此要憑著一個圖形論證為"奐"字,路還長著哩! 整件事目前還是加 -ing 的現在進行式,值得各位持續關注 - 真的比你天天看看酒色財氣的補教花系列報導,還更能調劑身心。

20100923_3.jpg
印面兩個觀看角度(不確定是否即上下)

看著圖,你還想到哪些字呢? 想要看看像不像嗎? 來這裡操作輸入中文字,就可以看到篆體結果的工具:
Chinese Etymology

除了印符爭議外,這段期間值得我們看的還有與曹休墓的對比,原文出自中國文物報,底下提供百度貼吧的轉載:
曹操墓和曹休墓的比較與研究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9-30, 11:00 AM   #15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早上收到了小張站長寄來的大陸書:曹操墓真相。
大概翻了一下,先來個新資訊: 具體位置!
根據是書內p.22~23頁的空照彩圖,再比對Google Earth(打開這個才發現,已經有人標示位置了)

20100930_1.jpg
20100930_2.jpg

接下來就是物件空間分布的整理:

一、石牌
寫著"魏武王常所用..." 的石牌是墓主(假設墓主就是魏武王)生前器物的標示牌,憑作用及形式應該都可以跟作為遣冊的六邊形小石牌分別出來(這點我還不是很確定可以這樣分類,先這樣走下去看看有沒有進展)。

從報告中先圈出石牌的位置如下(似乎沒區分生前用品石牌或遣冊石牌),共八處:
20101001_1.jpg

這些物件是否先前就被盜墓打亂了位置呢? 翻翻小張寄來的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編著的"曹操墓真相"(底下都簡稱真相),有幾處記載如下:

(待續..)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10-07, 06:14 AM   #16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在挖掘報告裡頭這麼寫著:

在后室的南北侧室各发现木棺一具,四周有铁质帐构件。

(報告中無圖片;但曹操墓真相一書有照片,找時間我再翻拍上來)

這帳構件是個甚麼性質的東西呢?

還記得 "運籌於帷幄之中" 這句話嗎?
那時一些高貴身分的人會坐在一種稱為帷帳的結構裡和人讌談,帷帳組成就包括帳構架、帳座(支帳架用)、坐席、坐榻和帷幔、屏風等;其中的帳構架就是幾根鐵質的直桿組裝 - 就是撐竿,類似現在帳篷的支架(或者說,更像現在在外租屋會用的簡易組裝式衣櫥)。帳構架裝置起來後,在上頭罩上帷幔(依據鄭玄在周禮的註解,上覆的稱作幕,下圍的稱作帷),底部就鋪上坐席(那個時代沒椅子),有時帷帳三面還會圍上屏風,主君就坐在裡頭和客卿們交談。如史記記載孔子見南子(我不知道司馬爺爺在這件事上加油添醋多少...):

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門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環珮玉聲璆然。
孔子曰: 吾鄉為弗見,見之禮答焉。
子路不說,孔子矢之曰: 予所不者,天厭之!天厭之!


從魏晉留下的的繪畫,可以看到君主出行時,是由從人在後頭持著傘蓋跟著亦步亦趨的,而若是正式場合需要久坐交談,就會架設這種牀帳來坐臥休息。這種帷帳若架設在車上,就稱作輦車,帷帳和車輦都是象徵身分地位的設備,因此也常是君上賞賜臣下的物品之一。

下圖是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裡的帷帳,顯示了周圍屏風的帷帳:
20101007_4.jpg

底下是出土於山西太原的北齊徐顯秀墓裡的壁畫:
20101007_2.jpg

底下是敦煌石窟壁畫的維摩詰經變,裝病的維摩詰正坐在牀帳裡,跟一堆傻呼呼上當的菩薩們談論空玄問題...這畫的年代是唐朝,距離魏晉不遠。
20101007_1.jpg

帷帳安在車轎上就成了輦車,同樣的,在顧愷之的女史箴圖也描繪了幾個人嘿咻嘿咻(別想歪)地抬著大花轎的場景:
20101007_5.jpg

帷帳用途剛好在曹操的遺令中也提到過,原文如下:

吾婢妾與伎人皆勤苦,使著銅雀台,善待之。於台堂上安六尺床,施穗帳,朝晡上脯糒之屬。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輒向帳中作伎樂,汝等時時登銅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餘香可分與諸夫人,不命祭。諸舍中無所為,可學作組履賣也。

我想這六尺床應該就是要給他的靈魂坐的包廂吧,讓他能從裡頭看著台上的伎樂表演 - 這是當時很愜意的貴族休閒活動。曹操的這個期望,多少反映了他日常跟臣僚"搏感情"的休閒娛樂方式,一個人在那邊看樂伎載歌載舞這種事古代人大概是不做的,這種需要勞師動眾的場景多半發生在社交場合裡,大家把盞吃些零食,看一場慢活表演(自朝至午不夠慢活嗎? 累死這些跳舞的...)可以讓大家在輕鬆談笑間增進彼此交流機會,減少緊張衝突。

曹操的遺令要樂伎們按照初一十五在銅雀臺上向著帷帳表演,或許就是希望臣僚們也坐在鄰近兩旁同樂,這看來是延續他們日常活動的形式,差別只是在他死後,帷帳裡沒坐人罷了,因此投射在曹操的心境上,應該就是希望能夠跟大家在一起,希望大家不要這麼快把他淡忘了...從這個遺令看,曹操果然真是做事細心又囉嗦的人,對於小事情再三吩咐的情況,竟然跟諸葛亮有得比。

同樣的在三國志袁術傳裡也提到:

術既為雷薄等所拒,留住三日,士眾絕糧,乃還至江亭,去壽春八十里。問廚下,尚有麥屑三十斛。時盛暑,欲得蜜漿,又無蜜。坐櫺床上,歎息良久,乃大吒曰:「袁術至於此乎!」因頓伏床下,嘔血斗餘而死。妻子依術故吏廬江太守劉勳,孫策破勳,複見收視。術女入孫權宮,子燿拜郎中,燿女又配於權子奮。

(哪種病會吐血? 是呼吸還是消化系统疾病嗎?)

這櫺床不是靈床哦~ 應該就是有木欄杆圍繞的牀帳,這反映了主君在外的時間,活動、社交都會以牀帳為中心,一來可以遮風避雨,二來可以跟群下有個區隔(都忙死了,老闆還坐在裡頭一直煩...)

洛陽曾經出土一座曹魏時期的墓,有紀年銘寫著正始八年,其中就有鐵帳構件,經復原如下:
20101007_3.jpg
資料來源:席地起居 — 先秦至漢魏的家具(香港城市大學)

在洛陽古墓博物館的館藏介紹裡,提到了這些帖帳構件:

帷帳架是以圓鐵棒製成三柱和四柱的拐角形狀,三柱形的有四個,各柱成90度直角,另外四個有四柱,其間以木柱連接,即成為長方形的架子,四周以布維之,就成一個完整的帷帳。這為考證漢魏時的帷帳形制和製作方法,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其中一件管狀組件上,刻有正始八年八月等銘文,又為該墓的絕對年代提供了依據。

那布幔咧? 當然是爛光囉,一千八百年前的東西,能夠讓你看到鐵鏽都偷笑了。布幔會是甚麼材質呢? 目前知道在敦煌曾經發現過金屬帳架和絲綢帳幔,而前面提過的絺帷,絺是"葛之精",大概就是質地細緻的葛布,這是一種植物纖維織品;可提供大家參考。

比這兩座墓早一點的河北滿城出土的漢中山靖王劉勝墓(就是劉備口口聲聲的祖宗),也有兩具帷帳;復原的研究如下連結:
山東博物館 - 谈刘胜墓帷幄的复原

(這篇報告最底下還有提到"運籌帷幄"和"運籌帷帳"的差別哦~)
土豆網裡的 國寶檔案電視節目有介紹這座墓的,裡頭就有帷帳復原的樣子:
國寶檔案 - 滿城漢墓(上)
國寶檔案 - 滿城漢墓(下)

這次高陵裡的帳構件是具體在甚麼位置呢? 是否是原始位置呢? 在報告中有段提到:

首先,該墓為東漢末期大墓,與曹操所處時代相符。該墓所出刻銘石牌多出自後室南側室中,位置集中,有的直接壓於漆木器和鏽蝕的帳構架之下,位置應沒有被擾動。這些石牌具有當時流行的“物疏”性質,其上所刻文字內容有“木墨行清”、“香囊姍雙”等,均為當時特有用語。這些石牌字體為漢隸,俗稱“八分體”。也與當時字體相同。

此外,目前看到的資訊不多,無從判斷這牀帳到底是施設在墓主棺具上,還是南北側室的棺具上。
我認為,實在沒有理由侍妾(之所以認為是伺妾,是因為我相信鄰旁的一號墓應該是卞皇后的,只是目前沒有任何資訊公布出來以玆判斷),的棺具上有帷帳,墓主卻沒有。所以我想,是否有可能當時墓主的棺具(據說可能是石棺具)上還架著帷帳?

在中山靖王墓(一般稱作滿城漢墓...這詞唸起來怪怪的)裡,帷帳的帳座被認為是擺設祭品的位置,這種情況
也發現在山西壽陽的北齊庫狄回洛墓裡,據台大藝術史研究所林聖智教授的"北魏寧懋石室的圖像與功能"一文,描述如下:

關於庫狄洛墓的葬具與副葬品的安放步驟, 可作以下初步的概括性推測:

(1)首先將裝三位死者的木棺運㉃墓室內。
(2)將已經分解的屋型槨構件運至墓中, 在墓室內重新組裝, 並覆蓋於木棺上, 成為內棺外槨的形式。
(3)在屋型槨的東側設圍帳座,安放以鎏金銅器為主的副葬品。並在木棺與木槨之間以及木槨的前方安置陶瓷器、陶俑等副葬品。
(4)最後以庫狄洛的墓誌為中心,在甬道口前安放三方墓誌。


(來源見:http://www.press.ntu.edu.tw/ejournal...l18_01-57n.pdf)

這是具體的帷帳放置祭品的例子。至於帷帳罩棺,也是不乏其例的,在 1971年四川成都出土的後蜀孟知祥夫婦合葬墓裡,就有帷帳罩棺的例子:
(底下網路上傳抄的)

中國名勝詞典:

孟知祥墓,史稱和陵...穹隆頂正中以蟠龍封頂,頂繫鐵鍊,為掛帷帳罩棺之用。

那時的帷帳發展到極致,不僅帷帳依四季五行分不同顏色施用,在帳上也會用玉質、銅質裝飾物件作為帳座、帳鎮。極盡所能的表現主人身分與地位之不凡。

視死如視生的葬俗其實一直延續下去,各朝代的帝陵也出現過帳構架、帳座等物件(如江蘇大雲山漢墓一號墓)。現在藏傳佛教轉世活佛的坐床大典,也可能保留了一定程度的古代帝王登基實況。帷帳一直在古早的生活裡被使用著,直到席地跪坐的習慣逐漸被坐椅取代,沒有了具體的帳架、帳座,帷幕所隔出的空間,達官貴人端坐帷帳的意象也就逐漸消失了;但以繪圖屏風區隔的起居空間依然存在到晚近。

而相似的構造,仍以牀帳的形式在臥房擔保留了下來,以往門窗不嚴,睡覺還要掛蚊帳防蚊蟲叮咬,在當時有這種牀帳算是很高級的設備了,如歐洲皇室就有四周帷幔的豪華公主床,你去北京故宮的或者頤和園,也能看到那種大牀帳。

睡覺時帷幔放下來,除了能擋蚊蟲,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保有那點隱私(小姐要打呼我就沒辦法了~),所以早期尋常百姓的嫁妝裡,這種有帷帳的大床架是必然是重點物件...只不過墊著的是布料、麻席;不是彈簧床墊。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1-02-08, 11:09 AM   #17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哇靠~ 點閱數怎麼這麼高? 2,514!
我可以出書了嗎?

淦~ 我自己都不知道貢獻了多少點閱數。
還是留個帖作紀念 ^^

爹~ 娘~ 小寶在這兒!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10:04 A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