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天馬行空專區 > 真相追追追

真相追追追
有沒有尼斯湖水怪? 雪人是怎麼一回事? 哪些是唬人的,哪些又確有其事,咱一起來真相追追追,打破沙鍋問到底,進入神秘生物的世界!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9-12-28, 11:50 AM   #1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焉有疑塚七十二 安陽出土梟雄陵

對酒當歌 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 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 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 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 食野之蘋 我有嘉賓 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 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 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 枉用相存 契闊談讌 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 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 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 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 天下歸心

曹操 . 短歌行


真是破天荒呀~這次好像鐵證如山了。曹操這位實際上年代悠遠,事蹟卻始終宛如昨前的古人。這回在考古學者的努力下,真的出現在我們眼前了。

先看看圖文並茂的報導吧。坐好哦~別從椅子上跌下來啊。

(圖文來自中國評論新聞網
及其他新聞圖片)

**************
千古之謎終破解!曹操墓驚現安陽

中評社北京12月28日電/曹操的墓在哪裡?千百年來,眾說紛紜。昨日,省文物局、安陽市及國家文物局有關方面負責人在京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村南的一座東漢大墓,就是文獻中記載的曹操高陵!據悉,墓內發現三具遺骸,其中一具疑為曹操遺骨。目前,該墓共發掘出器物250餘件。身為古代偉人,曹操的名字可謂家喻戶曉。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提出“薄葬”的帝王,曹操墓到底在哪裡?1000多年來,眾說紛紜,謎團重重。七十二疑冢、許昌城外、漳河水底、銅雀台下……留給後人無限的遐想空間。

  揚子晚報報道,昨日10時,在北京亞洲大酒店,國家文物局鄭重公布,歷經1年零半個月的考古發掘,經多名專家細致考證,文物部門終於確認了一個重大考古發現: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村南的一座東漢大墓,就是傳說中的魏武王曹操高陵墓!

  【發現】“魏武王”多件遺物出土

  “這絕對是本世紀以來,我國考古史上的一個重大發現。”梁滿倉,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漢魏室主任、著名漢魏史學家,他這樣評價本次考古的發掘成果。

  昨日10時許,在北京亞洲大酒店二樓,“安陽西高穴大墓考古發現”新聞發布會現場座無虛席。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司長關強,河南省文物局局長陳愛蘭、副局長孫英民以及多名考古專家出席發布會。此外,安陽市市長張笑東帶領安陽市文化、文物、旅遊等相關部門負責人,也參加了發布會。孫英民向外界鄭重公布了本次考古發現。

  孫副局長介紹,該大墓位於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村南,曾多次被盜,為及時有效地予以保護,去年12月,經報請國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局組織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開始對墓葬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

  這是怎樣一座陵墓?孫副局長表示,該墓平面為甲字形,坐西向東,是一座帶斜坡墓道的雙室磚券墓,規模宏大,結構複雜,主要由墓道、前後室和四個側室構成。斜坡墓道長39.5米,寬9.8米,最深處距地表約15米;墓壙平面略呈梯形,東邊寬22米,西邊寬19.5米,東西長18米;大墓占地面積約740平方米。

  該墓曾數次被盜掘,但仍幸存一些重要的隨葬品。在考古發掘中,目前一共出土器物250餘件,有金、銀、銅、鐵、玉、石、骨、漆、陶、雲母等多種質地。器類主要有銅帶鈎、鐵甲、鐵劍、鐵鏃、玉珠、水晶珠、瑪瑙珠、石圭、石璧、石枕、刻銘石牌、陶俑等。

  這批文物中,尤其以刻銘石牌和遺骨最為珍貴。此次共出土刻銘石牌59件,有長方形、圭形等,銘文記錄了隨葬物品的名稱和數量。其中8件圭形石牌極為珍貴,分別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等銘文。在追繳回的該墓被盜的一件石枕上,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銘文。這些出土文字材料,為研究確定墓主身份提供了重要的、最直接的依據。

  除上述器物外,該墓還出土有大量畫像石殘塊。這批畫像石畫工精細嫻熟,雕刻精美,內容豐富,有“神獸”、“七女復仇”等圖案,並刻有“主薄車”、“鹹陽令”、“紀梁”、“侍郎”、“宋王車”、“文王十子”、“飲酒人”等文字,堪稱漢畫像石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在墓室清理中,考古人員還發現有人頭骨、肢骨等部分遺骨,經初步鑒定,為一男兩女。其中,墓主人為男性,年齡在60歲左右。經鑒定,他就是傳說中的曹操!

20091228_1.jpg
曹操高陵前室

【斷定】六依據斷定為曹操墓

  “根據墓葬形制、結構及隨葬品時代特征,我們認為這座大墓年代為東漢晚期,結合文獻記載,判定該墓的墓主人為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魏武王曹操,大墓即文獻中記載的高陵墓。”孫英民表示。

  究竟有哪些有力證據呢?孫英民闡明了六大理由。

  第一,這座墓葬規模巨大,總長度近60米,磚券墓室的形制和結構與已知的漢魏王侯級墓葬類似,與曹操魏王的身份相符;該墓未發現封土,也與文獻記載曹操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的情況相符合。

  第二,墓葬出土的器物、畫像石等遺物具有漢魏特征,年代相符。

  第三,墓葬位置與文獻記載、出土的魯潛墓志等材料記載完全一致。據相關史書記載,曹操於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正月病逝於洛陽,二月,靈柩運回鄴城,葬在了高陵,高陵在“西門豹祠西原上”。調查資料顯示,當時的西門豹祠在今天的漳河大橋南行一公里處,地屬安陽縣安豐鄉豐樂鎮。這座大墓就在西門豹祠以西。1998年,西高穴村西出土的後趙建武十一年(公元345年)大僕卿駙馬都尉魯潛墓志,也明確記載了魏武帝陵的具體位置就在這裡。

  第四,文獻還明確記載,曹操主張薄葬,他臨終前留下《遺令》,“殮以時服”、“無藏金玉珍寶”,也在這座墓葬中得到了印證:墓葬雖規模不小,但墓內裝飾簡單,未見壁畫,盡顯樸實。兵器、石枕等有文字可證皆為曹操平時“常所用”之器,看似精美的一些玉器等裝飾品也應是曹操日常佩帶之物。

  第五,最為確切的證據,就是刻有“魏武王”銘文的石牌和石枕,證明墓主人就是魏武王曹操。據文獻記載,曹操生前先封為“魏公”,後進爵為“魏王”,死後謚號為“武王”,其子曹丕稱帝後追尊為“武皇帝”,史稱“魏武帝”。出土石牌、石枕刻銘稱“魏武王”,完全符合曹操下葬時的稱謂。

  第六,墓室中發現的男性遺骨,專家鑒定年齡在60歲左右,與曹操終年66歲吻合,應為曹操遺骨。

  孫英民表示,綜上所述,專家們才最終認定,這座東漢大墓為魏武王曹操高陵墓。

20091228_2.jpg
曹操高陵航拍照片

內情】墓內發現三具遺骸

  考古發現的“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石牌,會不會是曹操將其兵器賞賜給大臣,大臣去世時,將此物帶到了自己的墳墓內?有記者提出了疑問:這個會不會是曹操大臣的墳墓?

  對此,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長、考古與古文字學家郝本性表示,墓中發現了多個石牌,都標有“魏武王常所用”的字樣,而這些都是曹操生前貼身使用的東西,即使曹操將其賞賜給下屬,也不可能將這麼多自己常用的器物賞賜給同一個人。尤其是其中一個石制枕頭,這種東西是不太可能賞賜給大臣的。

  墓中的男子年齡和身份,又是如何確定的呢?“鑒定過程當中,我們使用的方法非常專業。”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博士王明輝,是進行人骨骨齡鑒定的專家。據他介紹,在曹操墓中發現一男二女,一共三具遺骸。其中,男性遺骸保存不太好,只存留有顱骨上半部分和其他一些遺骨,對其年齡,只能判定為60歲左右,限於遺骨保留得少,很難對屍體主人的年齡再次精確。另外,一名女性被鑒定為生前50多歲,一名女子被鑒定為年輕女子。王博士表示,根據科學鑒定,這幾具遺骸的骨質疏鬆程度較小,證明主人生前營養程度均比較高,這與他們的身份相匹配。

  【意義】曹操墓發掘影響深遠

  “曹操墓是一個時代和歷史的載體。”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著名漢魏考古學家劉慶柱表示,因為此前該墓已經被盜墓者“光臨”多次,發掘的難度相當大,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劉慶柱說,曹操高陵墓的發現,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第一,這一發現印證了文獻中對曹操高陵墓的位置、曹操的謚號、他所倡導的薄葬制度等有關記載是確鑿可靠的信史。

  第二,曹操高陵墓的發現,讓人們新獲了許多歷史信息,必將為曹操及漢魏歷史的研究開啟新的篇章。

  第三,發掘成果為漢魏考古樹立了準確的年代標尺,相關領域的研究必將獲得新的突破。而曹操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其墓葬及有關遺存的保護展示,必將受到社會廣泛關注。

  劉慶柱說,曹操高陵墓的發掘,有許多工作仍在進行中,如陵園建築、墓地布局的相關調查等。在曹操墓的周圍,很有可能發現陪葬墓等。因此,文物部門在保護曹操墓的同時,不能忽視對其他遺跡的保護,爭取做到“發現一個點,保護一大片”。

  歷史上,曾有曹操七十二疑冢的傳說,專家是如何看待這種說法的呢?曹操墓內到底是什麼樣子?在召開新聞發布會之前,今報記者獲准深入地下十餘米,探訪地宮,為讀者展現真正的曹操墓。

20091228_3.jpg
曹操高陵墓道

【計劃】安陽要建曹操高陵博物館

  曹操墓發現以後,安陽市地方政府將如何做好遺跡的保護和利用工作?

  “這是一種責任,更是一種使命。”在昨日的新聞發布會上,面對記者的提問,安陽市市長張笑東如是說。“曹操高陵的發現很有震撼力,在國內外史學界將產生重大的積極反響。”

  張笑東表示,下一步,安陽地方政府要配合國家及省文物部門,繼續抓好後續的考古和科學研究,搞清陵園的範圍和遺址布局,切實保護好出土文物,並組織專家對出土文物進行科學的修復和深入研究。同時,要做好曹操高陵保護規劃的編制工作,為啟動曹操高陵申報國家及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程序奠定基礎。

  張笑東還透露,目前,安陽市政府正請國內知名的專家、學者,就曹操高陵的文物保護、展示、挖掘進行規劃,在此基礎上,建設一座集文物保護、展示和科學研究為一體的曹操高陵博物館。最終,將它建成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環境效益為一體的三國文化考古、文物保護基地和旅遊景區,為推動安陽文化旅遊事業發展增添新的活力。

20091228_4.jpg
曹操高陵墓門

【探墓】為睹真容記者深入地宮

  在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的村南,兩座藍色的巨大鋼棚尤為顯眼,周圍建有圍墻,門口高高聳立的攝像頭,隨時監控每位人員的進出,還有多名手持微衝的民警巡邏。22日上午,經過努力,記者獲准入內,深入地下15米,進入了曹操墓內。

  曹操墓位於南側的藍色大棚下。眼前,是一面深入地下的斜坡,沿著一邊的台階行走數十米走到盡頭,高約3米的一道拱形門裡面,就是傳說中的曹操墓了。

  墓室包括一個前室、後室和四個側室。穿過五六米長的一條過道,路過前室,正前一個大概10平方米的圓形房間,就是曹操墓室的主體——後室。但這裡並沒有放著傳說的曹操遺骸。“遺骸已經轉移走了。”一名考古工作人員說。地面上放著挖掘出的瓦罐等文物碎片,外面則覆蓋有一層薄膜。“這是保鮮膜,防止文物在出土後被氧化”。

  墓室主室為穹廬頂,在主墓室的頂部,有兩個洞,一個位於正上方,墓室頂部的中央,另一個則在南側,直徑都在1米左右。“很可惜啊,曹操墓已經被盜過,不少珍貴文物都不見了……”陪同記者的一名考古專家連連嘆息,據他介紹,墓頂的盜洞應當是北齊時留下的,至於南側的盜洞,應當是在2004年前後有人盜墓時留下的。4個側室,是專門用來放陪葬品的。如何斷定是當代留下的盜墓口呢?專家的一番解釋讓記者釋然,原來,當考古人員進來時,發現墓內居然有盜墓者留下的火腿腸皮、方便面袋子、礦泉水和啤酒瓶子等。

  墓室南北兩側,各有兩個小房間,考古人員稱之為側室。在最裡面的兩間內,一盞白熾燈下,數名中年婦女手持小鏟子,仔細清理土層。丁阿姨是西高穴村村民,在約1個月前,她和另外幾名村裡的婦女,一起被考古工作隊雇了過來,工作就是用鏟子仔細清理土層,報酬是1天15元。

  值得一提的是,從斜坡進入墓室的地方,是墓室的東門,原來封門用的一塊一塊厚重青磚,已被考古人員打開。據考古人員介紹,僅僅一個東門就設有四道門,都是用24公斤的青磚堆砌而成,極為牢固,打開時,也讓考古人員好費了一番工夫。

20091228_5.jpg
曹操高陵出土刻铭“魏武王”石牌

20091228_10.jpg
其中的一塊石牌特寫,可以看到上頭清楚的刻著(陰文)漢隸形式的文字
"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

20091228_14.jpg
"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再近一點的特寫

20091228_15.jpg
"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石牌
這塊石頭上的刻字是細漢隸,風格完全不同於前面的那些。
石刻可以保存一千八百年(西元200年~2009年)而沒什麼歲月風化痕跡,
實在讓人覺得可疑..(野人)

20091228_24.jpg
出土的石枕 - 看來古代人還真拿石頭當枕頭(後面會提到具體用途)


【出土】水晶珠是曹操口含之物?

  “挖掘工作是從去年12月12日正式開始的。”在現場,此次考古發掘工作的具體負責人、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潘偉斌告訴記者,在造價不菲的藍色鋼棚下,分別有兩個墓地。其中,北側的是1號墓,正在挖掘當中,是否為曹操的陪葬大臣之墓,或者有無其他的考古發現,尚待考證確認;南側為2號墓,已確定為曹操墓。

  在出土的多件文物中,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珠,讓潘偉斌印象深刻,“這是出土文物中的精品”。他用“非常非常精美”來形容這顆珍貴的水晶珠。那麼,它是不是曹操安葬時口中所含的物品?對此,潘偉斌表示,這個仍有待考證。另外,墓內還發現了大量的鎧甲碎片,專家打算利用高科技複原曹操的鎧甲,根據出土的人頭骨,準備複原曹操的頭部。

20091229_1.jpg
被懷疑是曹操本人的墓主頭骨

  在發現曹操墓的過程當中,還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情。

  1998年4月,在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西北0.5公里處的一個磚場,該村村民徐玉超起土時挖出一塊墓志。這塊墓志埋在地下2米深處,高20.7厘米、寬31.3厘米,魏書志文,共14行126字。

  根據墓志志文,墓主為卒於後趙建武十一年(公元345年)的魯潛,其官至後趙大僕卿都尉,正三品官員,屬於朝廷的重臣級別。令人震驚的是,志文提到了魯潛墓距魏武帝陵的方位與距離:“(魯潛)墓在高決橋陌西行一千四百步,南下去陌一百七十步,故魏武帝陵西北角西行四十三步,北回至墓明堂二百五十步。”

  有學者認為,墓志當中所說的魏武帝陵,應該就是高陵(西陵),高決橋應該為高穴橋,古代“決”通“穴”,這說明曹操的墓地應該在西高穴村附近。而根據換算,推斷魯潛墓距離曹操墓只有300多米遠,只要魯潛墓墓址確定下來,曹操墓的範圍就基本可以圈定了。但遺憾的是,村民並沒有發現魯潛墓葬。但即使這樣,該發現也讓認為曹操墓在安陽的考古工作人員興奮不已。

20091228_6.jpg
曹操高陵出玉、瑪瑙裝飾品

 【釋疑】專家否認72座疑冢傳說

  歷史上,帝王的陵寢內一般都陪葬了數不盡的財寶。然而,曹操對自己的身後事卻明確提出了“薄葬”。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提出“薄葬”的帝王。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記載,曹操於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六月,頒布《終令》:“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他明確提出,死後不要厚葬,要將自己埋葬在瘠薄的土地,陵上不堆土,不植樹。

  兩年後,曹操死於洛陽,臨死前又頒布《遺令》:“吾死之後,葬於鄴之西崗,與西門豹祠相近,無藏金玉珠寶。”還進一步交代家人:“汝等時時登銅雀台,望吾西陵墓田。”

  那麼曹操墓到底是在哪裡呢?在此後上千年內,一直是個不解的謎,各種說法不一。七十二疑冢、許昌城外、漳河水底、銅雀台下……但大多或記載於野史,或系民間傳說,經不起科學推敲。河北省磁縣的古墓群,一直也被坊間流傳為曹操七十二疑冢,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漢魏室主任、著名漢魏史學家梁滿倉明確表態:“所謂曹操的七十二疑冢,是民間一種沒有根據的傳說。”

  梁滿倉說,第一,這種說法沒有實物依據,河北省磁縣傳說有曹操的七十二疑冢,但經過專家考證,這片古墓,實際上是北魏時期的墓葬群,而且確切數字也不是72座,疑冢之說完全不足信。第二,該說法沒有確切的文獻記載。據考證,所謂72疑冢一說,是宋代以後才出現的。《三國演義》等文學作品,明顯醜化了曹操形象,使得曹操所謂的奸詐形象廣為流傳,72疑冢的說法,從另一方面而言,也迎合了曹操的這種形象。目前,考古界也尚未發現曹操的疑冢。

  那麼,曹操為何要求薄葬呢?梁滿倉表示,史料記載,為籌集軍餉,曹操也曾幹過盜墓的勾當,墳墓被盜後,往往是屍骨縱橫的場面。因此,再理解曹操“薄葬”的要求也就不難了。在古代盜墓活動猖獗的情況下,曹操的“薄葬”,不失為保護墓葬的一種好辦法。

20091228_7.jpg
曹操高陵出土刻銘石牌

一代梟雄曹操之墓到底在哪?歷史上眾說紛紜,七十二疑冢、許昌城外、漳河水底、銅雀台下……1000多年來,曹操墓謎團重重。

  昨天,河南省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二號墓地的考古挖掘最終解開了這一千古謎團:經權威考證,這座東漢大墓的主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魏武王曹操!

  曹操高陵的發現,印證了文獻中對曹操高陵的位置、曹操的謚號、他所倡導的薄葬制度等有關記載是確鑿可靠的信息。

  或許不久之後,我們就可以看到複原後的一代梟雄曹操的真面目……

  一座顯赫的大墓

  千年來多次被盜

  從安陽縣安豐鄉豐樂鎮村向西出發,到達西高穴村不過七八公里的路程。豐樂鎮是西門豹祠所在地,這跟《元和郡縣圖志》推測的曹操墓在西門豹祠西7.5公里正好相同。

  在西高穴村南,遠遠就可以看到兩座銀色的鋼制大棚,現場封鎖嚴密,兩三米高的石棉瓦圍得嚴嚴實實,大門入口處拉起繩索,村民說,這就是曹操墓的發掘現場。

  墓地平面為甲字形,坐西向東,是一座帶斜坡墓道的雙室磚券墓,規模宏大,結構複雜,主要由墓道、前後室和四個側室構成。

  墓地占地面積約800平方米,通過一個39.5米的斜坡墓道,直接通到墓室門口,距離地面15米。如果有一座建築的話,墓地就位於該建築的地下五層。

  在墓室門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墓室分為前室和後室,中間有甬道相通,前後室頂部為四角攢頂,甬道為磚券拱形頂。前後墓室東西兩側各有一個耳室。

  考古人員說,僅在墓口一看,就可以發現葬制規格非常高,墓主人的身份也是非常顯赫。

  走進墓室,可以看到多個盜洞。考古人員介紹說,從目前收集到的材料看,從魏晉時期一直到現在,墓室曾遭到多次盜擾,不光是文物丟失,很多歷史遺跡也遭到破壞。

  不過,考古人員還是找到了一些幸存的重要隨葬品,共出土器物250餘件,有金、銀、銅、鐵、玉等多種質地。器類主要有銅帶鈎、水晶珠、瑪瑙珠、石圭、石璧、石枕、刻銘石牌、陶俑等,其中以刻銘石牌和遺骨最為重要。

20091228_8.jpg
曹操高陵出土的石圭

一男兩女三具遺骨

  “男主人”竟是曹操!

  此次共出土刻銘石牌59件,有長方形、圭形等,銘文記錄了隨葬物品的名稱和數量。其中8件圭形石牌分別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等銘文。在追繳到的從該墓被盜出土的一件石枕上,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銘文。這些材料為確定墓主身份提供重要的、最直接的歷史學依據。

  “這個墓裡,發現石璧三個,圭一個。圭壁合一,是判斷一個帝王陵墓等級級別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標準。”負責挖掘工作的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考古隊隊長潘偉斌說。據介紹,除上述器物外,該墓還出土有大量畫像石殘塊。這批畫像石畫工精細嫻熟,雕刻精美,內容豐富,有“神獸”、“七女復仇”等圖案,並刻有“主簿車”、“鹹陽令”、“紀梁”、“侍郎”、“宋王車”、“文王十子”等文字,堪稱精品。在墓室清理中,發現有人頭骨、肢骨等部分遺骨,專家初步鑒定為一男兩女3個個體,其中墓主人為男性,年齡在60歲左右,與曹操的卒年66歲相吻合。經研究,認定這座東漢大墓為文獻中記載的魏武王曹操高陵。

  曹操墓後室的兩個耳室,各存放一個女性屍骨,一位20歲左右,一位40歲左右。根據科學鑒定,這幾具遺骸的骨質疏鬆程度較小,證明主人生前營養程度均比較高,這與他們的身份也相匹配。

  一般來說,帝王在生前都希望自己是獨一無二的,而在死後卻害怕真的成為孤家寡人,所以在墓葬裡會把生前喜歡的人、物帶到地下。由此推測,這2位佳人也許是生前的寵妃。但也有另一種民間傳說,說曹操用了不少宮女殉葬。但這兩人僅僅是普通宮女,那麼只用兩名宮女殉葬似乎說不通。

20091228_9.jpg
曹操高陵出土畫像石

盜墓賊“供”出了“魏武王”墓地之謎

  墓地被認定為曹操墓,與盜墓賊偷盜的兩件文物有關。“曹操墓”所在地,原為一窑場取土點,被挖掘五六米深後遭到廢棄,有村民在此種上了莊稼。2005年底,一村民在此澆地時,發現有一處地方水一直向下流,經查看發現那裡有一個洞,推測下面可能是古墓;過春節時,有人發現該墓已經被盜,陸續被盜得很嚴重。當地派出所先後抓了5批盜墓賊,38人。2008年,安陽縣安豐鄉派出所從盜墓賊手中繳獲三塊墓內畫像石,畫像石上部有“主簿車”、“鹹陽令”、“紀梁”、“侍郎”等字樣,其下部為水陸攻戰圖場面。從畫像石的銘文來看,墓葬規格相當高,應該為漢魏時期的高級貴族墓葬。在這些文物中,最珍貴的莫過於石枕與刻銘石牌了。石枕上刻有“魏武王禦用”字樣,刻銘石牌上也有“魏武王”字樣。刻有“魏武王”的石牌再次撥開曹操墓的迷霧。因為這和曹操的身份相符合:曹操生前為王,他兒子曹丕做了皇帝以後,他才被追封為魏武帝;這兩處的“魏武王”完全與他死時的身份相符。

  高淳金山

  曹操墓傳言被打破

  曾有傳言稱高淳縣金山上有曹操墓,不少盜墓賊聽到傳言,在這兩年,發瘋似地到當地打探,還把金山上挖得千瘡百孔。此事,揚子晚報10月10日A37版《高淳金山上真有曹操墓?》予以報道。昨天,曹操墓考古發現新聞發布會在北京舉行,消息一經傳出,高淳金山當地的居民都拍手稱快:“曹操墓穴之謎終於解開,我們的生活也該安寧了,盜墓賊應該不會再來騷擾我們了。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12-28, 02:55 PM   #2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先說這次具體的挖掘位置

Google Earth 標出曹魏鄴城與鄰近相關遺址的位置關係。
20091229_2.jpg

在Google Earth顯示的河南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與臨近的村落。
20091228_11.jpg

因為衛星空照圖資不一定就是這一兩年的,所以照片上不一定就能顯現出開挖現場,甚至是搭起的大棚。所以顯示出來的有可能是未開掘前的樣貌,或者甚至是新聞照片裡的航拍墓道...我大概找了一下,沒有看出甚麼。

依據三國志魏書記載,曹操病逝洛陽:

(建安)二十五年春正月,至洛陽 。權擊斬羽,傳其首。
庚子,王崩于洛陽,年六十六。遺令曰: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畢,皆除服。其將兵屯戍者,皆不得離屯部。有司各率乃職。斂以時服,無藏金玉珍寶。 諡曰武王。二月丁卯,葬高陵。

洛陽與疑似曹操高陵位址的直線距離,約270公里。不過,從一月到二月,應該可以從容入殮回到鄴城,我想這墓室應該是早前就完成了。要運送這麼長的距離,史書上也不可能不吭不响,如果真的從洛陽送葬到鄴,應該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的,關於這件事,我等一會兒會提到。就先說曹操本人自己是否屬意過鄴城作為自己身後安居地點,依三國志記載,早在曹操過世前一年半(建安23年六月),他自己就說了:

(建安二十三年)六月,令曰: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周禮冢人掌公墓之地,凡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居後。漢制亦謂之陪陵。其公卿大臣列將有功者,宜陪壽陵。其廣為兆域,使足相容。

這裡就說明了曹操把自己的身後事地點選在西門豹祠西原上,並且也要求這樣的一大片地方能夠作為公傾大臣們將來身後的陪陵場所。而且當時真正的政治中心、曹操的親眷等也都待在鄴城(建安十八年定都在這裡)。我想如果能夠確認這座高陵的位置,在其附近地帶,應該能夠找到一些功臣陪陵吧(後面有說到卞太后後來也是陪葬高陵)。至於後來曹丕定都洛陽,規畫首陽陵之後,曹魏以後的皇親國戚就多在首陽陵附近安葬了。依據三國志魏明帝太和三年的記載:

初,洛陽宗廟未成,神主在鄴廟。十一月,廟始成,使太常韓暨持節迎高皇帝、太皇帝、武帝、文帝神主于鄴,十二月己丑至,奉安神主于廟。

可以佐證,祭祀先王的神主是在鄴城一帶的,這樣才會有奉安神主到洛陽的舉動。那麼,曹操有沒有可能安葬在許昌? 依據三國志裡後人引註魏略的一段話:

其後丁亡,后請太祖殯葬,許之,乃葬許城南。後太祖病困,自慮不起,歎曰:我前後行意,於心未曾有所負也。假令死而有靈,子脩若問我母所在,我將何辭以答!

丁夫人是曹操元配,兩個人因為兒子曹昂(曹昂的生母是劉氏,但很早就過世了,所以曹昂由丁夫人撫養長大)的死翻臉離婚。這段記載說卞皇后在丁夫人死後請求曹操殯葬她,於是就葬在許昌城南。後來曹操病重,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就感歎著說:...子脩(曹昂的字)若問我母所在,我將何辭以答! 從這段話看來,或許意謂著曹操陵墓並不在丁夫人(但也有一點可能,指的是劉氏)所在的許城南附近。

至於,有學者提到的三國志記載的 "魏武帝遺命諸子曰吾死之後,葬於鄴中西崗上,與西門豹祠相近.."一段話,很抱歉!並不是出自三國志,而是更後來的鄴都故事,這是一本今天已經亡逸的書,整段內容是輾轉從北宋人編纂的樂府詩集卷抄錄出來的。有時就是這樣,會看得很氣! 很多人治學引文都不夠嚴謹,老是自己不親自查證就人云亦云。

好了,從洛陽送葬到鄴的這麼長的距離,在當時肯定不是尋常的任務,如果真的有這件盛事,應該也找得到一些記錄的:

三國志魏志賈逵傳

太祖崩洛陽,逵典喪事。時鄢陵侯彰行越騎將軍,從長安來赴,問逵先生璽綬所在。逵正色曰:「太子在鄴,國有儲副。先王璽綬,非君侯所宜問也。」遂奉梓官還鄴。

三國志魏志夏侯尚傳

太祖崩於洛陽,尚持節,奉梓宮還鄴。

晉書 帝紀 宣帝(就是司馬懿)

及魏武薨於洛陽,朝野危懼。帝綱紀喪事,內外肅然。乃奉梓宮還鄴。

三國志裡明明說典喪的是賈逵,這奉司馬家為正統的晉書卻說司馬懿綱紀喪事,不知是否確有其事,還是有人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整件事之所以這麼慎重,主要原因是因為曹操駕崩在當時不但牽動國際情勢的,也左右著整個曹魏的政局發展(一些圍繞著曹丕、曹彰等嫡系兄弟間的派系傾輒角力,以及心中另有打算的軍人可能趁機生事),當時情勢確實是有些緊張的:

魏略

時太子在鄴,鄢陵侯未到,士民頗苦勞役,又有疾癘,於是軍中搔動。羣寮恐天下有變,欲不發喪。逵建議為不可祕,乃發哀,令內外皆入臨,臨訖,各安叙不得動。而青州軍擅擊鼓相引去。衆人以為宜禁止之,不從者討之。逵以為「方大喪在殯,嗣王未立,宜因而撫之」。乃為作長檄,告所在給其廩食。

魏略

會太祖崩,(臧)霸所部及青州兵,以為天下將亂,皆鳴鼓擅去。文帝即位,以曹休都督青、徐,霸謂休曰:「 國家未肯聽霸耳,若假霸步騎萬 人,必能橫行江表。」休言之於帝,帝疑霸軍前擅去,今意壯乃爾,遂東巡,因霸來朝而奪其兵。

再來,看看新聞記者的現場採訪記錄:
***********
新浪新聞


中廣網安陽12月28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10時23分報導,昨天(27日)上午,國家文物局和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宣佈:曹操墓在河南安陽被確認,曹操墓到底在何處的千古之謎終于被破解。曹操墓發掘現場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現在曹操墓是否得到了有效的保護?何以認定安陽縣西高穴村的墓葬就是曹操墓?記者江天此刻正在曹操墓的發掘現場進行採訪,現在我們來連線江天,瞭解發掘現場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你現在能否給我們描述一下曹操墓發掘現場的情況、包括周圍的環境等等?

  記者:我現在就在安陽縣西高穴村的曹操墓發掘現場。在現場我們可以看到,曹操墓發掘現場實際有兩座正在發掘的大墓。分別為一號墓和二號墓。其中二號墓就是已經發掘出來的曹操墓。一號墓現在仍然在發掘過程當中,現在我就可以看到考古人員正在冒著嚴寒進行考古工作。現在兩座大墓的上方都已經建起了長60米,寬27米的鋼結構的大棚,大墓的周邊也已經用圍牆圍擋起來,安陽的公安部門已經開始24小時進行武裝保護。

  曹操墓的位置在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的南部,應該說是緊鄰西高穴村,曹操墓距離西高穴村大概只有不到100米的距離。在曹操墓的西側是一個磚窯取土所挖出的大坑。站在曹操墓向西看可以清楚地看到綿延的太行山餘脈。

  主持人: 我們都很關心曹操墓到底都出土了那些東西?何以認定這裡就是曹操墓呢?

  記者:據瞭解,現在出土了器物200多件,包括金、銀、銅、鐵、玉、石、古、漆、陶、雲母等多種質地。器內主要有銅帶鉤、鐵甲、鐵劍、玉珠、水晶珠、瑪瑙珠、石龜、石壁、石枕、刻名石牌等等。最重要的隨葬物品極為珍貴一共有8件,分別刻有“魏武王常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用格虎大戟”等銘文。在追繳該墓被盜出土的一件石枕上刻有“魏武王常用慰項石”銘文,這些出土的文字材料為研究確定墓主身份提供了重要的、最直接的歷史依據。

  實際上,認定曹操墓是歷史文獻和出土文物相結合而得出的一個結論。一、這座墓葬規模巨大,總長度近60米,磚券墓室的形制和結構與已知的漢魏王侯級墓葬類似,與曹操魏王的身份相稱;該墓未發現封土,也與文獻記載曹操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的情況相符合。二、墓葬出土的器物、畫像石等遺物具有漢魏特徵,年代相符。三、墓葬位置與文獻記載、出土魯潛墓誌等材料記載完全一致。四、文獻還明確記載,曹操主張薄葬,他臨終前留下《遺令》:“殮以時服”、“無藏金玉珍寶”,也在這座墓葬中得到了印証:墓葬雖規模不小,但墓內裝飾簡單,未見壁畫,盡顯樸實。兵器、石枕等有文字可証皆為曹操平時“常所用”之器,看似精美的一些玉器等裝飾品也應是曹操日常佩帶之物。五、最為確切的証據就是刻有“魏武王”銘文的石牌和石枕,証明墓主就是魏武王曹操。六、墓室中發現的男性遺骨,專家鑒定年齡在60歲左右,與曹操終年66歲吻合,應為曹操遺骨。

20091228_12.jpg
曹操墓發掘現場

20091228_13.jpg
*********
曹操墓发掘大揭秘:“已经抓了38个盗墓贼”

搜狐新聞

昨日,此項文物發掘工程總負責人、西高穴東漢大墓考古隊隊長、河南省文物局文物考古研究所副調研員潘偉斌,接受本報記者專訪,細談發掘的前前後後。

  直接證據 魏武王三個字

  記者(以下簡稱記):曹操墓終於被認定了!

  潘偉斌(以下簡稱潘):是啊!我現在在北京,手機快被打爆了,都是預約採訪。

  記:此次新聞發佈會為何在北京?

  潘:是國家文物局要求在北京開。

  記:從曹操墓裏都挖出了哪些文物?

  潘:墓被盜得很嚴重,但仍倖存一些重要隨葬品。共出土器物250餘件,以刻銘石牌最為重要。刻銘石牌共出土59件,有長方形、圭形等,銘文記錄了隨葬物品的名稱和數量。

  除上述器物外,該墓還出土有大量畫像石殘塊。這批畫像石畫工精細嫺熟,雕刻精美,內容豐富,有“神獸”、“七女復仇”等圖案,並刻有“咸陽令”、“紀梁”、“侍郎”、等文字,堪稱漢畫像石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記:是哪些關鍵證據讓專家們下了結論?

  潘:圭和璧是帝王陵墓的直接證據,魏武王三個字也是直接證據。其中8件圭形石牌極為珍貴,分別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等銘文。在一件石枕上,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銘文。這些出土文字材料為研究確定墓主身份提供了重要的、最直接的歷史學依據。

  記:現在這些文物都在哪里呢?

  潘: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考古工地。

  記:現在這個工地的挖掘工程結束了嗎?

  潘:還沒有。

  論證過程 結合文獻多次論證

  記:進行論證的專家來自哪里?

  潘:有社科院考古所的、北大的、國家文物局的等。

  記:論證過程怎樣?

  潘:專家對上述考古發現進行了多次論證,根據墓葬形制、結構及隨葬品特徵,認為這座大墓年代為東漢晚期,結合文獻記載,判定該墓的墓主人為曹操,大墓即文獻中記載的高陵。

  記:曹操墓有什麼特別之處?

  潘:這座墓葬規模巨大,總長度近60米,墓室結構與曹操魏王的身份相稱;該墓未發現封土,也與文獻記載曹操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的情況相符合。

  記:什麼文獻呢?

  潘:如《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載:“庚子,王崩於洛陽,年六十,諡曰武王,二月丁卯,葬高陵。”又說:“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六月令曰: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原上為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

  記:文獻中的西門豹祠就是曹操墓位置?

  潘:西門豹祠地屬河南省安陽縣豐樂鎮。這裏有一高地,其上為一南北朝時期的遺址。地面上散落著不少東漢、東魏、北齊時的磚瓦殘片,說明在東漢、東魏、北齊時,這裏曾有地面建築,比如廟宇宮殿等。

  但憑這些還不足於斷定曹操墓的位置。西高穴村村民徐玉超曾經挖出了後趙建武十一年(公元345年)大僕卿駙馬都尉魯潛墓誌,上面說:"故魏武帝陵西北角西行四十三步"。它首次明確記載了曹操墓的具體方位,於是我們才鎖定在漳河南岸的西高穴村範圍內。

  記:現在挖出的曹操墓與文獻記載還有哪些相符?

  潘:文獻明確記載,曹操主張薄葬,《遺令》:“殮以時服”、“無藏金玉珍寶”,也在墓葬中得到了印證。

  防人盜掘 先後抓了5批盜墓賊

  記:有人告訴我,直接證據是從盜墓賊手裏拿到的?

  潘:是的。2008年,盜墓賊從二號墓中盜出畫像石一塊,其畫面反映的就是東漢時期常見的八女投江圖,從銘文看這絕不是一般平民墓葬或官僚墓葬。同時,從此墓葬中盜出銘牌一塊,其上面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字樣。

  記:盜墓賊是怎麼抓到的呢?

  潘:是我們對文物作鑒定和到現場調查時發現的,可以參訪當地派出所。此墓葬從06年開始盜掘,被盜得很嚴重。當地派出所先後抓了5批盜墓賊,38人。派出所抓到人後,盜墓賊手中的東西是我們發現曹操墓的直接證據。

  記:您有沒有見到過那些盜墓賊呢?他們一般都是什麼人?

  潘:當然見到過,都是周圍村莊的農民,也有外地的。我們要將這些文物進行修復整理。我們在之前也不知道這就是曹操墓,只是後來發現了,才知道的。

  記:就是根據盜墓賊手中的東西找到了曹操墓?

  潘:是的。位置也隨之確定。一年前,經過國家文物局的批准,由安陽市政府出考古經費,此項挖掘工程開始了。當時還不敢說是曹操墓,就成立了“西高穴東漢大墓”考古隊,一共是20多個人。後來由於人手不夠,安陽市、安陽縣的考古人員陸陸續續補充進去。再後來隨著發掘工程的深入,安陽市成立了“西高穴大墓保護領導小組”",安陽市市長任組長,主要是為了發現曹操墓之後加強管理,包括保護、展示、規劃、開發等。

  記:這一年的發掘工作,是不是比較辛苦?

  潘:是啊!我記得2008年12曰6日,我們河南省考古研究所的人來到西高穴村,抱著被子,拿著日用品住了下來。住在村東頭的一個大院裏,這個院子是租一個村民的。這一年來,我很少回鄭州的家裏完完整整度過一個週末,特別是今年年末,每天都很忙很累。在這一年的挖掘中,知道的人都會發出疑問,會不會最終發現不是曹操墓?所以,思想壓力也很大。還好,地方政府對我們的支持還比較到位。

  價值意義 將解決諸多歷史懸案

  記:曹操墓的認定有什麼價值和意義?

  潘:為我們研究帝王陵墓提供了直接證據,特別是這一時期的墓葬沒有發現過,更沒有發現過帝王陵墓,它有標尺作用。

  這一重大發現,印證了文獻中對曹操高陵的位置、曹操的諡號、他所倡導的薄葬制度等有關記載是確鑿可靠的信史。千百年來,這些問題撲朔迷離,異說種種,疑霧重重,並由此產生了對曹操的許多懷疑和曲解。曹操墓的確認,掃去陰霾,將解決諸多歷史懸案。

  曹操墓的發現,讓我們新獲許多歷史信息,必將為曹操及漢魏歷史的研究開啟新的篇章。發掘成果為漢魏考古樹立了具有準確年代的標尺,相關領域的研究必將獲得新的突破。

  記:下一步的打算是什麼?

  潘:曹操墓的發掘尚有許多工作仍在進行,如陵園建築、墓地佈局的調查等。同時,保護展示規劃也已開始著手進行。我後天就要回鄭州,自己首先想休息一下。

  牛亞皓 (來源:四川新聞網-成都商報)
*********
這則報導內容提到了:

曹操墓的位置在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的南部,應該說是緊鄰西高穴村,曹操墓距離西高穴村大概只有不到100米的距離。在曹操墓的西側是一個磚窯取土所挖出的大坑。站在曹操墓向西看可以清楚地看到綿延的太行山餘脈。

在11月中旬的一則相關報導裡(當時不知道墓主是誰)提到:

西高穴古墓位于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西南地,共有相邻墓葬三处。

(參見http://www.ayx.gov.cn/119/info_detai...AF%D0%C2%CE%C5)

而在另一則稍後的報導裡,則說到:

曹操高陵正西200米有個磚廠,即安豐鄉磚廠。

(參見http://www.cns.hk:89/cul/news/2009/12-28/2041299.shtml)

綜合這些描述,運用Google Earth,大概可以了解到實際位置應該在下面截圖中圈起來的地點或附近一帶。
20091228_17.jpg

在一則報導裡則提到佔地面積約有740平方米。
以衛星空照圖看來,在磚廠西側約兩百公尺、又是西高穴村西南方,約740平方公尺的可疑地點,就是下面標出的位置(用Google Earth所附的尺規工具,框出來的那兩處,佔地都大約是750平方公尺左右)。在這裡,我另外繪上的方框並沒有確實地照著Google Earth尺標測量的結果去畫,所以兩個方框大小不一,請見諒!

20091228_22.jpg

*********
再來談談,漢隸刻字的風格。
這漢隸風格要比較,當然是載體材質、物理特性要類似,年代要相近。我個人所知道的就是刻於西元185年的曹全碑(明萬歷出土):

20091228_16.jpg

曹全碑也是陰文碑,字體是工整樸直過度到飄逸、秀美的階段。曹全碑當然不能代表當時官方書體都是那樣的寫法;但至少可以作為相互參考的檢查點。找了些資料,並且把新聞照片裡的碑文經過影像處理(增加可辨識度),放上來給各位評評理:

20100103_1.jpg
即便是本次在同一墓室出土的(慰項石是向盜墓賊追繳回的)石牌,其上的字體風格都不一致。但仍然不脫東漢末期隸書風格。
如果墓主是曹操,那這些碑文最遲不過東漢建安25年(西元220年)

20100103_2.jpg
東漢建和元年(西元147年)的李固殘碑拓本

20100103_5.jpg
東漢延熹2年(西元159年)建立的張景碑

20100103_4.jpg
約略在魏太和5年(西元231)之後建立的曹真殘碑拓本

20100103_3.jpg
魏景元元年(西元261年)建立的王基殘碑拓本


我自己仔細比對了幾遍,綜合起來,這次墓室拿出的石牌文字比起約略前後期的漢魏碑帖,筆法、風格極為接近 - 甚至顯得更加保守、樸質。值得提出來的就是,這些同一墓室出來的石牌,各自的風格也是有互異之處的。

我覺得風格差異最大的就是那個慰項石上頭的字了。
慰項石上的那些字顯示更多的藝術風格(刻意拉長、波磔、尾端翹高),就算單獨看,而不與其他石牌文字比對,風格也相當突出;讓人愈看愈狐疑,乍看就是近現代漢隸發展到極端藝術化才會出現的寫法;但是比對碑帖大全和其他名家書法,發現這塊慰項石上的字在筆畫間並沒有刻意的粗細對比...,由於據新聞報導內容,這些字是直接刻畫在慰項石背面(不知是否另有慰項石石牌),這點迥異於那些石牌單純只是說明的用途,它本身就是實物! 而且這塊慰項石是從盜墓賊手上追繳回來的。就這三點: 字體風格差異大、工整刻畫在實物上、追繳回的文物,所以那九個字是目前最讓我質疑的地方。

然後我就會想像是否有可能這些字是現代偽刻上去的。如果是,會是怎樣的盜墓團伙,能夠專業分工到知道那是古時的石枕,去哪兒找來的"
慰項石"典故、然後把這樣細膩的字體刻在石枕的背後?

我的感覺是這些可能性都極小,因為這樣專業的分工過程,必然發生在文物被輾轉多手行家、偽造哄抬價值的階段;但據悉這塊石枕才從當地盜墓賊手上追繳回,我想這些粗理粗氣地對待文物的鄉野無行,還不至風雅到那般地步。

那麼這些字又是怎麼來的? 是否有可能完全不是跟那些石牌一樣在同一情境下製成的?
要說老早在"魏武王"生前(是不是墓主、是不是曹操暫且不論)就刻在這塊石枕下的可能性也是零。為甚麼? 因為魏武王是死後諡號,沒道理生前就知道這個叫法。那到底有何必要特別不同,讓別的器物另外刻塊石牌來說明;偏這塊石枕要直接刻字在它上面? 我也想不出來!

回頭再仔細看看相關新聞報導,裡頭提到慰項石與其石牌是同時從盜墓賊手邊追繳回來的,這又讓盜墓賊偽刻的門檻稍稍下降了些 - 因為他們這次不必揣測這個文物是作何用途,也不用去搞個"慰項石"典故,只要照著石牌刻字上去即可。如果真是這樣,於是我就會想,是怎樣的想法,會讓他們在上頭刻上與石牌風格迥異的字體呢? 是嫌那些石牌字過於樸拙,想增加這塊古人尋常日用品的藝術收藏價值嗎?

(根據後來的新聞報導,所謂的和"慰項石"一同追繳回的石牌,就是那塊上頭刻著"渠枕一"的石牌;這麼說來,得要再好好為"慰項石"一名,找到史料根據了)

總之,這塊慰項石還真讓我大惑不解。

**********
接著就是那些石製物件。

仔細的看,可以看到諸如"常所用格虎短"、"渠枕一""胡粉二斤"...等日常或軍用物件的小石牌。其中"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如果說成石枕,會以為就是單純枕頭用途。其實據說這玩意兒的功能,應該是稍微加熱後,貼在後頸熱敷的。

這些石牌的用途,在考古裡稱作遣冊(典故取自儀禮 - 既夕:書遣于策。 鄭注:遣,猶送也。),是當時記錄隨葬品的物件清冊。在戰國時期挖出的遣冊,多半是書寫在竹簡上的(木牘),有些講究點的東周墓葬,甚至會有青銅遣器。這些遣冊是專為當時下葬而製作的,所以上頭所記載的物件,表明了當時是有隨葬那些東西的,至於為何這次公布的出土實物卻那麼少,我想除了殘破腐朽的(木製的就算了,當時物品多半是鐵製、銅製,歲月是很殘酷的)、還在整理的一小部分以外,可能絕大多數都被盜掘拿走了。

據說這次的曹操墓(陵)的搶救性考古,已經持續數年(2006年被發現),當初就是因為被當地人發現,而且裡頭的東西也被歷次盜墓者取走不少,當地派出所即先後抓獲五批盜墓團夥,追繳回部分文物...由於事態嚴重,直到2008年,當局才決定組織保護並進行挖掘。而且早先也不知道這是曹操的墓,直到找到所謂的關鍵性證據。

畫像石的繪畫風格

一般看到的東漢晚期的畫像石,所描繪的題材相當豐富,從歷史事件、神話故事到日常生活都有,人物都是大動作手舞足蹈,非常活靈活現的;從已知的東漢晚期畫像石和目前公布出來的曹操墓室裡的畫像石兩者風格(包括人、馬表現的動作、服飾等)比較起來,確實蠻相近的。

20091228_20.jpg
畫像石

20091228_18.jpg
畫像石臨摹

20091228_21.jpg
1953年出土於成都的東漢車馬出行宴樂圖

同葬的兩女身分分析

關於這點,目前沒看到更進一步的資料公布出來,僅就史料上可能的人選說一下想法。

我們先來看看曹丕的親母宣皇后卞氏有沒有可能是其中的一位(網路上較多人說是可能是她)。
卞皇后不是和曹操同時過世的,史料裡記載裡,卞皇后過世於西元230年(魏明帝太和四年),並且"祔葬于高陵",所以是否有可能,卞皇后死後,後人再打開曹操墓室,讓卞皇后和他一同安葬? 以目前公布的墓室情況,那兩具女性骨骸比較有可能是陪葬,而不是貴如太后身分的合葬(卞太后是曹丕的生母,她的兒孫後人不致讓她陪葬,而更有可能是在近旁另外修造陵墓合葬,後面探討的時候會提到)。

三國志魏志魏明帝太和四年:

秋七月,武宣卞后祔葬于高陵。

這樣,我們就至少得到卞皇后過世的時間(她是在同年五月過世的,直到七月才下葬,史料底下會提到);至於她出生的年代呢?

三國志裡有的記載是,三國志魏志后妃傳:

武宣卞皇后,瑯邪開陽人,文帝母也。本倡家,年二十,太祖於譙納后為妾。後隨太祖至洛。

另外引註魏書(不是三國志魏志本文;魏書是另有一書,只是後來亡逸了。所以前面報導有專家說三國志魏書,應是口誤):

后以漢延熹三年十二月己巳生齊郡白亭。

我們來看看這兩條有沒有相牴觸的地方,卞皇后二十歲在譙(大概是歌伎)被曹操納為妾;曹操在譙郡的活動時期是相當早的,大約在三十多歲以前都在那裏鬼混(直到從陳留起兵為止),年代從西元154~189之間,如果以曹丕的出生年(東漢靈帝中平四年,西元187年),來對應與曹操與卞皇后在一起的年代,那麼往前推二十年為西元167年,這是東漢桓帝永康元年,這與魏書說的延熹三年(西元160年),兩者有一段差距。要不就是曹操和卞皇后在一起時間較早,曹丕隔了七年才出生;要不就是卞皇后沒這麼早出生。

如果卞皇后是西元167年出生,過世時就是63歲,如果是西元160出生,過世時就是70歲。依當時的生活條件,能活到60多歲以上,是相當高壽的;但無論如何,和新聞公布出來的兩具女性骨骸年齡(一具約四十多歲或五十多歲?、一具約二十多歲)都不相符了。

這樣,如果說卞皇后不在裡頭,是不是就能判定墓主不是曹操呢? 也不行! 主要就是"祔葬"一詞的定義:

禮記喪禮小記:祔葬者不筮宅。
孫希旦集解:祔葬,謂葬於祖之旁也。


這祔葬在現代就是合葬的意思,所以是葬在祖墳之旁也算是祔葬;並非一定得同塋同穴的,就證諸目前發現的帝陵、后陵葬制多半也都是如此的。就連三國志裡,也同時用到"合葬"一詞:

至太和四年春,明帝乃追諡太后祖父廣曰開陽恭侯,父遠曰敬侯,祖母周封陽都君及恭敬侯夫人,皆贈印綬。其年五月,后崩。七月,合葬高陵。

這次據說西高穴村東漢大墓,鄰近並非就單只一個陵墓,如果墓主真是曹操,依據三國志記載,鄰近或許找得到卞皇后陵。

至於,那兩具女性骨骸的是誰?
我再來想辦法!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12-28, 10:42 PM   #3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昨晚央視新聞的報導


鳳凰網的報導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12-30, 06:07 PM   #4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這件事果然在大陸獲得很大的迴響,很多人在質疑,很多人在出主意;研究工作弄到這地步真的會很煩。甚麼有的沒有的建議都有,也不看看曹操甚麼年代了,一票人都把DNA鑑定當作神奇子彈使用。真想知道提出碳同位素的、DNA鑑定的又有幾個真了解這些技術的內涵?

要是我,就低調一點把研究好好做完,反正專案進行應該前幾年就開始了,也不是大家突然都被拉到一塊兒搞這個任務(我看最怕就是所謂的搶救性挖掘的項目,原本在進行的是都被打亂,難不成有一票人專門在直行搶救性考古?)

老天保佑這些研究工作者,趕緊回到踏實、清靜的崗位上去。說要開記者會說出曹操墓的是誰的主意?

底下來看看研究單位如何應對這些鳥事。

*****
曹操墓監控護航 10萬賞金追繳被盜文物

新浪新聞網

2009/12/30/10:06 來源:慧聰安防網整理

  【慧聰安防網】 曹操高陵認定消息確定後,許多網友、專家提出了一系列的質疑。針對學者以及大量網友提出的質疑,29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著名漢魏考古學家劉慶柱,和中國社科院歷史研究所漢魏室主任、著名漢魏史學家梁滿倉作出回應,曹操墓後有故事。(以下摘自《東方今報》)

最直接的証據是分別刻有“魏武王”的石牌與石枕,但這兩件証物並非來自考古發掘,而是從盜墓分子手中繳獲的,是不是真的?又怎麼証明來自這個墓?

回應:盜墓賊說是這兒偷的

安陽縣公安局安豐鄉派出所一名辦案民警表示,據盜竊這兩件文物的盜墓賊交代,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的石牌,以及題刻“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的石枕,的確是從西高穴村,也就是省文物部門宣佈為曹操墓的地方偷出來的。

為什麼墓內沒有一個墓誌銘或者哀冊?

回應:一般都沒有

“據我所知,在東漢同時期出土的墓穴當中,尚未出土墓誌銘。”劉慶柱表示,墓誌銘較多出現在東漢以後的朝代,因此,曹操墓中沒有發現墓誌銘也並不意外。不能單純以有沒有墓誌銘和哀冊這一標準,來斷定曹操墓的真假。

如果頭蓋骨真是曹操的,能否找到曹操的後人做DNA鑒定,確認一下?

回應:誰能找到曹操後人?

“誰能找到曹操的後代?即使找到了,誰能夠拿出足夠的証據証明他就是曹操的後人?”對此,劉慶柱表示,尋找曹操後人難度大,不太現實。但有網友提出,可以找到當時曹氏家族的墓地,進而提取其家族成員的DNA,與曹操的頭蓋骨相比較,該做法還是比較有可行性的。但從生物遺傳學角度來看,曹操的頭蓋骨中能否提取到有效的DNA,這個很難說,仍需相關專業人士確認。

怎麼看有學者稱証據鏈不夠完整嚴謹的說法?
回應:這個墓和曹操生活年代一致

“我不讚成這種說法。”劉慶柱說,在做出重大的考古判斷之前,專家會認真考証時代、空間、文化內涵等多種因素,認定曹操墓也不例外。首先,根據出土文物等因素判斷,該墓穴為東漢時期,這與曹操的生活年代是一致的;其次,該墓穴為雙室墓,是當時流行的一種高級墓葬形式,比較符合曹操的身份。有人說曹操墓過于簡陋,不符合其身份,但這是要跟年代相比較的,在那個年代,這樣的墓穴已經是相當高級別的墓葬了。總之,多名專家是經過大量考証研究後慎重得出該結論的。

與此同時,為追繳被盜文物,安陽地方公檢法部門積極行動起來,聯手發佈通告,敦促盜掘西高穴曹操墓違法犯罪嫌疑人員投案自首和上繳文物,對群眾積極提供盜掘曹操墓和販賣、撿拾該墓內文物的案事件線索,經查証屬實的,最高獎勵10萬元現金。

《通告》

凡參與盜掘曹操墓的違法犯罪嫌疑人員,必須在2010年2月28日前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並主動上繳文物;凡窩藏、轉移、倒賣從該墓內出土文物的違法犯罪嫌疑人員,必須在2010年2月28日前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並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追繳文物;凡窩藏、包庇盜掘該墓違法犯罪嫌疑人員的人員,必須在2010年2月28日前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凡在墓區及周邊地域撿拾到該墓內任何文物的人員,要在2010年2月28日前向公安機關主動上繳撿拾的文物;對規定日期前主動投案自首並上繳文物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可以依法辦理取保候審,並根據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依法從輕、減輕處罰;對拒不投案自首或上繳文物的,一經查獲,將依法從嚴處理。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12-31, 05:26 AM   #5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管理附件的功能,在上一兩張圖的時候感覺還蠻順手的,
不過若要上一堆圖就會一整個"梅莉"~ 為啥不設計成一次選取多個上傳哩...

不碎碎唸了,來看圖吧。
20091231_1.jpg
赫然發現照片裡有串大概是銅製的鏈條,以那年代看,保存狀態還真詭異的好。
那塊石牌字體風格不同,石牌數量不多,會需要用到不同的師傅來寫嗎?
不知道這是如何分工的,寫的人和雕刻的人是同一位? 或者是先由能寫的寫上,再由石匠去刻鑽?

20091231_2.jpg

20091231_3.jpg

20091231_4.jpg
那張圓圓的臉和手指頭有沒有感覺到藤子不二雄畫風?

20091231_5.jpg

20091231_6.jpg

20091231_7.jpg

20091231_8.jpg

20091231_9.jpg

20091231_10.jpg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12-31, 05:54 AM   #6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現在很搞笑的情況出來了。

直到目前為止,親身參與挖掘、研究工作的單位、學者所公布的判定墓主為曹操的證據並不直接,也不充分。

然而,一堆所謂的學者、專家、網民們所提出的,甚麼石牌刻字不是漢隸風格、沒有防盜機關、瑪瑙、珍珠不算薄葬、沒有墓誌銘、七十二疑塚...之類的質疑,也都不知所云。

這就是把需要嚴謹論證的東西倉促拿出來示諸大眾的後果。


有些質疑確實要好好面對,但有些質疑真的很離譜,卻會影響視聽;底下,試舉幾條:

首先,有人質疑認為石牌像是倉庫的說明牌。我覺得這麼說就得解釋:

1.拿出作為倉庫說明牌的實際例證。
2.解釋為甚麼單位容量這類變動性描述會刻在永久性石牌上,難道是神仙方?
3.黃豆二升、刀尺一,是天差地遠的物件,怎樣的倉庫會把食衣住行的物件這麼集中存放。
4.既然是倉庫說明牌,那為何會在墓室尋獲這類東西(其中除了少數幾件由盜墓賊手上繳獲外,五十幾件都是現場尋獲)。
5.如果確有墓室裡卻有倉庫存在,為何沒有發現對應的儲藏空間或容器?
6.甚麼樣性質的倉庫會就個別物件均存放極少數量 (黃豆兩升),而物件種類卻如此之多? 此外,如此少的數量為何還需要說明牌?(儲物間堆雜貨就從沒需要說明牌的)

遣册(或稱赗方)在那期的貴族墓穴並不乏見,在此並非孤例,差異只是載體材質的不同而已。(禮記曲禮:書方、衰、凶器,不以告不入公門。書方即被解作遣冊,這東西是有文字與考古二重證據支持的)

再來,要求DNA比對的。先別說能不能從骨骸上有效提取(殷商考古研究曾經有成功提取前例);就說要怎樣確定曹操後人在哪裡就是件難事。需知道在悠久的一千八百多年裡,收養、過繼、冒姓、歸化的情況不少,不知道要多少的樣本才能確認? 我認為,如果進行DNA比對,可能會找曹操最近的直系前後,比方已挖掘出的曹操先人曹嵩(祖父曹騰的墓也已挖掘出,只是史載他與曹嵩是收養關係。當時的曹氏宗族墓群已在安徽亳州找到)。

其三,質疑說曹操從來不稱魏武王的,請看看三國志記載。

三國志 魏志 武帝紀
(建安二十五年春正月)庚子,王崩于洛陽,年六十六。遺令曰:「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畢,皆除服。其將兵屯戍者,皆不得離屯部。有司各率乃職。斂以時服,無藏金玉珍寶。」謚曰武王。二月丁卯,葬高陵。


如果要追究,武王謚號是死後才給,怎麼墓葬裡會出現? 這樣的質疑,在前面那段記載其實也給了一個有待商榷的答案: 陳壽先提了"謚曰武王",才接著寫"二月丁卯,葬高陵",所以"武王"謚號完全有可能在二月丁卯下葬前刻上去。

三國志 魏志 文帝紀
(黃初)元年
漢帝詔曰:「朕在位三十有二載,遭天下蕩覆...賴武王神武,拯茲難於四方...
(黃初)元年
乙卯,冊詔魏王禪代天下曰:「惟延康元年十月乙卯,皇帝曰...幸賴武王德膺符運,奮揚神武..
(黃初)元年
相國歆、太尉詡、御史大夫朗及九卿奏曰:「...當是之時,四海蕩覆,天下分崩,武王親衣甲而冠胄...
(黃初)元年
黃初元年十一月癸酉,以河內之山陽邑萬戶奉漢帝為山陽公,行漢正朔,以天子之禮郊祭,上書不稱臣,京都有事於太廟,致胙;封公之四子為列侯。追尊皇祖太王曰太皇帝,考武王曰武皇帝,尊王太后曰皇太后...


有沒有? 是武王,不是武帝、武宗、武仔哦!

其四,質疑非漢隸風格的,應圖文並茂的拿出道理來,說明東漢末年漢隸有哪些特點,那些石牌上的字又有哪些明確不屬於漢隸寫法? 這年頭要取信大眾,資訊就要攤在陽光下,甚麼權威光環都沒用的。(往後的帖子我會拿出同時期的碑帖讓大家比對)

其五,認為墓室規格和物件與薄葬要求不符;我覺得這個很籠統,而且很難科學論證。薄葬應該到甚麼程度又沒具體規範,每個人的價值觀不一樣,尤其過慣榮華富貴的人在喪盡乎哀的心意下。雖然質疑的不錯,可惜沒有辦法科學檢驗、論證的觀點,通常是沒有研究價值的。
我們看看專家說法:

曾經承擔國家級科研課題“東周秦漢陵寢制度研究”的鄭州大學歷史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南韓河,從兩漢喪葬制度的變遷解釋了曹操的薄葬。

  他說,從西漢到東漢的帝陵葬制,有明顯的不同。西漢帝陵一般有4條墓道,到東漢時期就變為一條墓道;西漢的封土堆多為覆鬥形,東漢多為圓形;西漢墓的材質以木為主,東漢以石材為主,規格高的墓裏常有大塊方磚鋪地,高陵裏的鋪地磚邊長也達到90公分;西漢墓多有大批隨葬品,到了東漢末年,隨葬品就由隨葬品變為了“明器”。這個墓不管從規格、形制、隨葬品來講,達到了王侯級並符合東漢晚期的特點。

  南韓河認為,由於東漢末期戰亂頻繁,厚葬的情況有了很大轉變,國家的財力空虛;民眾也較窮,盜墓非常盛行,所以薄葬漸漸興起。曹操公開提倡薄葬也就不難理解了,他開啟的這種薄葬之風一直延續到魏晉時期。

  郝本性也告訴記者,這次墓中出土的250多件文物,絕大多數都是非常小的器物,小陶俑僅有十幾公分高,也很粗糙,墓中也沒有壁畫,肯定是薄葬。


其六,正史沒有記載有送到鄴城安葬的過程。
事實上,史料確有記載由洛陽送葬到鄴城的過程,往後的帖子會提到。

其七,"歷史記載合葬高陵的僅有卞氏一人,而該墓中卻出現了兩具女性屍骨,據說年紀還不大,可見絕非卞氏,那麼卞氏去哪了?" 前面的文章已經告訴大家了,古代合葬並不就是一種可能,也有可能同塋異穴,甚至不合陵的。因為史料這樣寫著,佐以考古證據的正反例古今都有,因此最好明確的找到史料證據再來反駁。

其八,為何沒墓碑與墓誌銘。這點我找到一則專家說法提供各位參考(其實仔細想想,真的那些時代的陵墓好像沒聽說有帶著墓碑就明明白白的寫著某某某的)

“曹操所在的時期就不應該有墓誌,”中國古文字學會理事、河南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員、國家有突出貢獻專家郝本性說,“我們不能用後代的理念看待曹操的時代。”

  他介紹說,西漢到東漢年間的葬制,一般情況下以墓前立碑說明墓主人身份。但到魏晉時期,又嚴禁在墓前立碑,因而才出現將小型墓碑埋入墓中的情況,這雖是墓誌的雛形,但稱不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墓誌。真正在墓中設墓誌並形成墓葬定制,是在北魏以後。

  “曹操高陵的年代屬於東漢末年,正好處在廢除墓碑、墓誌還沒有出現的過渡時期,”郝本性說,“加上曹操掌權後禁碑,主張薄葬,因此曹操高陵沒有墓誌是正常的。在中國古代文獻中也沒有找到曹操高陵有墓誌的記載。”


其九,質疑黃豆二升的"黃豆"是民國時期的稱呼。
請翻翻金匱要略、傷寒論等東漢時期著作,找找黃豆的記載。提出這樣的質疑,應該明確的說出證據(正證和反證皆可)。

其十,"常所用"是現代用語,不應出現在石牌上。
網路上有人找到三國志裡裴松之註引江表傳裡的記載,裡頭就出現常所用,而且語法相同,都是[主格人稱代名詞]+常所用+[名詞],而且,在"常所用"後並沒有接上結構助詞(如"之"),看來江表傳的作者也認為這樣的語法很通順:

權把其臂,因流涕交連,字之曰:“幼平,卿為孤兄弟戰如熊虎,不惜軀命,被創數十,膚如刻畫,孤亦何心不待卿以骨肉之恩,委卿以兵馬之重乎!卿吳之功臣,孤當與卿同榮辱,等休戚。幼平意快為之,勿以寒門自退也。”即敕以己常所用禦幘青縑蓋賜之。坐罷,住駕,使泰以兵馬導從出,鳴鼓角作鼓吹。

其十一,魏武王是否另有其人
為了找出其他可能,在網路上甚至有人連冉閔都搬出來了,質疑到這地步豈不是耍無賴? 拋了一個議題給不知不解的公眾,卻不拿出冉閔曾經稱作魏武王的史料證據。冉閔建國號魏(中國歷史上有沒幾個"魏"),短短兩年,西元352年8月就被俘送龍城(今遼寧朝陽市)斬首,這八百公里的直線距離,怎麼把他的遺體搬運到鄴城西郊? 而當時他的諡號武悼天王,也是當年12月才定下的,就算"悼天"兩字全拿掉,就作"魏武王",這墓室內的器物也得12月以後才完成。更何況,依公布出來的墓室裡男性骨骸約略年齡,也跟正值年輕的冉閔不相合的...(關於冉閔年齡的推斷請參見百度百科,網友在裡頭的推斷在史料不全的情況下,雖然有限,但是合理的)

如果不是冉魏(說實在,他的地望最近),中國還有幾個魏,可以拿出來說事? 是有三個,也都集中在魏晉南北朝:
(戰國時期的魏就算了,裡頭的東西都不對)這些魏,在當時都稱作"魏",前頭冠上東西南北後的都是後人以資區別用的。連同前面的冉魏一同說:

冉魏: 西元350~352 統治範圍包括鄴城, 冉閔就定都在這裡;只是短短的兩年都在戰亂,有效統治範圍可能不大...想想一個短壽的地方軍閥能有多大面積土地。冉閔在當時和周邊的五胡搞得很僵,大家都只一廂情願地看到他戰功,卻忽略了他征而不服的窘境,冉魏算是一個在北方胡人勢力裡的漢人統治集團,所以這個統治集團用以抗衡當時入主中元的北方民族的資源就是民族凝聚力,這對於當時處在底層的廣大漢族或是那些漢族既得利益者是有一定說服力的,只可惜這個政治資本在冉閔還沒站穩之前就被提領完了(如果冉魏因此而穩定下來的話,會不會朝種族淨化政策發展呢? 懸念呀)。

至於,以下的三個魏都不是漢族的,而且也不是魯潛墓誌裡提到的那個魏武帝,因為魯潛墓誌寫著墓主死在後趙建武十一年(西元345年),墓誌裡提到的魏武帝只能是早於這個年份的。來看看剩下的可能名單:

北魏(又稱元魏、後魏): 西元 386~557 統治範圍也包括今天的河南安陽,而且諡號有個武字的不少(如果武悼天王都可說成武王的話..)
至少有宣武、太武、武懷、武穆、孝武。只可惜,這些恐怕都很難入選,因為北魏的王陵葬墓群已經在山西大同找到了。

東魏:西元534年~550年 統制範圍也包括今天的河南安陽。可惜沒出過武字號的皇帝。
西魏:西元535年~557年,和東魏對立,所以鄴城一帶沒他的份。但有個"孝武",這位孝武正是北魏的孝武,說來話長,自己翻資治通鑑吧。

另外,有人認為東魏後期的權臣高歡,其子高洋在其死後篡位建國號齊,在此之前,高歡的武帝諡號神武帝,是否可能沿用魏,成為另一個"魏武"帝,關於這點實在很麻煩!因為如果依這樣的理解方式,重新看曹魏故事,那曹操就頂多稱作"漢武王"了。最後,如果那些石牌確實出於此墓,那碑刻漢用隸,北魏用楷這點也應該留心的。從慣用字體看,曹魏時期剛好來到了一個檢查點,在那個時期儘管有鍾繇的楷書留下,但楷體是尚未通行的,要晚到司馬炎之後的魏晉南北朝,楷書才會盛行起來。所以如果是曹操之後的魏武王,應該也只能是楷書體字(即真書),而不是漢隸了。北魏、東魏、西魏都已經是使用真書了。

以目前的爭議來看,最重要的就是精確的給予定年(定年手段不只一種),只有證據確實的認定這座墓裡頭的一切都屬於東漢末年,依我們現代所掌握的歷史資料,這魏武王稱號就可以塵埃落定了;我相信在這次專家召開記者會之前,這些份內事應該已經做過了。

其十二,曹魏時期還有哪些人葬在高陵或鄴城一帶?
目前就我知道的有曹操、卞皇后,還有早夭的曹沖。
曹丕的甄后原本也葬在鄴城,後來因為魏明帝(甄后的兒子)認為地勢低濕,所以遷葬他處了。原葬地不好,看來不跟高陵是一處的。
其他人,我得再翻翻書,這方面要縮小範圍的話,就要找在曹魏鄴城時期去世的皇親國戚、功勳大臣(還可以再排除那些到國赴任的);因為再晚些,等曹丕遷都洛陽後,都是葬在首陽陵附近了。

說到曹沖,因為是在建安十二年病死的,當時曹操剛治鄴(在建安九年八月後),兵馬倥傯間,可能還不曾規畫身後事,所以曹沖若葬在鄴,可能只是擇地安葬,並未有完整的王陵區域規劃,就連葬禮可能也缺憾,直到曹丕繼位後才有將其遷葬高陵之舉:

三國志魏志 鄧哀王沖傳

魏書載策曰:「惟黃初二年八月丙午,皇帝曰:咨爾鄧哀侯沖,昔皇天鍾美於爾躬,俾聦哲之才,成於弱年。當永享顯祚,克成厥終。如何不禄,早丗夭昏!朕承天序,享有四海,並建親親,以藩王室,惟爾不逮斯榮,且葬禮未備。追悼之懷,愴然攸傷。今遷葬于高陵,使使持節兼謁者僕射郎中陳承,追賜號曰鄧公,祠以太牢。魂而有靈,休茲寵榮。嗚呼哀哉!」

至於卞皇后祔葬高陵,前面的帖子已有提及。

最後,來看看從漢建安九年,到魏太和四年間的一段史影
20100112_1.jpg

考古跟傳統治史不同,中國傳統治史無論出於業餘興趣或專業,一般多是文科出身,數理應用能力較弱,且數字敏感度差(二十四史也不過是大人的故事書罷了),導致無法朝向定量科學的要求收斂結果。我們看到網路上很多對西高穴曹操高陵不專業的質疑都是類似的情況 - 不能很好的結合空間、時間作定性或定量的分析(有時還很率性);而且這些人中竟不乏具有國史學術專業的耆老碩儒身分。

底下,我們來看"魏武王常所用"在使用時機上能告訴我們些甚麼(再結合上面那張的歷史事件):

20101003_1.jpg

所以呢? "魏武王常所用"的圭形石牌就算是賜給墓主的物件標示,墓主的身分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種可能(排除歷史上沒記錄,但對魏武王很重要的人)。

曹魏名將夏侯惇是被許多人提到的可能名單中的一位,所以需要進行交叉分析,包含墓制規格,其他客觀條件比對等。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12-31, 08:22 AM   #7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我個人的看法上,認為曹操的後人給他準備的死後世界,或許會有記錄生前事功的物件,或許是文字或許是圖畫形式。另外也或許會依著他恆常的喜好興趣去稍微布置的。在三國志裡記載著:

...是以刱造大業,文武並施,御軍三十餘年,手不捨書,晝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登高必賦,及造新詩,被之管絃,皆成樂章。才力絕人,手射飛鳥,躬禽猛獸,甞於南皮一日射雉獲六十三頭。及造作宮室,繕治器械,無不為之法則,皆盡其意。雅性節儉,不好華麗,後宮衣不錦繡,侍御履不二采,帷帳屏風,壞則補納,茵蓐取溫,無有縁飾。攻城拔邑,得靡麗之物,則悉以賜有功,勳勞冝賞,不吝千金,無功望施,分豪不與,四方獻御,與羣下共之。常以送終之制,襲稱之數,繁而無益,俗又過之,故預自制終亡衣服,四篋而已。

從這裡看得出曹操是相當喜歡閱讀、工於文藝的,後人依其生前慣習,投其所好是十分有可能的;只可惜挖掘公布的資料並沒有任何簡牘之類的物件(就算毀損也會有跡可循的)。

另外,文中也提到"故預自制終亡衣服,四篋而已",篋是竹製的衣箱,很有可能的,這樣的衣箱會連同衣服一起擺進墓室的,我猜測這些生活用品會擺進墓室裡,無非是滿足一個給予亡者宛如生前作息需要的想望,所以這四箱衣服,或者是依照四季不同來收納的...目前這點也沒看到一點蛛絲馬跡。

昭明文選中從三國志輯出的曹操、卞太后的誄文、哀策,雖然是感性抒情的,但也多少能看出當時的實況:

武帝誄(曹植)

於惟我王 承運之衰 神武震發 群雄殄夷 拯民于下 登帝太微 德美旦奭 功越彭韋 九德光備 萬國作師 寢疾不興 聖體長歸 華夏飲淚 黎庶含悲 神翳功顯 身沈名飛 敢揚聖德 表之素旗 乃作誄曰

於穆我王 冑稷胤周 賢聖是紹 元懿允休 先侯佐漢 實惟平陽 功成績著 德昭二皇 民以寍一 興詠有章 我王承統 天姿時生 年在志學 謀過老成
奮臂舊邦 翻身上京 袁與我王 平交若神 張陳背誓 傲帝虐民 擁徒百萬 虎視朔濱 我皇赫怒 戎車列陳 武卒虓闞 如雷如震 攙搶北埽 舉不浹辰
紹遂奔北 河朔是賓 振旅京室 帝嘉厥庸 乃位承相 總攝三公 光受上爵 君臨魏邦 九錫昭備 大路火龍 玄監靈蔡 探幽洞微 下無偽情 姦不容非
敦儉尚古 不玩珠玉 以身先下 民以純樸 聖性嚴毅 平修清一 唯善是嘉 靡疏靡昵 怒過雷霆 喜踰春日 萬國肅虔 望風震慄 既總庶政 兼覽儒林
躬著雅頌 被之瑟琴 茫茫四海 我王康之 微微漢嗣 我王匡之 群桀扇動 我王服之 喁喁黎庶 我王育之 光有天下 萬國作君 虔奉本朝 德美周文
以寬克眾 每征必舉 四夷賓服 功踰聖武 翼帝王世 神武鷹揚 左鉞右旄 威淩伊呂 年踰耳順 體愉忠肅 乾乾庶事 氣過方叔 宜並南嶽 君國無窮
如何不弔 禍鍾聖躬 棄離臣子 背世長終 兆民號咷 仰愬上穹 既以約終 令節不衰 既即梓宮 躬御綴衣 璽不存身 唯紼是荷 明器無飾 陶素是嘉
既次西陵 幽閨啟路 群臣奉迎 我王安厝 窈窈玄宇 三光不入 潛闥一扃 尊靈永蟄 聖上臨穴 哀號靡及 君臣陪臨 佇立以泣 去此昭昭 于彼冥冥
永棄兆民 下君百靈 千代萬乘 曷時復形 聰竟神理 人事既關 總鏡神理

卞太后誄(曹植)

率土噴薄 三光改度 陵頹谷踊 五地互錯 皇室蕭條 羽檄四布 百姓歔欷 嬰兒號慕 若喪考妣 天下縞素 聖者知命 殉道寶名 義之攸在 亦棄厥生
敢揚厚德 表之旐旌 光垂罔極 以慰我情 乃作誄曰

我皇之生 坤靈是輔 作合于魏 亦光聖武 篤生帝文 紹虞之緒 龍飛紫宸 奄有九土 詳惟聖善 岐嶷秀出 德配姜嫄 不忝先哲 玄覽萬機 兼才備蓺
汛納容眾 含垢藏疾 仰奉諸姑 降接儔列 陰處陽潛 外明內察 及踐大位 母養萬國 溫溫其仁 不替明德 悼彼邊氓 未遑宴息 恆勞庶事 兢兢翼翼
親桑蠶館 為天下式 樊姬霸楚 書載其庸 武王有亂 孔歎其功 我后齊聖 克暢丹聰 不出房闥 心照萬邦 年踰耳順 乾乾匪倦 珠玉不玩 躬御綈練
日昃忘飢 臨樂勿讌 去奢即儉 矌世作顯 慎終如始 蹈和履貞 恭事神祇 昭奉百靈 跼天蹐地 祗畏神明 敬微慎獨 執禮幽冥 虔肅宗廟 蠲薦三牲
降福無疆 祝云其誠 宜享斯祐 蒙祉自天 何圖凶咎 不勉斯年 嘗禱盡禮 有篤無痊 豈命有終 神食其言 遺孤在疚 承諱東藩 擗踴郊甸 灑淚中原
追號皇妣 棄我何遷 昔垂顅復 今何不然 空宮寥廓 棟宇無煙 巡省階塗 髣佛櫺軒 仰瞻帷幄 俯察几筵 物不毀故 而人不存 痛莫酷斯 彼蒼者天
遂臻魏都 遊魂舊邑 大隧開塗 靈將斯戢 歎息霧興 揮淚雨集 徘徊輀柩 號咷弗及 神光既幽 佇立以泣

武帝哀策文(曹丕)
痛神曜之幽潛 哀鼎俎之虛置 舒皇德而咏思 遂腷臆以蒞事 蚓乃小子 夙遭不造 煢煢在疚 嗚呼皇考 產我曷晚 棄我曷早 群臣子輔 奪我哀願 猥抑奔墓 俯就權變 卜葬既從 大隧既通 漫漫長夜 窈窈玄宮 有晦無明 曷有所窮 鹵簿既整 三官駢羅 前驅建旗 方相執戈 棄此宮庭 陟彼山阿


再來,是時代稍晚的陸機(他的祖、父可是東吳名將陸遜、陸抗)的弔魏武帝文並序

元康八年,機始以台郎出補著作,游乎秘閣,而見魏武帝遺令,愾然歎息,傷懷者久之。
 
客曰:夫始終者,萬物之大歸;死生者,性命之區域。是以臨喪殯而後悲,睹陳根而絕哭。今乃傷心百年之際,興衰無情之地,意者,無乃知哀之可有,而未識情之可無乎?

機答之曰:夫日食由乎交分,山崩起於朽壤,亦雲數而已矣。然百姓怪焉者,豈不以資高明之質,而不免卑濁之累;居常安之勢,而終嬰傾離之患故乎?夫以回天倒日之力,而不能振形骸之內,濟世夷難之智,而受困魏闕之下。已而格乎上下者,藏於區區之本;光於四表者,翳乎蕞爾之土。雄心摧於弱情,壯圖終於哀志,長算屈於短日,遠跡頓于促路,嗚呼!豈特瞽史之異闕景,黔黎之怪頹岸乎?

觀其所以顧命塚嗣,貽謀四子,經國之略既遠,隆家之訓亦弘。又雲:“吾在軍中,持法是也。至小忿怒,大過失,不當效也。”善乎,達人之讜言矣!持姬女而指季豹,以示四子,曰:“以累汝!”因泣下。傷哉!曩以天下自任,今以愛子托人。同乎盡者無餘,而得乎亡者無存。然而婉孌房闥之內,綢繆家人之務,則幾乎密與?又曰:“吾婕妤妓人,皆著銅爵台。于台堂上施八尺床篔帳,朝晡上脯糒之屬。月朝十五輒向帳作妓。汝等時時登銅爵台望吾西陵墓田。”又雲:“餘香可分與諸夫人。諸舍中無所為,學作履組賣也。吾厲官所得綬,皆著藏中。吾餘衣裘,可別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既而竟分焉,亡者可以勿求,存者可以勿違,求與違,不其兩傷乎?悲夫!愛有大而必失,惡有甚而必得,智惠不能去其惡,威力不能全其愛。故前識所不用心,而聖人罕言焉。若乃繫情累於外物,留曲念於閨房,亦賢俊之所宜廢乎!於是遂憤懣而獻吊云爾。

接皇漢之末緒,值王途之多違,佇重淵以育鱗,撫慶雲而遐飛。運神道以載德,乘靈風而扇威。摧群雄而電擊,舉勍敵其如遺。指八極以遠略,必翦焉而後綏。釐三才之缺典,啟天地之禁闈。舉修網之絕紀,紐大音之解徽。掃雲物以貞觀,要萬途而來歸。丕大德以宏覆,援日月而齊輝。濟元功於九有,固舉世之所推。

彼人事之大造,夫何往而不臻,將覆簣于浚穀,擠為山乎九天。苟理窮而性盡,豈長算之所研。悟臨川之有悲,固梁木其必顛。當建安之三八,實大命之所艱。雖光昭於曩載,將稅駕於此年。惟降神之緜邈,眇千載而遠期。信斯武之未喪,膺靈符而在茲。雖龍飛于文昌,非王心之所怡。憤西夏以鞠旅,泝秦川而舉旗。逾鎬京而不豫,臨渭濱而有疑。冀翌日之雲廖,彌四旬而成災。詠歸途以反旆,登崤澠而朅來。次洛汭而大漸,指六軍曰念哉。

伊君王之赫奕,實終古之所難,威先天而蓋世,力蕩海而無拔山,厄奚險而弗濟,敵何強而不殘,每因禍以噙福,亦踐危而必安。迄在茲而蒙昧,慮噤閉而無端,委軀命以待難,痛沒世而永言。撫四子以深念,循膚體而頹歎。迨營魄之未離,假餘息乎音翰。執姬女以嚬瘁,指季豹而漼焉。氣沖襟以嗚咽,涕垂睫而汍瀾。違率士以靖寐,戢彌天乎一棺。

諮宏度之峻邈,壯大業之允昌。思居終而恤始,命臨沒而肇揚。援貞吝以惎悔,雖在我而不臧。惜內顧之纏綿,恨末命之微詳。紆廣念於履組,塵清慮於餘香,結遺情之婉孌,何命促而意長?陳法服於帷座,陪窈窕于玉房。宣備物於虛器,發哀音於舊倡。矯戚容以赴節,掩零淚而薦觴。物無微而不存,體無惠而不亡。庶聖靈之響像,想幽神之複光。苟形聲之翳沒,雖音影其必藏。徽清弦而獨奏,進脯糒而誰嘗?悼篔帳之冥漠,怨西陵之茫茫。登爵台而群悲,佇美目其何望?既睎古以遺累,信簡禮而薄葬,彼裘紱於何有,貽塵謗于後王。嗟大戀之所存,故雖哲而不忘。覽遺籍以慷慨,獻茲文而淒傷。

從史料體現出來的曹操個性,遠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複雜,在不同人筆下竟然風貌差異可以到達天南地北的程度,我們在上文中看到他勤儉、慷慨的兩個面向。但在三國志裡後人添引進去的曹瞞傳卻又有:

太祖為人佻易無威重,好音樂,倡優在側,常以日達夕。被服輕綃,身自佩小鞶囊,以盛手巾細物,時或冠帢帽以見賔客。每與人談論,戲弄言誦,盡無所隱,及歡恱大笑,至以頭沒柸案中,肴膳皆沾洿巾幘,其輕易如此。然持法峻刻,諸將有計畫勝出己者,隨以法誅之,及故人舊怨,亦皆無餘。其所刑殺,輒對之垂涕嗟痛之,終無所活。初,袁忠為沛相,甞欲以法治太祖,沛國桓邵亦輕之,及在兖州,陳留邊讓言議頗侵太祖,太祖殺讓,族其家。忠、邵俱避難交州,太祖遣使就太守止燮盡族之。桓邵得出首,拜謝於庭中,太祖謂曰:「跪可解死邪!」遂殺之。甞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付麥以相付,於是太祖馬騰入麥中,勑主簿議罪;主簿對以春秋之義,罰不加於尊。太祖曰:「制法而自犯之,何以帥下?然孤為軍帥,不可自殺,請自刑。」因援劔割髮以置地。又有幸姬常從晝寢,枕之卧,告之曰:「須臾覺我。」姬見太祖卧安,未即寤,及自覺,棒殺之。常討賊,廩穀不足,私謂主者曰:「如何?」主者曰:「可以小斛以足之。」太祖曰:「善。」後軍中言太祖欺衆,太祖謂主者曰:「特當借君死以猒衆,不然事不解。」乃斬之,取首題徇曰:「行小斛,盜官穀,斬之軍門。」其酷虐變詐,皆此之類也。

這樣差異巨大的外人觀點也許肇因於他本身複什的性格,以及靈活的領導風格。事實上,史料裡有很多事例顯示出曹操可能是Transformational Leaders 類型的領導風格;但是在決機斷疑上,他又經常是剛愎自用的。從官渡之戰及前後的幾次戰役裡,我們了解到與其說是機運,不如說是他對自己的高度自信,使他能在相對弱勢下贏得勝利。但反觀赤壁之戰、巢湖、漢中、襄樊的幾次戰役,又讓人感覺到,曹操之所以會在相對優勢的情況下嘗到苦頭的原因,正也是他對自己的高度自信使然。當強大的意志有條件去控制、改變現實時,獲得的成績是相當偉大的;可是一旦這樣的意志與現實過度脫節,又不願遷就調適,從而引致的災難就會是毀滅性的了。

爾虞我詐是三國
說不清對與錯
紛紛擾擾千百年以後
一切又從頭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1-05, 02:19 AM   #8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經過幾天沉澱...

接下來,我想要從新聞報導裡頭的描述,逐步畫出整個墓室的結構。
當然了,最好是有3D繪圖工具來幫忙;不過軟體授權是很貴的,所以手邊能用的就是Ms Office 和一些尋常的繪圖、排版工具了。

底下是第一張,尚未畫出裡頭的耳室(或側室)空間:
20100105_1.jpg

接著,我們試著從新聞照片復原取景角度,這樣就可以從照片裡的細節,再復原墓室實際的細節。
20100105_2.jpg


於是我們獲得一些墓室結構裡的細節需要修正,包括在後方有個後室(不知道那張後室特寫裡支撐木四周的雜物是不是黃腸題湊)。

20100105_3.jpg

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 從新聞報導裡,又發現有這樣的描述:

墓室分為前室和後室,中間有甬道相通,前後室頂部為四角攢頂,甬道為磚券拱形頂。前後墓室東西兩側各有一個耳室。

天啊~這是怎樣的墓室結構? 難道總共有四個耳室?

目前沒有報導指明後室與其兩側的耳室空間有多大,耳室與後室間是否有拱形墓門等,這裡就暫且存疑,把它繪製成小一點的隔間,製成如下的墓室結構圖,然後要開始把裡頭發現的文物、骨骸還原出位置來。

依據新聞報導:

尚金山表示,年長那名女性的骸骨是在後室的南邊耳室中發掘的,發現時其遺體附近有很多散落的銅釘物件...(中略)..相對年輕的那一副女性骸骨是在後室的北邊耳室中被發掘。(我們把專家們的推斷暫時抹去)

報導內容說的後室南邊、北邊,關於這點該從墓室本身是東西向去理解,也就是後室南邊的就是從後室面向出口墓道右側的右耳室,北邊的則是左耳室。

至於男性骨骸的位置(我們也暫時不認定他就是墓主,甚至是某人):

墓中的男性遺骨已經被破壞,頭骨被移到了前室內,而其他骸骨則呈鬆散狀態。...(後略專家臆測的部分)

這樣建構出的現場是這樣的:
20100105_4.jpg

姑且不論兩位女性是否是殉葬;只要位置不是被往後的人動過,就能從位置看出地位的高低了。
在漢代左右位置的尊卑是有區別(這時期是以主人右手邊為尊,左手邊為卑),所以如果以右尊左卑來看,兩位女性地位是有區別:年長女性地位較高,年輕女性地位較低;不過就算區分出尊卑,兩者的身分地位也應該是相近的,所以沒道理右側是卞皇后,左側卻是丫鬟了。另外,據新聞內容描述右耳室的女性骨骸身邊散落一些據專家推測為鎧衣上的物件,這左右是否也區分出文武?

漢代貴族墓室結構有中字形、亞字形、干字形、甲字形、串字形,如果這個復原是對的,那這就是甲字形的墓室結構,在當時應該算是高規格的(當然不跟常民比,就貴族階級對比)。擁有這種規格的墓室,就算裡頭東西都被拿光了,也能判定墓主身分在當時是相當顯赫的。我認為就算墓主生前要求薄葬,這陪葬品能省,墓室結構可不能降級。

既然要建構出這些多出來隔間,那隔間裡當然不能空空如也,所以耳室的多寡、空間大小,就會反映出陪葬品的數量規模。
在這個墓裡"殉葬"(?)的兩人分別在後室的兩個耳室(或者就改叫側室)裡,那麼前室和它的兩個耳室,就應該是陳列著陪葬物品;而後室則是墓主的停柩位置,這是最神聖的場所。耳室能擺些甚麼呢? 食衣住行器具,實用的、象徵性的,都曾在漢墓裡找到。只可惜沒一部漢墓大全,要舉實例,就要自己到處找資料。

目前掘出的漢墓中,有個中山靖王劉勝墓(別懷疑!這位就是三國演義中,劉備老愛掛在嘴邊的直系先人),經過考古專家清點耳室之後,判定南耳室是車馬房,北耳室則是庫房,其他已挖掘的分散各地的漢皇帝宗親陵墓也都有陪葬豐富的耳室,耳室陳列些甚麼東西就自己找資料吧。只能說,好些當時的王侯無論他們生前多麼低調,死後孝順的子孫們都沒在客氣的,總是墓室一座比一座複雜,擺進去的東西也一件比一件值錢,也就因此就助長了千百年來盜墓文化...這都是題外話了。

20100105_5.jpg
像照片中那樣棺槨外圍用木樁或石樁層疊包圍的"黃腸題湊",是漢代王侯身分墓主常見的葬制,照片是2007年在安徽六安市雙墩村的漢六安王陵挖掘現場。

20100105_6.jpg
從上方俯視黃腸題湊。

漢代王侯級貴族墓,在墓室結構上都能反映出史料所記載的梓宮、便房、羨道、黃腸題湊等葬制。一般來說,對於講究名分的封建時代,這些規格上的要求是再怎樣薄葬都不能忽略的,亦即東西能少能簡,但規格絕不能降。所以我覺得就算東西全被拿走了,專家們還是可以從那些硬設施上看出端倪。

不過,三國志裡竟也記載著高陵的設施情況

三國志 魏志 于禁傳
(文)帝慰(于禁)諭以荀林父、孟明視故事,拜為安遠將軍。欲遣使吳,先令北詣鄴謁高陵。帝使豫 於陵屋畫關羽戰克、龐德憤怒、禁降服之狀。禁見,慚恚發病薨。


看來這高陵至少原本有座陵屋,作為謁陵休息或守陵人居住、準備的場所。再看看後人輯錄的全三國文記載:

全三國文 毀高陵祭殿詔 (黃初三年曹丕發的)
先帝躬履節儉 遺詔省約 子以述父為孝 臣以繼事為忠 古不墓祭 皆設于廟 高陵上殿屋皆毀壞 車馬還廄 衣服藏府 以從先帝儉德之志


這些高陵上原本供祭祀用的地上建築,都給曹丕親自下令拆了。反正他往後只在宗廟上奠祭老父,不行墓祭,那些自然也不需要了。

(待續...)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1-08, 12:27 PM   #9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7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再綜合最新報導,修改墓室的平面結構如下:
20100108_1.jpg

感覺很亂~記者各自依自己的看法去描述。考古團隊既然在國家文物機構的主導下召開了記者會,為甚麼不能有告一段落的、一致而完整的資料跟著出來呢? 照理說應該也會隨之發表相關的報告才是呀? 怎麼這樣唐突的召開了記者會後就補了了之,徒然帶給社會各界一堆問號?

像墓室結構、葬制等這種很容易精準去測量、定量描述的報告到目前也沒看到,所以我想這是一次充滿政治味的宣示性記者會吧,目的可能在爭取更多支援吧;如果是一般純粹學術性成果報告,這類口語報告多半只是輔助,丟出來的書面文件才是重點。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01-08, 01:45 PM   #10
fangjieshi
學兵會員
 
fangjieshi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0-01-08
文章: 1
fangjieshi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大陸媒體有做好的高陵圖案,你只要移尊前往大陸的媒體去找下就可以找到了。我记得我曾经在某个媒体上见到过这个四个耳室的圖,但是現在找不到了。

您寫的很詳細很有趣。不知道您是不是有興趣去http://www.ccthere.com/參與討論,那兒的人比較冷靜點,估計會比較有意思。這個壇子太冷清了。

大陸媒體現在墮落的很厲害,很多話前後不搭,表述不一。大約要等第二座陵墓發掘完成,某些人才承認這個的確是曹操墓了。

政治宣言我觉得是没有的,官员顺便去北京吃吃喝喝,多去几个当地的官员,也没有啥了不起。安阳殷墟可比这个厲害多了。主要是考古的不熟悉媒體的話語系統,媒體呢聽不懂考古人員的專業術語,溝通不善造成的。定量描述的東西是考古簡報,那種東西要等整個墓葬清理完之後才能發表出來,一般給媒體看媒體也不會看那種嚴肅的東西的。

有两个链接可以参考:
http://news.nankai.edu.cn/rwsd/syste...00028094.shtml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pecia..._1503161.shtml

此篇文章於 2010-01-08 02:03 PM 被 fangjieshi 編輯。
fangjieshi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05:01 A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