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天馬行空專區 > 真相追追追

真相追追追
有沒有尼斯湖水怪? 雪人是怎麼一回事? 哪些是唬人的,哪些又確有其事,咱一起來真相追追追,打破沙鍋問到底,進入神秘生物的世界!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1-03-10, 12:07 AM   #1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忽然領悟了 "烏焉解羽"!

等我下週一回台北再把我的想法整理上來,真是開心極了。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1-03-13, 10:53 PM   #2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93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這次"領悟",當然不是透過科學觀測的結果,而是中國常用的"想當然耳"法,這種自由心證的考證手段在中國很被濫用,有些人甚至自由心證到慘不忍睹的地步,如之前提過的蘇雪林的天問正簡一書。

既然有那麼多前人在先,那我要提出我的"烏焉解羽"解法!

是這樣的,在中國遠古神話片段裡,有類似下面這樣的說法:

太陽是由金烏(一種三腿鳥,即說牠是烏,那我們會想牠大概跟烏鴉一樣是黑媽媽的一整隻;但懸奇的是前頭卻常被冠上可能是體色的形容詞"金",所以到底是金、是烏,還是烏得發亮的烏金,就給人很多自由心證的空間)每天背駝著從東邊某地飛到西邊某地。

不知道是描述日常現象,還是指一次特殊事件(也可能是羿射日神話的片段)。反正背著太陽的金烏,到了西邊會 "解羽",在詞境上可能是指金烏的羽毛會掉光。類似的記載有:

山海經 . 海內西經
大澤方千里,群鳥之所生及所解。在鴈門北。

山海經 . 大荒北經
有大澤方千里,群鳥所解。

穆天子傳 卷三
爰有陵衍平陸,碩鳥解羽,六師之人,畢至於曠原。
郭璞注: 北至曠原之野,飛鳥之所解其羽。
(這段包含郭璞注,都沒提到"烏",別跟我說郭璞的"飛鳥"可能是"飛烏"誤寫,因為烏在神話中的指稱性強,前面要加形容詞,頂多是"金",這裡若理解為"飛烏",那跟理解成"飛屋"一樣都會沒完沒了)

穆天子傳 卷四
....自西王母之邦,北至于曠原之野,飛鳥之所解其羽,千又九百里。

屈原 . 天問
羿焉彃日,烏焉解羽
(如果這兩句是因果上下相承的,那烏解羽這件事,至少就屈原所知,可能跟羿射日有關)

因為神話本來複雜的人類文化傳播現象,所以很難找得到它們演變的軌跡,更難從中理出一個可以系統化的、符合我們所理解的邏輯推演脈絡。關於這個"貓在鋼琴上昏倒了"的過程,這裡就不涉入了。

>> 先說說"解"這個動名詞:
山海經寫作"解",穆天子傳跟屈原天問寫作"解羽";不知道是不是指同一件事。

>> 再說"解"的地點:
山海經兩處都提到"方千里"的大澤,依前後文,方位可能在北方。一處提到雁門北,這幾字是否誤植存疑。

在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裡提到霍去病抵達塞外的翰海時,司馬貞索隱引崔浩說的話(按崔浩云),說翰海是"北海名,群鳥之所解羽,故云翰海",關於他們怎麼知道這層關係,或者這是當時的普遍認知,現在已無從得知。但這是古人具體的把"翰海"跟解羽的地點關連上的例子;值得一提的是,"翰"這個字也是跟羽毛有關。

此外在史記匈奴列傳再提到霍去病幹的事時(就"封狼居胥",別想歪),各家註解又來了 - 集解如淳曰: 翰海,北海名。 正義按: 翰海自一大海名,群鳥解羽伏乳於此,因名也。

所以好像,北方有個讓很多鳥們(群鳥)解羽的地方,就叫翰海。而這個解羽動作可能指的是群鳥的一個日常現象;倒不像一段神話事件。在這裡我傾向理解為大型鳥類群居的一個平野(在古代,"海"可能是描述一作大型內陸湖;也可能描述一個一望無際的平野荒漠)。鳥可能會停留在這平野上換羽毛,並且繁育下一代。而這樣的鳥群,可能是春天天暖後北返的大型候鳥(如貝加爾湖跟內蒙各處,是東亞大型雁鴨科候鳥的主要棲息地)。穆天子傳在提到這地點之後,還說了他們在那邊打獵,並載了一百車羽毛回去,看來這羽毛並不這麼超現實到來自金烏身上的程度。另,網路有個被到處引述的說法,提到群鳥解羽是在崑崙之丘,這其實是更不負責任的自由心證,因為他把來自兩本書的敘述,透過關鍵字"西王母"一詞給串到一塊。於是群鳥解羽的地方就這樣被理解為崑崙之丘了。

那解羽的烏呢? 我覺得可能跟群鳥(飛鳥)之所解是不同一件事,因為故事片段相互類似的關係,造成了後人的錯解為同一件事,這就叫"互滲"。(注意! 這個推論,我沒提出證據支持,這就是"想當然耳") 以往的前輩,甚至包括一些碩儒,在文字考證上常見的形近音訛的推論,多少都有這種自由心證式的推敲,造成多個文本互滲結果,經常是來自不同背景的後人這樣有意無意捕風捉影所致。

至於屈原天問提的"烏焉解羽"這件事。在東漢的王逸是這樣註解的: 堯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烏皆死,墜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王逸是當時很博學的人(看他可以到處引經據典就知道,當時可沒有Google哦),在這裡他的註解跟西漢的淮南子一書的一段內容很接近:


淮南子. 本經訓
...逮至堯之時,十日並出,焦禾稼,殺草木,而民無所食。 猰貐、鑿齒、九嬰、大風、封豨、脩蛇皆為民害。 堯乃使羿誅鑿齒於疇華之野,殺九嬰於兇水之上,繳大風於青丘之澤,上射十日而下殺猰貐,斷脩蛇於洞庭,禽封豨於桑林。 萬民皆喜,置堯以為天子。


"十日"這件事,在莊子(齊物論)、山海經也提到過。以前的理解大概是: 平常十顆太陽會輪流上哨,有人認為這跟十天干計日的傳統有關,至於提到"十顆太陽一起出來"(十日並出)事件,就會跟羿射日扯在一塊,看來有可能原型都來自同一文本...到目前只是猜測。

羿射日(他到底是射日,還是射駝著日的烏;又或者烏就是日,烏在日中...每種都有人提過)這個故事,現在大概能從古人傳下來的片段拼湊出幾個重點(再綜合高誘注):

1. 十日並出,搞得大家受不鳥(焦禾稼,殺草木)。
2. 堯命羿去幹掉太陽(堯乃使羿上射十日)。
3. 羿幹掉了九顆(十日並出,羿射去九)。
4. 九顆裡的九隻烏都掛了(日中九烏皆死,墬其羽翼)。

古代的神話記載另外還提到"羽淵"這個地點,這個地點目前看來跟解羽這檔事沒關聯;倒是跟"堯殛鯀"這件事有關,在左傳召公七年(內容是子產說的,這傢伙懂的好像也不少)提到;但是後漢書郡國志又把地點寫成羽泉。

至於我所理解的 "烏焉解羽",是來自好幾次在晴天的情況下,觀察到了落日卷雲現象,有時因為天候條件(還不難見),那種卷雲會撕成片片的羽絮狀,襯著落日餘暉,呈現金黃光澤,看來就像壯觀的滿天金羽。上週在北京一連幾天看到了這個情況,腦裡就會閃過"烏焉解羽",奇怪的領悟!

20110313_1.jpg
收藏在台北故宮的清代版畫 "彃烏解羽"
(這是蕭雲從的天問圖)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10:03 A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