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天馬行空專區 > 文史漫談

文史漫談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野人的一個夢想,就是將來臨老能有閒悠哉悠哉地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3-01-20, 11:06 PM   #1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81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周平王的問題也不小~

這兩天的課題是"周公稱王",還有周平王元年真的是周幽王死的那年嗎?(對岸的夏商周斷代工程給出的是 B.C 771年)

第一個問題改天再說,因為我想等周公廟的甲骨文整理出來再圍觀看看。

至於第二個問題嘛~ 雖然書唸的不多,手邊可以查的也有限;但好家在,秦漢時期這方面的資料也有限,初步整理起來不難 - 我確實本來這樣認為的。

所以就先從公布出來的清華簡的繫年開始,看看周平王跟他老爸是怎樣的勢不兩立,然後推敲一下周平王原來是甚麼的光景:

底下是依照事件時間軸拆句的情況:
20130121_2.jpg

清華簡繫年與這件事有關的敘述如下:

周幽王取妻于西申,生平王。王或(又)取褒人之女,是褒姒,生伯盤。褒姒嬖于王,王【簡5】與伯盤逐平王,平王走西申。幽王起師,回(圍)平王于西申,申人弗畀。曾人乃降西戎,以【簡6】攻幽王,幽王及伯盤乃滅,周乃亡。邦君、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是攜惠王。【簡7】立廿又一年,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簡8】晉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三年,乃東徙,止于成周,晉人焉始啓【簡9】于京師,鄭武公亦正東方之諸侯。武公即世,莊公即位;莊公即世,昭公即位。【簡10】其大夫高之渠彌殺昭公而立其弟子眉壽。齊襄公會諸侯于首止,殺子【簡11】眉壽,車轘高之渠彌,改立厲公,鄭以始正(定)。楚文王以啓于漢陽。【簡12】

目前研究者,對於其中紀年對象有不同看法;甚至對於"周亡王九年"的斷句也出現不同見解,底下是一種斷句見解:

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
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


上下文一起看,周好像亡了兩次(前面已提"幽王及伯盤乃滅,周乃亡")。所以我個人不是很認同這樣的斷法。此外 "王九年",這樣的解法,還得彌縫一次主詞對象,說服力會更低些。so....

那"周亡王九年",到底是不是竹簡作者的意思是否為"周無王九年",考察他的上文,都沒提到立平王這件事,
所以顯然在他的觀點裡,就只有幽王、攜惠王相繼統,無論意指幽王死後九年,還是攜惠王死後九年,都沒有在敘述上自相矛盾的情況。
壞的只是,該死的就在主詞隱含的情況下,後人就容易借題發揮了、各自主張了。

如上述那種觀點的斷句:
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

解:於是晉文侯這個名叫仇的傢伙,在虢幹掉了惠王,周滅亡啦。到了攜惠王九年,大家都懶得理周王室了...

一般接受的斷句:
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
解:於是晉文侯這個名叫仇的傢伙,在虢幹掉了惠王。周沒王共九年,大家都懶得理周王室了...

現在是怎樣?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再來是不同人轉述的竹書紀年:
20130120_2.jpg

同一本竹書紀年,北宋劉恕跟唐初的孔穎達給了我們兩個差異不小的複本。劉恕的通鑑外紀轉述是這樣的:

幽王死,申侯、魯侯、許文公立平王於申,虢公翰立王子余,二王並立。

余為晉文侯所殺,是為攜王。


敘述上前後脈絡容易爬梳,還好。反倒是轉述比較詳細的孔穎達的說法,比較有縫鑽:

平王奔西申,而立伯盤以為大子,與幽王俱死於戲。先是,申侯、魯侯及許文公立平王於申。以本大子,故稱天王。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於攜。周二王並立。

二十一年,攜王為晉文公所殺。以本非適,故稱攜王。


就因為,那個"先是",所帶出的 "申侯、魯侯及許文公立平王於申。以本大子,故稱天王。"
到底先於哪件事也沒說清楚,讓我在整理敘述內容的時間軸有些障礙。
照前後文看,指的是在幽王跟他苦命的兒子伯盤掛掉前。至於在伯盤被立為太子之前或之後,就不曉得了。
有可能是宜臼(平王的名子)跑到外公家後,外公那邊聽說幽王立了伯盤為太子,就把宜臼立為太子,而且還稱作天王,
以向外界宣示他這孫子才是正嫡。

反正,無論誰先立太子,都至少在幽王被殺之前,
只是在描述上又出現一個麻煩: 宜臼那時是被外公立為太子,還是直接無視幽王,立為平王,開始他的平王元年?
我的觀點是前者,也就是以後史家在這段期間的紀年,還是沿用幽王的。

問題只出在,平王到底甚麼時候開始算?

照人家轉述的竹書紀年內容,既然宜臼跟他外公自己都先宣布為太子了,自然不可能承認幽王死後的人事布局,
在左傳昭公二十六年有段敘述:

至于幽王,天不弔周,王昏不若,用愆厥位。攜王奸命,諸侯替之,而建王嗣,用遷郟鄏。

從內容來看,似乎確有可能攜惠王先上架,平王這邊才趕著補貨的。
只是不知道兩位搶註商標是否趕在同一年就是!

回頭再來推敲清華簡:

立廿又一年,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晉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

周幽王之後,攜惠王好好的坐了二十一年的周王(他才算西周的末代皇帝吧~),然後白目的晉文侯才把他幹掉。
之後有九年的時間,大家都過著沒有老三的日子(天地君親師的老三.... 咦? 沒有王的九年,竟然不會自動軍閥割據、互相爭戰;這也太不像封建中國的歷史啦!)。然後那個白目就迎"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 看到沒!? "立之於",也就是平王是這時才扶上去的。

也就是說,清華簡可能在告訴我們: 幽王死後,攜惠王作了二十一年的周王,然後才被幹掉。被幹掉後九年,周平王才開始他的第一年執政。

20130121_1.jpg

是否有兩種可能如下:

1.周平王真的在位五十一年,而且從幽王死後就開始算。
只是前面有一半以上的時間,他沒法對固有的周疆域達到有效統治。當時甚至兩王並存達二十一年。

2.周平王其實在攜惠王死後九年才坐上王位。前面屬於攜惠王的二十一年,還有他死後沒大人的九年,都是後世史家免費送給周平王掛名的。實際上他只在位 51-21-9=21年

關於攜惠王殁年,以往根據傳統文獻,都定在周平王十一年: 亦即 B.C 760年的說法。
(王國維在古本竹書紀年輯校認為這"二十一年"是指晉文侯二十一年,也就是 B.C 760年)

如果竹書紀年的二十一,與清華簡的"立廿又一年"指的都是攜惠王紀年,之前對於攜惠王年代的認知就會發生很大的問題。關於以上爭議,清華大學(大陸的清大)出土文獻讀書會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貳)研讀劄記(二)有這樣的分析:

《左傳·昭公二十六年》:“至于幽王,天不弔周,王昏不若,用愆厥位,携王奸命。”《正義》引《紀年》云:“先是,申侯、魯侯及許文公立平王於申,以本大子,故稱天王。幽王既死,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携。周二王并立。二十一年,攜王為晉文侯所殺。以本非適,故稱‘攜王’”。《通鑒外紀》卷三引《汲冢紀年》:“余為晉文侯所殺,是為攜王。”《繫年》與《紀年》記載是很相似的。我們認為《繫年》里之所以稱“周亡王九年”正是因為如《紀年》里所說,攜王本非適,因此幽王死後,攜王被虢公立,然并未被眾諸侯邦君所承認。平王也是如此,雖為大子,且被一些諸侯擁立稱為天王,然地位處境也只是與攜王一樣,所以《紀年》稱“周二王並立。”一直到幽王死後九年,因為晉文侯、鄭武公、齊襄公、衛武公、魯侯等眾多實力強大的諸侯擁護周平王,這種局面才得以改變,平王正式被認可為周王,接續幽王。這一年是晉文侯十九年,也即是公元前761年。三年后平王正式東遷,即公元前758年。攜王立二十一年為晉文侯所殺,即晉文侯三十一年。這樣就不矛盾了,不然無論如何,晉文侯是不可能立平王於京師的。
而且這樣也與許多傳世文獻相合,如《史記·衛康叔世家》:衛武公“武公將兵往佐周平戎,甚有功,周平王命武公為公。”衛武公卒于公元前758年,如果平王立於公元前761年,這樣是合適的。《國語·晉語四》:鄭武公“與晉文侯戮力一心,股肱周室,夾輔平王,平王勞而德之,而賜之盟質。”而據《史記·鄭世家》,鄭桓公死於幽王之難,武公隨后即位,其卒年在744年。這樣也是相合的。而且《繫年》“奠(鄭)武公亦政(正)東方之者(諸)矦。”也可為證。至於《史記·秦本紀》載,秦“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為諸侯。”襄公12年即公元前766年卒。則是平王被擁立為天王期間的事,雖未正式被眾諸侯認可成為周王,然而因秦有功,其對秦行使封侯還是可能的,畢竟平王最後成功成為了周王。因此整理者意見可取。


所以為了彌合文獻記錄的差異,讀書會把周亡王九年當作周幽王死後九年,又把"立廿又一年"還給攜惠王。

現在,我們看看二十一年套在不同對象身上,會是B.C 幾年。

1.周幽王掛掉後二十一年: B.C 771-21=B.C 750
2.周攜惠王二十一年: B.C 771-21=B.C 750 (同上)
3.晉文侯二十一年:B.C 780-21=B.C 759

讀書會提到:周平王被立 "這一年是晉文侯十九年,也即是公元前761年。三年后平王正式東遷,即公元前758年。攜王立二十一年為晉文侯所殺,即晉文侯三十一年。"

所以他們的看法是周平王在 B.C 761年被立,而這年是晉文侯19年,也是幽王被殺後十年。這樣解釋了周亡王九年,周平王立。但對於"立廿又一年"呢? 如果原文義有依事件先後序列,那麼無論照上述三個不同對象來紀年,這二十一年似乎都不能切合這個說法了。所以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原本文義看似連貫的敘述給斷開來解,得到這樣的時間軸:

B.C 771 = 晉文侯10
周幽王被殺,攜惠王立

B.C 761 = 晉文侯19 = 攜惠王10
周平王立
("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這段描述的時間點被放置在這裡會稍早)
(周平王在位不是 B.C 771~ B.C 720 共五十一年嗎?)

B.C 758 = 晉文候22 = 攜惠王13 = 周平王3
平王東遷

B.C 750 = 晉文侯31 = 攜惠王21 = 周平王11
攜惠王被殺
("立廿又一年,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這段描述的時間點被放置在這裡)

這種解釋牽強處,除了平王即位年和傳統推算的 B.C 771不同外,我認為也跟竹簡所呈現的文義有差,我們再回頭默讀一次繫年的內容:

....曾人乃降西戎,以攻幽王,幽王及伯盤乃滅,周乃亡。邦君、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是攜惠王。立廿又一年,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晉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三年,乃東徙,止于成周.....


如果真是讀書會這種解釋,為何竹簡作者當初不把 "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晉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 整句話緊接在"周乃亡" 之後? 又為何明明已提 "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是攜惠王",卻又要告訴讀者 "周亡王九年",認為幽王死後九年亡王的情況?

"立廿又一年,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 這幾個字都在同一簡上,不會是錯簡導致敘述時序錯亂。難道有可能是作者思考跳躍,在說完攜惠王下場後,回頭要告訴大家無論攜惠王有沒有繼位,反正周幽王死後的"周亡王九年",天下都當周王室沒人繼承,之後晉文侯才立平王於京師!?

20130121_3.jpg

周平王元年如果敲定在 B.C 761,亦即周幽王死後的九年後,
依據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看,會不符合在"幽王為犬戎所殺" 隔年出現的 "平王元年東徙雒邑"的記載。
(也就是在隔年平王就即位,並東徙到雒邑)

此外,周平王駕崩的五十一年,就會延後到 B.C 710。
可能也會跟當年春二月出現的日蝕記錄搭不上:
春秋記載魯隱公"三年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
(十二諸侯年表也在魯隱公三年寫著"二月日食")

B.C 720 前後發生的日全蝕:
20130121_4.jpg

B.C 710 前後發生的日蝕(該年沒有日全蝕,只有持續時間不明的四次日偏蝕):
20130121_5.jpg
參見WikiPedia - List of solar eclipses in the 8th century BC

日干支每六十日循環一次:
20130121_6.jpg
不過周曆的周平王五十一年二月己巳,能對上西曆的哪月哪天,我還真的不知道!
所以得借重一下
法鼓佛教學院的時間規範資料庫
查詢(這個資料庫在決定東周以降的中國紀年對應西曆時間還蠻準確的),
就先搜尋我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月份: B.C 720 - 2月

我找到了:
-0720-02-22
(1458496)
(己巳)

這正是二月己巳那天!也剛好周歷那天對應西曆也正是二月。
那天早上六點多發生了中原地區可見的日全蝕。
這樣周平王駕崩日正是這天,也正是公元前 720年。
不過準不準確很難說,因為周平王五十一年(正是春秋裡的魯隱公三年)二月己巳日這天的日蝕,
總是被當作推算中國干支紀日的最早座標,也就是可能也是這資料庫的人為先設條件。
so 當然會查到這樣的結果囉。

如果周平王真的在位五十一年,往前五十一年就是幽王死的那年,
就不存在大空位時期了。

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周亡王九年"嗎?這其中難道有甚麼美麗的誤會?

問題難解!

這段清華簡的關鍵敘述:
周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晉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三年,乃東徙,止于成周...

表達了兩件事:

1.周平王被立於京師(是宗周;鎬京嗎?)在某件狀態持續的九年後。
2.周平王被立於京師三年後,才遷到成周(雒邑)。

無論這個九年擺在哪裡(至少是幽王被殺後),都突出了兩個時間差問題。使得傳統對平王即位年代,東周開始年代(東遷雒邑)的同在 B.C 770 一氣呵成的觀念面臨重新確認的局面。

再來是兩王並立的地理位置,攜惠王的攜字有諡法的說法 - 孔穎達引竹書紀年"以本非適,故稱攜王"(感覺好像有意對應宜臼的"以本太子,故稱天王"喔);但同樣的,孔穎達也引竹書紀年寫著:"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於攜"的描述,使得攜字也不能排除為地名的可能性。

如果攜是地名,擁立他的是虢公翰,相信攜這個地方也該是虢公翰軍政實力可以掌握的範圍,這是地緣政治學課題。有人以新唐書有:"大衍曆議謂豐岐驪攜皆鶉首之分,雍州之地,是攜即西京地名矣。",認為攜若是地名則在西京一帶。如果攜不是地名,而是直接在西虢被擁戴即位,這個地點在今天河南三門峽?
(再補充研究)


參考:
史記 十二諸侯年表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論文 - 《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貳)研讀劄記(二)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讀書會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 - 清華簡《繫年》“周亡王九年”及相關問題新探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 - 也說《清華簡·繫年》的“周亡王九年”
簡帛研究 - 淺議清華簡《繫年》之編聯與“周亡王九年”的理解問題
清華簡《系年》1~4章解析(子居)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3-01-21, 07:05 PM   #2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81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底下附錄清華簡繫年的通行釋文:
(可能是李學勤主編的釋文)
括弧數字是簡號。

第一章:
昔周武王監觀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籍,以登祀上帝天神,名之曰【1】千畝,以克反商邑,敷政天下。至于厲王,厲王大瘧于周,卿李(士)、諸正、萬民弗忍于厥心,【2】乃歸厲王于彘,共伯和立。十又四年,厲王生宣王,宣王即位,共伯和歸于宋(宗)。宣【3】王是始棄帝籍田,立卅又九年,戎乃大敗周師于千畝。【4】

第二章:
周幽王取妻于西申,生平王,王或(又)取褒人之女,是褒姒,生伯盤。褒姒嬖于王,王【5】與伯盤逐平王,平王走西申。幽王起師,回(圍)平王于西申,申人弗畀。曾(繒)人乃降西戎,以【6】攻幽王,幽王及伯盤乃滅,周乃亡。邦君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是攜惠王。【7】立廿又一年,晉文侯仇乃殺惠王于虢。周亡(無)王九年,邦君諸侯焉始不朝于周,【8】晉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師。三年,乃東徙,止于成周,晉人焉始啓【9】于京師,鄭武公亦正東方之諸侯。武公即世,莊公即位;莊公即世,昭公即位。【10】其大夫高之渠彌殺昭公而立其弟子眉壽。齊襄公會諸侯于首止,殺子【11】眉壽,車轘高之渠彌,改立厲公,鄭以始正(定)。楚文王以啓于漢陽。【12】

第三章:
周武王既克殷,乃設三監于殷。武王陟,商邑興反,殺三監而立[宀录]子耿。成【13】王屎(纂?纘?)伐商邑,殺[宀录]子耿,飛廉東逃于商蓋氏,成王伐商蓋,殺飛廉,西遷商【14】蓋之民于朱圉,以御奴虘之戎,是秦之先,世作周 [尸山](翰-幹)。周室既卑,平王東遷,止于成【15】周,秦仲焉東居周地,以守周之墳墓,秦以始大。【16】

第四章:
周成王、周公既遷殷民于洛邑,乃追念夏商之亡由,旁設出宗子,以作周厚【17】屏,乃先建衛叔封于康丘,以侯殷之餘民。衛人自康丘遷于淇衛。周惠王立十【18】又七年,赤翟王峁虎起師伐衛,大敗衛師於睘,幽侯滅焉。翟遂居衛,衛人乃東涉【19】河,遷于曹,焉立戴公申,公子啓方奔齊。戴公卒,齊桓公會諸侯以城楚丘,歸(?)【20】公子啓方焉,是文公。文公即世,成公即位。翟人或(又)涉河,伐衛于楚丘,衛人自楚丘【21】遷于帝丘。【22】

第五章:
蔡哀侯取妻於陳,息侯亦取妻於陳,是息嬀。息嬀將歸于息,過蔡,蔡哀侯命止之,【23】曰:“以同姓之故,必入。”息嬀乃入于蔡,蔡哀侯妻之。息侯弗順,乃使人于楚文王【24】曰:“君來伐我,我將求救於蔡,君焉敗之。”文王起師伐息,息侯求救於蔡,蔡哀侯率師【25】以救息,文王敗之於莘,獲哀侯以歸。文王爲客於息,蔡侯與從,息侯以文【26】王飲酒,蔡侯知息侯之誘己也,亦告文王曰:“息侯之妻甚美,君必命見之。”文【27】王命見之,息侯辭,王固命見之。既見之,還。明歲,起師伐息,克之,殺息侯,取【28】息嬀以歸,是生堵敖及成王。文王以北啓出方城,圾肆(?畛?)於汝,改旅於陳,焉【29】取頓以贛【恐?陷?監?】陳侯。【30】

第六章:
晉獻公之婢(嬖)妾曰驪姬,欲其子奚齊之爲君也,乃讒太子共君而殺之,或(又)讒【31】惠公及文公,文公奔狄,惠公奔于梁。獻公卒,乃立奚齊。其大夫里之克乃殺奚齊,【32】而立其弟悼子,里之克或(又)殺悼子。秦穆公乃內(納)惠公于晉,惠公賂秦公曰:“我【33】句(苟)果內(入),使君涉河,至于梁城。”惠公既內(入),乃背秦公弗予。立六年,秦公率師與【34】惠公戰于韓,止惠公以歸。惠公焉以其子懷公爲質于秦,秦穆公以其子妻之。【35】文公十又二年居狄,狄甚善之,而弗能內(入),乃蹠(適)齊,齊人善之;蹠(適)宋,宋人善之,亦莫【36】之能內(入);乃蹠(適)衛,衛人弗善;蹠(適)鄭,鄭人弗善;乃蹠(適)楚。懷公自秦逃歸,秦穆公乃召【37】文公於楚,使襲懷公之室。晉惠公卒,懷公即位。秦人起師以內(納)文公于晉。晉人殺【38】懷公而立文公,秦晉焉始會(合)好,戮力同心。二邦伐鄀,徙之中城,圍商密,止【39】申公子儀以歸。【40】

第七章:
晉文公立四年,楚成王率諸侯以圍宋伐齊,戍穀,居鉏(?緡?)。晉文公思齊及宋之【41】德,乃及秦師圍曹及五鹿,伐衛以脫齊之戍及宋之圍。楚王舍圍歸,居方城。【42】令尹子玉遂率鄭、衛、陳、蔡及群蠻夷之師以交(邀/徼)文公,文公率秦、齊、宋及群戎【43】之師以敗楚師於城濮,遂朝周襄王于衡雍,獻楚俘馘,盟諸侯於踐土。【44】

第八章:
晉文公立七年,秦、晉圍鄭,鄭降秦不降晉,晉人以不憖。秦人豫(舍)戍於鄭,鄭人屬北門之管於秦之【45】戍人,秦之戍人使歸告曰:“我既得鄭之門管巳(矣),來襲之。”秦師將東襲鄭,鄭之賈人弦高將西【46】市,遇之,乃以鄭君之命勞秦三帥。秦師乃復,伐滑,取之。晉文公卒,未葬,襄公親【47】率師禦秦師于崤,大敗之。秦穆公欲與楚人爲好,焉脫申公儀,使歸求成。秦焉【48】始與晉執亂,與楚爲好。【49】

第九章:
晉襄公卒,靈公高幼,大夫聚謀曰:“君幼,未可奉承也,毋乃不能邦?”猷求強君,乃命【50】左行蔑與隨會召襄公之弟雍也于秦。襄夫人聞之,乃抱靈公以號于廷,曰:“死人何罪?【51】生人何辜?舍其君之子弗立,而召人于外,而焉將寘此子也?”大夫閔,乃皆背之曰:“我莫命招【52】之。”乃立靈公,焉葬襄公。【53】

第十章:
秦康公率師以送雍子,晉人起師,敗之于堇陰。左行蔑、隨會不敢歸,遂【54】奔秦。靈公高立六年,秦公以戰于堇陰之故,率師爲河曲之戰。【55】

第十一章:
楚穆王立八年,王會諸侯于犮(?厥?屈?)貈(貉),將以伐宋。宋右師華孫元欲勞楚師,乃行,【56】穆王使驅孟渚之麋,徙之徒稟(林)。宋公爲左盂,鄭伯爲右盂,申公叔侯知之,宋【57】公之車暮駕,用抶宋公之御。穆公即世,莊王即位,使申伯無畏聘于齊,假路【58】於宋,宋人是故殺申伯無畏,拕(奪)其玉帛。莊王率師圍宋九月,宋人焉爲成,以女子【59】與兵車百乘,以華孫元爲質。【60】
第十二章:
楚莊王立十又四年,王會諸侯于厲,鄭成公自厲逃歸,莊王遂加鄭亂。晉成【61】公會諸侯以救鄭,楚師未還,晉成公卒于扈。【62】

第十三章:
……[{楚}莊]王圍鄭三月,鄭人爲成。晉中行林父率師救鄭,莊王遂北【63】……[楚]人盟。趙旃不欲成,弗召,射(席?)于楚軍之門,楚人【64】被駕以追之,遂敗晉師于河[上]……【65】

第十四章:
晉景公立八年,隨會率師,會諸侯于斷道,公命駒之克先聘于齊,且召高之固曰:【66】“今春其會諸侯,子其與臨之。”齊頃公使其女子自房中觀駒之克,駒之克將受齊侯【67】幣,女子笑于房中,駒之克降堂而誓曰:“所不復訽於齊,毋能涉白水。”乃先【68】歸,須諸侯于斷道。高之固至莆池,乃逃歸。齊三嬖大夫南郭子、蔡子、晏子率師以【69】會于斷道。既會諸侯,駒之克乃執南郭子、蔡子、晏子以歸。齊頃公圍魯,魯臧孫許蹠(適)【70】晉求援。駒之克率師救魯,敗齊師于靡笄。齊人爲成,以甗、賂(鉻?)、玉筲(毊?璆?)與淳于之【71】田。明歲,齊頃公朝于晉景公,駒之克走援齊侯之帶,獻之景公,曰:“齊侯之來也,【72】老夫之力也。”【73】

第十五章:
楚莊王立,吳人服于楚。陳公子徵舒取妻于鄭穆公,是少[孔皿]。莊王立十又五年,【74】陳公子徵舒殺其君靈公,莊王率師圍陳。王命申公屈巫蹠(適)秦求師,得師以【75】來。王入陳,殺徵舒,取其室以予申公。連尹襄老與之爭,拕(奪)之少[孔皿]。連尹止於河【76】澭,其子黑要也或(又)室少[孔皿]。莊王即世,共王即位。黑要也死,司馬子反與申【77】公爭少[孔皿],申公曰:“是余受妻也。”取以爲妻。司馬不順申公。王命申公聘於齊,申【78】公竊載少[孔皿]以行,自齊遂逃蹠(適)晉,自晉蹠(適)吳,焉始通吳晉之路,教吳人反楚。【79】以至靈王,靈王伐吳,爲南懷之行,執吳王子蹶由,吳人焉或(又)服於楚。靈王即世,【80】景平王即位。少師無極讒連尹奢而殺之,其子伍員與伍之雞逃歸吳。伍雞將【81】吳人以圍州來,爲長壑而洍之,以敗楚師,是雞父之洍。景平王即世,昭王即【82】位。伍員爲吳太宰,是教吳人反楚邦之諸侯,以敗楚師于柏舉,遂入郢。昭王歸【83】隨,與吳人戰于析。吳王子晨將起禍於吳,吳王闔盧乃歸,昭王焉復邦。【84】

第十六章:
楚共王立七年,令尹子重伐鄭,爲[氵禾](氾?)之師。晉景公會諸侯以救鄭,鄭人止鄖公儀,獻【85】諸景公,景公以歸。一年,景公欲與楚人爲好,乃脫鄖公,使歸求成,共王使鄖公聘於【86】晉,且許成。景公使糴之茷聘於楚,且修成,未還,景公卒,厲公即位。共王使王【87】子辰聘於晉,又修成,王又使宋右師華孫元行晉楚之成。明歲,楚王子罷會晉文【88】子燮及諸侯之大夫,盟於宋,曰:“爾(弭)天下之甲兵。”明歲,厲公先起兵,率師會諸侯以伐【89】秦,至于涇。共王亦率師圍鄭,厲公救鄭,敗楚師於鄢。厲公亦見禍以死,亡(無)後。【90】

第十七章:
晉莊平公即位元年,公會諸侯於湨梁,遂以遷許於葉而不果。師造於方城,齊高厚【91】自師逃歸。平公率師會諸侯,爲平陰之師以圍齊,焚其四郭,驅車至于東畝。平公【92】立五年,晉亂,欒盈出奔齊,齊莊公光率師以[辶彖](?隨?)欒盈。欒盈襲巷(絳)而不果,奔內(入)於曲沃。齊【93】莊公涉河襲朝歌,以復平陰之師。晉人既殺欒盈于曲沃,平公率師會諸侯,伐齊,【94】以復朝歌之師。齊崔杼殺其君莊公,以爲成於晉。【95】

第十八章:
晉莊平公立十又二年,楚康王立十又四年,令尹子木會趙文子武及諸侯之大夫,盟【96】于宋,曰:“爾(弭)天下之甲兵。”康王即世,孺子王即位。靈王爲令尹,令尹會趙文子及諸侯之大夫,盟于【97】虢。孺子王即世,靈王即位。靈王先起兵,會諸侯于申,執徐公,遂以伐徐,克賴、朱邡,伐吳,【98】爲南懷之行,縣陳、蔡,殺蔡靈侯。靈王見禍,景平王即位。晉莊平公即世,昭公、頃公皆【99】早世,簡公即位。景平王即世,昭王即位。許人亂,許公[力它]出奔晉,晉人羅(罹),城汝陽,居【100】許公[力它]於容城。晉與吳會(合)爲一,以伐楚,[門戈](門?)方城。遂盟諸侯於召陵,伐中山。晉師大疫【101】且飢,食人。楚昭王侵泗(伊)洛以復方城之師。晉人且有范氏與中行氏之禍,七歲不解甲。【102】諸侯同盟于鹹泉以反晉,至今齊人以不服于晉,晉公以弱。【103】

第十九章:
楚靈王立,既縣陳、蔡,景平王即位,改邦(封)陳、蔡之君,使各復其邦。景平王即世,昭【104】[王]即位,陳、蔡、胡反楚,與吳人伐楚。秦異公命子蒲、子虎率師救楚,與楚師會伐唐,縣之。【105】昭王既復邦,焉克胡、圍蔡。昭王即世,獻惠王立十又一年,蔡昭侯申懼,自歸於吳,吳縵(洩)庸【106】以師逆蔡昭侯,居于州來,是下蔡。楚人焉縣蔡。【107】

第二十章:
晉景公立十又五年,申公屈巫自晉蹠(適)吳,焉始通吳晉之路,二邦爲好,以至晉悼公。悼公【108】立十又一年,公會諸侯,以吳王壽夢相見于虢。晉簡公立五年,與吳王闔盧伐【109】楚。闔盧即世,夫秦(差)王即位。晉簡公會諸侯,以與夫秦(差)王相見于黃池。越王勾踐克【110】吳,越人因襲吳之與晉爲好。晉敬公立十又一年,趙桓子會[諸]侯之大夫,以與越令尹宋盟于【111】鞏,遂以伐齊,齊人焉始爲長城於濟,自南山屬之北海。晉幽公立四年,趙狗率師與越【112】公朱句伐齊,晉師[門戈](門?)長城句俞(穀?)之門。越公、宋公敗齊師于襄平。至今晉、越以爲好。【113】

第二十一章:
楚簡大王立七年,宋悼公朝于楚,告以宋司城[立皮]之約(弱?)公室。王命莫敖陽爲率【114】師以定公室,城黃池,城雍丘。晉魏斯、趙浣、韓啓章率師圍黃池,[辶童]迵而歸之【115】於楚。二年,王命莫敖陽爲率師侵晉,拕(奪)宜陽,圍赤岸,以復黃池之師。魏斯、趙浣、韓啓【116】章率師救赤岸,楚人舍圍而還,與晉師戰於長城。楚師無功,多棄旃幕,宵遁。楚以【117】與晉固爲怨。【118】

第二十二章:
楚聲桓王即位,元年,晉公止會諸侯於任,宋悼公將會晉公,卒于鼬。韓虔、趙籍、魏【119】擊率師與越公翳伐齊,齊與越成,以建陽、[䢹巨邑]陵之田,且男女服。越公與齊侯貸、魯侯衍【120】盟于魯稷門之外。越公入饗於魯,魯侯御,齊侯參乘以入。晉魏文侯斯從晉師,晉師大敗【121】齊師,齊師北,晉師逐之,入至汧(峴?)水,齊人且有陳[鹿坙]子牛之禍,齊與晉成,齊侯【122】盟於晉軍。晉三子之大夫入齊,盟陳和與陳淏於溋(雍?)門之外,曰:“毋修長城,毋伐廩【123】丘。”晉公獻齊俘馘於周王,遂以齊侯貸、魯侯羴(顯)、宋公田、衛侯虔、鄭伯駘朝【124】周王于周。【125】

第二十三章:
楚聲桓王立四年,宋公田、鄭伯駘皆朝于楚。王率宋公以城榆關,是(寘)武陽。秦人【126】敗晉師於洛陰,以爲楚援。聲王即世,悼哲王即位。鄭人侵榆關,陽城桓定君率【127】榆關之師與上國之師以交(邀/徼)之,與之戰於桂陵,楚師無功。景之賈與舒子共止而死。明【128】歲,晉[貝重]余率晉師與鄭師以入王子定。魯陽公率師以交(邀/徼)晉人,晉人還,不果入王子。明歲,【129】郎(梁?)莊平君率師侵鄭,鄭皇子、子馬、子池、子封子率師以交(邀/徼)楚人,楚人涉[氵禾](氾?),將與之戰,鄭師逃【130】入於蔑。楚師圍之於蔑,盡逾(降)鄭師與其四將軍,以歸於郢。鄭太宰欣亦起禍於【131】鄭,鄭子陽用滅,無後於鄭。明歲,楚人歸鄭之四將軍與其萬民於鄭。晉人圍津、長陵,【132】克之。王命平夜武君率師侵晉,逾(降)郜,止[灷阝](滕?)公涉澗以歸,以復長陵之師。厭(薦?)年,韓【133】取、魏擊率師圍武陽,以復郜之師。魯陽公率師救武陽,與晉師戰於武陽之城【134】下,楚師大敗,魯陽公、平夜悼武君、陽城桓定君,三執珪之君與右尹昭之竢死焉,楚人盡棄其【135】旃幕車兵,犬逸而還。陳人焉反而入王子定於陳。楚邦以多亡城。楚師將救武陽,【136】王命平夜悼武君李(使)人於齊陳淏求師。陳疾目率車千乘,以從楚師於武陽。甲戌,晉楚以【137】戰。丙子,齊師至喦,遂還。【138】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3-01-23, 09:01 PM   #3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81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推一下....


奇怪? 我在推甚麼?
明明就沒梗了說~


好想開始來"創治"(台語:ㄘㄨㄥˋㄉ一)周公哦。

他老人家到底有沒有做讓孔杯杯失望的事啊?
這個念頭太邪惡了....

周公稱王 Orz Orz Orz (眾卿平身...) (蟹黃上!!)

希望周公廟的出土文物趕快公布出來!!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1-19, 10:31 PM   #4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981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這考證可以參考,
因為周平王其實在幽王死前一年就自立為王了。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2971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12:27 P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