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乖宠 > 正文 第59章

正文 第59章

    苏弥醒来时,觉得莫名不安。

    孟熙琮已经出门参加部队训练,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昨晚医生偷偷过来,千叮咛万嘱咐她绝不可以再剧烈活动。她已和孟熙琮商量好,白天如果有异常,她就躲入地下室中。

    可她没料到,异常来得这么快。

    上午八点刚过,她吃了早饭,反锁屋内、地下室的铁门,就躺在地下室的躺椅里睡着了。她做了个梦,梦见儿子降生已经有一岁多,孟熙琮扛着儿子,一家三口坐在阳光下的草地上开心地大笑。这梦太甜,醒来时,她嘴角还带着笑容。

    然后她看到一片很熟悉的灰色天花板,还有熟悉的房间。

    但她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是孟熙琮在自由城时的房子,现在是机械人的指挥总部。

    她骇然大惊,坐了起来。

    真的,真的是那栋房子。

    她条件反射地摸向长裙下的枪套——空的!再摸向胸衣中藏着细刀的暗格——竟然也是空的!

    巨大的不安涌上心头,这分明是那房子二楼的一间卧室,结婚时她自己挑选的装修。她快步冲到房门,一把拉开。

    门外有金属栏杆。

    有人在房门外,装上严密坚硬的一排金属栏杆,让这房间生生变成了一个囚笼。

    苏弥心神大乱,她已明白自己大概在睡梦中被悄无声息地掳了过来。她又害怕又难过——孟熙琮回到家里看不到自己,他该是多么惊怒?

    她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吧?哪怕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是不是都无法知道?

    想到这里,强烈的不甘涌上心头。

    不,不管前路多么困难,她都要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回到他身边。

    她的心定下来,走向房中的沙发坐下。

    天色很快暗下来,原来已到傍晚时分。她坐在同样装了金属栏杆的窗边,呆呆地望着楼下熟悉的花园出神。这个时候,孟熙琮应该已经回到家里了。

    她心头一阵难过。对方究竟为什么把她抓过来?是因为她在医院重伤了邢毅,还是为了用她威胁孟熙琮?

    楼道里终于响起清脆低沉的脚步声。苏弥只觉得随着那脚步声的逼近,自己全身都泛起一阵凉意。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金属栏缓缓升起又在他身后落下,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苏弥,大步走了进来。

    正是模拟林齐人形的邢毅。

    “我们又见面了。”他沉声道,眼中有莫名的笑意。

    “你带我过来的目的是?”苏弥盯着他,“昨天在医院伤你事出无奈,我和我丈夫都不想与你为敌。”

    邢毅面沉如水,向前几步走到她面前。

    他穿着机械人银色制服,居高临下望着她。

    “不,跟你丈夫没有关系。”他看着她格外平静的容颜,笑了,“上一个用激光剑刺中我的家伙,被我扔进了变压仓碾成了末。一千年来,你是头一个让我受伤的人,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苏弥听得心惊肉跳。如果他对她惩罚折磨,也就罢了,他如果要杀她,早就杀了。现在却将她锁在这个房间里,语气如此暧昧,更加令她害怕。

    可他是机械人啊!还是说对林齐的模拟,让他也有了人类的情绪?

    “你到底想怎样?”她毫不畏惧地抬头望着他。

    邢毅忽然明显深吸了一口气,眸色一暗:“伸手。”

    苏弥知道,一百个自己,现在也不是他的对手。她不敢忤逆,朝他伸出左手。

    古铜色的大手立刻将她纤细的手腕握住,她眼前银光一闪,手臂上已是一阵轻微的刺痛。她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下一秒,他已举起她渗血的手臂,缓缓低头。

    有些冰冷的舌头,舔过她手臂的伤口。又痒又麻的感觉传来,她猛地一缩,手却被他抓得更紧。之后唇舌更是重重地贴上来,大力地往外吸。

    “放手!”她又急又怒,拼命挣脱。

    这机械人是个疯子!为什么喝她的血?他又不是吸血鬼!

    她的挣扎令他猛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另一只长臂轻而易举地一捞,将她整个身体压进他宽阔的怀里!

    紧贴他的身躯,苏弥再不敢有半点动弹。她全身发抖,她怕,她真的怕。

    过了有好几分钟,邢毅的嘴才忽然松开。他抱着她不放,低头仔细看着她,另一只手按压住她的伤口。因为只是很浅的伤,血很快止住。

    他的嘴角还有她的一抹鲜血,他伸出舌头舔干净。苏弥已认定他变态的品格,不敢用任何动作或语言触怒他。

    “你的血很甜。”他鼻子深深一嗅,“你也很香。为什么?”

    苏弥哪里知道为什么,镇定道:“我是o型血。你可以尝试一下其他人的o型血。”

    邢毅盯着她,忽然沉沉地笑了。

    “也许这就是人类的欲望。我竟然喜欢你的血。”他忽然搂着她的腰抱起,走向了床。

    “你要干什么?”苏弥大惊,“我还怀着孩子!”

    他轻而易举钳住她的双手,将她压在床上。

    “别动。”他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否则我杀死你的孩子。”

    苏弥僵住。

    他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她。忽然,他伸出手,沿着她的长发、她的脸颊,一点点抚摩起来。

    苏弥全身发麻,看着他认真地一点点摸过她的肌肤。当他的手停在她的肚子上不动时,她一下子慌了,轻轻抓住他的手:“求你……”

    他看她一眼,大手继续滑下。

    然而苏弥发现,他的眼他的手,根本不带任何****,仿佛只是要确认她的形状她的触感。等他抚摩完她****的双脚,他神色平静地直起身子。

    又看了她几秒钟,邢毅转身就走。

    “孟熙琮……你把他怎么样了?”苏弥颤声问道。

    他闻言站定,转身,重新走到她面前。

    “知道怎么做我的宠物吗?”他忽然抬手,捏住她纤柔的下巴。

    苏弥紧咬牙关不吭声。

    “听话,你就能好好活下去。”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包括你的丈夫和你的孩子。”

    邢毅离开房间时,窗外天色漆黑一片。苏弥还像具死尸般躺在床上,背后湿了一片。

    不幸中的万幸,她还活着,他没有碰她,孩子也没事。

    可是她要怎么办?

    孟熙琮,他现在又在哪里?是不是因为她的失踪怒不可遏?邢毅有没有加害他?他是否还平安?

    孟熙琮,你在哪里?

    她不想他再像昨天那样来救自己,因为这里是机械人大本营,就算他组织大军反攻,也是九死一生。可这个邢毅,竟要把她当成宠物养起来?

    当苏弥在邢毅的府邸辗转反侧忧心忡忡时,孟熙琮手脚全部被上了镣铐,被一队金属人押着,在暮色中,乘车前往自由城的中央广场。

    邢麒麟就坐在他对面,压低声音道:“你放心,就是要受点苦,给人类一个警示。你的确杀了太多机械人,但我保证你可以活下去。”

    孟熙琮穿着极脏的军装,脸上亦有很多灰黑的污迹。然而他神色平静得仿佛还在指挥堡垒作战,看着邢麒麟道:“多谢你。昨天救了我妻子。”

    邢麒麟干干一笑:“杀死孕妇是多瑞斯自己的蠢主意,邢毅已经杀了多瑞斯。我们机械人要的是利益不是杀戮,跟你是一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