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战国大权臣 > 199,廷议,休养生息还是继续备战?

199,廷议,休养生息还是继续备战?


冬天是一年的终结,也是新年的起始。

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做一次年终的盘点对各大家族来说都是相当有必要的。

李建府邸的大堂之中坐着二三十个人,以中老年为主。

这些就是邯郸李氏家族的家族中坚。

在这其中,官职最高的是李建的堂伯李正,他如今已经是辽西郡的郡尉。

其他人大部分都分散在赵国各地,最常见的职位是县令、县尉。

和其他根深蒂固的赵国大家族相比,这个阵容明显还是差了不少。

但考虑到从李建父亲至今也不过才两代人的时间,李氏家族能发展到这个地步,说一句风头正盛也不为过。

李建咳嗽一声,开口道:

“诸位叔伯长辈,今日召你们前来,是想要告知大家。”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赵还会……”

一番冗长的训话,李建并不喜欢这种行事,但有些时候该走的仪式还是得走一遍。

作为李氏一族的核心,李建需要和每一位家族中坚相互熟悉,无论他们的才能是否被李建看得入眼。

这个世界说白了,还得是自家人最靠谱!

除了李建的训话之外,李氏之中最为出色的几名官员还会当众向众人汇报过去一年的政绩。

这也算是一种表彰。

仪式的最后,当然就是众人聚在一起大吃大喝一通。

以及,每个人至少一百两黄金的赏赐。

这个大手笔震惊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些官职不高的李氏家族官员们,他们等于一次领了好几年的俸禄。

李建表情郑重,告诫每一个人:

“尔等好生办事,若是缺钱,自可上报家族,由家族给尔等解决。”

“但若有人迷了心窍,利用官位和权力搞什么贪腐,家族知道了,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回护的!”

“过去的事情我也不追究,这条规矩从现在开始立,都明白了?”

众人自然齐声应是。

李建环视在场众人一圈。

他心中也很清楚,这种话不可能每个人都听得进去。

哪个家族还不出几个败类?

但只要能多让那么一两个人清醒过来,对李氏家族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大雪飘飘落下。

这是一个最为和平的时间段,李建也难得的可以享受一下带娃的乐趣。

李如意趴在床上,小小的脸庞上满是疑惑,大大的眼睛盯着李建。

李建耐心的教导:

“爹——爹——”

李如意眨了眨眼睛。

“爹——爹——”

李如意干脆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李建叹息一声: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你怎么就不喊爹呢?”

蔺柔在一旁轻声道:

“或许因为女儿她只有几个月大,还不会说话?”

李建耸了耸肩膀:

“好吧。”

蔺柔有些好奇:

“夫君刚刚说的棉袄,那是什么东西?”

李建笑道:

“就是棉花制成的袄子。”

“等明天开春过后,你应该就能看到了。”

棉花的产地是西域,也就是后世的新疆中亚一带。

想要通过西域就要经过河西走廊,但如今的河西走廊被月氏和乌孙所占据。

为了搞点棉花种子回来,李建确实也是费了不少的周折。

等到明年,棉花的试产就将在邯郸城外的某座庄园之中进行。

等到种植培育成功之后,就可以大规模的铺开种植。

棉衣这种东西,可是真正的御寒神器,而且关键还便宜。

比起如今所用的亚麻,只能用秒杀来形容。

两夫妻在房间之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窗外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下。

毛遂的靴子落在沾满雪花的大地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他敲响了房门。

“家主,臣毛遂求见。”

李建打开房门,对着毛遂笑道:

“进来喝杯热汤暖暖身子吧,有什么事情?”

见毛遂到来,蔺柔抱着李如意,去了里屋。

毛遂道:

“刚收到两个消息。”

“第一个是由吕不韦那边传来的,他说秦王最近不停的召开会议。”

“从秦太子嬴柱的语气来看,秦国应该会在明年再度发动战争,但目标尚未明确。”

听到这个消息,李建脸上是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秦国这种战争狂人,发动战争还真不是什么新闻。

就秦王嬴稷,登基四十年,大大小小的战争打了至少三十五场。

若是哪一年秦国不主动对外开战,反倒是让人意外。

“第二个消息呢?”李建问道。

毛遂道:

“第二个消息是,平原君那边似乎又开始有些异动。”

“我们在平原君府邸发展的眼线暗中禀报,平原君府中的管事们似乎已经开始针对我们李氏一族进行一些暗中的调查。”

李建听到这里,缓缓点头。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且不说李建和平原君之前的恩怨,就说这两个月来李建在朝堂之中力推的伐魏大计,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平原君的政治利益。

平原君不可能一点动作都没有。

李建笑了笑,对着毛遂道:

“准备马车吧,我去蔺府拜访一下。”

当李建走进蔺相如的书房中时,他发现廉颇也在。

有廉颇在的地方,就会有一大股酒味。

廉颇喝着刚刚烫好的酒,笑呵呵的对李建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李建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坐下来对着蔺相如说道:

“平原君已经开始着手派人调查我,想要抓我的把柄了。”

蔺相如尚未开口,廉颇已经是吃了一惊,道:

“那你有没有把柄?”

李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廉颇一眼。

“如果我来调查你的话,没把柄我也能生造一百个把柄出来。”

廉颇怒了:

“老夫一生风清气正,断然不可能有一百个把柄给你。”

蔺相如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面前这一老一少的无聊斗嘴。

“所以李卿你打算让我们两个老的怎么配合你?”

廉颇颇为不爽的说道:

“为什么不是他配合我们两个?”

蔺相如瞪了廉颇一眼。

廉颇低头喝酒。

李建道:

“下次廷议,大王应该会开始商量明年的军事目标。”

“我觉得,也是时候提议大王,做好灭亡魏国的军事准备了。”

蔺相如皱起眉头,良久之后才道:

“老夫并不是不同意你的意见,但这一次想要灭亡魏国,恐怕绝非易事。”

魏国虽然是弱国,但相较于燕国、韩国而言,却又强了不少。

而且还有信陵君这种天下闻名的大将坐镇。

以武力而言,楚国去年都在信陵君的麾下吃了一次败仗。

灭魏,难度比灭韩和灭燕要大很多。

蔺相如因此感到有些踟蹰。

李建微笑道:

“正所谓事在人为,更何况这一次的灭魏,我们也不需要单打独斗呀。”

李建如此这般,将已经构想好的计划和盘托出。

蔺相如看着一旁不停喝酒的廉颇,皱眉道:

“你听了没有?”

廉颇放下酒杯,道:

“这些东西你们自己商量就是,反正老夫只负责领兵打仗!”

蔺相如撇了撇嘴,无奈的丢下了“莽夫”两个字。

“李卿,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等过几天的廷议,我们再做打算。”

廷议很快就到来了。

冬天的大殿是非常寒冷的,就算是关门也无法阻拦这样的严寒。

于是赵王就把廷议的地点改到了御书房。

火炉燃烧着,为室内增添了不少热气。

赵王就坐在最靠近火炉的位置,伸手放在火苗之上,一边烤火一边开口道:

“正月已过,对新一年国家大政,诸卿有什么建议吗?”

众人的目光自然是第一时间落在了蔺相如这位相邦的身上。

蔺相如咳嗽一声,道:

“老臣最近处理各地冬季灾情,实在是过于忙碌,尚无暇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若是诸卿有什么好建议,大可在大王面前畅所欲言。”

蔺相如不打算发表意见,平原君立刻开口。

“大王,在老臣看来,去年两场大战,对我们的国力消耗甚巨。”

“为今之计,应该休养生息,将新获得的土地好好的消化一番。”

“等到尘埃落定,再图谋对外扩张,方是稳妥之道。”

平原君的话,立刻就得到了几名重臣的赞同。

赵王闻言,也是轻轻点头。

赵国去年的战争中,确实是收获颇丰。

半个韩国和半个燕国加起来的领土和人口,已经是堪比当年赵武灵王时期平定林胡楼烦,灭亡中山国的丰功伟绩。

一口吃了这么多大肥肉,那消化一下也是理所当然。

赵王信口道:

“那其他诸卿还有什么意见吗?”

这其实就是随口一问。

赵王心中基本已经有了决断,就打算这么休养生息过一年了。

李建站了起来,道:

“启禀大王,平原君之言,臣不敢苟同。”

李建的反驳,让大殿之中的气氛顿时产生微妙的变化。

原本在蔺相如上台之后,众人都以为蔺相如和平原君之间会爆发激烈的交锋。

但却没想到,真正和平原君多次交锋的并不是蔺相如,而是蔺相如的政治盟友李建。

如今,双方的又一次争锋看起来即将开始。

赵王看着李建,也是微微皱眉。

这李建,怎么就这么喜欢和平原君抬杠呢?

赵王按捺着性子,道:

“李卿,你来说说你的建议。”

李建正色道:

“臣记得就在刚才,平原君曾经说过一件事情。”

“秦国高层最近动作频繁,经常召开会议。”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是秦国准备发动战争的前兆。”

“秦国乃是我们大赵的死敌,秦国所发动的战争极有可能就是针对我们大赵的。”

“我们理当做好动员和一切战争的准备,来迎接秦国可能的侵略。”

“若是抱着休养生息的方式,一旦秦国大军来袭,我们再匆忙去应对,便是致命的败笔了。”

“请大王明鉴。”

赵王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

李建的这番话,还真的是非常的有道理。

赵国的和平,那是和秦国紧密相连的。

如果秦国要发动战争,赵国也必须应对。

这么一想,单纯的休养生息,多少有些不太合适。

平原君立刻开口反驳:

“李卿此言差矣。”

“秦国如果真的想要发动战争,那我们大可以在边境几个郡优先做好准备。”

“倒是秦军来袭,我们再从邯郸集结大军前往边境迎战即可。”

李建笑着摇头:

“平原君此言,才是真正的谬论。”

“秦国虽然在去年吃过一场败仗,但它依然还是我们大赵最强的对手。”

“对付这种级别的对手,是仅仅发动边境几个郡就能应对的吗?”

“必须要举国之力,才能抗衡秦国。”

“若小看了秦国,一旦失败,那就悔之晚矣!”

李建的话掷地有声。

平原君一时间竟有些无从反驳。

赵王见状,不由暗自点头。

李建说得确实也是对的。

赵国在上一场战争中和秦国打了个一胜一负,只能算是平手。

就眼下这种阶段,若是仅仅发动边境几个郡去和秦军抗衡,显然太过托大。

而且像上党郡这种边郡,还是去年刚刚从韩国那边拿到的。

赵国在这些边郡之中的统治秩序非常的薄弱,就算是发动这些边郡的力量,其实也是效果甚微。

赵王淡淡开口:

“李卿之言,还是有些道理的。”

“这样吧,就做好两手准备。”

“若是秦国不发动战争,那么我们这边也就休养生息。”

“若秦国当真发动了战争,我们也要第一时间动员起来。”

赵王的定论,显然也是有着和稀泥的意味在里面。

无论是平原君还是李建,两人的意见都被包括其中。

李建看起来并无不满,但平原君却有些不太能接受了。

平原君道:

“大王,若是两手准备都做,秦军到时候却不来,那我们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老臣还是觉得,压根没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秦国去年的损失是非常惨重的,秦王不太可能这么快就立刻发动下一场战争。”

李建坐在那里,看着平原君再一次主动挑起战火,也是有些好笑。

还来是吧?

既然是你想要的,那咱们就奉陪到底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 我有一颗万宝树 仙穹彼岸 穿梭两界:我携带的物品能变强 东京成神从浴室开始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