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无错小说网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二九书屋 新顶点小说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影视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樱花动漫 电影天堂 神马影院我不卡 被窝电影 韩剧电影网 影视大全 燃文小说网 8090影视 海棠书屋 电影天堂 趣书网 草民电影网 奇书网 顶点小说网 电影网 四虎影视 达达兔影视 达达兔影视 海棠书屋 草民电影网 秋霞影视 全能影视 动漫网 555影视 秋霞伦理电影网 奇米影视 起点小说网
酷客影院 被窝电影 天堂网 美剧天堂 淘剧影院 韩剧网 天天美剧 草民电影网 海棠书屋 新笔趣阁 西瓜影视 久久小说网 风雨小说网 零点看书 天堂电影网 手机在线电影 笔下文学 笔下文学 九九电影网 天天美剧网 重庆美剧网 酷客影院 酷客影院 52影院 天天美剧 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第七影院 88影视网 喝茶影视 88影视 纤纤影视 九九影视 农民影视 66影视 97影视 私人影视 十八书屋 天龙影视 今日影视 四海影视 789影视 58影视 木瓜影视 午夜影视 光棍影视 全能影视 淘剧影院 零点看书 淘剧影院 6090青苹果 人人影视 木瓜电影网 美剧天堂 无限小说网
69影视 草民影视 书旗小说 色色小说 悠久影视 醉拳影视 歪歪影视 芊芊影视 飞飞影视 汤姆影视 奇奇影视 蚂蚁影视 星星影视 丝袜小说 16影视 h小说 蜜桃影视 爱看影视 爱爱小说 90影视 段友影视 飞卢小说网 快看影视 御宅书屋 多多影视 天空影视 窝窝影视 0855影视 私人影视 青苹果影视 星空影视 天堂影视 天狼影视 潦草影视 玄天影视 被窝电影 泡泡影视 南瓜影视 天天影视 电影大全 全能影视 西瓜影视 啃书网 天堂网 电影天堂 光棍影视 电影大全 飘花电影网 木瓜电影网 笔趣阁小说 韩剧TV 厚德电影网 淘剧影院 嗨哟哟影院 星辰影院 秋霞影院 青苹果影院 奇热网 奇热网 冬瓜影视 豆豆小说阅读网 影视天堂 草莓影视 abc影视 极速影视 凑点影视 小小影视 不卡影视 达达兔 柠檬影视 66影视 翁媳小说 77影视 淘剧影视 肉小说 月光影视 113影视 888影视 神马影视 私人小影院 4399高清电影韩国电影 520电影网 肉文小说 四虎影院 星辰影院 免费神马影院 艳情小说 辣文小说 光棍影视 爱看美剧网 策驰影院 乐可小说 乡村小说 星空影院 在线电影院 西瓜影院 飘花影院 八戒影院 原来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神马电影网 久久小说网 策驰影视 西瓜影院 嫩草影院 高h小说 飞卢小说 青苹果影院 久久小说 酷客影院 奇优影院 乱小说 新视觉影院 无错小说网-零点看书网 八一影院 小莉影院 小莉影院 龙腾小说 小说阅读网 水利影院 普洱茶影院 豆豆小说阅读网 jrs直播 自动门影院 同人小说 浜旀床褰辫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午夜剧场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沦陷(军旅高干) > 正文 _分节阅读_20

正文 _分节阅读_20

    过请假就随意外出或屡次违反部队纪律这一些一般都是关三天或三天以上。

    情节严重的以下犯上,对长官不敬或故意挑拨团队关系,动手伤人等,这些则禁闭的时间就长了一点。

    禁闭室是一个四面墙没有窗口的房子,唯一的窗口靠着门口,外边有看守的士兵。

    里边极其的黑,靠着墙边有一张单人床,肖姚一坐上去那床就“咯吱”的摇,年代看来是有点久了,这里面连盏灯都没有,就床的旁边有个小凳子,凳子上放着几根蜡烛跟一包火柴还有一瓶水。

    因此禁闭室一般部队里的士兵都喜欢称之为“小黑屋”,要平时谁被拉到“小黑屋”里改造,说明这人肯定犯事了,部队里拉人禁闭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看着外边桌子上搁着的肩章,两杠两星,居然还是个中校,这就比较意外了。

    要不然怎么说肖二少这娃悲催的呢,即使以前在新兵营他犯事也没进过禁闭室,那是因为毕竟是在军区大院,那边他头顶上还有人罩着,可如今换了这边就什么都不同了,这边没人把军官当一回事,这里承认的只有军人当中的军人。

    虽然表面上看肖姚跟傅惟其两人都是中校,军衔是挺高了,可这边谁在乎呢,中校这边不是没有,但既然进了这个连队大家平时也就当自己跟其他人一样,只有一个身份,特种大队的士兵。

    不懂是不是因为郊区的缘故,肖姚觉得禁闭室里冷得异常,又瞥了一眼外面看守的士兵,那士兵背对着禁闭室,胸前挂着步枪也没回头看他一眼,甚至连好奇心都没。

    过了一会儿,士兵从外面递给他纸笔,说道:“快点写,你这人还是头一次被咱队长直接下命令关的人,平时都是副队负责这事。”

    肖姚面无表情的接过东西,可坐在床上压根就没有动笔的意思,再说这光线下压根也不能写东西。

    那天晚上,肖姚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就坐在床上想了一晚上,想什么,呵呵,这小子是在想出去以后怎么弄死楚延呢,不然你以为他还能想什么好主意?

    到第二天早上,过来**的另一个士兵来的时候,肖姚的思想报告还是一个字没有抄。两个士兵摇摇头,觉得这人胆还挺大,不过胆再大的人再关多些日子就不怕你脾气还能那么硬的。

    在部队不能随便使用通讯设备,傅惟其昨晚上手机已经连队的人暂时扣押,他只能在连队的办公室给军区大院那边拨了个电话。

    找的人自然是肖南,毕竟肖南跟肖姚是亲兄弟,再来肖南在这边也有实权。

    电话打来的时候肖南正在开会,所以是别人代接的,事后肖南才给连队打了电话,楚延承认了这事,肖南知道楚延不会无缘无故处罚肖姚,认识这么多年,楚延是什么样的人肖南很清楚,至于肖姚跟傅惟其跟楚延不对盘的事他也清楚,只是没想到这两人会在那边闹出事来。

    肖南当天下午的直升飞机几赶过来,正好他师部的事情也刚处理完正巧就回来了,可还没等肖南到曲万倒是先到了。

    曲万是上边领导下的命令到这边工作,他之前并不知道的肖姚被禁闭的事,坐车来的路上他随口问了开车的警卫员肖姚跟傅惟其这两人如今是否还在连队,却意外得到了一个的教他心情极好的消息。

    同车的除了他还有另一人,肩膀上衬着是两毛三(两杠三星),见曲万心情不错,笑着问道:“怎么,听到他被关禁闭,你就那么高兴?”

    “诶,这可不是高兴,是意外,意外他小子也有今天。”曲万撇过头,笑着看向窗外,语调颇为轻松,其实他就是高兴,能不高兴么?他曲万就是喜欢看他肖姚跟傅惟其憋屈的模样,这心里才解气。

    过了一会,曲万才转头对旁边的人说道:“听你之前说跟楚延认识,怎么认识的?”

    男人唇的线条不变,还是淡淡的抿着,眼睛的笑有些让人分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学毕业回国的时候认识的,他……是我前妻的朋友,好了,不说这些了,最近上边准备提干,你这次想好没有?”男人此时笑着问,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眼底的漠然是假的。

    曲万抿着唇没回答,唇边略有笑意。

    **********************************************************************

    今天开始,尼姑要勤奋鸟~身子应该还顶得住,保佑课业不多不多不多**

    五张月票加更一章**o(n_n)o ,第三卷开始,沦陷篇**~女主翻身把歌唱的阶段。

    正文 第45章

    肖姚在禁闭室关了一夜,傅惟其就在训练场站了一整夜,一直到其他士兵早上出**才离开,他站着的地方留下一个香烟空盒子与一堆燃尽的烟头。

    都说当兵的都是兄弟,肖姚跟傅惟其还是打小就认识的,这如今自己的哥们出了事,这傅惟其自然不能好过,可傅惟其知道这地儿楚延还算是地头蛇一只,就算他们两人也算是两条龙,可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跟楚延不能明着干,只得阴着来。

    傅惟其自打出了新兵营后就知道对付楚延这种人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用他在意的事压着他,可直到现在,傅惟其跟肖姚也没发现这楚延身边有什么在意的人或事,又或许说楚延这人对谁对哪件事都一个态度。

    趁着其他的士兵出**,这时候天才刚刚亮也就六点多的时间,傅惟其回这边的会客宿舍简单换洗了一身衣裳就去了肖姚被关禁闭的地方。

    刚走到禁闭室楼下,两名士兵就将他给拦下。

    “对不起,这里不能**。”两名士兵见他肩胛上的中校肩章,行军礼后才说道。

    傅惟其脸上有那么一些尴尬,但下一刻却赶紧笑道:“我就想来看一下里边的人,有几句话想给他说说。”

    “这个……”士兵有些犹豫。

    傅惟其又赶紧说道:“不需要太久,就几分钟时间就成,麻烦这位兄弟通融一下。”

    “那这样吧,中校也不是我们想为难你,不过我们队长有吩咐不许任何人来探望,所以希望你能尽快把话说完。”

    傅惟其跟那两名士兵道谢后便提步上楼,来到二楼楼梯口就瞧见上面两排的单间房子按照顺序排列,门口都是铁门,旁边有个小窗口,但窗口上竖着几根粗大焊铁,从里面望去黑压压的,即使是白天也没多少光线,里面还有股潮湿的味道。

    傅惟其还是头一次来禁闭室,之前不管是在新兵营还是其他连队,他也没到过这鬼地方,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甚至觉得全身有股寒意。

    经过好几间的单间里面都是没人的,看来这地方不是经常有人被关,一直走到比较里头的位置傅惟其才看见前面一个单间站着一名手拿步枪的士兵,心想那里面一准关着的就是肖姚。

    此时那士兵也瞧见傅惟其,给他敬过礼后便笑着说:“您好,是来看里边的中校吧,正好你也给劝劝,这人性子怪是倔的,队长让他写的二十页思想报告愣是一个字也没写。”这士兵态度没有这边的兵那么拽,估计是新来的警卫员。

    傅惟其从窗户里看见肖姚低着头坐在床边,不知是睡着了没,总之人是半点动静也没有,床上还放着两个馒头跟一瓶水,还有一本书跟笔纸。

    “谢了,同志。”傅惟其拍了拍那士兵的肩膀,然后又问:“我可以进去看他么?就两分钟。”

    “对不起,部队有规定,禁闭的士兵这期间不能随意出去也不能让其他人进去。”

    傅惟其不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那士兵见两人有话要说,便走远了一点,不过视线还是看着这边。

    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傅惟其抽了一口才慢慢说道:“我昨天晚上已经给你哥打电话了,他今天过来。”

    肖姚忽然动了一下,头抬起来,隔着窗口的栅栏看着傅惟其,唇勉强的扯了一下,没有语气的说道:“他来了又能怎样,让楚延放了我还是让我给他道歉?”

    傅惟其没开口,将烟扔到地上,踩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如今想什么,因为我跟心里想的是一样的,不管怎么说你得先出来,还是说你想继续关在这鬼地方,我光看着就慎得慌。”

    肖姚只看了傅惟其一眼就没吱过声,忽然又看见从楼梯口有人上来,也是一个士兵,跟那看守的士兵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看守的士兵朝着傅惟其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点头应着,过后那上来传话的士兵就走了。

    看守的士兵上前说道:“刚才上边来电话通知,说是可以放人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钥匙转身开门。

    门一开,一股发霉的味道就涌上来,傅惟其皱了一下眉才进去。

    肖姚此时还坐在床上,抬头跟傅惟其对视了一眼才缓缓站起身子,军外套大敞着露出里边的衬衫。

    走出去后,看守的士兵将之前没收他的**、肩章、鞋带以及通讯设备全还给他,之前那么做其实是部队里的规定,凡是关禁闭的人一切对生命构成威胁的东西都需要暂时扣押,这也是怕有的人顶不住在禁闭期间的无聊枯寂的日子做出自杀自残的事来。

    跟傅惟其走下楼,肖姚手里拿着**正懒散的弄着,刚出楼就瞧见对面训练场上一群人正巧经过这边。

    肖姚一见对面其中一个人脸当场就拉了下来,就连傅惟其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曲万嘴角带着笑意,一身军装很是精神,但此时他看到肖姚却是皱起眉头,还隔着一段距离就对旁边肖南说道:“我怎么觉得自己最近眼神不大好,要不怎么觉得前面那人是肖副政委呢?”

    肖南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人,却是笑着回答:“你是没看错,视力是比从前更好了,这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看见。”

    曲万瞥着前面倒是没说话,肖南却径自朝着前面走去,他身后其他人自然也跟着。

    程一峰也看见前面是站着两人,他虽然跟傅惟其、肖姚两人没什么交情,不过都在一个军区工作,所以到还是认得的。

    看肖姚跟傅惟其的样子都不是很精神,尤其是肖姚更是衣冠不整、面色憔悴没一点作为军人该有的精神气,完全不注意自己的军容。

    肖姚见肖南走过来嘴角瞥了瞥,不紧不慢的将敞开的衣服扣上。

    肖南用作为兄长责备的视线望着他,压低声音说:“事情我都了解了,你先到的宿舍换洗一下,待会有会要开,关于这一次上边刚下达的命令。”

    肖南不为所动,旁边的傅惟其见曲万旁边跟着的还有师团级的干部,冷眼一瞥却刚好跟曲万视线对上,曲万一怔,然后嘴角渐渐勾起,傅惟其眼神则暗了一下随即便挪开。

    肖南扣好扣子,然后抬起头看着肖南。“是,副参。”说完后便朝着宿舍区走去,傅惟其跟肖南简单谈了几句便跟肖南一起朝其他人走去,打过场面话后一群人才朝着办公楼会议室走。

    会议室投影仪开着,这边连队的文书跟技术员已经把会议上需要的设备准备好,见所有长官都到齐入座后,肖南才走上讲台,上面一台电脑供他使用演讲,可到了上面他才发现自己所要演讲的文件却没放上面,因此迟迟没出声。

    文书的男士兵看见后立即上前低声询问,知道副参谋长要的资料没有准备才怔怔的说:“我前天晚上已经通知过王秘书的。”

    肖南一听却是皱了下眉头,开口问道:“王秘书人呢?

    文书愣愣的,才猛地想起这么重要的会议副参谋的秘书却没到,这可不是乱了套么?

    文书此时心里也着急,尤其是底下这么多长官还等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立刻又说:“我马上就去把她找来。”说完这话急步离开会议室。

    此时圈圈人还留在自己宿舍,昨晚上为了写那五千字的检讨书,她压根就忘记今早上有会要开,整个人睡得迷迷糊糊的,完全不晓得因为她个人原因,包括中校级别以上大大小小的长官十余位正侯在会议室等着她送文件过来。

    ************************************************************************

    【ps】:月票的加更明天或半夜送上哈**最近课程有点多所以开始忙碌鸟,不过不会食言滴**~谢谢师太们的票子,今天看见一说法,作者写完文最后吼一声,要月票啦,其实就是街头卖艺,o(╯□╰)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