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赤心巡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尘念起意,飞升成仙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尘念起意,飞升成仙

锲而舍之,万法难求;锲而不舍,仙术可得。

倘若不是在今日这样一个场景里,倘若不是不老玉珠的支持,以及犬应阳无数次的摧残,如意仙衣的秘密,姜望可能永远不能得知。

随着他的修为增长,能够让他受伤的存在会越来越少。而往往可以伤害他的存在,也能够抹去他。

如意仙宫将传承以这种方式藏在仙衣中,打开关锁的条件如此艰难,的确可称安全,不虞传承断绝。

自九大仙宫坠落,仙人时代谢幕以后,如意仙衣流落世间物换星移,不知转手过多少主人。

知晓其珍贵的,肯定舍不得伤害它,即便反复的研究都得不到结果,也只会将它珍藏起来——就如在赐予姜望之前,它长时间在国库里吃灰。

不知其珍贵的,大概穿着它被击破几次,也就放弃。

即便是姜望这样一刀一枪自战场上杀出来的公侯,也伤不得那许多次,满足不了如意仙衣打开关锁的需求。

如果知晓内情的仙宫传人已被杀绝,那么不出意外的话,如意仙宫的传承,可能要到万年之后,乃至数十万年之后,才会重现人间。

时光的力量,或许能够帮助如意仙宫解决他们当初解决不了的对手。

也不知齐天子当初选择将这件如意仙衣赐下来,究竟知不知晓如意仙宫这份传承的关隘所在。

但不得不说,如意仙衣的传承,很能检验君臣之谊。

在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后,还披此衣在身的姜望,自是承认天子威仪,自是未曾忘却天子恩义。

到了今天,昔年黄河争魁后的天子之赏,才算尽数被姜望收获。

作为曾经横压一个时代的强大组织,名列九大仙宫之一的如意仙宫,如意仙宫的仙术核心是「以意为术」,独具一格地以意念为战斗手段。

极盛之时号称「但有所求,莫不如意!」

这座仙宫的修士于神魂战场难逢敌手,向来说是同境之中神魂无敌。然而.....

就如云顶仙宫、万仙宫一般,仙人时代早已终结,如意仙宫早已被摧毁,如意仙宫的术介,世间也不复存在。云顶仙宫尚有一处废墟,尚有几处完好建筑,尚有青云亭能够诞生善福青云。

如意仙宫却只剩一件如意仙衣。虽得仙术,无法运用。

当然,姜望对仙术体系早已经称得上熟悉,对于如何借鉴仙术,也有自己的心得。

但真正要将这份传承应用到战斗中,还要如声闻仙典一般,反复琢磨,形成以如梦令为核心替代的弱化版道术。

需要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不可能一蹴而就。

甚至就算成就了,也无法帮他对抗犬应阳,打破现在的困境。

若是仙宫传承里,竟存在一见即得、可以打破修行常识、能使神临胜洞真的仙术,如意仙宫当年恐怕也不会灭亡......

早就建立起万世仙朝了!

一门不能立即转化为战力的仙术,恐怕只是空得。这打开关锁的如意仙衣,大约会同知闻钟、不老泉一般,在姜望死后,成为犬应阳的藏品。

若干年后,如意仙宫的传承,也会成为妖族的一部分。就像知闻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古难山的镇山之宝。

但所谓大道同归,在接收了如意仙宫的仙术传承,了解如意仙宫的仙术核心「以意为术」之后,姜望赫然发现,自己掌握了一门与之相近的秘术——念尘!

由好友林有邪所传,是天罗伯林况对念头的独创性的应用。

念尘同如意仙典,或有共通之处,姜望甚至也已经生出灵感来。可灵感要成型,仍然需要时间,此刻他恰恰最缺的就是

时间。

可是......他还有知闻钟!

凡他能够创造的可能,知闻钟都能溯其根本,「如使知闻」!

犬应阳于是看到,在光杀之球里,那身受世间极刑的姜望,以他血淋淋的手,挣扎着摇响了那枚他死死攥住的知闻钟!

在犬应阳所不能看到的姜望的脑海中。

无数个念头如飞光乱窜,来去似电,彼转此移。人之欲,一息千念生灭。

无法计数的繁杂信息碰撞到一起,而在那古老的钟声里,闪现灵光一道。恰似是长夜新雪,雨后初晴.....一切豁然开朗!

姜望从未如此了解自己,在金躯玉髓被无法计数的光线反复击溃了无数次,又在不老玉珠的支持下修补过无数次之后,他对自己这具肉身的了解,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

他也从未如此困顿,对身体任何一个部分的控制,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他也从未如此灵醒,在知闻钟的帮助下,对所谓「仙术」,有了全新甚至可以说全面的理解!

静湖听雨似珠碎。

在微微泛起的波澜间,有一颗念头跳出识海,化为人形落在左耳中。在如瀑的血流里竟然不染纤尘,道不尽的潇洒风流,有如仙人坐岩洞。

遍身晶莹,不为俗眼所见。

结合念尘之术和如意仙典,追寻姜望心中所诞生的灵感,贯通仙与术的知闻,在这一刻尘念起意,飞升成仙!

以仙术念头坐耳中解决了声闻仙典里面关于术介的最关键的问题。姜望在这个时候复刻了那一幅《万仙来朝》里所描绘的耳仙人!

不,不能说复刻。

是杂糅,是取代,是念尘之术、如意仙典、声闻仙典的统合。这是一尊拥有观自在耳、处在声闻仙态之中的耳仙人!

仙宫时代的绝技,重现世间。

这是在这个神霄世界里,诞生的关于仙术的第一种可能!还不足够。

姜望那时而显现白骨时而又生出血肉的两只手,一只手紧紧地握住长相思,一只手紧紧地攥住知闻钟。

他握住知闻钟的手,其上已是密密麻麻的溢血孔洞,几乎不能够再动弹一下。

可是--铛!铛!铛!

声随意起,知闻钟自鸣。知闻一响,谛听八方!

在犬应阳的追杀下疯狂逃窜,姜望想尽了各种办法,但从未尝试过从灵识着手。

因为从神临到洞真的第一步,就是以灵炼神。以掌控灵识之神魂,成就元神海之「元神」。

何为「元」?万物之始。

以灵炼神,即是从人之神,往世之神的迈进。(此神非神祇。)

神临与洞真在现实的差距已经足够巨大,在神魂的世界里,更是有着本质的差距。

姜望从来没有以卵击石的想法,而只是尽可能地展现自己的力量,把握逃跑的可能。

但此时不同。

早在太虚幻境里,他尝试构建另外一套战斗体系时,就开发出了相对于火域的声闻之域。在与狮善闻的战斗中,也取得了不俗的战果。

而于此刻,在耳仙人与知闻钟的加持下,独属于他姜望的声闻仙域,就此展开!

无形的声纹穿透有如实质的光,瞬间铺开三千丈!当然也将犬应阳和他的巨大光球囊括在一起。

无论风声、呼吸声、自神山传递至此的诵书声......在此三千丈之内,此世所有的声音,都在向姜望汇聚。

而后在一瞬间引爆!

几似于犬应阳之无限光杀的.....无限音杀!

此地关乎于光的所有,由犬应阳掌控。

此为真妖。此地关乎于声音的所有,由姜望掌控!此为仙人!

姜望当然不能够跟犬应阳相比,哪怕是在不老玉珠的帮助下吊住了性命,在知闻钟的帮助下撑开了谛听八方的声闻仙域。

但至少在此时此刻在这三千丈的范围内。这突然爆发的恐怖的音杀,循着知闻钟鸣响几十上百次后、对犬应阳透彻的了解,瞬间就扑到了犬应阳身无限的声音,无限次的攻伐。

在那璀璨如金阳的光球之外,发生了一场恐怖的音爆!

而在这已经彻底崩溃的声音世界里,仍然有四个字清晰的响起,那是犬应阳的声音,稳定得一如他探出音爆范围、五指朝天的手——

「天!地!受!命!」

犬应阳以当世真妖的修为,调动了他对此世规则的理解,侵入姜望对声音的掌控中,音爆在瞬间被镇压。

万籁俱寂。嘀~嗒!

于是这一声格外清晰。

一点真血落在空中,烧灼空气,发出滋滋的声响,而有淡淡的异香在发散。

犬应阳被击伤了!

这是开战以来,他第一次受伤。堂堂真妖,竟为一神临修士所伤!

哪怕对方有知闻钟,有不老泉,哪怕对方是名噪一时的天骄姜望,这亦是无法洗刷的巨大耻辱!

他立即踏步往前--

但面前的那颗聚集了小半个神霄世界光线的巨大光球里,已然空空如也。

他骤然转头,但见得,在那视线的远处,一道血虹贯神山!

鲜血淋漓的姜望,已经冲到了天妖法坛,杀到了元熹大帝遗念和羽祯大祖灵性坐谈的场景下方——在他照云峰犬应阳的追杀下,以神临境的修为做到这一点!

以后世间将如何描述他犬应阳?人族天骄,踏之以成名!

....

此时此刻的神山之上。

天穹映着时光长河里的剪影,元熹大帝和羽祯大祖相对而坐,面目不得见,其声不得闻。

天妖法坛上诸神列阵,皆朝于神王身。

玄南公的意念,全在于对神王身的塑造中。

羽祯大祖一旦以无上尊神的位格归来,他必会依照他在摩云城一众天妖面前的承诺,让渡关于封神台的一切权柄。

但以拥立无上尊神之功,以对无上尊神之塑造的深度参与,他亦有机会窥见他的绝巅之上!

自山腰至山台的山道上,则立着一只信虫所化的夜菩萨,跪着一位全新诞生的魔罗迦那。

自山台往更高处的山道上,是缄默的柴阿四。姜望就在这种情况下,身贯血虹而来。

夜菩萨是断没有想到姜望还能在这个时候回来,没料得犬应阳如此不济,所临不多的心力,在赐法魔罗迦那、完善鬼神八部之后,还在琢磨崖壁上的花状石刻、揣摩时光长河上两位超脱者的对话。

灵熙华这个所谓的魔罗迦那压根没有拦截的本事,也没有办法反应得过来。

玄南公还在雕刻神王身!

是以姜望竟一时畅通无阻,直趋山台。

自与犬应阳交战的战场,到逃奔神山的这一路,姜望近乎无止境地催发气血,让自己达到了此生最快的、金躯玉髓都无法支持的速度。

才能够把握住机会,如此迅速地逃离犬应阳的视线。

也因为这种极速本身亦是自伤,他是一直到杀到神山此处来,跃上了天妖法坛,不老玉珠才使得他身上密密麻麻的裂口迅速愈合。

而一路的鲜血滚落过来,是一道笔直的切分山台的线。血染天妖法坛!

天妖法坛上,诸神焚身肃立,仰对那尊神王身,静候一位无

上尊神的诞生。

铺满法坛的神火,像是一朵盛开的焰花。

姜望的鲜血落在火里,使得火色更艳,血色更炽。

他披着血染的如意仙衣,像一只自由的飞鸟,飞跃那尊据说是羽祯大祖肉身炼化的青铜巨鼎。

左手摇响知闻钟,右手提剑举向天。神霄世界里本不见日月星辰。

可是在那时光长河里,波光荡漾,出现了北斗七星的倒影。

这七颗具备伟力的璀璨星辰,通过星路连接在一起,于时光的辉光里轻轻转动,移向北方。

自此,神霄世界有了正北。有了锚定诸天万界的方向。斗柄指北,天下皆冬。

投射于神霄世界天穹的光影中,在那对坐论道的元熹大帝和羽祯大祖上空,竟也有雪花一朵飘落。

姜望他.....摇钟寻旧途,举剑对超脱!

气急败坏急速赶至神山外的犬应阳,已是惊得呆了。信虫所化的夜菩萨,一时也愣怔无言。

灵熙华震撼失语,全身连骨头都是软的!

恰恰此刻,由犬应阳所汲取又放开的天光,已经还归于这个世界,偌大神山随之光彩明朗。

山台、天妖法坛和青铜巨鼎,时光长河与对坐论道的两位伟大存在,以及在这中间高飞的、血色的姜望,绘成这张极富张力的画。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在瞬间已经结束。天穹之上所映照的时光长河里。

那个身披白衣、头戴白玉冠的身影,在忽闪忽现中消失了。

那个顶冠垂旒的威仪身影,则是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起身从时光长河上方离开。

谁也说不清姜望的这一剑究竟有什么影响。但柴阿四永远也无法忘记这一剑。

的确是光耀世间!

免费阅读..com

wap.

?t=2022120601480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