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技巧全是运气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技巧全是运气

司眠唇角抽了抽,若滕娇娇知道那个坐着的男人,就是那晚她搭讪的那个男人,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估计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最后还是她强拉着滕娇娇走的,好在从头到尾,那个男人什么也没说,甚至都没看她们一样,似乎并没认出她来。

司眠自我安慰的想,或许那一晚对那个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认不出她也是理所当然的,还告诫自己不要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省得自露马脚。

“眠眠你刚刚为什么一直拉着我走啊?”滕娇娇有些困惑的问。

“我就是觉得人家并不是很想打理你。”司眠胡乱找了个借口。

滕娇娇挠挠头,“我这自来熟的毛病是得改一改。”

“好了不纠结这事儿了,走,去吹海风去,我跟你说我早上还看见粉色海豚了,可惜没能拍下来,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看见。”司眠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滕娇娇性格本就直来直往的,转眼就把刚才的事情抛之脑后了,把注意力放在了司眠所说的粉色海豚上了。

两人在船头的甲板上张望了好一会儿,到底是没能再看见粉色海豚的事。

“没关系的,这趟旅行不是还有好几天吗?总有机会碰见的。”司眠安慰有些失落的滕娇娇。

滕娇娇则看着浩瀚无际的大海说道,“到底还要多久才能追上海中之梦啊?”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昆塔来加班上巡逻,听见两人的对话,便回应了一下,“大概晚上九点前能追上海梦吧,怎么?是不是觉得太无聊了?”

“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太期待的登上海梦了,这艘船还是很好的。”滕娇娇赶紧解释。

昆塔笑道,“跟海梦比起来,这艘船就像个小朋友,我也觉得挺无聊的。”

一有人说话吧,滕娇娇就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就那么跟昆塔聊了起来,聊得还挺热络的。

司眠向来话少内敛,就在一旁安静的听着,视线始终落在远处的海面上,也不知在想什么。

云水亭,荣斯爵回到房间后就一直站在阳台上没动过。

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在看风景,可宋柯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他并不觉得荣斯爵是个喜欢欣赏美景的人。

但比起其它,他就这么安静待着也是件好事。

还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一趟旅行里荣少都能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不搞事情。

晚八点,他们的船追上了海梦游轮。

滕娇娇在见识到海梦的规模后,再次感叹自己之前的见识有多短浅。

只能说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海梦之大,她脑子都装不下。

就连性格更沉稳内敛的司眠都惊愕不已,“这就是海中之梦吗?”

“那上面不是写了吗?”滕娇娇回应道。

“难怪被称为海中之梦,果然像梦境一样让人觉得不太真实。”司眠喟叹道。

昆塔亲自带着人来帮她们搬运行李。

等两人到甲板上时,同船的其他旅客也都到了,包括郁舒和封尽臣夫妻俩,以及荣斯爵和他那一堆的随行人员。

在昆塔的安排下,他们依次登上了海梦大游轮。

再回头看先前乘坐的船时,才明白昆塔之前对那艘船的形容有多贴切。

跟海梦相比,那艘船就像是个小朋友一样渺小。

郁舒一心惦记着封尽臣说过的事,他说海梦的老板是他的家人,并且她也是认识的。

这男人口风太紧,她愣是没套出半点有用的信息来。

直至上了海梦游轮,见到了前来迎接他们的人,才错愕的看向封尽臣,“乔先生……是你的家人?”

封尽臣以为江羡也会来接的,没想到只有乔忘栖一人来了。

郁舒是江羡传媒旗下艺人,自然也是认识乔忘栖的。

因封尽臣先前说过她也认识,而人群里她就只认识乔忘栖,才会问出那样的问题。

封尽臣沉吟了几秒后才点头,“嗯。”

郁舒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她对乔忘栖的了解其实并不多,只知道他原本是原京乔家的人。

后来在乔家家产争夺中,又被爆出他并非乔家血脉。

当时网上还有不少人群嘲乔忘栖被逐出豪门,说江羡看岔眼了,选来选去选了个豪门弃子。

谁知道人乔忘栖的征途从来就不是乔家那一亩三分地,他脱离乔家后,自立门户成立了无双。

相比起乔家那摆在明面上的产业链和资产,无双的深藏不露才是最神秘莫测的。

郁舒那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已经快被烧死了,她怎么也没办法把乔忘栖和封尽臣联系到一块儿去。

而且两人见面后,也只是点头之交,并没有表现出半点家人般的亲近状态。

要不是两人的面部轮廓多少有一点相似,她可能会怀疑封尽臣在骗自己。

“我该怎么称呼呢?”郁舒绞尽脑汁后只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封尽臣看了看乔忘栖,喉结动了动却没开口。

乔忘栖的态度也是淡淡的,“先去房间吧,等羡羡睡醒了来。”

“羡姐也来了?”郁舒惊讶的问道。

“嗯。”

也就是在提及江羡的时候,乔忘栖的脸上才会浮现温柔的神色。

“我都好久没见羡姐了,一会儿可得跟她好好聊聊。”郁舒又把刚刚纠结的问题抛之脑后了。

乔忘栖安排人把他们分别送到了准备好的客房。

因司眠和滕娇娇是封尽臣带来的朋友,江羡也给与她们住在A区的权利。

荣斯爵是荣夫人的儿子,荣夫人又是江羡的干妈,自然也是住在海梦的A区。

A区的奢华程度,是司眠和滕娇娇这辈子都没见过的。

就连住的房间,也比先前要大几倍。

房间的阳台甚至还有露天的恒温泳池,那种与海天一色的浑然景色,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滕娇娇更是后悔之前拍了太多照片,以至于手机的内存支撑不住。

她一边心疼的删掉一些照片,一边疯狂拍照。

就连司眠都暂时忘记了那些烦恼事,开开心心的拍照欣赏美景。

江羡困得不行,主要是太累了,至于累的原因,就得去问在床上不当人的狗男人了。

乔忘栖看了好几次,最后实在看不下去,才叫醒了她,告诉她客人都到了,再睡下去就不礼貌了。

江羡胡乱的收拾了一下就去见郁舒她们了,郁舒正在抓娃娃。

海梦上面有各式各样的游戏厅和游戏设备,郁舒走到娃娃机前就怎么也走不动了,已经玩好一会儿了。

封尽臣对这小朋友喜欢的游戏实在不来电,奈何自己太太喜欢,他也只能舍命陪老婆了。

郁舒在抓娃娃这方面实在是菜得抠脚,偏偏又爱玩,抓了半天,才抓了零星两个娃娃。

而游乐场里其他的人,都是人手一打的娃娃拧着。

封尽臣实在看不过去了说,“要不,我来吧。”

“这个很难抓的!”郁舒跟他强调游戏的难度,“跟你玩的那些电竞游戏完全不一样,是有技巧在的。”

封尽臣默了默说,“我试试吧。”

“你不信你就试试吧。”郁舒认为他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她让开让封尽臣上,只见男人操控着游戏摇杆,瞄准了一个娃娃后就快狠准的按下抓捕键。

他瞄准的那个娃娃抓起来了,郁舒惊讶的叫了一下,随后又说道,“那个爪子会松开的!娃娃一会儿就掉回去了!”

她话音刚落,娃娃就精准的掉在了出口里。

封尽臣弯腰从下面取出了娃娃递到了郁舒面前。

郁舒尴尬的笑了笑说,“巧合!肯定是你运气好!不信你再抓试试,真的不好抓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封尽臣几乎是十拿九稳,没一会儿郁舒手里就有一堆的娃娃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技巧?”郁舒开始自我怀疑起来。

“其实没什么技巧,就单纯的运气好。”

郁舒顿了顿,点头,“我也觉得你就是运气好。”

封尽臣失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还抓吗?”

“不抓了吧,再多就没地方放了。”郁舒显然对抓娃娃已经失去了兴趣。

他们正要离开抓娃娃的区域,就碰见了特地来找二人的江羡。

“呀!羡姐!”郁舒看到江羡后,兴奋的跑过去想跟她抱抱。

奈何她手里还有一堆的娃娃,没办法抱抱,也就只能贴贴了。

“呀,你气色真好,看来封尽臣把你养得很好。”江羡上下打量了一下郁舒后感叹道。

说起封尽臣,郁舒脸上皆是娇羞之色,“他对我的确很好。”

“男人当然得对自己老婆好,否则拿来做什么?”江羡故意调侃了一句。

“羡姐,我听封尽臣说,这海梦游轮是你的?”郁舒叽叽喳喳的跟江羡聊了起来。

她有太多太多问题想问了,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

“算是吧。”江羡回答道,“是远璃会的产业之一,我又是远璃会的会长,所以也算是我的海梦了。”

知道实情的人都清楚江羡这话说得有些谦虚了。

也只有郁舒这种小白花不知道远璃会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帮会。

反正在郁舒看来,羡姐牛逼就完事儿了。

虽然已经错过了晚餐时间,但江羡还是带着几人去了露天餐厅吃夜宵喝酒顺便欣赏美景什么的。

而郁舒的其他两位朋友也在江羡的安排下被请到了露天餐厅来,自然也包括荣斯爵了。

A区的露天餐厅并不对外开放,只接待远璃会的人以及朋友。

这里的景色也是别出心裁的。

滕娇娇一直念叨着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好似除了这个词儿就找不出其他形容词了。

司眠在荣斯爵出现前都还算镇定自若,但荣斯爵出现后,她就明显的有些紧张了。

荣斯爵则和平时一样,穿着深色系的风衣,全程都酷着一张脸,话也是少之又少。

江羡作为主人家亲自宴请了各位,也一一的打了招呼,并希望他们能在海梦玩得愉快。

服务员给几人倒酒的时候也是有讲究的。

有乔忘栖在,江羡连碰酒的机会都没有。

堂堂一远璃会会长,愣是被一男人拿捏得死死的,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wap.

?t=2022112502051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