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1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588章 虚拟的神灵

第588章 虚拟的神灵

这帮狗曰的畜生……

钢铁之心号的舰桥。牧龙师全网首发

透过观瞄设备眺望着十数公里外那座由一颗颗人头垒成的金字塔和涂满墙壁的血迹,钢铁之心号的舰长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舰长,楚光重新看向了舰桥的落地窗外,缓缓开口说道。

如果让它们知道这种挑衅是有效的,它们很快会修第二、第三座京观,甚至会在输掉的那一刻把所有人都宰了。,

这些家伙在杀人这方面相当的积极,我们没有必要在毫无意义的地方浪费弹药。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朝着混凝土密集的城区投送间接火力的收益相当有限。

且不说榴弹炮这种依靠破片杀伤的火炮,就算是上万吨当量的战略核武器,在面对混凝土掩体的时候也并不如影视作品中那么夸张。

有实例记载,某颗原子弹爆炸的时候,在距离爆炸中心五六百米内的混凝土建筑中的人都幸存了下来,而只要不是作死跑出去瞧了一眼,连后遗症都没有。

至于变种人更不用说了。

这种生物只可能被超量的中子射线直接杀死,指望靠着癌变的后效影响间接杀死它是不现实的。

…….我明白。舰长沉重地点了点头。

在楚光的示意下,他看向一旁的副官,开口下令说道。放下锚链!

那副官行了个军礼。是!

巨大的钢铁锚链从飞艇的腹部扔下,重重地砸入了地面,在地表掀起了滚滚的尘土。紧接着升降梯放下。

随着先头部队和施工设备陆续投送到地表,甲板上下都忙碌了起来。

楚光向舰长简单地交代了几句,然后便转身去了禁闭室,看向了被固定在轮椅上坐着的尤尔。

他的头上戴着一支虚拟现实眼镜,接入了飞艇的观瞄设备,而此刻正对着的便是那座人头堆成的京观。这就是你们要去的天国么?楚光看着他说道。

尤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像是还没有从梦游的状态中醒来。

不过楚光却知道,这家伙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在那儿装疯卖傻罢了。楚光看着他继续说道。

圣域在哪。

长久的沉默之后。

尤尔忽然轻笑了一声,既像是在嘲笑自己,也像是在嘲笑所有人。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知道那个圣域是虚拟的,我问的是它的服务器在哪?顿了顿,楚光继续说道,或者换种说法,怎么消灭它。

尤尔用沉默表示了自己的不合作态度。

楚光并没有在意,用很轻的声音继续说道。

插在你脑子里的那块仿生学芯片锁住了一部分记忆,我们飞艇上的专家确实感到了棘手,但你应该清楚即便如此,破解它对我们来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这是在虚张声势吗?

并不是,楚光平静地说道,它向我提议,建议我把你的脑子送去理想城慢慢研究,只是这样一来你就没有任何赎罪的可能了。

赎罪哈哈。

尤尔忽然笑出了声来,将戴着vr眼镜的脸朝向了楚光这边,提高了音量说道。

我为什么要赎罪?我有什么罪?比起被废土杀死的人,比起被废土变成牲口或者野兽的人,我们牺牲的那点儿人根本微不足道,更不要说那些家伙本来就和牲口一样活着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他们也会自己腐烂掉。

你要是真正了解他们,就该知道他们蠢得无可救药,他们会把锁链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对试图拉他们一把的人恶语相向,他们就想当动物,我看他们比任何人都适应这片废土,比任何人都希望废土一直持续下去。倒不如让他们的人生稍微有意义点,至少死在我们的手上,能作为终结废土的燃料。。

尤尔沙哑的笑着笑声渐渐癫狂了起来。就像疯掉了似的。

站在楚光身后的吕北,死死地盯着这个扭曲且无礼的家伙,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楚光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尤尔。

直到他嗓子哑了,笑不动了,才缓缓开口说道。那你所谓的的意义究竟是由谁来决定的呢?5尤尔用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

不需要任何人来定义,活在新世界的后人自会对我们做过的事情给出客观的评价,就算咒骂我们也没关系,我本来也不是为了荣誉或者名声去做这些事情。2

楚光怜悯地看着他。可惜了。

……尤尔没有说话,摆出了随便怎么说都无所谓的表情。楚光看着他继续说道。

7就算去了新世界,你的废土也不会结

第588章虚拟的神灵(第2/4页)

束,这片土地会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废土。而你的牺牲没有任何意

义,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的自我满足。尤尔终于忍不住开口反驳道。

你又怎么知道以后的人会怎么想?

不是我知不知道的问题,而是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楚光注视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甚至都没在你幻想的天国里生活过一秒,就指望用天上的办法来解决地上的问题。

一个人饿了,我们会分给他维持基本生存的食物,然后告诉他怎么获得更多,怎么更有尊严的活着,而不是建议他去换一个连泥巴都能消化的仿生学的胃,和一张连石头都能啃下来的嘴。

尤尔冷冷一笑。

你想的太简单了,不饿肚子就能结束废土了?那从一开始废土就不会存在,这根本不是饥饿的问题

但至少饥饿是具体的问题,先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才能去解决下一个问题,楚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指望所有具体的问题存在一个共通的最优解,只要变成了新人类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那么然后呢?

尤尔愣了下,缓缓地脱口而出。……然后?

是的,然后呢?新人类的问题你又打算如何解决呢?再设计一个比新人类更完美的生命体,拉着所有人在进化'一次吗?或者说从一个乌托邦,跳到另一个乌托邦?

看着不说话的尤尔,楚光继续说道。

很不幸,这就是你留给后人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你失败倒也罢了,但万分之一的概率你恰好幸运的成功了,那便是最大的灾难。

任何代价都会成为必要的牺牲,他们会一遍一遍地重复今天的悲剧,然后把其他人溺死在不可能的梦里。所以到底是我想的太简单了,还是你想的太简单了。

从那张茫然的脸上收回了视线,楚光知道他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些,冷淡地继续说道。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进化成新的物种,但那一定是因为我们恰好走到了那个阶段,而绝不是为了进化而去进化,为了解决问题而去解决问题。?

我给了你赎罪的机会,但现在看来是我浪费时间了。1你还是换个地方去忏悔好了。

扔下了这句话,楚光转身向门外走去。

尤尔愣愣地望着脚步声离去的方向,没由得一阵心慌,忽然开口道。等一下。

已经走到门口的楚光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他。怎么了?

尤尔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说道。

圣域不在地

上,当然也不在某个服务器里,它是无数颗仿生学芯片构成的服务器阵列,在一个或多个节点的辅助下连成了一张大网……圣域就是这张网。首发弃宇宙

吕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一方面是惊讶于这无数颗仿生学芯片构成的圣域,另一方面则是惊讶于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竟然坦白了。惊讶的不只是吕北,事实上就连尤尔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否正确。

那个记忆提取器不仅仅是将他的记忆粗暴的扯了出来,同时也让他想起了许多自己早已遗忘的琐事儿。他是一名研究人员,本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大胆的假设与小心的求证本应是最基本的方***。

然而讽刺的是,自己明明清楚却没有做到,反而将希望寄托在了用神性取代人性上。

或许正如眼前这位管理者所说的那样。

这场梦的尽头并不是天国,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地狱……

说着的时候,尤尔缓缓翻转了被绑在扶手上的手腕,抬起弯曲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比如我这里……就有一枚。只不过这儿的信号不太好,所以连接不上网络罢了。

钢铁之心号本身就是一个大铁壳子,除非站在甲板上,和外界的信息交换都只能通过专用的信息接口。那个通道是受到小柒监视的,罗乾自然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主动钻进来。

而这也是日蚀能出其不意地通过赵天干的尸体,重新激活那枚断电的芯片,连接上圣域的原因。

因为在赵天***掉的那一瞬间,罗乾便失去了对那枚芯片的连接,生物芯片是需要人体的生命活动来提供能量的。

而如果是通过尤尔的芯片,恐怕根本进不去圣域,因为他被俘虏基本上是已知的事情。

毕竟信息便是数字生命的全部。

也正是因此,小柒总是很黏人,每次出远门都缠着楚光让他带着自己。罗乾大概也是类似的存在。

每一个芯片都保存有圣域的一部分碎片,在通讯正常的情况下,所有的芯片共同构成了整个服务器阵列。其中一枚芯片的损失对他来说无关痛痒,毕竟哪怕只有一枚芯片和一个大脑,他也是能存在的。

只是那样的话受限于算力,干什么事儿都不太方便罢了。

和陷入沈思的

楚光不同,吕北的表情渐渐变了,忍不住问道。无数颗

到底是多少颗?

要是那个罗乾在锦河市埋了一千枚,甚至是一万枚芯片,那岂不是没完没了了?他们总不能和变种人一样,把所有人的脑袋都砍了吧?

即便是为了消灭火炬教会,这个做法也太极端了。给每个人的大脑做个ct更不现实。

仿生学芯片植入手术通常做的很隐秘,使用的材料也都是特别的碳基材料,一般的核磁共振根本查不出来,前线的临时实验室就更别指望了。

想要一个不漏地查出来,至少也得用上避难所的那台扫描床。要么就得用记忆提取器,从可见的记忆中逐帧检索仿生学芯片工作过的痕迹。

尤尔摇了摇头。

除了主教自己,没人知道具体有多少个……恐怕就连圣子也不知道。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

不过应该不至于给每一个人都装一个,毕竟那东西听说是黑箱制作的,而黑箱都是有工作寿命的。比如……像是张正阳那种外围的使徒就没有植入芯片,他需要通过我们才能与罗乾沟通。

想来也是。楚光点了点头。

他记得赫娅说过,117号避难所的黑箱大多是仿生学器官。

而他从117号避难所回收的第一个黑箱,就是能够制作脑机接口的神经连接单元。

后来火炬教会还尝试过从他这里回收那个黑箱,以及前避难所所长留下的管理者日志,只是失败了。思忖了片刻,楚光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

如果我是他,大概会给每个种植园的农场主和继承人装一个,这样便间接控制了所有种植园式的聚居地,再挑选几个方便管理的个体混在其中,作为贡献算力和备份用途的服务器,以及以防万一的备选。

巧的是锦河市大多都是这类聚居地,连希望镇那样权力相对分散的都是少数中的少数。甚至不只是锦河市,整个锦川行省都是如此。

巨石城的贵族们圈养的鹰犬们,几乎把这里所有能开拓的市场都开拓了出来,改造成了他们希望的形状。这样一来,那个罗乾在执行计划的时候,只需要动用很小一部分棋子,大多数棋子都能安全地藏在暗处。

无论是给每一个人做全面检查,还是把这儿的所有人都杀掉,在工作量上都是难以完成的事情。难怪他毫不犹豫地便放弃了赵天干这枚棋子……

他早就埋下了一张看不见摸不着的大网,将整个锦河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幸存者都笼罩了进去。1看着陷入沈思的楚光,尤尔淡淡地笑了笑。

很有火炬的风格不是吗?圣子只是名义上的领袖,精神上的图腾,制定计划的是每一个进入圣域的先行者。

而在各个教区,先行者便是代行神权的圣子,信徒们瞻仰的图腾,而真正执行计划的是每一个连接到圣域的使徒以及无数被指引的信徒。

楚光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现在的你是尤尔,还是罗乾。3尤尔沉默了许久。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如果将一切的责任推给住在心中的某个魔鬼,或许确实能减轻他的罪孽。但真是如此吗?

许久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也许……两者都有吧。禁闭室的门重新关上了。

跟在楚光的身后,吕北略微加快脚步走到了他的身旁,低声问道。怎么处置那个人?

楚光随口说道。

这得看他自己了,其实比起将他交给企业去研究,我更倾向于将这个棋子留在身边。

当然了,如果理事会对那家伙身上的秘密感兴趣,自己也不介意拉着东海岸的老朋友们一起。反正隔着这么远企业也不太可能自己来这儿调查,最终还是得依靠联盟这条地头蛇。

吕北不解看着楚光问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老实说,他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和那个俘虏浪费那么多口舌,他有一万种办法让那家伙变老实。甚至都不需要企业的技术。

楚光大概能猜到这小伙子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当然有,你应该听到了吧,每一颗仿生学芯片都是圣域,都住着罗乾。那家伙身上的那颗自然也是,而我们刚才已经和他谈判了半个小时。

看了一眼vm上的时间,他继续说道。

这其实是个不错的开始。你没发现吗?那家伙已经逐渐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那个极端的理想是否正确了而且就像他说的,尤尔和罗乾这两个人格,是同时存在于他的体内的。

他的决定,其实是两个人共同的决定。

只是他潜意识里无法区分罢了。

记忆提取器已经检索了尤尔的全部记忆,但仍然没有检索到关于圣域的具***置以及摧毁它的办法。只能说明那段记忆根本不在他的脑子里,而是缓存在他大脑中的那个仿生学芯片上。

现在尤尔主动将它交了出来,显然这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决定,也是罗乾的某个分身的决定。否则就算他有心思坦白()

,也根本办不到。

在面对回答不了的问题时,两个灵魂的心理防线已经出现了一丝缺口,所以他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听完楚光的解释之后,吕北的眼睛忽然亮了。

我明白了!只要让他脑袋里的那个芯片和外面的罗乾互通数据,就能把那个想法传导到罗乾所在的圣域里?

就像把炸弹藏在包裹里,送到那个罗乾的手上!

他能想到的比喻只有这个,不过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靠谱,眼睛也跟着愈发闪亮了起来。不愧是管理者!

吕北看向楚光的眼神更加的崇拜了。

倒是楚光自己,在听过这小伙子的解读之后,却是失笑着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如果嘴炮就能解决问题,也没必要把钢铁之心号开到这儿来了。吕北愣了下。

啊,不行吗?楚光摇了摇头。

说到底,缓存在一个终端上的数据,想要覆盖掉整个网络的数据是不可能的。

这就好像小柒在终端上缓存的数据就算和主机分开一会儿,也不至于会将主机上的数据覆盖掉。

罗乾没有一个固定的主机保存数据,而是选择将所有的自我分散在各个植入大脑的仿生学芯片上。这么做的优点是不会被找到主机的位置从而被摧毁,却也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

当他绝大多数分身生存的环境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而又无法通过心灵干涉装置将其洗脑,这张又无数节点形成的庞大网络,可能轻而易举就从根本上被颠覆了。

说到底,仿生学芯片需要依附人脑存在,如果没有心灵干涉装置,两者其实是互相影响着的。

至少构成人格的模糊运算部分,是得在人脑上完成演算的……这些知识都是楚光从殷方那儿听来的。吕北一脸茫然地看着楚光,惭愧地挠了挠后脑勺。

抱歉,大人……我没听明白,要不您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做好了。

楚光笑了笑说道。

简单的来说,那个躲在圣域里的混球觉得这个废土已经没救了,世界必须毁灭一次然后才能获得新生。既然他们抱着这个愚蠢的念头,我们就给他们瞧瞧我们是怎么做的好了!

那家伙不是认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么?那就让他见识一下联盟的做法好了!

从变种人到奴隶主,他会把这里的麻烦一件一件地革除。

而等到了那时候,他倒要看看那家伙,再怎么大言不惭地把那句没救了说出口。

首先是第一件……

楚光思考了两秒,开口道。

嗯,松果木农庄那边有麻烦了,你替我联系一下陆军指挥部,让他们立刻抽调一支部队赶过去。

如果赵天干和使徒并不是唯一的芯片持有者,也就意味着外面的那个罗乾在松果木农庄中还留有无数只眼睛。

随着心灵干涉装置关闭,那里的通讯屏蔽已经解除。搞不好他们会想办法把变种人直接送进去。

毕竟那家伙自己说的,教堂的地下室有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但他并没说,通道只有一条。吕北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也没问缘由,二话不说领命道。

我这就去!

看着快步离开的吕北,楚光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

说起来……今天正好是第三天来着。

等一下。

听到管理者的声音,吕北停住了脚步,回头恭敬说道。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楚光笑了笑说道。

对手应该是变种人。

就让丛林兵团的弟兄们过去好了!

wap.

?t=2022112920552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