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仵作的验尸模拟器 > 75 飞蛾焚身,秋闱解元

75 飞蛾焚身,秋闱解元


秘术,同古彩戏法中的禁忌一样,都是不常见的手段。

陈默新得到的这一门秘术,名曰“焚身”。

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是一门爆种的秘术。

飞蛾扑火,刹那光辉。

焚身秘术,便是飞蛾教呼吸法青蛾功中记载的核心秘术。

这门秘术一旦使用,使用者便会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强的力量。

即便是初步习得使用,也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实力拔高一到两成。

在生死存亡关头,焚身秘术毫无疑问,能够大幅度提高施术者的战斗力。

只不过焚身秘术使用之后,后果也相当严重。

短时间内的爆发,势必会对身体带来不可逆的损伤。

若是将人体比作是一支蜡烛,原本它的燃烧平稳有序,一切遵循着必要的规律。

焚身秘术,则相当于在蜡烛下添一把火。

这样,火势固然会剧烈,但施术者的身体,必然会遭受到严重伤害。

年轻些的那还好,底子厚扛得住,一般也就是身体虚弱,严重点落个残疾,最差的那就是魂飞天外。

不过年轻人一般也修炼不到精深境界,倒不必担心出现直接嗝屁的情况。

而要是年老力衰、风烛残年的老家伙用了,这焚身秘术那就相当于催命符,很可能爆发一次,直接嗝屁。

这焚身秘术也分层次,越是修炼得精深处,越能够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陈默完全掌握这门焚身秘术之后,总有种感觉,这东西有些似曾相识。

回想一下,前世一部动漫之中,迈特凯使用的八门遁甲,不就相当于这焚身秘术?

是了,只不过焚身秘术没这么明确的层次划分,大体上相近。

这东西看起来牛逼哄哄,实际上修炼起来十分费劲,与八门遁甲有过之而无不及。

年轻人拿到手,苦修个十几年,能练出个三四成就算不错了。

试想一下小李,从火影开局到结束,鸣人都可以手搓尾兽玉了,他还只开了六门。

因此,这门秘术经常是被用来逃命。

飞蛾教的信徒虽说常被称作是疯子,但人家不傻,今儿个打不过,开着秘术跑路,等找着机会了,再来阴一把。

这疯子,和傻子,那还真是两个物种。

陈默看一眼自个儿的焚身秘术,真不错,直接满级。

全开倒是可以将战力提升数倍,但后果也很严重,和迈特凯开死门没啥差别。

呵呵,又是一门压箱底的手段。

他自问与人为善,从不争风吃醋,也不与人起争执,哪用得着这玩意儿。

而且,还有纳灵术兜底,再不济,来一千发天河剑意压压惊就是。

这门焚身秘术,实用性还不如纳灵术呢。

还是好好地存储天地能量,早日将纳灵术的空缺补充完整吧。

陈默算了一下,呼吸法没日没夜的运转,大概二十多年后,纳灵术的空缺就可以补充完整。

啧啧,还是得想办法赶紧突破才是。

境界高了,时间肯定会减少,不至于这般吃亏。

往后半个月时间,前一周时间陈默过得并不大顺遂。

毫无疑问,是新增加的业务量拖垮了他原本清闲的生活。

这就很难受,虽说奖励多了不少,可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去茶楼都不大方便,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任务。

老是让汪哥跑腿,那也不是个办法。

后边陈默也想出来个法子。

让八哥充当信使,一旦有了任务,那就马不停蹄的飞过来找他。

这方法用了,效果颇好,八哥成功转型,往来于京城之中。

这也算得上是宠物再利用,老是闲着,八哥也闷得慌。

今日里京城中还有件大事。

秋闱放榜!

经历了秋闱的紧张刺激,广大士子翘首以待的放榜日子终于是来了。

早早地,告示栏边就站满了人,大都是赶考的士子,还有些看热闹的京城百姓。

大家都想知道,是哪一位士子,能够击败众多对手,拔得头筹,成为这京城之中的举人。

啊不对,应该称之为解元。

能在这藏龙卧虎的京城之中,考取解元,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天之骄子。

陈默也来了,站得远远的,他耳聪目明,看得长远,因此不需要过去挤人堆。

前世经历过诸多考试的他,心中对这封建时代的科举还真有几分兴趣。

虽说后世很多人瞧不上这科举考试中走出来的人才,但毫无疑问,能够击败众多对手,并夺得第一的,那绝对是一个时代的佼佼者。

很快,官兵双手捧着黄榜过来,人群自动散开一条道,大家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谁都想尽快知道这黄榜上边写着什么。

尤其是那第一名,那绝对是大家最为关注的对象。

时辰已到,黄榜张贴,上边写满了名字。

陈默看着黄榜上第一名的名字,眉头一皱。

这名字他还认识。

谭新维!

那个中秋诗会上有些喋喋不休的男人。

这家伙还真有些真才实学,竟然能在秋闱之中拔得头筹。

了不得了不得,是个有文化的人。

京城可不同于乡野地方,在这里拔得头筹考取解元,那势必会有更多达官显贵关注。

谭新维只要不作死,那前途绝对没问题。

虽说后边还有两场重要考试,但对于一个解元来说,总不至于还考不上。

现场看榜的人,而今已经是两极分化。

考上举人的,那一个个喜极而泣,就差没当街奔走呼号了。

而没有考上的,则如丧考妣,脸色阴沉,有不少人当街失声痛哭。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成功者和失败者挤在一团,同样是流泪,有的人是喜极而泣,而有的人,则是心伤不已。

有几个年岁较大的,甚至于当场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当然,这里边有考上的,也有没考上的。

范进中举之中,范进得知自己中举之后昏迷发疯,而眼下的京城,因此昏迷的也不在少数。

当然,若是论人群中最耀眼的,那必然是解元谭新维。

正所谓众星捧月,谭新维无疑是人群的焦点,恭维的对象。

可是这家伙,不知怎么的,眼睛毒辣,一眼就瞧见了远处茶棚里的陈默。

“陈兄!”

一声大喊,陈默吓了一跳,便见谭新维小跑着过来。

嘶,这家伙是要作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 我有一颗万宝树 仙穹彼岸 穿梭两界:我携带的物品能变强 东京成神从浴室开始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