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东霓 > 正文 第5章 前世的深蓝色(2)

正文 第5章 前世的深蓝色(2)

    “你还有老公,cool——”雪碧又像是牙疼那样赞叹着,“其实小弟弟也很好看,他长得和我们一般人不一样,可是他不是不好看。”

    “没错,”南音非常同意地说,“尤其是郑成功只露出一张小脸的时候最好看了,像是从动画片里面走下来的——不信你去拿个大塑料袋来,我们把他装进去只露出来头,马上你就能看到,太像动画片了。”

    “你听听,”三婶摇头,“她哪一点儿像是要面子?她根本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她早就不害臊了,”三婶咬了咬嘴唇,“还有,你们俩,”她抬起头看着我,“以后你们俩谁都不准再背着我给她钱——西决尤其是你。”

    “好我知道了——”西决非常耐心地说,“你已经说过十几次了三婶。”

    门铃又响了,三婶说:“是你小叔他们全家,这下人就全到齐了。”

    南音压低了嗓门儿告诉雪碧:“现在,不好看的人都来了。”总结得准确而简洁。

    小叔穿着一件看上去很新的衬衫,不可救药地把下摆塞在裤子里面,我开玩笑地笑道:“小叔,我跟你说了一百次不要那么穿衬衣,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小叔一愣,摸着脑袋“呵呵”地笑,“我老了我老了,追时髦是你们的事情。”

    北北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哭了起来,陈嫣微笑地看着我,“你看见了,东霓,我们北北不喜欢你说她爸爸的不好。”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女人荒谬的逻辑总是让我恶向胆边生,不过算了,我还是专心包我的饺子,不跟她一般见识——小叔手忙脚乱地哄着北北,北北的小脸蛋儿在小叔的怀抱里一颤一颤的,我在心里暗暗地叹气,“老天爷呀,北北长得真丑。”当然了,我的良心总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提醒我:北北的妈妈是另外一回事,北北这个小家伙本人是无辜的——可是,这改变不了客观事实,她如果一直以这种趋势丑下去我可不好意思跟外人介绍说她是我的小妹妹。

    “北北是不是饿了?”三婶问陈嫣。

    “没有,出门的时候刚刚喂过奶的。”自从北北出生以后,陈嫣说话越发地气定神闲起来,简单点儿说就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东霓,”她一面从小叔手里接过北北,一面冲我皮笑肉不笑地说,“谢谢你给我们北北买的那条裙子,真是不好意思,价钱好贵的——”

    “一家人,不说这些。”三婶在边上淡淡地说,“今天怎么不让北北换上新裙子给我们大家看看啊?”

    “我也想呀,可是昨天给北北试着穿了一次,”陈嫣看了我一眼,“穿了两个小时就一直哭一直哭,我才发现原来腰上被勒出来一圈红印子,你知道那条裙子腰上的一圈花边儿看上去漂亮,可是就是穿着会太紧,小孩子的皮肤受不了——唉——”她叹气,“可惜了,中看不中用。”

    我心里的火又“腾”地蹿了上来,正在想着该用什么方法看似不动声色地给她一个回击,突然看见了西决的眼睛,他隔着餐桌,很认真地看着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好作罢了,在心里狠狠地感谢上帝没有让这个女人成为西决的妻子。于是我只好笑笑说:“是我买惯了小男孩的衣服,忘记了注意女孩子的衣服上面那些琐碎的东西了。”但是我心里同时在说:“三八,我这次给你脸了,可我不是看你的面子。”

    “不要紧不要紧,”小叔赶紧憨厚地说,“可能多穿几次,习惯了也就好了,小孩子不能那么娇气的。”然后,急急地把脸转向了西决正在拌的凉菜,“给我尝尝,”他笑着,现在小叔对西决的笑容总是小心翼翼的,“你拌的凉菜真的是一绝。”

    “因为我什么热菜都不会。”西决开着玩笑,但不去正视小叔的眼睛。

    小叔用手指捏了一根茼蒿,放在嘴里,“好,不过好像淡了点儿。”

    “怎么可能?”西决难以置信地也跟着小叔用手指捏了一根,完全忘记了筷子近在咫尺——西决最恨别人对他做的事情表示怀疑,无论大事小事,所以每到这种时候就表现得像个孩子,平日里的那种四平八稳全都没了,在这点上他是个百分之百的狮子座。

    陈嫣大惊失色地叫了一句:“洗手没洗手啊——”说着伸出手重重打了一下,巴掌清脆地落在那两只伸在盘子里面的手背上。就在这一瞬间,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了一点点惊异和羞涩的神情。还好三婶这个时候很及时地宣布,开饭了。

    自从北北出生后,每次全家人吃饭,我都得非常不幸地坐在陈嫣旁边,还好我们俩的椅子中央空出来一段比较宽的距离,来停放两个孩子的推车——这是南音的鬼主意,她坚持婴儿也是家庭成员,大家聚餐的时候也该有正当的席位。虽然这两个小家伙其实只看得到餐桌的桌腿,完全看不见桌子上的菜,但是他们俩倒还总是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坐在那里,挥舞着四只小手,比如此刻,郑成功的小手突然抓住了郑北北那只更小的手,他们俩同时交换了一个非常会心的笑容,那是这两个小家伙问候的方式。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就化了,就会暂时忘记郑成功种种可恶的瞬间,以及郑北北长得真的很丑。

    “好吃呀——”雪碧像是在朗诵诗,由衷地投入的表情逗笑了所有的人。三婶开心地说:“那就更得多吃点儿。”三婶喜欢雪碧这种没心没肺的丫头,我看得出。

    “我跟你们说件事情——昨天南音爸爸打电话回来,”三婶环顾着大家,“特别巧,他在北京碰到了一个在龙城国际酒店工作的老朋友,人家给了他一张家庭聚餐的优惠券,日子呢是从5月18号到5月底,我在想,5月中下旬那段时间正好是郑成功的周岁,北北的百天,我们不如就把这张优惠券用了,给两个孩子同时庆祝。因为那个酒店的服务特别好,我们拿着这个优惠券,连孩子们的生日蛋糕都是赠送的。东霓,郑成功的生日是——”

    “正好是18号。”我说。

    “我记得南音爸爸5月20号的时候又要出差到山东那边去,”三婶说,“不如我们就赶在他在家的时候把这件事情办了吧。5月18号,或者19号——”

    “可是我们北北要到5月24号才满一百天。”陈嫣平淡地说。

    “那也没什么要紧。”小叔赶紧接了话,“提前两天过了怕什么?两个孩子一块儿庆祝是多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百天不是生日,不一样的,生日年年都有,百天一辈子只有一次。”陈嫣看着小叔。

    “小婶儿——”南音在餐桌的那一头,清脆地叫她,不知为何南音叫她“小婶”的时候总是语气讽刺,像是以前大声地叫西决“郑老师”,“郑成功的周岁生日也是一辈子就只有这一次。”

    “我的意思是说,生日可以晚过几天,早过几天,都没关系,图的就是那个仪式,可是百天不一样,要是多一天少一天还有什么意思?”陈嫣微笑地看着南音,像是在解释自己并非无理取闹,不过我能想象她心里在用怎样的词汇诅咒着南音——当然我心里用来诅咒她的词汇只会更恶毒。

    “好好好——”三婶息事宁人地微笑,“陈嫣说得也有道理,还是就定在5月24号那天,我无非是想放在南音爸爸也在家的日子,不过没关系,西决你到时候把你那个什么dv带上,咱们把过程都好好拍下来给你三叔看。”

    “我们同学的妈妈说过,龙城的老人们过生日也是有讲究的,生日可以提前过,不能推后过,推后也是不吉利的。”南音诡秘地一笑,真不愧是南音,姐妹一场,永远跟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啊呀,”善良的三婶果然上了当,“我不是龙城人,对龙城的习惯也不大懂,不过这个说法我原来好像是听孩子们的奶奶说过的——可是,那些也是迷信——”三婶迟疑地看着我,“东霓,你不会在乎的吧?”

    我迟疑了一下,说:“不会,三婶,我才不在乎。”我是不想让三婶为难。

    “迷信无非也就是求个心里舒服,和过百天一天都不能错没有本质区别——”南音胡搅蛮缠的本色又有了尽情散发的机会,“为什么一天不错地过百天就是仪式,可是我们不愿意推后过生日就是迷信呢?”她像是在说绕口令。

    “南音,这个还是有区别的,”小叔居然认真地摇头晃脑了起来,“你看,迷信的意思是指——”

    陈嫣打断了小叔,“郑成功的年龄比北北大一点点,他将就着北北的时间,让着北北一点儿也没什么啊,我们北北是女孩子,郑成功就绅士一点儿嘛——”她微笑,有点儿僵硬。

    “有没有搞错啊——”南音的声音虽然是很娇嗲的,但是眼神突然变得凌厉,“那北北其实还是郑成功的长辈呢,到底谁该让着谁啊——”

    “南音,其实我也不愿意让郑成功的生日推后过,”陈嫣努力地维持着,“我保证,明年郑成功过两周岁生日的时候,我们一天不错地庆祝,我来负责准备一切。可是这一次不同,我希望我们北北的百天可以过得……”

    “是,你们北北的百天一天都不能错,你们北北什么都不能缺,因为你们北北是正常的,你们北北需要健康地长大;郑成功本来就不正常,说不定长成大人以后也还是什么都不懂,所以生日那种小事情有什么要紧,在你眼里郑成功只要像个动物活着就可以了,仪式什么的东西都是笑话,他怎么能和你家北北相提并论——小婶,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南音的眼睛像是含着眼泪一般的亮。

    “南音!”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地制止她,三婶、小叔、西决,甚至是我。我不为了别的,只因为她说的那句“像动物那样活着”猝不及防地刺到了我心里去。

    一片短暂的寂静里,陈嫣错愕地说:“南音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这个死丫头。”三婶眼神紧张地盯着小叔和陈嫣,手微微发颤,于是她索性心烦意乱地丢掉了筷子,似乎是要让这两根孤单的筷子甩在桌上时那种伶仃的声音给自己壮声势。她接着狠狠瞪着南音,“你给我回你屋里去,不准出来,马上回去,快点儿。”三婶向来如此,她只是在平日里对南音横眉竖目,每当南音真的闯了什么“大祸”,她的第一反应总是手足无措,然后就是想把南音藏起来。我记得,她刚刚知道了南音结婚的事情的时候,脸色惨白,我在旁边紧张地以为她要晕过去了,结果她嘴唇颤抖着说出来的第一句话是:“我要订两张飞机票,把她送到南京她外婆那里去——学校也不用去了,我就不信那个小流氓还能找到她……”

    就在这个寂静的瞬间,雪碧的大眼睛清澈安静地注视着我们所有的人。对周遭氛围浑然不知的郑成功在耐心地玩儿着他推车上悬挂着的小老虎,位于纷争中心的北北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沉默了很久的西决突然把手按在了南音的肩膀上,“兔子——”他真的很少这么叫南音,其实这个绰号几乎已经被大家遗忘了,他说,“兔子,你是不是应该向小婶道个歉?”我闭着眼睛也知道,此时他放在南音肩上的那只手增加了一点点力度。

    南音惊讶地看着他的脸,他的表情其实一如既往的温和,他自己不知道他最可恨的地方就在这儿,“你是不是应该——”使用文明礼貌的句子,以及看似好商量的语气来强迫别人顺着他的意思。因为他觉得自己代表“公正”或者“正确”或者“唯一可行的办法”——这就是他总能成功地让我抓狂的原因。但是三婶和小叔的神色似乎是轻松了,无论如何,西决比谁都适合扮演眼下的这个角色。

    南音“腾”地站了起来,硬邦邦地说:“对不起,小叔,小婶,我不是有意要针对北北。我只不过觉得,不应该因为郑成功不是正常人就不拿他的生日当回事。我只是觉得大家应该公平——要是连我们自家人都做不到公平地对待郑成功,那就别指望别人能来对他公平了。我吃饱了,我还是躲得远点儿,省得大家看我添堵。”说完她就径直回到了她屋里,估计会马上拿起电话跟她远方的老公哭诉并详细描述今天晚上每个人都说了什么。

    那顿晚饭自然是冷清收场。要是一个人总是在那样的氛围里吃饭,估计很快就会得胃溃疡的。只有雪碧的饭量大得吓人,连小叔都叹为观止了,小叔惊讶地笑着,“我们家的这个小亲戚真是不得了……”

    在我拎起装着郑成功的篮子和三婶告别的时候,西决说:“你今天喝了好几罐啤酒,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去。”

    “啤酒不要紧的,你太小看我了吧。”我疲倦地翻了翻白眼儿。

    “开什么玩笑?”他从我手里拿过了篮子,“我有先见之明,今天一点儿都没喝,就是怕你一不小心喝多了不能开车。”

    “行——我败给你了。”我举手投降。

    南音就在这个时候穿戴整齐地跑了出来,斜挎着她的背包,对三婶说:“今天晚上我要到姐姐家去住。”语气依然是硬邦邦的,说着就谁也不理睬,拉着雪碧跑下楼去了,连电梯也不等。

    三婶叫住了我,塞给我一个饭盒,“东霓,拿着这个,她今天晚上几乎什么都没吃,到了你那里一定要喊饿了,你把这个在微波炉里给她热热。”

    郑南音小姐的坏心情似乎一直持续着,西决把副驾座的门拉开,笑着对她说:“南音,坐哥哥旁边吧。”她把脖子一梗,冷笑一声,“虚伪。”

    “兔子,”我也加入了和稀泥的行列,“别这样,你看他都在主动向你求和了。”

    南音又把小脑袋愤怒地一甩,“谁稀罕!”然后执着地拉开后座的门钻了进去。雪碧在一旁静悄悄地微笑,当众人坐定了以后,雪碧突然说了句:“南音,你好幸福呢。”我从前反镜里看见南音眼中有一丝惊讶轻轻地一闪。

    半路上西决的手机突然响了,响了一遍又一遍,他置若罔闻。停了一会儿,又重新响了起来,铃声固执得就像是一条不知道自己被放在鱼缸里的金鱼,奋力冲撞着封闭的空间里那种不容分说的安静。

    “到底谁呀?”我问。

    “没有谁。”他那副讨人嫌的样子又出现了,我早就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江薏”,就不知道他玩这种把戏有什么意义。要是真的那么讨厌江薏,换个号码不就好了?设置阻止江薏的呼叫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故意摆出这副样子来:我在,我就是不理你。看来男人们都是需要诸如此类的意淫方式来显示自己的存在的。

    “你不接,我替你接了,不然你就把它关了,我们郑成功就快要睡着了,你吵醒他后果不堪设想。”

    他沉默不语,终于在电话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按下了“接听”。“就是嘛,”我在旁边笑,神志不知为什么有些涣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玩这套青春期的把戏干什么?”

    “西决,西决是你么——”江薏的声音大得可怕,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听声音她是喝多了,言语间几乎都充斥着酒精的眩晕,“西决我要见你,你别挂,你为什么不理我了?你上个星期说了你会再来的,为什么又突然不接我电话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耍我你混账王八蛋你该死你小时候活该变成孤儿——”歇斯底里之后她突然软了下来,紧张的空气里弥漫着她崩溃的哭泣声,“西决你别这样对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剩下你了,对我好一点儿,求你了,否则我杀了你让你死无全尸——”电话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挂断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我的声音干涩无比,“你又去见过她?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他不回答。我的身后传来了那两个淘气鬼清晰的、重重的呼吸声。南音胸有成竹地、清脆地跟雪碧说:“大人的事儿你别管,那么好奇干什么?等你长大了我再慢慢给你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