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东霓 > 正文 第7章 伤心球赛(2)

正文 第7章 伤心球赛(2)

    “让她和郑岩一起去死吧。”我恨恨地用力推了一下郑成功的摇篮,他的摇篮变成了凶险的海盗船。我以为他会被这突如其来的颠簸吓哭,可是他挥着胖胖的手笑了起来。

    看着他一无所知的笑脸,我对自己说:“不要紧,这些我都不在乎,我能应付。”

    跟着我抬起头看着窗外,突然间发现,原来春天早就来了,春天又来了,又一次大张旗鼓地、卖弄风骚地、无可救药地来了。那一天我把郑成功、雪碧,以及可乐像寄存行李一样统统扔到三婶家里,说了句“不好意思三婶我有点儿急事”,然后就风驰电掣地开到了市中心,走进一间发型屋,对那群把我围在中间、长得比女孩子还清秀、浑身暗香浮动的发型师们斩钉截铁地说:“今年什么最流行,我就要什么。”然后扬起下巴,对准其中一个眼睛最大,看上去最羞涩的小男生说:“就是你了,你来帮我弄。”他冲我惊讶地一笑,身边的洗头小妹们七嘴八舌地说:“美女你眼光真好噢,他是这里要价最贵的造型师。”其实我的眼光一点儿都不好,我只不过是看出来他是个小妖精。

    闭上眼睛,仔细倾听头发在耳朵旁边“咔嚓”的断裂声——我就当这个小妖精来帮我剪彩了——又一次开业大吉的是我那个错误百出的人生,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继续错下去,负负得正,错到极致总能对一次,这就是殊途同归。非常好,我要开始战斗。

    我焕然一新地奔驰在回三婶家的路上,打量着这个城市。这个城市依然可爱,重度污染的天空里依然大剌剌地浮动着不加遮掩的情歌和欲望——那么好吧,你们这些想要偷情的人,你们这些喜欢玩儿暧昧的人,你们这些心怀鬼胎又犹豫不决的人,你们这些迷恋那种名为浪漫实为纵容的氛围的人,都到我这儿来吧,我最明白你们想要什么,把你们的钱交给我,我给你们一个绝好的场子,用来排练那些古老的、欲拒还迎、欲语还休,或者欲擒故纵的戏码。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拨通了江薏的电话。

    “亲爱的,”我非常认真地宣布,“我决定了一件事情,我要开咖啡店。我明天就去找店面。”

    “东霓,”她慢吞吞地说,“我劝你再稍微等一段时间看看。”

    “你开什么玩笑啊——”我一不留神差点儿就闯了红灯,“我第一个告诉你就是因为拿你当朋友,我都不计较你背着我和我弟弟乱搞了,你还要架子这么大,反过来泼我的冷水!”

    “你的逻辑真奇怪,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好不好?”她也提高了声音冲我喊回来,“实话告诉你,今年年初开始,股市的大盘就不好,虽然他们都说奥运会以后股市会反弹,可是照我看,未必。夏天之后若是真的继续跌——”

    “我在跟你说我想开咖啡店,你跟我扯股市干什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不耐烦地打断她。

    “大小姐,你还不明白吗?你自己看看你身边有多少人在炒股——若是继续跌下去,大家都亏了钱,谁还有那个心情去喝你的咖啡?”

    “你们有文化的人真是可怕。”我恐怖地拍了拍额头,“怎么一到了你们那里,什么事情都有本事扯到那么——宏观的层面上去?”我犹豫了一下,终于找到了“宏观”这个看上去合适的词,“我才管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凭它股市再怎么跌,所有的男人女人在想要开始乱搞又不好直接上床的时候都还是需要一个假模假式的场所来约会的,所有的男孩女孩在情窦初开想证明自己长大了的时候都还是需要一个虚情假意的场合来制造氛围的,有了这两条,我才不信我会赔本儿关门。我倒真想看看,在什么情况下人们才会放弃醉生梦死。”

    “还说别人醉生梦死,”她听上去被我惹急了,“我看第一个死的就是你,一点儿脑子都没有,搞不好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意外地看见了南音。她一个人站在公共汽车站牌下面,显然不是在等车。因为这趟公车完全不走三叔家的方向。她的眼睛不知道在看远处的什么地方,眼神是凝固的,一头直发被风吹乱了,发丝拂了一脸,显得她的脸益发的小,其实我是想说,不知为何,她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比念高中的时候更像个小女孩——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那是因为这短短几个月,她瘦了,而且瘦了很多。我真是迟钝,我怎么没有早一点儿想到,虽然这个孩子又傻又可恨,虽然她给家里制造了那么大的麻烦,可是从春节以来,我们大家都太过在意三婶的情绪,太过专心地帮她和三婶之间圆场,却忘了问问南音,她到底快不快乐——毕竟是嫁作他人妇,虽说南音这个新娘比较——比较特别,可是我们这个娘家也委实太离谱了些。

    她发现我的车的时候眼睛亮了。急匆匆地对我抛过来的那个微笑让我想起来,她过去考试考砸了的时候,也是这种可怜巴巴的笑容。

    “姐,”她的声音听上去很低,不像平时那么聒噪,“你怎么在这儿?”说着她上了车,可是眼睛还是看着车窗外面那点儿狭小的天空。

    问题严重了。她居然没有大惊小怪地评价我的新发型,也没有去翻我堆在后座上的购物袋。一定不是小事情,至少,对于这个傻丫头来说,不是。

    “兔子,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等会儿要跟你说一件大事情,你听了保准会高兴的。你想吃什么?”

    “随便,吃什么都好。吃完了你直接送我回学校去,我就是不想回家,我不想看见我妈妈。”她淡淡地说。

    “其实,”我费力地说,“三婶她只不过是觉得那件事情她很难接受,你要给你妈妈时间,她做得已经够好了——换了我,我一定会比你妈妈更崩溃的。”

    “我知道。”她的声音小得近乎耳语。

    公平地说,南音应该感谢北北,因为多亏了北北出生时给全家人带来的喜悦和忙乱,她的壮举造成的毁灭性结果才被冲淡了一些。简言之,在得知实情的48小时内,三婶经历了愤怒——大哭——绝食——不理任何人这个必然的流程,三叔也同样经历了如下流程:举起手准备揍南音却终究舍不得——抽了很多烟——和稀泥劝慰三婶——色厉内荏地逼着南音向她妈妈认错,如果以三婶的反应为x轴,三叔的反应为y轴的话,南音就是那个倒霉的、被外力任意扭曲的函数图像。这个可怜的孩子,那两天只要醒着,就像个实验室里的小白鼠那样跟在西决身后,似乎这个家里埋满了地雷,她一刻也离不开西决这个神勇无比的扫雷专家。于是西决那种保护神的幻觉又一次得到了虚妄的满足,他们俩不止一次地强迫我收看那种“兄妹情深”的肉麻画面。我们可爱的小叔功不可没,他从医院火速奔到三叔家里,做出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上百次地重复着“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赌气是没有用的最要紧的是想办法补救”——顺便羞涩地看着三婶惨白的脸,底气不足地加了一句,“若琳她现在是真的非常非常想喝你煲的汤”。——我当时差点儿没有反应过来谁是“若琳”。我知道,这么多年来,小叔已经太习惯于依赖三叔三婶的这个家,他比谁都害怕这个家被什么东西撼动,尤其是在他一夜之间成了父亲的这种手忙脚乱的时刻。千载难逢的是,我妈居然也破天荒地掺和了进来,她坐在客厅里大言不惭地跟三叔说:“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南南从小那么乖,你们干吗要这样为难她?我做梦都想有南南这样的孩子,可是你们看看我生的是个什么东西,我要是也像你们一样总是反应这么大,我也该去跳楼了——”三叔顿时大惊失色地打断她,“你喝水,喝水,不然茶要凉了。”一面紧张地偷偷看了看西决,我妈那个疯女人说出了两个十几年来在三叔家绝对禁止的字眼,“跳楼”,更关键的是,她说的是“也该去跳楼了”。

    就这样,为了小叔,以及刚出生的北北,三叔三婶鼓起勇气决定重新运用理智。他们和苏远智的父母终于坐在了一间茶楼里,商量如何把“双方的损失减少到最低”——这是三叔的原话,我一个字都没有改。气氛尴尬得不像是谈论结婚,倒像在讨论如何“私了”一桩强奸案。只有我们亲爱的小叔负责风趣幽默地打圆场。我和西决坐在角落的另外一张桌子上,远远地递给南音一个温暖的目光表示支持。最终的结果是:虽然这两个犯罪嫌疑人的罪名成立,犯罪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和恶劣的影响,但是此刻逼着他们去领离婚证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大家决定以他们大学毕业那年为界,若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俩依然决定要将这段不道德的婚姻关系维持到底,两个家庭也只好愿赌服输,正式给他们办酒席昭告天下;若是他们二人有悔改的表现,那么就合法地结束这段关系,皆大欢喜。协议还有一条重要的条款,那就是在他们大学毕业,也就是考察期结束之前,任何人都不可以向外界泄露他们合法夫妻的关系。通俗地说,除了我们,没人知道“郑南音小姐”其实已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苏太太”。天哪,这真的是个令人感到肉麻的称呼。

    “姐,”南音转过脸,静悄悄地看着我,“问你件事儿行么?你有老公的时候——”

    “我听着真别扭。”我笑着。

    “你有老公的时候,你怎么称呼他的父母呢?”南音认真地看着我,丝毫不理会我的玩笑。

    “这个——我和他父母总共只见过一回,我就当自己是演戏那样,叫了一声‘爸爸妈妈’,就完事了。”

    “我——”南音挠了挠头,“那我要怎么办呢?我一想到,只要我们大学毕业了以后我就得叫他们‘爸妈’就害怕。今天我去他们家吃午饭了——”

    “谁要你去的?”我打断她。

    “苏远智——”她嗫嚅着低下了头,“他说,他离开龙城回学校的时候跟我说,要我找个周末去他们家,跟他爸妈吃顿饭,因为他们原先,原先只见过端木芳,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突然之间我们就——”

    “妈的他什么东西,”我一激动脏话就出了口,“这种话他也有脸说出口,南音你傻不傻,他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啊——从现在起你其实不是在谈恋爱了,你得学会进退,学会保护自己,你懂吗?”

    “你听我把话说完嘛——”她脸红了,“这不是重点,我可以去陪他爸妈吃饭的,但是,但是,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喜欢他们家。”

    “他们对你态度不好么?”我感觉脊背上的汗毛一瞬间竖了起来。

    “不是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为难地咬了咬嘴唇,“他们家,和我们家一点儿都不一样。他们家的人——除了他爸妈之外还有他奶奶,他们家的人在饭桌上彼此都不怎么说话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问我什么问题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在听我讲话——我还以为是他们不喜欢我。可是后来我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给你举个例子,他爸爸在饭桌上说有个菜不好吃,说完了没人回答他,没人搭腔,他自己好像也就是为了说一句,不是为了有人理他。吃完饭,他奶奶就会一句话也不说地去看电视,就好像房子里的人都是空气。然后我就觉得,他家的人似乎就是那样的,不是喜欢我,也不是不喜欢我,根本就无所谓。姐,在我们家怎么可能这样呢?不管是谁,如果有一个人说菜不好吃,怎么会没有人理他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知道我说得不够清楚。”

    我默不做声。南音也许不太明白她自己在说什么,但是我明白。在南音的头脑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要么喜欢,要么讨厌,她从来不懂得什么叫漠视。她是标准的温室里长大的孩子,这跟物质条件没关系,在三叔的家里,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对南音好,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对每个人好——这也是我从小就喜欢三叔家的原因。我能够想象南音坐在苏远智家的饭桌上的感觉,那种觉得自己是个异类的惶恐。在那样一个环境里,似乎所有柔软的感情的表达都是会被嘲笑的——别以为你说几句“生日快乐”“我很想你”之类的话就能温暖他们,他们早就习惯了面无表情,根本不认为自己需要被温暖。那样长大的人甚至和我这种在恶劣环境里长大的人都不一样,我的灵魂里至少还有无数碎裂的缝隙让我强烈的情感渗出来,可是苏远智呢,我打赌他的灵魂里早就在某些很关键的地方磨出了厚厚的一层茧,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姐,我都有一点儿想问问端木芳,那个时候她到底怎么跟他们家的人说话。”南音靠在椅子上,疲倦地一笑,“怎么可能呢?端木芳早就恨死我了。”

    我突然烦躁地脱口而出,“你活该,谁让你不看准了人再嫁?”其实我心里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难过搅乱了,我不愿意让南音经历这些,换了是我就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能应付这些人,我曾经跟很多这样的人打过交道。但是不该是南音的。

    “你也骂我。”她转过脸去,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早知道还不如不说。说了也是自讨没趣。我妈妈整天都在骂我,其实我特别想问问她我该怎么做,可是害怕她骂我。原来你也一样觉得我是自找的。”

    “兔子,千万别哭,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和你道歉好么——”我顿时慌了手脚,“兔子,你明明知道我现在在开车我没办法过去抱你——兔子,对不起,我是心疼你你明白吗?”

    她不说话,嘟着嘴不看我。

    “宝贝儿,我不是你哥哥,若是他今天在这儿,一定会说得出很多又虚伪又没用的话来哄你,可是我只能告诉你,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是不可能改变的,最有用的办法,就是学会用他们的方式和他们相处,你能理解对方的方式可是他们理解不了你的,你就占了先机和优势。我不知道这么做好不好,但是总是没错的。”

    “那么难——”她重重地叹气。

    就在这个时候三婶的电话打来了。我刚想告诉她我和南音会在外面吃晚饭的时候,就听到她用一种很拘谨的口吻跟我说:“东霓,你马上回家来,家里有客人来了。”

    我刚想问是什么客人的时候,听见三婶的声音隐约地传了过来,“不好意思,您再说一次您怎么称呼好么?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在家里我们原来一直跟着孩子们管您叫‘热带植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