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东霓 > 正文 第9章 故人归(2)

正文 第9章 故人归(2)

    “你做梦。”三叔一回家来,三婶说话的声音听上去也元气更足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就在你爸爸回家的时候才说,我告诉你,没用,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们家里现在有两个这么小的孩子,小动物多脏啊,万一传染上什么东西谁负责?”

    “不至于吧,”三叔非常称职地帮腔,“我们小的时候家里也养着猫,还不是都好好的,也没传染上什么啊。”

    “没你什么事儿。”三婶果断地接口,“我说没商量就是没商量。还有,什么你们寝室的女生,还不是苏远智的表姐家的小狗没人要——你那天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得一清二楚,别想蒙我。”

    于是南音聪明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苹果来了苹果来了,雪碧,你也过来帮哥哥搬一下呀——”

    总是这样。我对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冷笑一下。总是如此,我从少年时就无数次目睹的场面。三叔一家三口谈笑风生,真实而毫不做作地其乐融融,西决在一边鞍前马后地搬重东西——他小时候是一袋面粉、一袋大米,后来变成了电视机、书架,再后来是煤气罐,他还要搭配上一副任劳任怨忠于职守的笑容,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有多么的身心愉快。就像是古人嘴里说的那种“家丁”。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我知道这个家里除了我没有人会这么看待这个问题,我知道三叔三婶是天下最好的长辈,我知道西决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这些事情本来是自然而然的。我知道就算是二叔和二婶那对离谱的鸳鸯在天有灵,看到这个场景说不定也会觉得放心。所有的道理我都懂得。只不过,每一次,这样的画面总是会硬生生地刺痛我的眼睛。

    你怎么可以允许自己这么活着,就这样毋庸置疑地活在别人的恩典里?怎么可以?

    你去死吧。我在心里悄声重复着。我努力了那么多次,从我鼓励你打架开始,从我教你抽烟开始,从我坚持要你去念你想学的专业开始,从我要你离开龙城开始——我努力了那么多年,无非是想要提醒你,无论如何你都是独一无二的你,无论如何你不应该放弃成为你自己的那种尊严,你可不可以坏一点儿?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好?你可不可以不要好得那么委屈?你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明白?

    南音愉快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这盘糖醋小排是我和姐姐的,没有放葱的茄子是哥哥的,鱼是爸爸的,妈妈喜欢喝汤,糟糕,忘记告诉他们汤里面不要放芫荽,姐姐不喜欢——你再帮我拿两个碗来好么?在消毒柜里面。可是雪碧你最喜欢吃什么呢?我们刚才都忘记了问你。”

    “我什么都喜欢。”雪碧笑嘻嘻地说。

    “怎么可能什么都喜欢呢,总得有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吧?”

    “我真的什么都——最喜欢。”

    “人要有个性,懂吗雪碧——”南音长长地叹气,“不能什么都说好,什么都喜欢,你才这么小,总得敢说出来自己最想要什么东西呀。”然后她又胸有成竹地补充道,“就从大胆说出来你最爱吃什么开始。”

    “我最爱吃——方便面。”

    “被你打败了——那你和我姐姐一起住是再好也没有了。”

    “对的,姑姑家有好几箱泡面。下次你从学校回来,我请你吃。我喜欢把好几包方便面煮在锅里,重点是要混着放调料,那样汤的味道会很特别,我会烧水,会切很薄很薄的黄瓜片和火腿片,我还会把荷包蛋的形状弄得很整齐……”雪碧说得一本正经。

    “好啦,你是专家就对了。”南音笑嘻嘻地,“我也喜欢吃泡面,可是以前我妈妈一直都说那个没有营养,不准我吃。上小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同学家住得特别远,中午不能回家,我们都要放学了,他就在教室里吃康师傅碗面,开水倒进去以后好香呀——我在一边看着要羡慕死了,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我就问他能不能让我吃一点儿,结果他说,他只有一双筷子,男女授受不亲。哈哈哈哈。”说完了之后只有她自己在笑。也不知道她觉不觉得尴尬。

    “雪碧你怎么能总是吃泡面呢?你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三婶的声音非常及时地插到了对话里来,“你以后一周至少要来这儿吃四顿晚饭,就这么定了。”

    “你为什么叫雪碧?”三叔好奇地问,“这个名字谁起的?真有意思。”

    尽管白天越来越长,可是夜晚终究还是来了。我把车窗按下来一点点,让四月带着甜味的风吹进来。这漫长的一天总算是结束了。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做恶梦的。因为当我在白天遇上了接连不断的事情的时候,就一定会做古怪的梦。我的噩梦情节总是千奇百怪,但是大多数都是两个结尾:一个是从很高的地方坠下来,另一个是窒息。后来我渐渐长大,从高处坠下来的梦就越来越少了。看来小时候奶奶说得有道理——梦见自己从高处掉下来是在长个儿——我的确是再也不会长高了。我总是在某个意料不到的瞬间想起奶奶,其实在我们三个当中,我对奶奶的印象最深,奶奶最疼的自然也是我。爷爷不同,爷爷最喜欢男孩子,西决是爷爷手心里的宝贝。在这点上奶奶比爷爷可爱一百倍。只可惜奶奶去世得早,于是爷爷独占了话语权。他走的时候把他们俩一辈子存的钱都留给了西决——其实也没有多少,不过姿态说明一切问题,我和南音只象征性地分了几件奶奶的首饰——纯属纪念性质的。火上浇油的是,他还交代,要是北北是个男孩子的话,西决得到的钱要分一半给北北,若是女孩子就算了。这个老爷子真是阴险得很,简直和他的大儿子郑岩有一拼。若是奶奶在天上看着,必定会对这个安排火冒三丈的。我能想象,爷爷到了那个世界以后,奶奶一定早就在那里怒气冲冲地候着——让他们俩在那边掐起来吧,我不由自主地窃笑。

    “姑姑。”雪碧在后座上轻声说,“明天是星期一,我好像该去上学了。”

    糟了。被方靖晖那么一搅和,我完全忘记了明天要带着雪碧去新学校报到。我本来以为明天不用早起的。我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去死吧。”然后突然回过神来,对雪碧说:“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呢,我忘得干干净净的。那么我们明天几点起来比较合适呢?不过要是很早出门的话,郑成功怎么办?我带着他陪你去学校见老师总是不大好——”我重新开始自言自语,“不然我顺路先把郑成功放在小叔家好了,小叔他们起床很早,因为小叔有课——叫陈嫣帮我照看他一会儿,我们再去学校——只能这样了,可是我真不想求陈嫣帮忙,又得看她那张阴阳怪气的脸。”

    她轻轻地说:“姑姑,你告诉我要怎么坐公车就行,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不行的。”我从前反镜注视着她的眼睛,“不管怎么说你是第一天转学呀。不能没有大人带着你的,而且我也想看看你的学校、你的老师是什么样的。”

    “真的不用,我以前也转过学,我知道该怎么办。我自己会上闹钟起床,我把书包都收拾好了,我也会记得穿上新学校发的校服——”

    “雪碧。”我轻轻地打断她,“你知道么,和姑姑在一起,你不用那么懂事的。其实我不喜欢那么懂事的小孩子。”

    她眼睛看着车窗外,默不做声。

    “就这么定了。”我语气轻快,“我跟你去学校,我也好好打扮一下,给你争面子,让你们的同学瞧瞧你有个多漂亮的姑姑——那些讨人嫌的小男生看到了说不定就不会欺负你——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是新来的,你回家一定要告诉我,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

    “你不愿意带着小弟弟去学校,是害怕同学们看到我有个有病的小弟弟,嘲笑我吗?”

    “胡说八道些什么呀?”我心里重重地一震,不安地轻叱着,“我是觉得不方便。”

    “那我明天可不可以把可乐放在书包里带去?”她期待地问。

    “不准!”我干脆利落地说。我现在和她讲话已经不用那么客气,我可以简明扼要地跟她说“不准”,其实这是好事。

    但是紧接着,我发现我这一天的噩梦并没有结束,或者说,我本来认为睡着了才会有的噩梦已经提前降临了。我在我家的楼前面看见了方靖晖。我按捺住了想要踩一脚油门儿撞过去的冲动,打开了大车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