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东霓 > 正文 第21章 夏夜的微笑(2)

正文 第21章 夏夜的微笑(2)

    她从我这里偷走了一些对方靖晖,就是热带植物有利的文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其实江薏和方靖晖大学的时候是谈过恋爱的——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又搅和到一起去了。”我用力地说。“你有证据吗?”陈嫣听得入了神。“直接的证据,没有,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江薏前段时间去过海南,见过方靖晖,这正好发生在方靖晖威胁我要上法庭之前,我觉得,已经够了。我直接去问她,她怎么会认呢?”“可是,可是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江薏马上要嫁给西决了啊,她怎么会,怎么会,没有理由啊。”“鬼知道她想干什么,”我死死地盯住她,“我在努力地找证据,搜集江薏又和方靖晖勾结到一起的证据,我一旦找到证据了,就可以给法庭看,我就可以告诉法官方靖晖自己的私生活都这么一塌糊涂,不能来和我争抚养权。”“可是……可是……”陈嫣咬着嘴唇,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要是你和方靖晖闹到法庭上去,万一你还真的能证明他们俩关系不正常,那西决呢?这个婚还结不结了?东霓你能不能再想想,冷静些……”“你在说什么呀!”我冲她嚷,“都到这种时候了,我管得着西决结不结婚吗?陈嫣,我的儿子要被人抢走了,换了是你,有人要从你身边把北北抢走,你怎么办?你会不会拼命,会不会不择手段?”我知道,提起北北,就戳到了她的死穴。“我当然会。”她毋庸置疑地握紧了拳头。“这不就对了嘛……”我深深地叹气,“陈嫣你想想,如果江薏真的和方靖晖搞到了一起,你愿意让她嫁给西决吗?你愿意这么诡计多端水性杨花的女人变成我们家的人吗?”“话是这么说没错,道理我都懂,”她避开我的眼睛,拳头捏紧,再放开,又捏紧了,似乎是在作指关节运动,“可是西决太可怜了……”她无力地笑笑,不知笑给谁看。“算了吧,这句话谁都能说,只有你不行。”我冷笑。“我知道。可是我是真心盼着西决能幸福,要是江薏的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他岂不是,岂不是,我都不敢想。”“陈嫣,所以我才拜托你。”我用力抓住她的双手,“一旦我拿到了证据,不用多久以后就可以的……我第一时间通知你,找个合适的机会,你来告诉西决,你说话比别人管用,他其实非常相信你。”“开什么玩笑!”她像是被烫着了那样甩掉我,“这种事情让我去做,你自己怎么不做?我才不要,我死都不干。”“他会怀疑是我搞鬼的!”脱口而出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搞什么鬼?”她皱眉头。“我的意思是说,我说话他根本听不进去,想来想去,我只能拜托你了,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他,就说我为了抢回孩子不得已才这么做……让他们在三叔三婶开始操办婚礼之前分手,这样到时候不至于丢太大的人,我也觉得,只有这样能把大家的损失减到最低,你说我还能怎么办呢?”“西决怎么那么倒霉啊?喜欢谁不好,偏偏就是江薏,江薏到底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样呢?脚踩两只船,图什么呀……”陈嫣自言自语,红了眼眶。“你这样的女人当然理解不了她。”我抚了一下她的肩膀——不得已,我必须用她喜欢的方式跟她表达情感,尽管这种方式让我头皮发麻,“她看准了西决可靠,所以想嫁,可是对她江薏来说,这不够。”“我不懂,也懒得懂。”陈嫣忧伤地看着里间的房门,那是北北的摇篮所在的房间,“东霓,我也求你了,这件事情我不想参与,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当什么都没跟我说。”“真是被你气死了。”我无奈地把自己瘫在靠背上,“我是要害他吗?你怎么搞得就像是……”客厅里的电话“丁零零”地响起来,陈嫣像是救火那样地扑上去,“喂?”她压低了嗓门儿,有些不满,“干吗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呀?北北在午睡,你吵醒她怎么办……”我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的表情,想象电话那头小叔唯唯诺诺的样子。可是紧跟着,她的表情变了,“那怎么办?我不能离开家,得有人看着北北,东霓现在就在我们家,让她马上回去吧。”“出事情了东霓。”她握着电话,脸色很古怪。“别吓我。”我愣愣地说。“你现在得赶紧回家去……是你三叔,他好像是生病了。其实郑老师说得也不是那么清楚。”顾不上嘲笑她居然还管小叔叫“郑老师”了,我不做声地站起来往门外跑,身后传来她焦急地声音,“你知道情况了以后一定要快点儿打电话给我,东霓——”三叔半躺在卧室的床上,身上还穿着上班时候的衬衣,“你跑回来做什么呀?”他冲我故作镇定地笑,“南音她妈就是大惊小怪,还要把你们大家都招来,真是担不得一点儿事儿。”“算了吧,还不是你自己不当心自己的身体,”小叔在一边接话,“还好是体检出来有问题,不然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有什么不舒服的也不知道跟家里人说。”三叔无奈地挥了挥手,“真没什么不舒服……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有这个毛病,胃疼,有时候觉得胃酸,消化不太好——那时候都是你们的奶奶给我抓点儿中药就能好,最近一段时间多少有点儿犯老毛病,可是和过去也没什么区别呀,我就没在意……”“什么叫没在意!”三婶从客厅里冲到房间来,脸上通红,手里还拿着电话簿,“既然最近都觉得不舒服了为什么不说呢?你现在能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么?消化不好和胃里面有阴影能是一回事么?你不爱惜自己也得想想南音,你得为南音好好活着!”我很少见到三婶这么大声地讲话,可以说,从来没有。“那难道是我自己愿意得病的啊?”三叔也冲着三婶瞪起了眼睛。

    “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小叔手忙脚乱地挡在他们两个人中间,还是以“老鹰捉小鸡”里面“母鸡”的姿势,似乎怕他们俩打起来,“现在哪儿是吵架的时候?医院的结论都还没出来,我们不要动不动就拿‘死活’来自己吓唬自己!”“好啦三婶——”我努力把自己的嗓子捏起来一点儿,做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一边拍三婶的肩膀,一边把她往门外拉,“你是太着急了三婶,来,我们出来,喝杯水,不管怎么讲三叔是胃有毛病对吧,那么晚上一定要吃得清淡点儿,我来帮你的忙……”像哄小孩一样地把她弄出了房间,小叔暗暗地看我一眼,对我点点头。三婶径直地走进厨房里面,在靠墙放着的小餐桌旁边,颓然地坐下,眼睛直直地盯着吊柜,我发现了,好像厨房是个能令她安心的地方。“三婶,到底怎么回事啊?胃里面有阴影是什么意思呢?”“是常规体检,B超测出来胃里面有个阴影,人家医生说,明天早上过去做胃镜,说不定还要做什么胃液还是黏膜的化验……”她苍白的手托着额头,“我刚刚打电话问了我认识的一个医生,胃里面的阴影,有可能是炎症,有可能是囊肿,还有可能,还有可能,就是最坏的……不过那个医生倒是跟我说,就算是最坏的,现在也极有可能是早期,可以治的。”她非常用力地强调“早期”两个字,我听着很刺耳,不知道为什么,她连讲出来“癌”那个字都不敢,却那么用力地说“早期”。我知道人生最艰难的时刻莫过于抱着一点儿希望往绝境上走。我还知道,虽然我不懂什么狗屁医学,早期的癌也还是癌,就像有自尊的妓女不管怎么样也还是妓女,没什么大区别的。“不会的!不会是癌症的三婶!”我用力地按着她的双肩,甩甩头。“啊呀,你小声点儿!”三婶大惊失色,几乎要跳起来了,“别那么大声音啊,给你三叔听见了怎么办?”“好好好,”我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瞳人里倒映着的我,“我是说,一定不会是什么大事的,老天爷不会那么不公平,要是奶奶还在,她就一定会说,我们家的人没有做过坏事情,不会那么倒霉的,先是二叔,然后是我爸爸,已经够了,不可能还要轮到三叔的,三婶,你信我,我有预感,不可能的。”说着说着,心里就一股凄凉,奶奶,家里已经有两个人过去陪你们了还不够吗?一定是爷爷的鬼主意,一定是他想要三叔过去——你得拦着他,就算他是爷爷也没权力这么任性的,奶奶你向着我们,对不对?“你也觉得不可能对吧?”三婶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巧了,刚才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觉得不可能是,是那个。”没道理的直觉的不谋而合也被她当成了论据,当然,两个人“没道理”到一块儿去了,就自然有些道理,她一定是这么想的。“听我说三婶,”我用力地微笑了一下,“别慌,实在不行我们多找几家医院,多检查几次,然后我去拜托熟人帮着找个好大夫,江薏认得一些医院的人,陈嫣也可以帮着问问我们那届的同学里有谁在医院工作,我店里有个很熟的客人就是人民医院的医生,还留给过我他的名片呢,我会把能找的人都找一遍的,现在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是不是?”她点点头,“东霓,还有,明天作完检查,你陪我去庙里上炷香。

    听说检查完了还得等一两天才能出结果——你说说看,这一两天,该怎么熬过去啊?万一结果是坏的,往下的日子,又该怎么熬过去啊?这个人真是不让人省心,二十几年了都是让我担惊受怕,”她骤然间愤怒了起来,“一定是一直就在跟我撒谎,他中午在公司里肯定没好好吃饭,而且是长年累月地不好好吃——你说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他以为糟蹋自己的身体是他一个人的事儿吗?男人为什么长到多大都是孩子?我,我和他离婚算了……”她突然间住了口,一言不发地望着我的脸。她知道自己说了过分的话,却不知怎么圆场。我也不知怎么圆场,只好静静地回望过去。其实我知道她不是真的想要离婚,她只是想要逃离这巨大的、活生生的恐惧。沉默了片刻,她的脸颊突然扭曲了,鼻头和眼皮在一秒钟之内变得通红,然后,眼泪汹涌而出,“东霓,”面部不能控制的震颤让她闭上了眼睛,“我害怕。”我转过身去关上门,然后紧紧地拥抱她。她颤抖成了一条泛着浪花的河流,后背上起伏的骨头颠簸着划着我的手心。我轻轻地把我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她的眼泪也弄湿了我的脸。“三婶,”我轻轻地说,“我也怕。怕得不得了。”“不一样。”她短促的说话声冲破了重重叠叠的呜咽,听上去像是一声奇怪的喘息,“那是不一样的。”“可是你不会知道,你和三叔,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轻轻地笑了,眼眶里一阵热浪,“其实是因为有你们俩,我才不害怕活在这世上。”“东霓——”她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大哭,好像疑似胃癌的人是我。“三婶,好了,”我一边轻轻拍她的肩,一边从她怀里挣脱出来,“我们不要哭来哭去的,现在还没到哭的时候。来,你现在做饭好不好?转移一下注意力……弄个汤吧,三叔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消化,也暖胃的东西,这个你擅长,打起精神来呀,三叔一会儿看到你眼睛红了,心里会不好受的。”“好。”她奋力地用手背抹自己的脸,似乎在用全身的力气,遏止“哭泣”这生猛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跳脱出来。“我现在就去打电话。”说话间,听到门响,传来西决和南音说话的声音。“东霓。”三婶在“哗哗”的水龙头的声音里转过脸,“是我刚才叫西决去找南音回来的,不过我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先别跟她说你三叔的事情,等有了结果,我们再告诉她。”“至于吗,三婶……”我惊讶地深呼吸,“她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时候。”“我怕她知道了以后哭哭啼啼的,我看了心里更乱,东霓,就这样说定了。”

    南音把背包胡乱甩在客厅的地板上,冲到洗手间去洗手,经过三叔三婶的卧室的时候她惊愕地说:“爸?你干吗躺着呀?感冒啦?”“没有,”我听到三叔在笑,“就是刚才看报纸,睡着了。”“爸,我今天买到了一张很好看的影碟,晚上吃完了饭我们一起看好不好?你、我,还有哥哥。”小叔在一旁说:“只要南音一回来,家里就这么热闹。”我在一旁不由自主地苦笑,原来成全一个简单的人,需要这么多人一起撒谎。西决给我递了个眼色,我于是跟着他走到了他的房间里,掩上了门。“明天我和三婶一起陪三叔到医院去。”他利落地打开了窗户,又点上了烟。“别抽了。”我烦躁地说,“已经有了一个得胃癌的,你还想再得肺癌吗?”“乌鸦嘴。”他骂我,“现在还没有结果呢,不要咒三叔。”“明天我也要去医院。”我仰起脸。“别,”他把打火机扔到半空中,让它像跳水运动员那样三周跳,再落回手心里,“医院里全是细菌,你万一带回去点儿什么,传染给郑成功怎么办?他抵抗力本来就弱。对了,郑成功在哪儿?不会又是和雪碧在一起吧,你就不能用心一点儿照顾他吗……”客厅里传出娱乐节目主持人的声音,然后是南音肆无忌惮的笑声。我撇了撇嘴,“真不知道,她还能再这样开心多久。”西决淡淡地说:“别小看南音,你真以为她不知道三叔的事情?”看着我的表情,他点头,“没错,是我告诉她的。三婶不让我说,但是我觉得南音有权利知情。”“那怎么,怎么……”我吃惊地晃了晃脑袋,那个家伙的笑声还在继续着,听不出来一点儿假的痕迹。

    “我早就跟你说过,别小看南音。正因为她明白大家不希望她知道,所以她才装不知道。刚才在外面她已经大哭过一场了,我跟她说:‘南音,回家以后该怎么做你明白吗?’她说她明白。你瞧人家南音在这点上比你强得多,她会装糊涂,”他看着我,慢慢地笑了,“你呢,你是真糊涂。”“去死吧。”我瞪了他一眼,“没时间和你吵。对了,今天晚上我不去店里了,我得在这儿陪着三婶说说话。你没看见她刚才的样子,”我叹了口气,“结婚真他妈无聊,得为了一个原本不相干的人这么牵肠挂肚。”“也不一定,因人而异。”他又是一笑,我知道他在讽刺我。我不理他,抓起电话拨了过去,“冷杉,是我。你还在哦……我家里有点儿事情,今天晚上我就不去店里了,你帮我好好照应着,行么?辛苦了。”“好呀,掌柜的,”他在那边愉快地说,“你放心吧,我不能和你说了,肯德基送外卖的来了,我和你家雪碧就是有缘,吃东西都能吃到一块儿去。”“我要是发现我们家东西少了就要你的小命。”我努力地让自己说话维持正常的语气,努力地像平时一样地开玩笑,似乎只要我足够冷静了,三叔得的就一定不是癌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可是我信这个。西决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我,手上的烟灰攒了一大截,都没有磕掉。“世界上有种东西叫烟灰缸。”我拎起桌上的烟灰缸给他,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看他的脸。“那个冷杉,你的伙计,在你家吗?”他问。“是,在我家。”我咬了咬嘴唇,那种最熟悉的烦躁又卷土重来了,“在我家又怎么样?你在审犯人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