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 正文 第5章 自从遇见你(5)

正文 第5章 自从遇见你(5)

    她拉开他房间的衣橱,只有男士衬衫,一件女人的衣服都没有。她随手拿了一件套上,衬衫很长但也只是刚刚盖过她腿根,她一瘸一拐地下楼,只祈祷这房子里除了穆峥和她之外没有其他人。

    穆峥坐在楼下的餐桌边吃早饭,瞥见她站在楼梯上,招呼都懒得打就重新低头切盘子里的太阳蛋。

    她顾不上其他的,艰难地走下去,隔着一张桌子跟他对话:“麻烦你给我一套合适的衣服,我今天有工作,一定要出去。”

    “请假。”

    “我的工作不是说请假就可以请假的。”

    他看了她的伤脚一眼:“我都不知道原来空姐脚弄成这样还能带伤工作。你自己请假,或者我打电话给你们公司告诉他们你以后都不会去了,你自己选。”

    “就算生病请假也要开医生证明的,你至少让我去趟医院。”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然后穆峥的司机小曾直接开门走进来:“四哥……”

    穆峥一把将梁知璇拉到餐桌后边来,语气不快:“干什么?”

    小曾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讷讷道:“那个,车子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今儿我自己开车,你送她去医院,然后去银泰,她还有些东西要买。”

    梁知璇不解:“我要买什么?”

    “你弄脏了我房间的地毯,难道不用赔?还有你自己穿的衣服,最好多准备两套,你在这儿要待不少日子了。”他死死盯着她身上的衬衫,“现在又多一样,你身上的衬衫等会儿记得重新买,这件脱了就给我扔掉。”

    梁知璇从医院开了医生证明出来,果然被穆峥的司机直接载到银泰百货去了。

    小曾彬彬有礼:“梁小姐你慢慢逛,等会儿我来接您。”

    她其实没有逛街的心情,脚上的伤口刚刚在医院重新做了处理,但拖着一条腿行动还是不利索。她给程洁打了电话,确定她跟元宝已经平安回到家,悬着的一颗心稍稍落下一些,想了想,还是往百货公司里面去了。

    穆峥吃穿用度都有惯用的牌子,一声令下叫她来买,她也不能随便买一个来敷衍。

    他们现在这样,她看起来像金主饲养逗弄的金丝雀,但穆峥一毛钱都没给她,也没有什么银行卡让她随便刷,他是真的打算让她自己掏钱买了东西来赔给他。

    衬衫和地毯的价格都贵得令人咋舌。还好,他还没把她的东西给扔掉,衣服是让人大清早洗干净烘干了,手机、钱包也都还在,至少现在她能刷自己的信用卡。

    “对不起小姐,您这张信用卡刷不出来,可能已经超出额度了。”

    梁知璇一怔:“不可能的,是不是弄错了,麻烦你再试一下。”

    “我已经试过三次了,应该是之前就已经刷爆了,您再确认一下额度吧!”

    她总共只有两张信用卡,额度大的那一张有个副卡在梁文东那里,是他刚工作的时候让他钱不够花的时候应急用的,而这个月刚开头她根本没怎么花过钱,信用卡爆掉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弟弟用过了。

    她心急火燎地去翻包里的手机,这时候只要打电话给银行确认刷卡的地点就能追踪到他去过什么地方,她一定要赶在穆峥之前找到他。

    收银员以为她找不到钱结账,客气地道:“小姐,不如你先退到旁边让后面的客人先付……”

    “她差多少钱?我帮她付。”

    梁知璇闻声抬起头,意外地看到雷霄明站在旁边:“机长,你怎么在这里?”

    “我今天轮休。还想问你呢,听他们说你今天请了病假,怎么还出来逛街?”

    她没想到他会留意她的动向,怔了怔,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指着伤脚道:“昨天不小心,把脚底划伤了。”

    雷霄明替她付了账,看了看她手里拎的男装纸袋,微微挑眉道:“给男朋友买的?”

    她垂眸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是换了别人问起,或者今天她不是来帮穆峥买衬衣,她都可以大大方方说一句:什么呀,我还是单身。

    可在他面前她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所有的问题在她这里都成了难言之隐。

    所幸他没再多问,只说:“你这样子一个人没办法把地毯搬回去吧,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其实也是帮朋友买的,我打电话让他的司机过来取就好。”

    她打了电话给小曾,雷霄明道:“反正也要等,不如先喝点东西。”

    他们坐在商场正门外的星巴克,雷霄明问她:“你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困难周转不开?”

    她工作那么多年几乎从来没主动请过假,刷爆信用卡显然也不是她会做的事。

    梁知璇望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出神,几乎没听到他说了些什么。她摩挲着手里的手机,银行刚告诉她梁文东是出走当天拿信用卡在南城直接取的现金,没法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雷霄明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回过神来,他笑道:“想什么呢,不会真的只是刷爆了信用卡,担心下个月要吃土吧?”

    他笑起来明亮耀眼,像晴好时天空中的太阳,美好却又隔着遥远的距离。因为遥远,她不再奢望靠近,反而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毕竟他是值得信赖的朋友。

    “是我弟弟的事。”她斟酌了一下,“机长,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他很爽朗,“可以,但你在非工作时间能不能别叫我机长?”

    “明哥。”

    他们有过更亲近熟稔的时候,她也嘻嘻哈哈地跟他开过无伤大雅的玩笑,跟其他与他关系好的朋友一样叫过他“明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又像一只蜗牛,把柔软的躯体缩进坚硬的壳,刻意地疏离和生分起来。

    他暗自叹口气:“说吧,你要我帮你什么?”

    “听说你各个城市都有很多朋友?”

    “嗯,常飞的几条线,是有一些朋友。”

    “我想找人,能不能请他们帮我留意一下?”

    “找你弟弟?”

    “嗯。”

    雷霄明蹙了蹙眉:“照理他也是成年人了,要去哪里做什么都有他自己的主意,为什么你急着找他?难道他犯了什么事?”

    梁知璇笑笑:“他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一时任性才跑出去。人这一辈子走错路不要紧,但如果错得太离谱走得太远,我怕他回不了头。要是方便的话,请你和你的朋友们帮我留意一下,哪怕是一点线索也可以。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慢慢找,总能找到的。”

    雷霄明明白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以梁知璇的个性如果不是真的遇到难处,绝不会开这个口请他帮忙。

    “好,我会帮你留意,有了消息就通知你。”

    “谢谢。”

    两人从咖啡店出来,小曾将车子停在路边迎上来接她手里的东西。梁知璇道:“麻烦你去三楼取了地毯先回去,我还得先回一趟家,我爸爸还在家里。”

    雷霄明道:“我送你。”

    小曾看看他,又看看梁知璇,有点为难地道:“可是四哥……”

    “你告诉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用时时刻刻盯牢我,晚点我自己会过去。”

    看起来像是半开玩笑的一句话,知道隐情的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雷霄明一直开车送她到楼下,其实他应该隐约猜到了点什么,却依旧没有多问。

    下车的时候,她说:“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他点点头算是回应,在她推开车门的刹那又叫住她:“梁知璇。”

    她回头看他。

    “没什么,你自己当心点。有什么事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她点头,下车等他倒车离开,又远远看了一会儿,才转身上楼。

    梁国兴在家坐立不安,见她回来像是终于松了口气,迎上来问:“小璇你回来了,阿东呢,有没有他的消息?”

    她有种说不出的疲惫困倦,“爸,不是让你看好他吗,你怎么就让他这么走了?他那天带了什么东西走,临走有没有说什么?”

    梁国兴低头缩了缩肩膀,讷讷道:“我不知道他会闯这么大的祸……那天他只是接了个电话就说要出门,一整晚都没回来,第二天穆峥的人找上门我才知道出事了……他什么东西都没拿,身上说不定钱都没有,能到哪儿去啊?”

    “你还担心他不够钱花?他透支了我的信用卡,现在我们差不多全部身家都在他身上了。”

    梁国兴又是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

    梁知璇觉得头疼,拿出钱包里所有的钱塞给他:“爸,钱的事情你别操心,我发了工资会给你打生活费,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阿东有了消息我也会告诉你,不用太担心。”

    梁国兴听出端倪:“那你呢,你要去哪儿啊?穆峥……穆峥没再勉强你什么吧?”

    她讽刺地笑笑:“说起来他没勉强过我什么,从来不都是我们心甘情愿送上门去的吗?”

    “小璇……”

    “我最近工作忙,还要找阿东,可能没法经常回家来住。爸你有事儿打我电话,如果阿东联系你,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明白吗?”她知道父亲向来溺爱骄纵这个小儿子,怕他又误事,几乎是带了警告的口吻。

    她也明白,穆峥必定会派人盯着这个家,与其时时刻刻被他监视,还不如生活在他眼皮子底下,相应的,她也能及时知道弟弟的消息。

    她真的很怕穆峥先找到梁文东会把他打个半死,或者直接杀了他。

    梁国兴诺诺地说好,也不敢多问了。

    梁知璇从家里出来,突然发觉,如果有一天她真要离开这个家,也不过就如眼下这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