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 正文 第26章 阴差阳错(5)

正文 第26章 阴差阳错(5)

    所以或许对演奏钢琴的人来说,最难的反而是面对面,将这曲子弹给那一个人听。

    梁知璇站在门边,这样哀婉美丽的琴声,无端地让人伤怀却又留恋。

    如果弹琴的那个人不是穆峥,她或许已被打动。

    他弹了一遍又一遍,她走过去,他终于抬起眼来看她,手指在琴键上落下最后一个音才拉她在琴凳上坐下。

    “这首曲子知道吗?”

    “嗯,《罗密欧与朱丽叶》。”

    他笑了笑,“那故事烂透了,但曲子还不错。会弹吗?”

    她很老实地摇头。其实她以前弹过,但这么多年不练,早就生疏了,实在不能叫作会弹。

    他也不生气,手指点在曲谱上,“看谱,我教你。”

    她没看曲谱,而是看着他。他像没有察觉,拉过她的手放在琴键上,见她的手腕软塌塌的,用食指在她手腕上往上轻轻托了一下。

    就是这么一下,竟然像有电流从两人肌肤相触的地方直通进她的心里去。

    两人过去无数次同床共枕都没有过的默契和亲昵,他刚才无数遍讲述的乐曲中的爱情故事都没能真正打动她的能量仿佛都汇聚在这轻轻一托上。

    她心里复杂微妙的情绪拧成一股腥甜的滋味涌到喉头,不是欢喜,也不是悲伤,而是类似于住院时偶然睁眼看到他捧着她的手抵在唇边时那种亟欲逃避的恐惧。

    梁知璇不愿意出门,穆峥也没去公司,两人在家里待了两天,难得地相安无事。

    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给猫喂食,拿本书跟猫一起窝在秋千椅上晒太阳。

    下午穆峥换了衣服下楼,拉起她往楼上推,“你也去换身衣服,今晚我们要出去。”

    她有些莫名,“我不想去。”她脸上的痂还没全好,这样子出去要吓到别人了。

    穆峥也不勉强她,“也好,那我让关隆跟那孩子说你不去了。”

    梁知璇果然拉住他,“什么孩子,元宝吗?”

    她病了一场有点糊涂了,可孩子的记忆力超群,她先前答应等他病好了就陪他一起去关隆的ktv吃自助餐的,现在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

    只是她没想到穆峥会愿意一起去,大概关隆开了口,他要给好朋友这个面子。她住院的时候程洁来看过她一次,他很不友善地把人赶走了,就是恼火这病是从她家孩子身上传染而来的。

    这些都是穆嵘后来告诉她的,反而弄得她很不好意思。

    出门看到外面车道上停了一辆甲壳虫,很复古的浅蓝色,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穆峥索性停下来,“喜欢?那不如今天就开这个出去。”

    她诧异道:“这是你的车?”

    “我没这么差品位,你们女人才喜欢这种车。”他有点不屑,“你以后自己出门就开这个出去,刮风下雨的也不至于淋成落汤鸡了。”

    心里那种七上八下乱得想要逃走的感觉又来了,她尽力平静地说:“这回只是意外,你不用还特意买辆车给我。”

    穆峥难得的没冷嘲热讽,她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两人好不容易有几天不吵,她不想临出门还破功。

    他没有开车的意思,大约是觉得他那么个大男人坐在这种造型可爱的方向盘跟前不太像样,于是梁知璇只好自己上。

    她驾照拿了有好些年了,但开车的机会很少,技术也不熟练,尤其身旁还坐着穆峥就更是战战兢兢了。

    因为车开得太慢,到ktv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小时。穆峥没说什么,她自己倒有点难为情,“对不起,等会儿我跟他们解释。”

    “用不着,也不是什么顶要紧的聚会。”关隆的地盘就是他的主场,穆嵘那吃货肯定要来,至于程洁和那熊孩子爱等不等。

    他拉着她上楼,从电梯出来的时候被要往里走的人碰了一下,他的手从她腕上滑下来,顺势扣住了她的手心。

    十指相扣的亲密,是真正的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小动作,她甚至以为穆峥根本不屑于做。

    他的手心温热,指节修长,握住她手的力度不轻不重。

    他们这一行人好像都不是为了唱歌而来,关隆干脆把包厢安排在离自助吧台最近的大包房里。穆峥牵着梁知璇走进去,大屏幕上是如火如荼的运动游戏,不靠手柄操作靠体感,穆嵘正带着元宝玩得浑然忘我。

    程洁迎上来,拉住梁知璇左看右看,“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吗?都怪我不好,让你平白无故受这么大罪。”

    梁知璇道:“程姐你别这么说,是我抵抗力太弱了,不能怪你们。”

    关隆也走过来,无声地表示关切,她朝他点了点头。

    她这时才发现沙发上还坐了个人,等他们招呼打得差不多了才信步朝他们走过来。

    穆峥显然也看到了,与她交握的手微微一紧,轻声叫道:“大哥。”

    穆皖南戴了一副潮味十足的黑框眼镜,虽然年纪比穆峥要大,但并不显老,气质沉稳内敛,看了看他们,颔首笑道:“要见你一面不容易啊,最近很忙?”

    穆峥道:“也不是很忙,有点其他事。”

    穆皖南很了解他的“其他事”是指的什么,看向梁知璇道:“这位小姐好面熟,你不介绍介绍?”

    “梁知璇。”他也干脆,把她轻轻往前一拽,“这是我大哥,穆皖南。”

    “你好。”她有些艰难地打招呼,并不是慑于穆皖南的气场,而是因为自己这一脸可怕的痂壳,乍然暴露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实在窘迫。

    其实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很多年前,他刚好乘她飞的航班,她帮过他一个小忙。

    穆皖南的名头很响,除了名下那家著名的做光伏项目的公司之外,她也从穆峥那里多多少少听到一些他的逸闻,知道他在穆家他们这辈人中有绝对的威信,每个弟弟妹妹都十分敬重他。

    他突然到南城来,一派轻松地约他们出来见面,不像是公事,倒像是专门冲着穆峥来的。

    穆峥云淡风轻地看了关隆一眼,关隆有点抱歉地在他旁边小声道:“我跟南哥也很多年交情了,他突然过来说要安排见见你们……你们俩我总要得罪一个。”

    所以就选择得罪他了?穆峥冷冷一哂,这笔账先给他记着,将来有算到他头上的时候。

    穆皖南很和气,并不如传说中那么高冷严肃,还亲自给梁知璇斟了杯茶,“我就这么过来,希望你们不要觉得太唐突。听说你刚生了场大病,虽然年轻人康复得快,但也还是要好好休养。要是穆峥欺负你,你可以告诉我,家里有得是人可以收拾他,帮你出气。”

    这说法很新鲜,她有点好奇地看了看穆峥,他果然面色不善地抬了抬下巴,“不是饿了吗?先去吃东西。”

    穆嵘要避大哥和亲哥的锋芒,早就带着元宝躲出去了,这会儿已经拿了一大堆吃的回来,在另一边的桌子旁边冲她招手。

    男人和家人的话题她都不适合参与,于是欠了欠身就起身走开了。

    穆皖南瞥了一眼她的背影,又看看垂眸喝茶的穆峥,“就是她?”

    “什么她,哪个她?”

    穆皖南仰起脸笑了笑:“我跟你大嫂分开的那一年春节,咱们在老太太家过年,你大年三十晚上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整晚都没回来,还让我替你的位子打牌,你忘了?”

    穆峥的手指抚着瓷杯的边缘,“忘了。”

    “你忘我没忘,相信梁小姐也没忘吧?”他唇畔始终带着笑,“当时还没有你和冯晓晓的婚约,谁问起你在南城的新欢你都只说是玩意儿似的女人做不了准儿的。可人家大年三十来一趟,你丢下一大家子人也要去陪她,又为的是什么?”

    有很多事,随时光迁徙,他是真的以为已经不记得了,无论是关于她,还是关于和她在一起的所有记忆。直到有人有意无意地提起,或者有与她相关的人有意无意地又闯进他的世界里来,他才发觉所谓的不记得真的就只是他以为而已。

    那个除夕是梁知璇跟他在一起之后头一回飞北京,她打电话给他,不是真心欢喜地要与他团聚,也不是因为寂寞而撒娇,她只是在讨好他。

    彼时她母亲刚刚去世,她爸爸的事情仍悬而未决,一家人都受煎熬,年关简直凄风苦雨最是难过。她怕他反悔,所以笨拙地想要讨好他。

    他真的气极了,觉得自己真像个傻瓜,而她知道他是个傻瓜才会打那通电话。

    所以他开车去了她的酒店,换着花样狠狠弄了她一夜,快早晨的时候她快哭了,才哽着声音说她除夕整晚都没吃东西。

    他叫了两碗酒店的云吞面,可能因为太难吃了,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味道。

    他没想到穆皖南知道这件事,原来每个看风景的人,真的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这么多年,他早已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但穆皖南毕竟是跟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懂事之后因为跟穆嵘的性格差异太大,整个家里他反而与大哥的感情最好,最信赖的人也是他。所以穆皖南仿佛能窥见他此刻用沉默掩饰的心事,“你甭觉得我事儿妈啊,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思思飞去找乐言了。我跟乐言分开那一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我直到现在都记得。”

    他是过来人,错失的珍宝还能寻回,那穆峥呢?

    穆峥没接话,一杯茶见了底才问:“说吧,你到底找我干什么来了?”

    穆皖南笑道:“你还真是急性子。别急,我这一前一后都是有关联的,这位梁小姐既然对你这么重要,我希望你带她回北京一趟。”

    “为什么?”穆峥蹙眉。

    穆皖南叹了口气:“你是太久没回家了,很多事都不知道。老太太身体不好了,勉强又熬过一个冬天,但精神头儿越来越差了,医生也说不好还能不能撑过今年。她有时腰疼得整宿睡不着觉,在家里不肯出去,就翻咱们以前小时候的旧照片,总念叨你。你跟小五两个的终身大事都没解决,她放心不下,觉得没亲妈给你们张罗不成啊,好歹带个人回去给她瞧瞧。你大嫂热心,给小五安排了相亲,他就躲这事儿躲到你这儿来了。你呢是山高皇帝远,你大嫂管不着啊,就支使我来了。我就给你交个底,我不是三叔和冯亚茹,你用不着用对付他们那一套来蒙我。老太太以前没少疼你,无论如何你别让她老人家总这么记挂着。”

    穆峥越听眉峰拢得越高:“奶奶身体不好,穆嵘怎么没告诉我?”

    “告诉你好让你赶他回去吗?”穆皖南缓了口气,不无调侃地说,“他大概也是怕你跟他一样被家里逼婚吧,你不是还为冯晓晓的事儿烦心吗?他真是你亲弟,处处为你着想。”

    穆峥看了梁知璇一眼没说话。要说烦心,跟她这回大病一场相比,冯晓晓和梁文东的事儿好像也没那么要紧了。

    穆嵘其实是打算好了要走的,所以他前些天才会问梁知璇要不要跟他一起到北京去。

    穆峥握紧了拳头,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别不是要带她回去敷衍家里的老太太吧?

    穆皖南不知道他心里这些更深层的忌惮,继续道:“疙瘩也马上要过四岁生日了,你要回来,刚好一块儿热闹热闹。上回你见他的时候他才刚会走路吧?现在可不得了了,穆家新任的霸王就是他。”

    提起小儿子,穆皖南脸上有为人父母的特殊光彩,穆峥也缓下神色:“还说呢,这小子上回直接拉在我怀里,好大一块‘黄金’。现在都该不认识四叔我了。”

    “那倒不至于,不是还有小五吗?你俩反正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认得他就认得你。”

    穆皖南不知他如今有多不乐意被错认为穆嵘。

    穆峥放下手里的茶杯,下定决心似的说:“好,我下周就回去。”

    “别忘了带上梁小姐一起。”

    “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