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 正文 第29章 我们曾相爱(3)

正文 第29章 我们曾相爱(3)

    餐桌上一大家子其乐融融,这样的场景对梁知璇来说熟悉却又陌生。她家里老人都去世得早,父母这一辈又都没什么兄弟姐妹,从来不曾有这么多家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吃顿饭。但那个小小的、简单的四口之家也有很多温馨回忆,尤其是在餐桌上这样有说有笑,几乎就是每天都会发生的场景。当时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珍贵,可到了如今一家人已经凑不满一张饭桌,才明白为什么有人终其一生追求的不过是这样平常的幸福。

    那么大的离散,那么小的团圆。

    “哎,你怎么不吃啊,看什么呢?”穆嵘就坐她旁边,见她看向对面的穆皖南和俞乐言,笑了笑道:“他们感情好吧?你还没见我二哥呢,他对二嫂那叫一个好!”

    梁知璇笑了笑,她确实常常不由自主地被穆皖南夫妇和两个孩子吸引注意力,大概是因为他们像她以前的家——夫妻恩爱和睦,两个孩子,姐姐总是顾着弟弟。

    俞乐言正给疙瘩拌饭夹菜,穆皖南剥了虾就直接喂到她嘴里,见她杯子里饮料没了就起身去给她加。两个小朋友吃饭都很乖,疙瘩喝的核桃乳,思思会把自己的橙汁分他尝一口。

    梁知璇垂下眼握紧了手中的筷子。她小时候爱吃妈妈做的卤蛋,但不爱吃鸡蛋黄,总怕浪费不敢多吃,弟弟知道了就帮她吃蛋黄,哪怕噎得吃不下了,只要她还想吃蛋白,他都强塞进去。

    手足之情,或多或少都有同甘共苦的记忆和分享的快乐,且不是一朝一夕的。现在想起来胸口闷闷的,不知道梁文东去了哪里,现在是不是也在吃饭?

    碗里突然多了一个剥好的虾,她抬眼看到穆嵘很自然地擦了擦手,招呼道:“吃啊,这虾很新鲜,很好吃的。”

    她刚要说谢谢,穆峥已经一筷子夹走了那个虾球,边吃边悠悠地对穆嵘说:“她现在不能吃发物,你要是闲的话,剥的虾可以全给我。”

    吃完饭,小寿星疙瘩吹了蜡烛又分蛋糕,两个孩子闲不住,边吃还要边满屋子跑着玩儿。穆皖南夫妇忙着照顾两个孩子,老太太把其他几个孙辈叫到天井里坐下说说话。

    穆嵘想蒙混溜走,被老太太逮住,“我这椅子上长钉子还是怎么着啊,你就一分钟都坐不住?坐下,带不回个像样的女朋友,连陪我聊聊天都不成吗?”

    原来她打一开始就知道梁知璇是穆峥带回来的人。

    穆嵘涎着脸笑道:“哪儿能啊,我这不是好久没见疙瘩和思思了,想陪他们玩一会儿吗?再说了,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怎么会没女朋友呢!只是时机还不成熟,她害羞……对,害羞啊,所以这回没带她来。”

    老太太白他一眼,都懒得听他瞎扯,转过头和颜悦色地问梁知璇多大了,家里有些什么人。

    梁知璇回答得很含糊:“我爸爸以前是会计,我妈妈是老师。前几年我妈妈生病去世了,家里就剩我跟爸爸……还有一个弟弟。”

    她眼尾的余光扫到穆峥,他没什么反应。

    老太太露出几分怜惜的神色:“妈妈早早的不在了,女孩儿就要多吃许多苦,不容易。听说你是空乘啊,工作很辛苦吧?”

    “还好,我喜欢这份工作,不怕辛苦。”

    老太太赞许地点点头:“那你跟我们老四怎么认识的啊,也是在飞机上认识的吗?”

    这回穆峥开口了:“奶奶,您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怎么了,不能问啊?电视剧里演的现实里未必就没有,这叫什么……噢,艺术源于生活嘛!”

    穆峥没说话,穆嵘都有点笑不出来了,手里替他们捏把汗。

    还是高月在一旁插话道:“嗐,姥姥您这还用问吗?他狂得这么二五八万似的,人家梁小姐也不能看上他啊!肯定是他对人家一见钟情,想尽办法死缠烂打,才逼得人家不得不从。”

    虽然只是开玩笑的话,却有歪打正着的意思。老太太问穆峥:“是真的吗?真的一见钟情?”

    穆峥微微垂眸,就是不开口。

    穆嵘终于忍不住了,“哎呀奶奶,您就别逼他了,他什么德行您还不知道吗?心里想着,心里喜欢,就行了,您别让他说,一开口准破坏气氛!”

    亲孙子的个性老太太自然是知道的,但想想他这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始终是家里疏忽了,对他有所亏欠,因此也只是恨铁不成钢地看他一眼,又转而问梁知璇:“那小梁啊,你喜欢咱家老四吗?打心眼里喜欢,打算跟他过一辈子那种?”

    绣球抛到她这里来,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集中到她身上了。她心如擂鼓,跳得很急却节奏大乱。

    她不喜欢违心地说话,甚至恶作剧地想假如这时候把他们相识相处的真相都和盘托出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他祖母这样明理的老太太是会站在他那边护短,还是为她说句公道话?

    她口干舌燥,话在嘴边就是不成章法说不出来,而她再不吭声气氛就会变得很尴尬了。

    穆嵘坐在她对面,长腿从桌下伸过来,趁人不注意轻轻踢了踢她。

    她看到他眼里的焦虑和恳求,并不全是为了他的亲哥哥,也是为这个慈眉善目的祖母。

    一旁的高月也静静地等着她回答,眼里有些玩味。

    只有穆峥,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感觉不到他此刻的情绪。他或许已经知道答案了,对此有种无所谓的态度,或者他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像他刚才那样不说话,照样也有人能帮他把话说圆,她说什么他都有备而来。

    “哎,你别害羞呀,怎么跟我哥似的,你们俩还真是天生一对。”穆嵘终于忍不住出来打圆场了,明里暗里地给她使眼色。

    傍晚其实不算太热,他头上却已经冒出汗珠,大概是因为着急,出了一身冷汗。

    梁知璇的心沉下去,突然抬起头看向穆峥,手放进他的手里,在他掌心用力一扣,腼腆地笑了笑:“嗯,喜欢。”

    穆峥不喜不怒,依旧没什么表情地坐在那里,手心握着的那只小手绵软却冰冷。她尽力了,这违心的话也就哄哄老太太开心,其实她不见得真怕他什么,她只是不忍心伤害他的家人。

    她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看向他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柔情蜜意,有的只是艳羡和屈服。

    所以当他听到那声喜欢的时候,他以为他会感到高兴——不论真假,至少从她嘴里说出喜欢他,这是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她撒谎,甚至连撒谎都不是因为他。

    “刚才谢谢你,我还以为你要保持沉默到底了呢!”穆嵘跟梁知璇走在大宅后面的花园里,这里也有个秋千椅,大概是为小朋友们准备的,她习惯性地坐上去,穆嵘就站在旁边跟她说话。

    老人家精神不太好,聊了一会儿就回屋里去了,跟小朋友们笑闹一阵就要休息,今天的聚会就要散了。

    梁知璇笑笑:“这趟来就是要让你奶奶高兴的,又是小朋友生日,我怎么会那么扫兴呢?”

    他神色有几分沉郁:“所以你不是真心的,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哥?”

    梁知璇盯着自己放在膝上的手,没有回答。

    穆嵘深吸了口气,也在她身边坐下来,轻轻晃着那个秋千椅道:“你家当年出事,你其实是想来找我替你爸爸求情的对吧?”

    梁知璇微微一凛,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这样直白地提起当年的事。

    能面对的不能面对的其实现在都已经看开了,她也明白穆嵘已经知道当年的事,能这样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也没什么不好。

    帝都的夏日空气还算通透,夜幕初临时是深深的靛蓝色,只是看不见多少星星,今天恰好是满月,圆圆的月亮银盘似的挂在半空。

    穆嵘仰起头,深吸了口气说:“那时候我玩乐队,全国各地到处跑,因为我哥跟我爸那时候都在南城,所以也常到那里去。那次去刚好我们的键盘手有事儿回家了,找了几个临时的……其中就有你吧?我记得很清楚,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琴弹得不算特别好,还有点怯场,但每次彩排都到场,帮所有人订饭、拿衣服、收乐器。其实你有很多机会可以跟我说上话的,可你为什么都没说呢?我甚至连你的脸和名字都没记住,再见到你的时候几乎都没什么印象了。”

    梁知璇有点自嘲地笑笑:“我的水准根本做不了键盘手,就留下来打杂帮忙。那时虽然是为了爸爸的事情去找你,但不想让你分心耽误正事,本来是想等你们最后演出完了之后再跟你说的,后来……也就没有必要了。”

    他侧过头看她:“因为你遇见了我哥?”

    “演出那天……他也来了,就坐在台下。我在后台收拾演出道具,听他们说你要走了,就赶紧追出去,迎面撞进他怀里。我不知道你们是孪生兄弟,压根就没想到……”

    想到那一场阴错阳差的错认,穆峥眼里的戏谑和后来毫不留情的掠夺,她至今谈起来仍忍不住地手脚微微发抖。

    穆嵘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抬起手来似乎揽住她不对,握住她的手也不合适,最后只得在她肩上轻轻拍了拍,“至少你的目的他替你达成了。说实在的,如果当时你拜托的是我,你爸爸的事未必能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他也有点自嘲,“你知道的,我不碰生意上的事,在公司里、在我爸跟前都说不上话。你爸爸的事严重到什么程度我也不了解,随便开口说不定雪上加霜。”

    所以从他这个最直接的旁观者来说,换作是他,当年要么帮不上忙,要么越帮越忙。

    也许是注定的,遇上穆峥,她家里的事算是有了一个折中的解决办法,只是代价也是惨重的。

    他也想不明白,以他对亲哥的了解,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根本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甚至都不一定愿意将错就错地被当成是孪生弟弟。可为什么他偏偏对梁知璇下那么大的功夫,至今也不肯放手?

    正说着,忽然听到客厅里一阵喧哗。穆嵘站起来道:“这么晚了还有人来吗?你先别动啊,我去瞧瞧。”

    梁知璇就坐在秋千椅上等,不一会儿见穆峥跟穆嵘一起出来了,穆峥走到她跟前拉起她就走,被穆嵘拦下来,“冯姨在外面,你要带她去哪儿啊?”

    梁知璇愣了一下:“冯亚茹回来了?”

    穆峥没理她,推开穆嵘道:“你用不着操心,我敢带人回来,还怕她知道?”

    他二话不说拉着梁知璇就到了客厅,果然见冯亚茹坐在沙发上陪老太太说话,见了他们就站起来:“老四,你也回来了。”

    不得不说冯亚茹情商很高,也懂得为人处世之道,跟穆家其他人相处得融洽,跟老太太也有话聊。即使这么晚突然出现在这里,也没让大家感觉到什么明显的不愉快,甚至还很贴心地带了生日礼物来送给疙瘩,又买了补品和老太太喜欢的沉香,再周到没有了。

    穆峥紧紧牵着梁知璇的手,只笑了一声问:“我爸呢,他怎么没回来?”

    冯亚茹也笑笑:“我们前段时间去澳门,他这回手气好赢了点钱,一兴奋血压飙高了,住了几天医院。医生要求他静养,飞机也不能坐,我听说老太太最近身体不利索,心里就一直记挂着,大嫂又去了大哥那边探亲,只有皖南他们在,就想回来看看。刚好又碰上宝贝疙瘩要过生日,你们几个孩子都要回来,没人张罗也不行,我就一个人赶回来了。”

    穆峥不动声色,“只是为了家里的事还专门跑这一趟?也够辛苦了。”

    冯亚茹不理他话中有话,大方又淡定地说:“公司的事有你看顾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我跟你爸爸都放心。”她说着又看向梁知璇,“原来梁小姐也来了,工作上走得开吗?”

    梁知璇如实道:“我请了长假。”

    老太太有点好奇:“怎么,亚茹跟小梁……你们之前就认识?”

    冯亚茹矮下身跟她说话,放低了声音道:“晓晓不懂事跟那个男孩子跑出去,她是那个男孩的姐姐。”

    她声音虽然不大,摆明这是不宜宣扬的家事,但屋里的每个人其实都听得一清二楚。其他小辈或多或少都已经知道了这一层关系,就连原先并不知情的高月也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惊奇,只是扬高了眉毛露出与之前一样玩味的神色。

    只有老太太变了变脸色,目光重新从梁知璇身上掠过,但也没多说什么,只问穆峥:“这是真的吗?”

    穆峥沉默了半晌才说:“是真的。”

    老太太没再说话,似乎想到些什么,长吁了口气,才摆摆手说:“今儿晚了,都散了吧!明儿再聚,这几天难得的,你们都在这儿,家里人多聚一聚……”

    冯亚茹去扶她上楼,她也说不用,指了指穆峥道:“老四难得回来一趟,还没回家住过。你也收拾收拾让他回自己家舒舒服服住两天,别落人口舌说孩子都不进自己家门。”

    做人后妈就是怕人诟病亏待夫家的孩子,冯亚茹怎么会不懂,她笑道:“早就准备好了,房间都是现成的,我刚从家那边过来,重新换了褥子和被单,就是想让他回去住。他的房间一直都跟原来一样。”

    她太会做人,让人挑不出错儿来,老太太似乎也满意,本来还想留穆峥住一晚的,现在就要他回去了。

    穆峥只有一丝冷笑若有似无地挂在嘴边,等她们上楼了才牵着梁知璇转身要走。

    穆皖南道:“没事儿吧?要不想回去,今晚还是去我家住,我来跟老太太说。”

    穆峥却说:“没关系,她什么都准备妥当了,我不回去倒显得我不近人情,回头惹老太太不高兴。今晚我跟穆嵘都回去住。”

    穆嵘挠头:“我无所谓呀,反正我一直住家里……”

    俞乐言有另外的担心,低声问梁知璇:“你呢,要不还是去我们家?有长辈在,你们住一起也不方便。”

    穆峥手上用了点力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没什么不方便的,冯亚茹跟我爸没结婚的时候也住我家里。”

    穆皖南蹙了蹙眉:“老四!”

    穆峥不说了,借了他的车就走,到门口的时候高月在身后叫了一句:“小璇。”

    梁知璇有点意外地回头,因为她没想到高月叫的是她而不是穆峥。

    高月把手里的东西递到她手里,“这是你刚才掉在天井里的,我捡到了。本来是不想还给你的,但想了想,还是让你自己再考虑一下。”

    她话其实说得很明白,又抬眼看了看穆峥,才抱着手走开了。

    穆峥和穆嵘都看到了她手里拿着的药盒,神色各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