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 正文 第30章 我们曾相爱(4)

正文 第30章 我们曾相爱(4)

    梁知璇以为穆峥肯定又要跟她有一番吵闹,但很意外,并没有。他只是没收了那盒药,回到他父亲的家里之后,把她单独锁在一个房间里,就出去打电话了。

    他一路上都有公事上的电话进来,这点很奇怪,因为他公务安排妥当了才出门,平时也很少在她面前谈起公司的事,讲电话也尽力避开她。她之前还想,也许因为她父亲曾经做过贼他才有这些忌讳,如今才明白是她想多了,不过是事情不够紧急,没到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由他过问的地步罢了。

    又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既来之则安之,穆峥锁着她是不让她出去又到药店买药,其实她也爱惜自己的健康,是他不当回事拿来糟践罢了。

    这房间看起来就是穆峥以前的房间,桌上摆了他上学和毕业时的照片,柜子里有他看过的一些书,得过的各类奖章、奖杯,甚至有他与篮球明星的合影,旁边放的是球星签名的篮球。

    拉开衣柜,几乎没有他现在能穿的衣服,压箱底的都是他少年时穿过的校服和衬衫,一水的白与黑。

    他现在是成熟男人的强健体格,再也穿不进那样修身纤细的白衬衫了。

    他没带走的东西,留在这里就相当于被遗弃,太整齐太有条理反而显得十分刻意,就像床上新换的床单一样刻意。

    如果是他自己,那些奖章、奖杯他是绝不会拿出来做这样的摆设和展示的,不穿了的衣服也不会留着,都是眼不见为净。

    留存和布置这房间的人花了许多心思,可惜他不肯领情。

    那么久没有人住,再干净再整洁的房间里也没有什么人气儿了。梁知璇想洗澡,行李还在他大哥大嫂家里,出不了房间,她想找一件换洗的衣服也找不到,无奈只得打开他的衣柜,找了一件他的旧衬衫出来。

    时光久远,白色的纯棉衬衫已经有点微微发黄,却很干净,穿在她身上还是下摆刚过腿根,袖子必须卷起来。

    那时穆峥就已经有这么高了。

    或许因为家庭构成特殊,三个孩子有男有女,为了方便,每个房间都硬是配了一个卫生间。穆峥房里这个,这么久没用了,居然东西都还是好的,毛巾是新配的,热水也能用。

    冯亚茹真是用心良苦,也早就预料到他会回来住。

    梁知璇冲了凉出来,把头发擦到半干,想找找有没有吹风机,就打开了书桌的抽屉。他的抽屉都没有上锁,他就算有秘密也不会放在这个家里,连防都懒得防。

    吹风机没找到,倒是发现一个方方正正的黑色盒子,打开来,里面杂七杂八放了各种东西。她不由想起她也有这么一个箱子,放的东西都不值钱,但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

    书信捆扎在一起,毕竟是隐私,她没拆开,光是看那些充满少女心的各色信封以及封口处的桃心和四叶草贴纸,就知道这是来自女孩子们的情书。她有点好笑,穆峥那样冷淡的个性,青春叛逆期还不知酷成什么样呢,居然会有女孩子喜欢他,甚至还敢给他写情书?

    信封一个都没拆过,原封不动地扔在盒子里,不过他虽然没看,也没随手扔进垃圾桶,可见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样狠得下心肠。

    或许他对别人都还好,只是对她这样狠,这样缺乏耐心。

    盒子里还有一些旧照片,不多,大多是他比较小的时候跟穆嵘一起照的,无一例外都有另一个妇人抱着他们,应该就是他的妈妈。

    最早的那张照片他还只有如今疙瘩这个年纪,脸圆圆的,眉清目秀很精神,坐在妈妈怀里笑得很开心。

    真的很奇怪,现在即使看着这样最难分辨的幼时照片,她也不会再将两人认错了。

    其实这些照片才是理应放在相框里最好处处可见的,却偏偏被收进角落最深处,似乎巴不得它们被人遗忘。

    其他还有用过的笔记本、钥匙扣,都是用过就会随手扔在抽屉的东西,全都放在这个盒子里。看得出穆峥年少时的光阴过得缓慢而压抑,他没有太多想要珍藏的记忆,也不轻易向人敞开心扉。

    她把东西原模原样地收拾好放回去。

    头发还没干透,她没有事情可做,从书架上随便找了一本书来看。

    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穆峥竟然会看这样的书,也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但故事是真的好,她也的的确确看进去了。

    穆峥处理完公事,刚要上楼就被穆嵘拦下来,“你干吗把小璇锁在房间里,难不成你还怕她跑了?”

    穆峥这会儿感觉很累,手指捏了捏眉心,“不关你的事,让开。”

    “怎么不关我的事啊?三姐都看到了,你让她吃的什么药?咱们虽然是男人,好歹也该有点常识吧,那种药能让女孩子吃吗?”

    穆峥讥嘲地一笑:“你跟女人上过床了吗?跟我谈常识!”

    “我……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穆嵘脸上发烧,硬撑着辩解,“咱大哥当年犯浑的时候怎么对大嫂的,后来悔成什么样了你难道不知道?你想像他那样吗?”

    穆峥的脸色阴沉沉的,“你有什么立场来讨伐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人是我带回来的,你想拉到老太太跟前去蒙混过关?亏你想得出来!要不是大哥提前跟老太太说了,她现在是不是都成你女朋友了?”

    “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呀,至少我会对她好,碰了她就对她负责,而不是让她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把身体都搞坏了!”

    穆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我警告你,你别打她主意!我要把她当人还是当玩意儿都随我高兴,轮不到你来说话。”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穆嵘也不怕他,掰开他的手推了他一把,“那可不一定,毕竟她当初要找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穆峥阴沉的脸色有些煞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穆嵘已经气呼呼地走了。

    他本来只是累,现在忽然郁积了一肚子无名的火气和焦灼,急着想要看到梁知璇,却又不得不尽量隐忍着,否则他真的怕会把她剥皮拆骨,吞吃入腹。

    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因为她,还有她的家人。

    他在窗口狠狠抽完两支烟才往房间走,用钥匙开门的时候脑海里还在想要怎么质问她、警告她,假如她不怕死地跟他吵,他又该怎么应付。

    然而事实是他多虑了,房间里出奇地安静,梁知璇没有扑过来跟他吵和闹,也没有刻意而虚伪地讨好。她坐在书桌前,胸前抱了一个靠垫,手里翻开的书反铺在桌面上,人已经枕着手臂睡着了。

    她的侧脸很美,轮廓精巧,皮肤细致白皙,眼睛闭起来弯弯的,睫毛没有任何化妆品装饰也又长又密。

    穆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想到她今天握着他的手说的“喜欢”那两个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紧绷的神经随着心头的某一块一同柔软下来。他渐渐俯下身,想把她看得更仔细些,还不够,又再低一些,直到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他闻到她领子里透出的香皂的香气。

    他也是这时才发觉,她居然穿了他过去上学时穿的白衬衫。

    他喉咙微微发紧,原先那些莫名的火气在看到她酣睡的模样后本来已经有些烟消云散的意思,现在却又突然烧了起来,仿佛有股热气在血液里奔走,越发不受控制。

    他深吸了口气,终于还是握住她一侧的肩头,另一只手放进她腿弯处,打横抱她上床。

    她靠在他的肩窝,没有睁眼,眼皮却轻轻颤动。

    他把她放在床上,明知她醒了,却没有戳穿她,只是凑上去亲她,绵密而霸道的亲吻,像看不见的网勒住她。

    他想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果然很快不装睡了,没有给他回应,只是一味地推他,“我想睡……”

    “那你睡你的,我来就好。”

    他从她身上剥掉自己的衬衫,血液真正地沸腾起来。怀里的细致娇媚并不陌生,可是这种感觉很微妙,仿佛满足了某种年少时的幻想,充满刺激和隐喻。

    她没有挣扎,但也谈不上热情,所有一切皆出自身体的本能。

    他比前一晚温柔一些,话锋却仍如刀子刮过她心头,“别再让我看见你吃那种药,除非你能每次跟我做完后都吃一回,吃到真的生不出孩子为止。”

    他每次都能气得她发抖,她甚至都有点绝望了,“穆峥,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想让我怀孕生孩子吗?我们不会在一起的,你是希望孩子没有妈妈还是没有爸爸呢?”

    他将她的手压过头顶,像瘾君子尝到罂粟花,喘息着问:“将来的事没人说得准,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在一起?”

    这句话让梁知璇猛地一震,原本那点惺忪都被赶跑了。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又急切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他揉着她的脸:“你不需要知道太多,总之过了这段时间,有些事情会不一样。”

    他从来不肯在她跟前把话说得太明朗太完整,仿佛藏了大秘密,她却总是猜不透。

    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来了,她直觉是跟冯亚茹有关的,因为今晚她出现后穆峥才开始有一个接一个的公事电话,情绪也有了波动。

    他在外总是无波无澜,伪装得太好,其他人未必能感知得那么明显,但他心绪上的一点点变化往往都通过身体传达给了她。

    这一晚出乎意料的,两个人没有起争执,穆峥冲过凉之后就回到床上,抱着她睡过去。

    药是吃不成了,但他也没再那样放肆,仅有的那一次,不想侥幸也只能侥幸了,好在怎么算她都应该是在安全期。

    早晨梁知璇是被楼下的动静给惊醒的,穆峥早就醒了,半靠在床头看手机。屏幕上一片惨淡的绿,她虽然不炒股,但多少也了解一点,顺口问了一句:“股市还在跌?”

    上周大盘就有大幅震荡,人人谈股色变,连出租车司机谈起股票都直摇头。大家都在翘首等待这新的一个星期,如果继续下跌,那大概就成股灾了。

    从开盘第一天的情况来看,实在不太乐观。

    穆峥也蹙紧了眉头,他跟一般的股民还不一样,他的公司在市交易,这些不断下跌的数字意味着公司的市值在数以亿元计地蒸发。

    “没事,会有救市,还会涨回去的。”他不以为意,看了看她,“不再睡会儿?外面下大雨,今儿也不用那么早过去。”

    她摇摇头,撑起身子就露出圆润的肩头和深凹的锁骨。穆峥眼里一漾,又吻上她的脖子来闹她。

    她推开他,“别闹了,好像有人来了,我听到穆嵘在楼下说话。”

    冯亚茹昨晚刚到,特意过去陪老太太,估计就住在大宅那边没有回来。她跟穆峥始终是有点心结,尽可能地不凑到一个屋檐下。

    会不会是今早回来了,跟穆嵘起了什么争执?

    穆峥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戏谑道:“不用担心穆嵘,他在这家里是人缘最好的。”

    梁知璇跟他一起下楼,站在楼梯上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短发女孩儿跟穆嵘推推搡搡扭在一块儿。女孩子背了个双肩包,像是刚从外面进来,淋雨走了很远的路,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站的位置都是水渍。

    她搞不清楚状况,看了穆峥一眼,他也只是扬声问了一句:“大清早的,你们在干吗?”

    穆嵘扭头发现他们,显然受到了惊吓,赶紧拨开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的女孩子,手在身上擦了又擦,磕磕巴巴道:“没没没……没什么!她就是路过,非要进来……躲雨,我不让,她就……哎呀,反正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不认识她!”他把那姑娘往外推,“走吧走吧,你没看我家里还有人吗?你打扰他们休息了……”

    事不关己,穆峥没再吭声,拉起梁知璇就走。

    她忍不住回头往楼下看,穆嵘把人往外赶,短发女孩儿手扒在门边就是不肯出去。两人僵持着,她正好看到女孩脸上无助又充满期许的表情。

    那一瞬间,她有点像看到了好多年前的自己。

    “那女孩是谁……以前就认识的吗?”

    穆峥答道:“穆嵘带回来的人我怎么会认识?”

    “她……”

    “你别管他的事儿。”他停下来,想起昨晚跟穆嵘的那番对话,语气不善地转过来说,“你别真把自己不当外人,穆家其他人不管跟你说什么,要你干什么,你都当没听见就行。”

    他这话简直说得没道理,但因为涉及穆嵘,她知道他的症结在哪里,也已经习惯了。

    没想到这天再到老太太那儿去,穆嵘就把那个短发女孩带上了,煞有介事地介绍说是他那位“害羞的女朋友”,终于克服了羞涩肯陪他来见家长了。

    别说梁知璇不相信,穆家其他人也一脸怀疑。只有两位老人家高兴,毕竟家里最闹腾最不安分的因子也有了安定下来好好过日子的意思,而且这姑娘话不多却非常懂礼貌,她的礼数让梁知璇一度在想她是不是日本人。

    她服务的航班也飞亚洲其他国家,日本是去得比较多的地方,她对那里相对熟悉,这个叫何美的女孩子仪态风度都比较像日本女孩,甚至连名字的发音也很像,似乎应该叫和美才对。

    可她却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因为又多了这样一件高兴的事儿,昨天最后那点阴霾似乎也不算什么了。老爷子有老战友夫妇到访,他们去招呼,就让小辈们自己玩。

    俞乐言、高月拉上梁知璇跟和美一起打麻将。和美是个好奇宝宝,见到麻将张大了嘴巴,规则却不懂,高月于是手把手现教。俞乐言趁机悄声问梁知璇:“昨天那药没吃吧?”

    她摇摇头,俞乐言也算松了口气,“虽然我不知道你跟老四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但我看得出他心里是在乎你的。他从没在冯亚茹面前露过怯,昨天难得紧张一回,全都是为了你。”

    对面的高月哼了一声道:“不用说悄悄话了,那药盒昨天还是我捡到还给她的,老四这臭小子净给人添堵。小璇你别怕,有了孩子生下来,他不养我给你养,咱们老穆家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家,有他这么作践人的吗?”

    何美从码好的牌堆里抬起头来问:“你要生宝宝了吗?恭喜你。”

    梁知璇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得说:“我弟弟跟冯晓晓的事的确做得不对,穆峥一直耿耿于怀。我看家里的长辈们,也未必不介意。”

    抛开对冯晓晓的个人观感不谈,这的确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她是梁文东的姐姐,身份更尴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