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 正文 第34章 参商永隔(2)

正文 第34章 参商永隔(2)

    “我那时候不该走的,所以我很后悔。”他已经冷静下来,声线也很平静,“我承认一开始对你的感情除了欣赏还有同情的成分,所以我以为只要你不在穆峥身边就不会那么痛苦,甚至可以忘了以前的痛苦。我觉得离开是最好的方法,恰好我有这样的机会,就想带你一起走。可我还是想得太简单了,首先我家里就拦了我一道,他们那么固执……然后是你家里的情况,我早该想到的,你那么孝顺,不可能丢下你爸爸一个人。我放弃云朗的机会去阿联酋,以为可以摆脱我家里的束缚,然后再接你过去,可是等我到了那边之后才渐渐想明白你是不可能跟我走的。”

    不仅仅是用错了方法,还有他们相遇的时机,并不是对的时间遇上对的那个人。

    “我不该走的,留下来,至少事情不会变得像现在这么糟糕。”

    梁知璇摇摇头:“很多事都是注定的,如果你想让我好受一点,就不要再自责了。”

    其实她跟穆峥的纠葛比他们能够想象的还要深。

    一周培训很快结束,最后一天大家都出去唱歌泡吧,硬要拉上几位培训导师,雷霄明也躲不过,梁知璇前几天病倒的事所有人都知道才勉强逃脱。

    她留在酒店里,打开笔记本电脑拟文档打算请假,原本应该简单几句话就说清楚的缘由她却删了写写了又删,怎么都写不好,最后索性啪地合上电脑,仰面躺在床上,脑子里空空的。

    手机很安静,穆峥没有跟她联系,或许这就是结果了,并不像他说的过一段时间事情会变得不一样。

    事实上她和他之间隔着两代人的恩怨,真如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很难会有什么不一样。

    她给程洁打了个电话,元宝应该刚刚睡了,程洁一听她说怀孕的事就大呼小叫赶紧躲进卫生间里,压着声音朝她吼:“你可别乱来啊,别做傻事!要不要我飞过来,元宝放假了,我带他飞过来找你!”

    “不用了,我明天就回来了,你别带着孩子瞎折腾。”

    “总之你别做傻事啊!雷机长不是回来了吗?我让他看着你。”

    “不用了,跟他面对面我反而更尴尬。放心吧,我不会犯傻的。”其实她也不知道现在怎么选算是做傻事,怎么选才是对的。

    程洁叹口气:“你自己的身体是第一位的,不要为了那么个渣男弄坏了身体,又毁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等你回来咱们好好分析分析,你再做决定吧!”

    她没有结婚,也没有可以商量的家人,也只有这么一个朋友可以倾诉和帮着出出主意了。

    她看多了程洁的难处,问道:“程姐,你后悔生下元宝吗?”

    程洁在那头安静了几秒钟才坚定道:“我后悔当年信错人,但从来不后悔有元宝这个儿子。”

    梁知璇挂断电话,忽然想起父亲来。可怜天下父母心,既然为人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假如他知道她怀了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回到南城,她就去了西礁岛的敬老院。过两天就是妈妈的忌日,她干脆把父亲接出来,一起到墓地去祭扫。

    梁国兴依旧不认得人,但是到了墓地之后却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悲从中来,一直喃喃念着妻子的名字:“月琴,月琴……”

    不知道为什么,了解到上一辈有那样的恩怨纠葛,看到父母仍如此情深,她心里反而有说不出的难受。

    她扶着父亲坐下来,他就拉住她的手,“小璇呢?你看到小璇要告诉她,离那个穆峥远一点……他恨她妈妈,恨咱们一家,当年我不知道小璇要去找他,要是知道,我……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去的!”

    梁知璇拍着他的手低声安抚,眼圈也发红,耐着性子问:“你知道他恨妈妈,那你知道穆坤吗?”

    “穆坤?”他抬起头,“穆坤不是走了吗?当年是他背信有了其他女人,他还来纠缠,月琴不会跟他走的……”

    梁知璇最近受到太多信息轰炸,大脑已经有点麻木了,但听到这话还是有种血液逆流的感觉。

    她拉住梁国兴的手:“爸……你说当年是穆坤对不起妈妈?那他为什么还来找你们,为什么还要来纠缠不休?到底是怎么回事,爸你快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梁国兴的胳膊被她摇晃着,眼神空空洞洞的,“穆峥是那个女人生的儿子,他也不肯放过我们,不放过月琴……是他拔了月琴身上的管子,那些救命的仪器,是他拔掉的……”

    抓住他袖口的手松开了,梁知璇整个人像被冰雪封住一般僵在那里。她这些年经历了大大小小那么多事,随时间、随因果应是像链条一样串起来的,可其中就是有几个环扣缺失了怎么都想不明白,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爸爸谈起穆峥时又恨又怕、欲言又止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屏着一口气,立即去了妈妈当年住院的医院,找到主治医生核实具体的死因,要求看当时的抢救记录。然而时隔那么多年,又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死因有可疑,院方怎么都不肯翻查病历。她又焦虑又无奈,程洁安慰她:“你先别急,我帮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帮忙。”

    病历终于翻出来,主治医生亲口对她说:“最后一次抢救她身上的仪器确实是拔掉了一部分,但我们相信是她自己拔掉的。肝癌末期病人很痛苦,拔掉仪器想要结束生命的不在少数……而且你妈妈最后是死于消化道大出血,这也是通常肝癌病人……”

    “你胡说,我不信!我妈妈不会自己拔掉仪器的,她不会!”梁知璇打断他的话,已经泪流满面。

    当年她跟弟弟果然都还是太年轻吗?妈妈去世时遭受的痛苦和具体死因父亲和医生都瞒着他们,含糊带过。

    可是怎么会呢?妈妈明明说过不会放弃,为了他们全家人她说什么也不会放弃直到最后一刻由上天做抉择。她见过的,她见过妈妈病房里有病友活了三个月又三个月,他们也相信会有那样的奇迹,妈妈不会选择自己拔掉仪器的。

    是穆峥,一定是穆峥,只有他恨他们全家到这样的地步,只有他会看到一个老人病入膏肓仍放不下仇恨。

    她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碰见容昭,他抱手看着她,“你费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查你妈妈的死因?”

    程洁请人帮忙居然找到他,可能这世界真的太小,又或者他的人脉真的太广,毕竟两个陌生人之间也就隔了另外七个人。

    她有些惘惘地看着他,“你是穆峥的朋友,但你首先是个医生对吗?所以你应该不会骗我……我妈妈真的是死于消化道大出血吗?”

    容昭怔了一下,说:“肝癌末期的病人死于消化道大出血、多脏器衰竭甚至心梗的人都有,你妈妈的病历和抢救记录我都看了,没有可疑,你在怀疑什么?”

    “反正末期癌症都要死,所以拔掉她的仪器让她走得早一点、更痛苦一点也没关系对吗?反正也看不出来……”

    容昭蹙起眉头:“你在说什么呀?别胡思乱想了。那些生命仪器顾名思义到最后就是维系她的生命,尽量减轻她的痛苦,不是治病用的。有的病人想拔掉早点解脱,也可以理解啊!”

    “不会的,我妈妈不会这样的……”她近乎虚脱地坐在那里,喃喃低语。

    容昭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现在看她这样也有点担心了,“你没事吧?你们最近都怎么了,一个两个都神秘兮兮的……这事儿跟穆峥有关吗?”

    这次拜托他帮忙的人是关隆,似乎也是受人之托,还讳莫如深地说暂时别告诉穆峥。以关隆跟穆峥的交情,居然要瞒着他,看来真的兹事体大且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生平最喜欢看热闹管闲事了,不怕趟浑水,他只是有点同情这几个好朋友,个个英雄难过美人关。

    梁知璇没有回答,眼睛盯着水磨石地面,“谢谢你容医生,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容昭不太放心,还想劝,但想到自家太座说的:只要不是你的女人,她说要一个人就是真的想一个人,你就安静走开,别给人添堵。

    他摸了摸鼻子站起来,“好吧,那你自己当心点,别想太多了。这件事我可以不告诉穆峥,但你听我一句,他再怎么狠心,基本的是非观还是有的,伤天害理的事他不会做。”

    她没回应,独自又在椅子上坐了好久,直到腰疼得有点坐不住,才缓缓站起来准备回家。

    有热流从身体里涌出来,小腹也隐隐往下坠着疼,有点像每个月的那几天最不舒服的时候。可她此时的身体状况又怎么可能会这样?

    她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她穿着裙摆前短后长的裙子,裙下露出光洁的腿,果然有蜿蜒的血迹顺着腿侧流下来,染红了脚上白色的平底鞋。

    她几乎立马就知道那是什么了,可她却没有哭,也没有觉得很痛,反而觉得好像解脱了,因为身体突然间变得很轻,意识里那些纷纷扰扰也不见了。

    妈妈当时被拔掉维系她生命的仪器时,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窗外又在下雨,南城的夏天雨水就是多,滴答滴答的,像是时间流走的声响。

    梁知璇躺在床上,两眼看着雨珠砸在玻璃上,碎成看不见的水花,一下又一下地重复,像是催眠,刚睁开的双眼又有了困意。

    “小璇,别睡了,起来吃点东西吧!”程洁知道她醒了,“天气不好也别总是睡,越睡越没精神的。”

    她没回头,轻声问:“程姐,现在几点了?”

    “下午两点多了,你还没吃午饭,快起来好歹吃一点吧,光睡也养不好身体的。”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梁知璇撑着坐起来,一菜一汤还有一盘饭团已经放在茶几上,和美跪坐在旁边的椅垫上,“我知道你又要说没胃口,所以做了点饭团,汤是我带来的味噌加了鱼和豆腐做的,对身体有好处。我爸爸在家里习惯自己做味噌,味道特别好,别的地方都吃不到。我听程姐说你爸爸也很会做菜,你尝尝,看我爸爸的手艺有没有你爸爸的好。”

    梁知璇看她一眼,知道她是为了让自己吃点东西,感激地笑了笑:“和美,谢谢你。”

    她在医院做完手术,又吊了水,程洁陪她一起回来,就看见和美坐在她的小公寓门口。经历了几天过山车一样的日子,她已经看见什么都见怪不怪了。和美倒也非常坦率地说:“我有求于穆嵘,但他说他从不随随便帮人,所以我愿意做一些事跟他交换。他说他很喜欢你,我想撮合你们两个人,希望他看在这个份儿上能答应我的请求。”

    梁知璇失笑,和美还太年轻太单纯,但如果可以的话,她倒希望每个人都能自始至终保有这样的单纯,初心不变。

    和美就在她的小公寓里暂住,得知她刚刚流产,一时神色也凝重起来,反倒来照顾她。程洁不放心,也会过来看看,两个人都很会做吃的,就在厨房换着花样给她熬汤做菜补身体,只不过她真的什么胃口都没有,辜负了她们一片心意。

    有时觉得生活还不至于太过绝望,也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候还有她们这样的朋友不离不弃。

    和美家独有的味噌汤真的很好喝,饭团也非常美味,梁知璇终于打起精神多吃了一点。和美见她翻开本子写字,不由好奇,“你在写什么?”

    腹腔里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身下的血还没有干净,她笔走龙蛇,尽可能轻描淡写道:“记录一下身体的情况,希望能早点好起来。”

    七月七日晴。她失去一个孩子,又失去一个家人。

    和美中文能说不能读,也不能写,但她明白梁知璇在干什么,从双肩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本子,“我也有做手账的习惯。”

    她还随身带着很多漂亮胶带的分装和贴纸,手把手教梁知璇怎么把笔记装饰得漂漂亮亮。

    她本来觉得有点孩子气的爱好,却意外地感到很喜欢。最重要是两个女孩子凑在一起拼拼贴贴、画图排版,好像找到一点乐趣,可以分散一下精力,这样她不会那么难过,难过到胸口像塞满了棉花一样堵得难受。

    手术已经是昨天的事,可她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到那些血从她身体里流走,医生的话清晰地在耳边回响:“自然流产是优胜劣汰的过程,证明胚胎质量本来就不好,加上你之前身体刚大病过用了不少药,留不住也很正常。你也不要太难过,年纪不大将来还可以再要的。”

    其实怎么可能不难过,这个没有成形的孩子也是骨肉血亲,是她的家人,却终究还是留不住。

    下午和美跟程洁一起出去了,梁知璇靠在沙发上继续贴手账本,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和美她们回来了,随手合上本子拿在手里就去开门。

    她没想到门外站的人是穆峥,愣了一下。两个人都没动也没说话,穆峥像是很急地从什么地方赶过来,衬衫的前襟都被汗水浸湿了,急促地喘着气。噢,对了,她这公寓很老了没有电梯,四层楼他如果一口气跑上来大概就是这样了。

    她知道他会找到这里来,一点都不怀疑,甚至她其实也在等,就等他来。

    “是不是真的?”他看似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眼睛死死盯着她,语调却平静得可怕。

    梁知璇庆幸终于不用再跟他打哑谜,很干脆地说:“是真的。我怀孕了,但孩子已经打掉了。”

    穆峥的手在身侧用力握紧,用力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深吸了口气,梁知璇就知道风暴要来了,本能是想要抬起手捂住耳朵再闭上眼睛的,就像小时候过年时害怕鞭炮一样,只要不听不看就好了。但她知道那样没有用,妈妈告诉她逃避从来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何况她现在处于风暴中心,就算想逃也逃不掉。

    穆峥果然发了狠,一把揪住她的手腕将她狠狠推到墙上,咬牙一字一句地说:“你凭什么……梁知璇,你到底凭什么……”

    也许是因为太用力,他的声音像是哽在喉咙口,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她的手腕像要碎裂一样地疼,背后是冰冷的墙,可她竟然觉得没什么——如果他也经历过躺在手术台上任由那些冰冷的器械穿过身体刮走一层血肉,也会觉得眼下这点疼真的不算什么。

    但眼泪还是漫过眼眶流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疼的……可能只是一种条件反射,或者那个无缘的孩子还有一点灵魂没有消散,感应到亲生父亲来了,忍不住又哭一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