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 正文 第39章 情之一字(1)

正文 第39章 情之一字(1)

    王嫂找到了海盗,把它放在笼子里递给梁知璇。也许它自由惯了,几时受过这样的拘束,很不乐意地在笼子里窜来窜去,喵喵叫个不停。

    它没吃完的妙鲜包、鱼干和饼干都还有好多,王嫂也全都塞给她。东西太多了拿不下,就理所当然地让小曾送她回去。

    穆峥没再露面,两个人每次不欢而散,他都有一种决绝的姿态,仿佛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海盗跟她回到她的住处,从笼子里放出来就没再吃过东西,专往犄角旮旯的地方躲,躲了就不肯出来,实在口渴才跑出来喝几口水。

    梁知璇给它买了新口味的妙鲜包和饼干,用它原本在穆峥那里睡过的垫子给它重新搭了个窝,它都一点不肯赏脸,仿佛又回到最初在外流浪时的那种倨傲和戒备,不肯再亲近人。

    她不懂它是怎么了,以为它只是到了一个新环境难以适应才闹别扭,直到偶然看见它站在穿衣镜前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倒影,入了神似的,一动也不动,她才明白它是想伴侣了,见不到面,只得在镜子里看自己。

    穆嵘跟它说过的,它好像有了约会的对象,就快要当猫爸爸了。

    梁知璇端着猫碗,把新开的罐头和鱼干放在里面,用勺子轻轻敲了敲碗沿,招呼它:“出来吃点东西吧,今天都第三天了,再饿下去,你宝宝出生都要不认识你了。”

    海盗今天躲在梁国兴睡过的床底下。两居室的房子,自从梁国兴去世之后,他住过的那间就一直空着,她收拾好床铺和他的遗物之后,就再没进去过。

    和美陪她一起料理完丧事之后也很郑重地向她辞行,说要回日本一趟,因为她失去父亲的悲痛让她也忍不住想起在札幌生活的父母。

    “中国古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妈妈是中国人,但我中文学得不好,以前也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懂了。这句话,说得真好。”

    是的,说得真好。她轻轻拥抱和美,“请代我问候你爸爸妈妈,你爸爸亲自做的味噌真的很好吃。”

    爸爸的手艺,是家的味道,只可惜她以后再也尝不到了。

    她又变成一个人生活,如果不是海盗,她不知什么时候能有勇气再踏进这个房间里来。

    海盗趴在床下不出来,黑暗中仅有的那只眼睛幽幽地看着她。她把碗放在地上,就势坐下来,拿勺子轻轻戳碗里的猫粮,“对不起啊,是我好心办坏事,把你和猫太太分开了。你出来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我就送你回去。”

    不知它是不是听懂了,在床下喵了一声。

    她苦涩地笑了笑,“我是怕穆峥真的会把你扔掉,其实你不怕对吗?你本来就在外面流浪的,苦日子好日子都过了,什么都能适应。他就算真把你扔了你也能找回去,毕竟你的猫太太还怀着小宝宝呢,你舍不得它们吧?”

    它不吭声了,关键时刻它还玩深沉,德行有点像穆峥。

    她抱着膝盖蜷坐在地上,“是我太自私了,没有问你的意愿就贸然接你过来。爸爸也是一样,我该问问他的意思的……不过他那个人,肯定拿不了主意,最后还是听我的。”

    她的手抚在床榻上,眼泪不知怎的就涌上来,“虽然我说的做的也不一定对,可他总是要听我的……他觉得亏欠我,对不起我,到头来还是我对不起他。”

    海盗从床底下走出来,走得很慢,到她脚边抬眼看了看她,低声喵喵叫了两声,就着碗狼吞虎咽地吃它三天来的第一顿饭。

    梁知璇伸手顺它背上的毛,眼泪落在它碗里,“这样才对……吃饱了,才有力气回去看它们。它们一定还在那个院子里等你,不会走远的。有家人还是比一个人要好对不对……你就要当爸爸了,真好……”

    她哭到不能自已,竟然那么羡慕海盗。它曾受过重伤,它倨傲又充满戒备,它跟同类争抢地盘和食物,不肯轻易信任人,可它现在找到伴侣有了家庭,好过她在这世上孤零零一个,接二连三地失去妈妈、弟弟和爸爸,甚至连肚子里的孩子也留不下来。

    也许从此她在这世上都是一个人了。

    海盗被装进笼子里,又一次送回穆峥的别墅去。

    它的伤已经养好了,就算穆峥不愿意养它,让它回到外面的世界去也没关系。它有它的生存方式,何况现在又有了牵挂。

    王嫂来开的门,见到她很高兴,看到它手里的笼子又有些诧异,“咦,这小家伙怎么又回来了?”

    “它在我那儿不肯吃饭。”梁知璇把海盗的执拗跟她说了说。

    王嫂听完冲她招招手,“来来来,你来看看这个。”

    她把梁知璇引到侧门去,远远就听到低沉的猫叫声。她把海盗放出来,它一下子就飙出去。门外屋檐下隐蔽的角落放了个纸箱,侧面掏了洞,里面垫了软布,一只白猫窝在里头,大腹便便,看起来像是要生了。

    海盗跑过去围着纸箱转了转,白猫叫得更起劲了。

    看来这就是它的猫太太了。

    梁知璇忍不住蹲下去看,白猫的眼睛在暗处亮亮的,警惕地盯着她。

    王嫂说:“我早就留意到这只猫了,最近到处在找窝,怕是要生了,就给它搭了一个。今天叫的厉害,进去就一直没出来,可能要生,正好小璇你在这里,要不要帮帮它?”

    梁知璇没有多想,“好。可我还是小时候见过我幼儿园里捉老鼠的猫生过小猫,没有帮猫接生的经验。”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剪刀、热毛巾、酒精这些东西家里都有,准备着就好。要顺产就不太用得上了,万一难产咱们再帮它。”

    梁知璇点头,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

    王嫂说海盗也不能在这儿,拿笼子把它给隔离了,遥遥能听到它的叫声,跟纸箱里白猫的叫声呼应着,揪心。

    白猫确实是要生了,侧躺下来舔身下,身体也开始用力。梁知璇聚精会神地守着它,手里紧紧攥着干净的毛巾。

    “你怎么在这儿?”

    穆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她吓得几乎跳起来,问了跟他一模一样的问题:“你……你怎么在这儿?”

    他看她一眼,“今儿本来就在家休息。”

    可他身上有酒味,正装衬衫的袖扣还没解,领口扯得大开,应该是中午刚应酬过。

    她没拆穿他的自相矛盾,反正这本来就是他的别墅,王嫂也没提他在不在家。

    他低头看了看纸箱里的动静,又看看她脚边盆里的酒精、剪刀,蹙起眉头道:“这是干什么?”

    “海盗在我那儿不吃不喝,我送它回来。正好猫太太要生了,我想帮帮忙。”

    他一哂:“猫太太?”

    “嗯。”她低头看纸箱,“它跟海盗是一对,这是海盗的孩子。”

    穆峥沉默了一瞬,正要开口说话,梁知璇压低声音惊喜地喊了一声:“出来了!”

    纸箱里白猫的身下,果然已经挤出一只小猫的身子来。

    梁知璇顾不上跟他说话了,全副心神集中到生崽的猫妈妈身上。

    小猫身子先出来,头还卡在里面,持续了一会儿,梁知璇有点着急,戴上医用的手套想伸手进去。

    穆峥拉住她,“你要干什么?”

    “你看不到吗?小猫卡在里面了,出不来会有危险的。”

    他很沉着,“才几分钟而已,再等等。”

    十分钟后,第一只小猫总算顺利落地,两人都松了口气。也许是没有生子经验,猫妈妈没有咬断它的脐带,梁知璇想叫王嫂过来,穆峥接过她手里的剪刀,“我来。”

    她来不及惊讶,穆峥已经戴好了手套。他有点洁癖,手套都是戴两层,这种事对他来说大概也是第一次。他伸手进箱子里,猫妈妈很不安,梁知璇在一旁小声安抚,帮着把线递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在脐带上打好结,穆峥用剪刀剪断了脐带,猫妈妈已经又开始用力了。

    “看来肚子里还有。”他头上出了密密一层汗珠,“你要等它生完?”

    “嗯。”

    他像是无所谓,席地而坐,“那就等。”

    他的手搁在膝盖上自然垂下来,没摘手套,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倒真像是外科医生的手。

    梁知璇移开目光,“你可以不用在这儿守着,有什么问题我会叫王嫂。”

    他冷笑:“这好像是我家,你倒指挥起我来了?”

    她就不说话了,摆弄着盆里的东西,不时看一看猫妈妈那边的动静。

    第二只小猫迟迟不见出来,猫妈妈叫得有点虚弱,似乎使不上劲了。穆峥突然站起来往屋里走,梁知璇以为他没耐心等回去休息了,谁知他很快又折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碗,有汤的香气飘来。

    “这是什么?”

    “鲫鱼汤,王嫂这两天炖来喂猫的。”他吹了吹热气,把碗递进去,“如果小猫一直生不下来,它会没力气,给它补充点能量。看它这肚子,恐怕还不止两个。”

    她有点好奇,“你怎么知道的,你以前养过猫?”

    他顿了一下,“小时候养过,后来没人管,送到我姥姥姥爷家去,没看住,跑了。”

    他语调平平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她知道亲手养的小动物就不仅仅是动物,那是童年最亲近的伙伴。他现在懂得伪装,当时失去的时候还不知是怎样惊涛骇浪般地难受。

    猫妈妈喝了点鱼汤继续用力,第二只小猫终于慢慢露出来,大概个头比较大,生得也很困难。

    穆峥要伸手去拽,她拦住他,“让我来试试。”

    她戴上手套,轻轻卡住小猫的身体往外拉,手心软而脆弱的触感让她又紧张起来,心跳急而乱,手也微微发抖。

    穆峥的手覆上来,两人协力把小猫拉了出来。

    猫妈妈肚子里一共四只小猫,从开始破水到生完,生了四个小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四只小猫挤在她肚子下面,它一一去舔,抬爪子拍打让它们呼吸,最后一只出来的小猫最弱小,似乎动也不动的。梁知璇担心不已,“小四怎么不动,会不会死了?”

    “别乱起名字!”穆峥皱着眉头很不满地瞪她一眼,“可能被水呛住了,或者在肚子里憋了太长时间,抱出来看看。你去倒点温水来。”

    其实他也不懂这些,都是王嫂在给他支招。梁知璇还是照他说的做,用盆接了温水来,他已经把最小的那只猫仔捉到了手里。

    他小心翼翼地把小猫放进温水里,手捂着它的身体轻轻搓动,“用毛巾给它擦擦嘴和鼻子,看能不能把胎水吐出来。”

    梁知璇跪在一旁给小猫擦嘴,用了棉棒去拭干它嘴里的胎水。它还是不动,心跳小小的,摸不出是不是还在跳动。

    试了两分钟没有反应,穆峥道:“算了,可能救不活了。”

    她急切地抬起头,“不,再试一下吧!它出来的时候还在动的……咱们再试试,不要放弃它。”

    它还太小太脆弱,湿漉漉的眼睛都还睁不开,很容易让她联想到曾经失去过的那个小生命。

    穆峥深深看她一眼,低头道:“你过来,跟我换个手。”

    这回换她捧着小猫在水里轻轻搓身子,他的手放到小猫头顶下方轻甩,感觉到小猫在动了,又甩了几下,终于见它咳了两口胎水出来,身体在水里微微动了动。

    梁知璇喜极而泣,“太好了,它活过来了……没事了。”

    两个人挨得极近,就如依偎在一起,他甚至能感觉到她说话时身体轻微的颤动。他抬起手就可以抱住她,可他手上还戴着医用手套,一手的腥膻污秽。

    以往真真是触手可及的距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成了无法触碰的禁忌。

    他站起身,进洗手间去洗手,顺便脱了衣服冲凉,身上残留的酒气和猫的味道全都冲得干干净净。

    出来后他以为她走了,走到侧门才发现她跟王嫂正忙着给大猫小猫换干净的垫子。一个纸箱换到另一个纸箱,小猫们都挤在妈妈肚子下面拱来拱去要吃奶,只有最小的被他们共同救活的那一只由她小心地捧在手里,用软毛巾包裹着。

    换好了窝,王嫂拖了个冬天用的油汀出来放在猫窝边给它们取暖,梁知璇抱着最小的小猫坐在旁边,等其他小猫吃好了才挪开其中一只换它去吃,低声跟它讲话。

    他就靠在墙边静静看她的侧影,呼吸都放得很轻。海盗还被关在笼子里,就放在门边,远远地可以看到妻儿,就是无法靠近。

    一人一猫,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

    穆峥拿了烟出来放在嘴边,刚打着火,海盗仰起头来幽幽看了他一眼。他冷哼了一声,无声地动了动嘴唇:你丫看什么看!

    想了想,他还是灭掉了火,又走到花园另一侧才点烟。

    让她在那儿多坐一会儿也好,他们两个今天为了一只野猫都累坏了。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他接起来,是难得的好消息,唇畔不由漾开一丝笑意,“……嗯,知道了,帮我继续留意。冯亚茹那边也要盯紧。”

    挂了电话,差不多抽完了小半包烟,花园里安静得像只有他一个人一样。他慢慢踱回去,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明明是他的家,怎么反倒像是他要避开她一样?

    她还在那里,大概累了,油汀烤得暖和,竟靠在墙边打瞌睡。最小最弱的那只小猫吃饱了奶又被抱回了她怀里,窝在她腿上睡得正香。

    他仰起脸深吸了口气,夜风里有桂子的香气。今年南城入秋比往常早,不知不觉的又是一轮寒暑,想想最近他跟她经历的种种,最平静安宁的竟然是眼下这一刻。

    他俯身下去,想要抱她进去。无奈她腿上有那么个累赘,他只得先把它挪走,可她原本睡得也不沉,一动小猫她就醒了。

    她眨了眨眼睛,刚睡醒的模样跟猫儿有点像,水亮又懵懂,带一点孩子气的天真。发现自己睡着了,她有点尴尬,“那个……几点了?”

    他收回手臂直起身来,“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不用他说她也知道,今天是有点出格,竟然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

    她把小猫放回猫窝里去,有点不放心地多看了两眼。

    “不用看了,这只猫今后都得人工喂。”

    她不解地看他,“为什么?”

    “你还问为什么?物竞天择,它出生就弱本来该被自然淘汰,要不就抢不到奶吃被饿死或是被其他小猫咬死,是你硬要把它救回来的,救回来还单独给它喂奶。它没有竞争的意识和实力,只有一直这么喂到断奶,即使长大了它身体也会比其他小猫弱。”

    梁知璇明白他的意思,“我只是不忍心看它就这么死了,毕竟它已经花了那么大力气从妈妈肚子里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