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曾许诺 > 正文 第9章 青杠木百角藤

正文 第9章 青杠木百角藤

    阿珩一夜未合眼,天明后才累极打了个盹,惊醒时发现已日薄西山,阿獙停在一个山谷中。

    阿珩一个骨碌坐起来,伸手去摸身旁的赤宸,触手滚烫,伤势越发严重了。

    阿珩看看四周,全是郁郁葱葱的莽莽大山,她十分不解,问停在树梢头的烈阳,“赤宸和你说清楚去哪里了吗?你是不是迷路了?”

    烈阳对阿珩敢质疑它,非常不满,嘎一声尖叫,把一只翅膀竖起,朝阿珩恶狠狠地比画了一下,转过了身子。

    阿珩正在犯愁,她不会医术,必须找到会医术的人照顾赤宸,忽然听到远处有隐约的声音,她决定去看一看。

    她在前面走着,阿獙驮着赤宸跟在后面,烈阳趾高气扬地站在阿獙头顶上。

    转过一个山坳,阿珩的眼前突然一亮。

    两侧青山连绵起伏,一条大江从山谷中蜿蜒曲折地流过,落日的余晖从山势较低的一侧斜斜映照过来,把对面的山全部涂染成了橙金色,山风一吹,树叶颤动,整座山就哗哗地闪着金光。

    宽阔的江面上也泛着点点金光,有渔家撑着木筏子,在江上捕鱼,他们用力扬手,银白的网高高飞起,再缓缓落入江面,明明只是普通的细麻网,却整张网都泛着银光,合着江面闪烁的金光,炫人眼目,比母亲纺出的月光丝还漂亮。

    渔人们一起大声呼号,一边喊号子,一边配合着将网拉起,渔网内的鱼争先恐后地跃出水面,在空中摆尾翻转,水花扑溅,阳光反照,好似整个江面都有七彩的光华。

    那么忙碌辛苦,可又是那么鲜活生动。

    阿珩看得呆住,不禁停住了脚步。

    在鱼儿的跳跃中,渔人们满是收获的欢喜,一个青年男子一边用力拉着渔网,一边放声高歌,粗犷的声音在山谷中远远传开。

    “太阳落山鱼满仓,唱个山歌探口风,高山流水往下冲,青杠树儿逗马蜂。对面小妹在采桑,背着箩筐满山摸,叫声我的情妹妹,哥哥想你心窝窝……”

    渔人的歌声还没有结束,清亮的女儿声音从山上传来。

    “哥是山上青杠林,妹是坡上百角藤。不怕情郎站得高,抓住脚杆就上身,几时把你缠累了,小妹才得松绳绳……”

    因为被山林遮挡,看不到女子,可她声音里的热情却如火一般随着歌声,从山上直烧到了江中。

    渔人们放声大笑,唱歌的男子脸上洋溢着喜悦和得意。

    “不怕情郎站得高,抓住脚杆就上身,几时把你缠累了,小妹才得松绳绳。”阿珩默默想了一瞬,才体会到歌词里隐含的意思,顿时面红耳赤,第一次知道男女之事竟然可以如此明目张胆地表达。

    她隐隐明白他们到了哪里,如此地原始质朴,又如此地泼辣热情。

    在传说中,有一块不受教化的蛮荒之地,被大荒人叫作百黎,据说那里的山很高,男儿都壮如山,那里的水很秀,女儿都美如水。

    阿珩嘱咐了阿獙几句,让它先带着赤宸躲起来,而她在山歌声中,沿着山间小道向山上行去。

    一栋栋竹楼依着山势搭建,背面靠山,正面临水,一楼悬空,给家畜躲避风雨,二楼住人,有突出的平台,上面或种着花草,或晾着渔网猎物。此时家家的屋顶上都飘着炊烟,正是劳作了一天的人们返家时。

    因为阿珩与众不同的衣着,牵着青牛的老人笑眯眯地打量她,背着猪草的儿童也笑嘻嘻地偷看她。

    一个扛着锄头、牵着青牛的白胡子老头含笑问:“姑娘是外地人吧?”

    阿珩笑着点头,问道:“这里是百黎吗?”

    老头发出爽朗的笑声,“这里是我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家,这个寨子叫德瓦寨,听说外面的人把这里上百座山合在一起给起了个名字,叫什么百黎的,你来这里是……”

    “我听说百黎的山中有不少草药,特意来寻找几味草药。”蛮荒之地,人迹罕至,阿珩不想引人注意,假扮采药人,正是游历四处最好的身份。

    老人热情地邀请阿珩,“那你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吧?我儿子和孙子入山打猎去了,家里有空置的屋子,你可以到我家歇脚。”

    阿珩笑着说:“好的,那就谢谢……爷爷了。”

    老人可不知道阿珩已经几百岁,微笑着接受了阿珩的敬称,带着阿珩回到家里。

    “这是我的孙女米朵,今年十九岁,不知道你们两个谁大。”

    老人蹲在火塘边,一边烧水,一边笑眯眯地打量着阿珩和米朵。

    阿珩忙说:“我大,我大。”

    米朵已经做好饭,可看到有客人,就又匆匆出去,不一会儿,拎着一条活鱼回来。

    阿珩笑着向德瓦爷爷打听:“不知道寨子里谁主事?有人懂医术吗?”

    “各个寨子都有推选出来的寨主,要说医术就要去求见巫师了,我们这上百个山寨——就是你们说的百黎,都是找巫师看病,平日里什么时候播种,什么时候围猎,什么时候祭天,也要寨主去询问巫师。”

    “谁的医术最好?”

    “当然是无所不知的巫王了。”德瓦爷爷说着话,把手放在心口,低下了头,恭敬和虔诚尽显。

    “我能见见巫王吗?”

    德瓦爷爷的表情有些为难,“恐怕不行,不过我可以帮你去问问。”

    “您知道巫王住哪里吗?”

    “巫王平时都住在另外一个山寨,叫赤宸寨,赤宸寨有祭天台,巫王要守护我们的圣地。”

    “赤宸寨?”

    德瓦爷爷笑着,满脸骄傲,“赤宸就是我们族的大英雄,据说好几百年前,大英雄曾经救过全族人,山寨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后来为了纪念他才改成了赤宸寨。”

    阿珩问:“赤宸寨在哪里?”

    德瓦爷爷拿着烧火棍,在地上边画边说赤宸寨在哪座山上。

    阿珩笑着站起,向德瓦爷爷告辞。

    德瓦爷爷猜到她的心思,“我说姑娘啊,赤宸寨还远着呢,要翻好几座山,你吃过饭,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起个大早,准备好干粮,我带你去。”

    米朵站在厨房门口,一边在衣裙上擦手,一边看着阿珩,隐约可见厨房里丰盛的饭菜,对一个贫寒的山野人家来说简直是倾家相待。

    阿珩对德瓦爷爷说:“实不相瞒,我有急事,必须要出去一趟。你们先吃,把给我做的饭菜留下,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回来吃米朵妹妹做的饭菜。”

    德瓦爷爷笑着说:“那好,我给你热几桶酒嘎,等你回来。”

    阿珩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阿珩刚出德瓦爷爷家,就看到烈阳闪电一般飞来,不停地嘎嘎叫。

    阿珩大惊,若不是出了事,烈阳不会如此着急,忙跟着烈阳飞奔。

    阿獙一见她,立即着急地跑过来。阿珩扶起赤宸,看到他脸色转青,身子冰冷,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香气。她撕开他的衣服,发现伤口都变成了黑色,香气越发浓郁。

    即使阿珩再不懂医术,也知道伤口不该是这个样子,更不可能异香扑鼻。这样的症状只能是中毒了。

    阿珩用灵力探了一下他的脉息,发现赤宸的灵体都受到波及,被吓得一下子软坐到了地上。

    不会是大哥下毒,大哥虽然狠辣,可也骄傲,他不屑于用这些东西。能给赤宸下毒的人只能是赤宸身边的人。据云桑所说,这几十年,神农王对赤宸十分倚重,大大小小的政事都让赤宸参与,这次来玉山,明明云桑在,都只让赤宸处理政事,俨然有独当一面的趋势,阿珩虽心性单纯,毕竟从小在王族长大,自然明白,此消彼长,赤宸的崛起肯定会威胁到别人的权势利益,因权利相争而引起的陷害暗杀都很平常。

    想除掉赤宸的人会是谁呢?是炎灷?榆襄?洪江……或者他们都有份?

    阿珩不敢再想下去,大哥的警告就在耳边,父王一直想称霸中原,绝不会允许她卷进神农族的内斗中。

    她抱着赤宸坐到阿獙背上,“我们走吧。”

    天还未全黑,阿珩就到了赤宸寨。

    一进山寨,她就明白了为什么这里被选为祭天台所在地,如果把百黎族的上百座山看作龙的一块块脊骨,这里就是龙灵汇聚的龙头。

    并不需要打听巫王的居住地,整个山寨全是竹屋,只有一个地方用白色的大石块砌成了石屋,像堡垒一样把守着灵气最充盈的山峰。

    阿珩直接走到了白色的石头屋子前。

    几个少年正在院子里忙碌,都打着光膀子,下身穿着散口的宽脚裤,赤着脚,看到阿珩,也并不因自己穿着不雅而回避,反倒全好奇地看她。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走了出来,“您找谁?”

    阿珩向他行礼,“我求见巫王。”

    男子看着她,眼中隐有戒备,“巫王不见外地人。”

    “我求医而来。”

    男子笑了,“你们外面的人提起我们时,连个正式的称呼都不用,只叫我们野人,我们这些野人哪里懂得什么医术?姑娘请回吧!”

    阿珩知道这些巫师和一辈子都住在寨子里的村民不同,他们很有可能去过外面的世界,因为了解,反倒很戒备。

    阿珩无奈地说:“我必须要见到巫王,冒犯了!”她从男子身边像条泥鳅一般滑过,溜入了院子,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沿着白石子铺成的道路猛跑。

    “抓住她,快抓住她。”

    一群人跟在她身后追,更多人从屋子里出来堵截她,阿珩像头小鹿一般,灵活地躲过所有的追击,跑进了后山,看见了高高伫立着,朴素却庄严的白色祭台。

    她一口气冲上祭台,站在了祭台的最中央,笑着回头,所有巫师都站住了,那是祭拜天地的神圣地方,就连巫师都不一定有资格进入。

    他们愤怒地盯着她,阿珩抱着双臂,笑眯眯地说:“现在巫王肯见我了吗?”

    一个须发皆白的长袍老者,拄着拐杖而来,眼神坚定而充满智慧,“姑娘,我们对天地敬畏并不是因为愚昧无知,而是我们相信人应该有一颗感恩敬畏的心,才能与天地万物和谐相处。”

    阿珩说:“巫王,我站在这里也不是因为要侮辱你们,而是我必须亲眼看到你。现在我放心了,有一件事情想托付给你,你能不能让其他人回避?”

    “这里都是我的族人,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阿珩无奈地叹了口气,面朝大山,发出清啸。在她的啸声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犹如流星般划过天空,降落在祭台上,是一只一尺多高,通体雪白的鸟,一对碧绿的眼睛骄傲不屑地打量着所有的巫师。

    巫师们越发愤怒,几个可以进入祭台的大巫师想去捉住阿珩,巫王伸手拦住他们,示意他们仔细倾听。

    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了风,祭台上悬挂的兽骨风铃发出清脆的鸣叫,刚开始,声音还很细微,随着风势越来越大,风铃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在风铃叮叮咚咚地疯狂响声中,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空中,是一只异常美丽的大狐狸,随着它的徘徊飞翔,整个祭台都被狂风席卷。

    巫师们仰望着飞翔的狐狸,目瞪口呆,那只白色的鸟似乎还嫌他们不够受刺激,居然一张嘴开始喷出火焰,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一团又一团的七彩火焰绽放在夜空,像一朵朵美丽的花,映照得整个祭台美丽庄严如神仙宫邸,而青衣女子就站在这幅奇景的最中央。

    巫王吩咐了几句,围在祭台周围的人迅速离开,只留了几个年长的大巫师。

    巫王神色凝重地问:“姑娘来自神族吗?不知为何事而来?”

    阿獙停在了阿珩身边,阿珩扶起躺在阿獙背上的赤宸,“不知道巫王可认识他?”

    巫王看清楚赤宸的样貌后,面色大变,立即跪倒在地,整个身体都在激动地颤抖,“怎么会不认识?我们每一代的巫师在拜师时,都要先跪他的木像,对他起誓要守护这方山水的自由安宁,只是、只是……从不敢奢想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真看见赤宸大人。”

    阿珩说:“他受伤了。”

    巫王急忙跪行到赤宸身旁,查探伤口,从赤宸的身体内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截断剑,又仔细地检查着毒势,脸色越变越难看。

    阿珩侧身坐到阿獙背上,想要离去。巫王知道阿珩来历不凡,忙拦住她,着急地说:“求您帮帮赤宸大人,大人的伤势非常重,这个剑上凝聚的剑气又非常特殊,我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剑气,再加上毒……”

    阿珩取过断剑刃看了一眼,剑刃边缘刻着一只只凹凸起伏的玄鸟纹饰,正是高辛王室的徽记,阿珩记起自己的身份,心中一凛,看向巫王,“你要我帮他?我第一次帮他,被囚禁了六十年,第二次帮他,背叛了我的大哥。”她举起断剑,“这剑是我的未婚夫所铸,他的铸造技艺非常好,赤宸的伤口肯定不容易愈合;这把剑是我大哥的贴身佩剑,是我大哥亲手把剑插入了赤宸胸口。”

    巫王面色发白,呆呆地看着阿珩,阿珩问:“你现在还要我帮忙吗?”

    巫王立即摇头,阿珩说:“很好。”她拍拍阿獙,阿獙载着她飞上了天空,祭台四周的风铃又开始叮叮当当地响。

    阿珩听着风铃声,有些失神,她在玉山时,屋檐下挂的风铃和这些风铃一模一样,那漫长的六十年回想起来,似乎唯一的色彩就是赤宸的书信。

    她一边摸着阿獙的头,一边对阿獙说:“大荒人暗中把百黎族的巫王叫作毒王,他一定能救赤宸,我又不懂医术,留下也帮不上忙。对吧,阿獙?”

    没有人回答她,她所需要说服的不过是自己。

    阿珩回到德瓦寨时,德瓦爷爷和米朵才吃完晚饭没多久。

    阿珩说:“我来吃饭了。”

    米朵高兴地去热饭菜,德瓦爷爷笑呵呵地说:“明天我和寨主说一声,再带你去赤宸寨。”

    “不用了,我的事情解决了,不用去赤宸寨了。”

    “啊,那就好。”

    百黎人善于酿酒,他们酿造的酒嘎浓烈甘醇,让阿珩一喝钟情,德瓦爷爷看她喜欢,乐得胡子都在笑。

    在德瓦爷爷和米朵的热情款待下,阿珩享用了一顿异常丰盛的晚餐。

    交谈中,阿珩知道米朵年龄已经很大,早该出嫁,可老人的儿媳因为生病,常年躺着,家里的事情全靠米朵操持,所以她迟迟没有出嫁。

    米朵把自己的房间让给阿珩住,那是家中最好的屋子。

    阿珩已经感受到百黎族人的待客之道,他们总是尽力把最好的给客人,所以她没推辞地接受了。

    洗漱后,阿珩坐在竹台上晾头发。

    黛青色的天空上,挂着一弯淡淡的新月。晚风从山上吹来,带着草木的清香,不远处的溪水潺潺流淌,叮叮咚咚的,就像是一首天然的曲子。

    一个男子从山下上来,坐在溪边的大石上,吹起了竹笛。

    竹楼的门吱呀一声拉开,米朵轻快地跑向溪边,不一会儿,阿珩看到溪水边的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对话声隐约可辨。

    “客人可喜欢我打的鱼?”

    “很喜欢,一直夸赞好吃。”

    “那是你做得好。”

    两个人彼此搂着,向山上走去。

    阿珩忍不住笑起来,眺望着远处的大山想,男儿就如那青杠木,女儿就如那百角藤,木护藤来藤缠树,风风雨雨两相伴,永永远远不分离。

    隔壁房间里传来咳嗽声、喝水声。

    德瓦大爷竟然醒着!他知道孙女去和男人私会?

    阿珩有微微的困惑,也有淡淡的释然。男欢女爱本就是天地间最自然的事情,只不过在这里它保留了本来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眼前浮现出赤宸的身影,赤宸就是在这般的山水中长大吗?他可会打鱼?他也会唱那样嘹亮深情的山歌吗?他唱给谁听过呢……

    阿珩枕着山间的清风明月,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阿珩被公鸡的啼叫声吵醒。

    这里的清晨不是玉山上死一般的寂静,也不是朝云峰上清脆悦耳的鸾鸟鸣唱。

    人们碰见的相互问好声,少女们相约去采桑的清脆叫声,男人们取工具的撞击声,妇人们高声叫唤孩子的骂声,孩子们吵闹啼哭的声音,牛的哞哞声、羊的咩咩声、母鸡的咯咯声……

    太吵闹了!可是——

    阿珩微笑,也真是生机勃勃啊!

    阿珩见到了米朵的母亲。因为长年生病,已经被折磨得皮包骨头,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阿珩也知道了米朵的情郎叫金丹,这两天都不在山寨,米朵告诉阿珩,金丹去别的山寨相亲了。

    阿珩大惊,“你们俩不是……你不生气?”

    米朵笑着摇摇头,“阿妈瘫在床上,弟弟还小,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女人,家里离不开我,他已经等我四年,不能再等了。”

    “那你们就分开了?”

    “嗯,他以后要对别的妹子好了。”米朵虽然神色黯然,可仍然笑着。

    “你明知道你们要分开,你还……还和他晚上私会?”阿珩不能理解。

    米朵很诧异,反倒不能理解阿珩,“正因为我们要分开,我们才要抓紧能在一起的时间尽量在一起啊。”

    阿珩说不清楚米朵的道理哪里对,也说不清楚哪里不对。也许,在这个远离俗世的深山中就是对的,在那个被礼仪教化过的繁华尘世就是不对的。

    阿珩不想金丹离开米朵,而唯一能让米朵嫁给金丹的方法就是让米朵的家里多一个能操持家计的女人。

    阿珩让米朵去找巫师来给阿妈看病,米朵说一年前金丹和几个寨子里的阿哥抬着阿妈去了赤宸寨,大巫师说不是人力所能救治,只能听凭天地的意志。

    阿珩也明白并非世间所有的病都可以医治,神农王的医术冠绝天下,也救不活女儿瑶姬。

    因为心情不好,她跑到人迹罕至的山顶上去看阿獙和烈阳,这两个家伙把包裹弄得乱七八糟,阿珩只能重新整理,在一堆杂物中看到了一袋桃干。

    这是她在玉山上晒的蟠桃干,本来是给阿獙和烈阳的零嘴,可阿獙和烈阳吃了几十年,都吃得恶心了,碰都不乐意碰。

    阿珩捡了块桃干,随手丢进嘴里,吃着吃着,猛地跳了起来,往山下冲。

    阿珩决定用蟠桃去救米朵的阿妈,不过有阿獙的先例,她不敢直接给阿妈吃,于是拿了一小块来泡水,把泡过的水倒给米朵的阿妈喝。

    第一天,阿珩提心吊胆,阿妈没任何不好的反应,第二天,阿妈居然开始喊饿,想吃饭。惊得米朵又是哭又是笑,因为阿妈已经四五年没主动要过饭吃了。

    阿珩看着好像有效果,就接着用那块桃干泡水。

    阿妈连喝了三天桃干水后,饮食逐渐正常,虽然还不能坐起来,可显然已经有好转的趋势,只要慢慢调养,下地走动是迟早的事。

    金丹回寨子后,听说米朵阿妈的病情好转。他立即扛起家里最大的一只羊,咚咚地大踏步冲进米朵家,说不出来话,只用力把大肥羊往阿珩怀里塞。

    阿珩惊恐地跳到桌子上,一边大声呼救,“米朵,米朵……”

    一边瞪着那头羊,很庆幸地想幸亏不是一头牛。

    米朵从阿妈的房间跑出来,看到金丹,愣了一愣,猛地捂住脸,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德瓦爷爷坐在火塘边,侧着身子,用手遮着额头,偷偷抹眼泪。

    阿珩跳下桌子,拍米朵的背,“别哭,别哭,你的金丹哥哥走时,你没有哭,怎么他回来了,你却哭起来了?”

    阿珩治好米朵阿妈的病的事情在山寨里不胫而走,山寨里生了重病的人纷纷来找阿珩看病。

    阿珩心惊胆战,可她喝过山寨里所有人家的酒嘎,吃过山寨里所有人家的饭,压根儿不能拒绝。只能依样画葫芦,继续用桃干泡水。

    一边泡水,一边心里叫王母,希望她这千年开花、千年结果的桃子真的像大荒内人们传说的那么厉害。

    在阿珩的战战兢兢中,喝过水的人,即使病没有好转,痛苦也大大减轻,至少能安详从容地迎接死亡。

    喜悦的人们用山歌唱出对阿珩的感激。在嘹亮的山歌声中,阿珩的医术慢慢传遍了百黎族大大小小的上百个山寨。各山各寨的人,但凡患有疑难杂症的,都怀抱着一线希望,跑来求阿珩。

    他们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而来,牵着家里最值钱的牛,抱着家里最能生蛋的母鸡,虔诚地跪在阿珩面前,被风霜侵蚀的脸上满是渴望和祈求。

    阿珩没有办法拒绝,只能来者不拒。其实,她一直想走,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走前的一刻告诉自己再住一天。阿珩不知道究竟什么羁绊着自己,也许是百黎族雄壮的山、秀丽的水;也许是德瓦寨每一张热情善良的笑脸;也许是粗放热情的山歌;也许是醇厚浓烈的酒嘎;也许是少女们偷偷放在她门口的甘甜山果;也许是孩童们抓着她裙角的黑黑小手;也许只是田埂边那头青牛犁地时的叫声。

    在无数个莫名其妙的理由中,她就这么住了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

    清晨,阿珩刚一睁开眼睛就又开始思想斗争,今天要不要离开?

    一会儿想这个走的理由,一会儿想那个留的理由,最后却什么都忘记了,只是惦记着赤宸的病情究竟如何了,巫王已经解了他的毒吧?他是不是已经回神农山了?

    翻来覆去,忽然觉得今天早上很异样,没有男人招呼去劳作的声音,没有女人叫骂孩子的声音,没有孩童的哭闹声……整个山寨异样的安静。

    阿珩从竹楼匆匆下去,看到巫王跪在竹楼前,额头贴着地面,背脊弯成了一个弓,就像一个祈求的石像。

    整个山寨都静悄悄,所有人都躲在远处,困惑畏惧地看着这边,不明白他们伟大的巫王为什么要跪在阿珩面前。

    阿珩弯身扶起巫王,惊慌地问:“赤宸的毒还没解吗?”

    巫王摇摇头,阿珩立即说:“我们去赤宸寨。”

    大巫师领着阿珩走上祭台,赤宸就躺在祭台最中央。阿珩跪坐下,查看赤宸的伤势。

    巫王说:“剑伤虽严重,但有百黎的山水灵气护持,赤宸大人本可以慢慢愈合伤口。”

    阿珩说:“致命的是这个毒?”

    巫王点点头,“百黎族也很善于驱使毒物,在大荒中以善于用毒闻名,可我们是蛊毒,而这个毒是药毒,我想尽了办法都解不了。”

    阿珩说:“你既然知道赤宸是被我大哥所伤,还敢向我求救?不怕毒是我们下的吗?”

    “我已经九十二岁,别的见识也许少,人心却见了很多。”巫王摩挲着手中的断剑,沉声说:“剑是铸剑师的心血所化,如果铸剑人心中没有天地,他铸造不出可吞天地的剑,能铸造出这柄剑的人绝不会把剑送给一个用毒去亵渎剑灵的人。”

    阿珩抬头盯了巫王一眼,没有说话。

    巫王说:“下毒的人心思十分毒辣,这毒早就潜伏在赤宸大人体内,至少已有几十年,平时不会有任何异样,只有当赤宸大人受重伤后动用灵力疗伤,才会毒发,毒性会随灵力运行,遍布全身,让赤宸大人既不能用灵力疗伤,也不能用灵力逼毒,只能坐等死亡降临,赤宸大人的灵体已经支撑不住……”巫王面色黯然,“几个大巫师建议我去神农山求助,但我拒绝了。”

    “为什么?”

    “听师父讲,赤宸大人生长在荒野,熟知毒虫毒草,我在百黎被尊奉为巫王,大荒人却因为我善于用毒,喜欢叫我毒王,就是神族的高手都会让我三分,可我也不能让赤宸大人中毒,能令赤宸大人中毒的只能是精通药性的神族高手,天下最精擅医术的神是神农王族,这个药毒也许就出自他们,我怎么敢去向他们求助?如果赤宸大人真要死,我希望他能安静地死在百黎的山水间。”

    阿珩对眼前的睿智老人又多了一份尊敬。

    可现在该怎么办?不能向神农族求救,不能向高辛族求救,更不可能向轩辕族求救。思来想去,阿珩觉得自己竟然是走投无路、求救无门。

    巫王看阿珩满面焦灼,反倒不安,“西陵姑娘,你不必太自责。我们百黎族人崇拜天地,看重的是今朝和眼前,追求及时享乐,生死则交给天地决定。即使就这么死了,我想赤宸大人也不会有遗憾。”

    阿珩脸色青寒,“赤宸可不会喜欢这么窝囊地死,即使要死,他也要死得让所有恨他的人都不痛快。”说着话,阿珩唇角露了一丝笑意。

    巫王不禁也笑了,“用生命去爱,用死亡去恨,这就是百黎的儿女,外人看我们野蛮凶狠,其实只是我们更懂得生命宝贵,我们敬畏死亡,却永不惧怕死亡,所以我会尽全力救治赤宸大人,但也会平静地接受他的离去。”

    阿珩说:“谢谢你的开导,不过赤宸欠了我两次救命之恩,我还没和他收债,他可别想这么轻易地赖账!”

    阿珩抬起头长长吟啸了一声,啸声中,烈阳和阿獙从天而降,停在了祭台上。

    阿珩摸着阿獙的头,“赤宸病了,我需要你的鲜血,可以吗?”

    阿獙在玉山长大,吃的是蟠桃、饮的是玉髓,全身都凝聚着玉山的天地灵气。

    阿獙头贴着阿珩温柔地蹭着,好似在安慰她。

    阿珩对巫王说:“麻烦你了。”

    巫王拿着祭祀用的玉碗和银刀走到阿獙身旁,阿獙非常善解人意地抬起一只前腿,大巫师举起银刀快速割下,鲜血涌出,一股异香也扑鼻而来。

    阿珩背朝着他们,割开自己和赤宸的手掌,两手交握,将赤宸体内带毒的血液牵引入自己体内。

    巫王端着满满一碗血走过来,阿珩让他把血喂给赤宸,“这血不能解毒,但应该能延缓毒势漫延,你每日从阿獙身上取一碗血喂给他,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过几日会让烈阳送解药回来。”

    阿珩已经转身离去,可走了几步发现自己的裙裾不知道被什么绊住了,迈不开步子,她回身去看,发现赤宸紧握着她的裙裾。

    巫王说:“赤宸大人不想你离去。”

    阿珩用了点灵力,掰开赤宸的手,俯在赤宸耳畔低声说:“我不会让你死。”快步跑下了祭台。

    没了阿獙充当坐骑,阿珩的速度不快,烈阳却没有往日的不耐烦,在她头顶盘旋着,来来回回地飞。

    阿珩一直在全力催动灵力,既为了快速赶路,也为了让毒气遍布全身。一人一鸟连赶了一天路,远离了百黎族。

    傍晚时分,夕阳渐渐将天地装扮成橙红色,阿珩的脸色却开始越来越苍白,心跳越来越慢,渐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她在一片树林中,坐了下来。

    烈阳落到她身前,焦急不解地看着她,发出嘎嘎的叫声,吓得林子里所有鸟都趴到地上。

    阿珩撕下一片衣袖,把衣袖绑在烈阳脚上,“去神农山,找云桑。”

    她气喘得再说不出来话,身子靠在大树上,手指了指天空。

    烈阳仰头冲着天空几声大叫,四周的鸟儿全都哆嗦着走过来,自发地环绕着阿珩一只挨一只站好。烈阳展开翅膀,腾空而去,快如闪电,眨眼就没了影踪。

    此处本就在神农境内,以烈阳的速度,应该很快就能赶到。别人即使看到这截断袖也不会知道是什么意思,不会发现赤宸性命垂危的事,可云桑曾跟着母亲学艺十载,很熟悉母亲纺织出的布匹,她一看到东西就知道是她在求救,肯定会立即赶来。

    阿珩再支撑不住,慢慢闭上了眼睛。

    夕阳下,荒林内,受了烈阳胁迫的鸟儿们,一个个挤挨在一起,形成一道五彩斑斓的百鸟屏障,将阿珩保护在中央。

    阿珩眼前泛着迷迷蒙蒙的金色流光,心中浮现出一次又一次见赤宸的画面,还有六十年的书信往来,她的记忆力好得令她惊奇,那么多的书信,她居然都记得。

    行经丘商,桃花灼灼,烂漫两岸,有女浆衣溪边,我又想起了你。

    阿珩嘴角带着笑意,今年已经错过了花期,明年吧,明年她想看看人间的桃花,那一定比玉山上的蟠桃花更美。其实,她一直都想问赤宸,为什么是又想起,难道你常常想起吗?

    阿珩渐渐失去了意识,嘴角弯弯,带着笑意,心中的最后一幅画面,安宁美丽:丘商的绿水犹如碧玉带,蜿蜒曲折,赤宸一身红袍,立在舟头,沿江而下,夹岸数里,俱是桃花,香雪如海,落英缤纷……

    当阿珩满心期盼着云桑赶来时,她不知道云桑此时并不在神农国。

    云桑在荒谷中辞别少昊和阿珩后,乔装改扮赶往了高辛。

    她一直纠结于自己的担忧,却在从没有想过诺奈的感受,诺奈作为臣子,作为少昊的朋友,却在雨夜与少昊的妻子相拥一夜,高辛礼仪森严,诺奈又心性高洁,那一夜后,他心里究竟有多少的无奈、惶恐、羞耻、愧疚?

    无奈于自己无法控制的情感,惶恐着与王子夺妻也许会让家族大祸临头,羞耻着自己的卑鄙下流,愧疚于背叛了朋友。也许只有日日纵情于声色,践踏自己才能面对少昊,可少昊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忧心忡忡地关心着他,劝他洁身自爱,少昊每一次的真诚关心都像是在凌迟着诺奈,诺奈只会更憎恶鄙视自己。

    玉山上相逢时,云桑只是一时冲动地试探,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事情竟会到此,她的无心之过竟然会被宴龙他们利用,使诺奈、诺奈的家族,甚至少昊未来的王位都陷入了危机。

    云桑深恨自己,身在王族,自小到大,从未行差踏错,可偏偏那一日,水凹石凸间,惊鸿相逢,水月镜像,芳心萌动,忽喜忽嗔,让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像个普通少女一般,莽撞冲动,忐忑不安,自以为是地去试探、去接近。

    这样孤身一人赶往高辛,她不知道能否见到被关押在天牢的诺奈,更不知道当她坦白告诉诺奈她的身份时,诺奈会怎么看她,也许他压根儿不会原谅她。

    但是,她一定要见到诺奈。

    漆黑的夜晚,颗颗星辰如宝石般缀满天空,闪闪烁烁,美丽非凡。

    不管荒凉的旷野,还是堂皇的宫殿,不管是神农,还是高辛,不一样的地方,都有着一样黑夜,一样的星空。

    旷野寂静,漫天星辰,百鸟保护中,阿珩唇边含着微笑,昏昏而睡,她的生命却正在昏睡中飞速流逝。

    云亭章台,雕梁画栋,府邸中,面带倦容的少昊放下手中的文书,走到窗边,拿起酒壶,慢慢地喝着酒,突然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一方丝帕,上面是阿珩写给他的雌酒方。他低头看了一会儿,抬头望向天空,繁星点点,犹如人间万家灯火,不知道阿珩此时又在哪盏灯下听故事。不知不觉中,疲倦散去,少昊的唇边隐隐带上了笑意。

    金甲银枪,守卫森严,天牢外,云桑脸上戴着一个面具,面具是用人面蚕所织,轻薄如蝉翼,将她化作了一个容貌普通的少女,因为不是用灵力变幻容貌,即使碰到灵力远远高于她的神也窥不破她的身份。云桑抬头看了看天,恰一颗流星划过天空,她望着天际的星辰默默祈祷。

    定了定心神,她左手提着一个缠丝玉莲壶,里面装满清水,右手握着一把长剑。云桑将一颗神农王给她用来在危急关头逃生的药丸放入水壶中,可以迷幻心智的袅袅青烟从她右手的玉莲花中升起,萦绕在她周身,她提莲带剑飞掠入天牢。

    大山肃穆,清风徐暖,祭台周围的兽骨风铃叮叮当当,声音柔和,吟唱不停,犹如一首催人安眠的歌谣。

    赤宸躺在祭台中央,沉沉而睡。巫王和阿獙守在祭台下。

    巫王靠着石壁打瞌睡,阿獙看似也在睡觉,两只尖尖的狐狸耳朵却机警地竖着。

    很久后,赤宸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凝望了一会儿星空,慢慢地举起手,看着掌上的刀痕,心中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渐渐分明,他凝着一口气,用力翻身坐起,阿獙也立即站了起来。

    “阿獙,我们去神农山。”赤宸坐到阿獙背上。巫王惊醒了,急忙抓住赤宸衣摆,“您的毒还未解,不能驾驭坐骑飞行。”

    “你是第几代的巫王?竟然敢来告诉我应该做什么?”赤宸眼神如野兽般冷酷无情,好像没有一丝人性,巫王畏惧地跪下,头都不敢抬。

    赤宸拍了拍阿獙,阿獙立即腾空而起,一人一兽消失在夜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