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 第三百七十章 在我心中,你更重要!(5K2大章!)

第三百七十章 在我心中,你更重要!(5K2大章!)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变故,叫季秋惊诧莫名。

「天意剑..至尊传承?「

在此之前,季秋所接触过的唯一类似品级的传承,只有补天至尊留下的补天经。

而今,隐于眉心下的补天印记依旧存在,只是从未再次显露神异。

也不知,那尊古老前的大能,一缕真灵是否还能再度归来。

「我这墓碑前交织而成的神意,竟能牵扯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传承神通?」

「至尊术,那可是等同帝经级数根本法的大神通。」

「即使不过是余下的一道神意阵纹,但此等曾经能够逆伐天神的宝术,也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抗衡的。」

「阿秀竟然能牵扯到这种等级的传承..」

联想到方才敖景突兀神情大变。

季秋心头不由微沉了下。

这也就证明了,敖景一定知道些什么。

「如果我能追溯这残存的痕迹,还有这所谓的天意剑的话...」

「是否,我也能觉察得到,有关于阿秀的踪迹?「

这漫天交织的神意,无比绚烂,季秋不知晓能够维持多久。

而眼下的敖景,很明显没有告知于他的意思。

那大弥罗拳乃是镇世级神通术,季秋曾经参悟许久,入了门道,可是亲眼见识过西海源头的女武神,曾与黑雾源头厮杀,端得恐怖。

这疑似苏七秀所留,凝聚了天意剑至尊术的神意,在他的眼中也是玄奥莫测。

可突然出手的敖景,身为元神巨头全盛真身,那道神意不过是留存于此而已,是否能够抗住,犹未可知。

若是被大弥罗拳打散...

那说不准,就不能捕捉痕迹,追本溯源了。

所以沉吟过罢。

道人心中定下,未作多少犹豫,当下循着那一缕道韵,追溯而去。

反正追溯只在一瞬,只要能寻觅到哪怕一丝痕迹,都绝不算亏。

【追溯天意剑(残缺)!】

一时间,即使这山脚陵园风起云涌,但对于季秋来说也不再相干。

他追溯着那残存的痕迹,看见了留下这残缺天意剑的主人--

那道...白发红衣的女子。

以及,她曾经所面对的敌人。

...

悬浮于天穹上的道场,从虚无中显化为真实,雾霭缭绕,有玉露清泉汇成瀑布,交织其中,仿若仙家福地,降世临凡。

但..当它面向人间的通道开辟,暴露于尘间一角的,却是另外一番恐怖场景。

外界显露的仙家盛景,从那山门内开辟而出的长道,向内惊鸿一瞥,根本见不到任何相似之处,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完全是天上天下,两幅场景。

在这道场内景内,除却漫山遍野的茫茫血迹外,一切仙草古树都已尽皆枯萎,灵泉干涸,建筑崩塌,只余黑白二色,破败中夹杂着寂灭,荒芜人烟。

让人很难想象,曾几何时,这竟是一尊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帝者所居。

瑶池道场!

季秋追溯而来,隔着遥遥长空眺望,几乎一眼,便见到了那以古老文字书成,悬浮于山门玉石之上的硕大文字,当下就晓得了它的来历。

同时...

也看到了有一身影,从那寂灭破落的古老道场中,缓缓浮现。

她从那破败的道场走出,踏过染血古道,一袭红衣飒爽,如泉白发被玉簪所束,面上不施粉黛,却依旧遮掩不住那张绝世容颜。

峨眉淡扫间,似乎是看到了围绕在这道场四方的觊

觎者,于是如水眸子里透露出淡淡的冰冷:

「诸位,缘何至此?「

顺着她的视线。

可见那朦胧的瑶池道场外,有十数道身影凭空虚立,一个个的身上,尽都有庞大的法相凝聚,皆为一方巨头。

他们或是来自一方古老道统,又或者是圣地大教的传人,无一例外,皆是代表了一方元神道君的意志!

这些人走到这里,看着那瑶池从虚无中浮现,又再度闭合,于是,终于有人沉闷出声:

「苏真君...」

「那些之前与你一同杀入瑶池的同道,如今人在何处?「

来者头戴玉冠,身披羽衣,周身有清气浮现,率先迈步喝问。

玉衡道洲,有四道三魔,七家明面上的元神势力,其中又以玉衡道脉的玉衡道君最为古老,俯瞰一纪数万年,横压得三魔抬不起头来,为四道圣地之首。

这开口之人,便是其余三道之一,南华教的法相真君!

但对此,女子的声音依旧冷淡,仿佛那十余位法相,不过只是等闲而已,并无威胁:

「瑶池道统,乃是上古遗落之地,而且瑶池之主更是早已陨落,此地被不详缠绕,诸位道友与我一并窥得机遇入内,却在闯过古道之时,便已殒落。」

「修行之路艰难坎坷,身死道消实乃常事,哪怕是法相真君,亦无可避免。」

说完这话,于浩浩长空,红衣女子毫不露怯,仿若无事便欲离去。

但有些人既然来了,其实就没打算这般轻易的离开。

而就在诸修踌躇之时。

有声音破空,带着张狂:

「一群道派真君自持身份不欲动手?惺惺作态!」

「区区女娃儿,成就法相才几百年?这么多的化石级人物都死在了瑶池里,你既能活着出来,焉能没得到什么造化?「

「本座受尸祖法旨,前来擒你!」

一尊阴气森森的古尸从大地飞身,只手一招,一道遮天蔽日的玄黑布幡召开,顷刻间冤魂滚滚,将此方天地笼罩。

「我教圣物已请出,不想做这幡上亡魂者,速速退去!「

犹如玄铁浇筑而成的肉身,带着浓浓寒气,这是一具尸体化灵,并且凝聚成了法相的大能者。

他手中握着的那杆幡,更是玉衡三魔之一的尸祖万魁本命之宝,为万尸山镇压气数的宝贝。

当这变故升起,有法相巨头变色,而那先前玉冠道人更是怒喝:

「魔头,玉衡道君千载前一印定三魔,这才过去多久,汝等竟敢再次冒出头来,就不怕诸位元神道君出世,将尔等一并诛杀么!」

大袖飘飘的道人语气凛然,但他那一双眸子中,却随之浮现出了肉眼可见的忌惮。

万尸魔幡!

那可是镇压一教底蕴的圣物,元神不出,法相持此当无敌。

要知道...

他们这些法相,不过只是这次事件的前兆,瑶池出世,那些个元神巨擘,又岂能视若无睹。

说不定眼下便在哪里窥视着呢。

若真要他们出手,如今想来已有法旨降下。

可眼下还没有动静...

便是静观其变。

看着诸多法相各怀心思,那魔头一声冷笑,也不多言。

当下就扬起魔幡,御使法力催动,想要将那红衣身影覆盖在幡下,镇压掠走。

然而。

女子见此,也不躲避,只是按剑。

嗡~

季秋眸子一缩。

他是追溯的观测者。

他几乎只在那女子出现之后,便认出了,那正是苏七秀!

与...之前他遭遇心魔劫时,所见到的那红衣女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直到了眼下,季秋才终于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秀在法相的修行阶段里,与我类似,觅得了来自古前至尊的传承,如无意外,便是那「瑶池,!」

「还有...」

看着那天地间缓缓慢放,有无形剑意凝聚,季秋的目光渐渐惊骇:

「这道剑!」

就在他心中暗语将将落下。

苏七秀手中,有一柄无形之剑出鞘,只一剑掠出,掀起一片涟漪,便仿佛定住了这一小片的时空!

天意!

季秋猛地惊悚。

他仿佛在这一剑上,窥探到了天意!

那与…他曾经在终极一跃后,化身为九州天道时所握住的权柄一模一样!

当时的他,若是想要诛杀九州内的生灵,简直易如反掌,没有任何人能够忤逆他的意志,与眼下这剑意的内在,竟是同出一辙。

只不过...

这一剑,要更加玄奥莫测!

刹那间,风云俱歇,莫说是生灵,哪怕是细微的灰尘。都在这一剑下定格,包括那杆掀起了莫大动静的魔幡。

天意如剑,就如岁月一般,一旦落下,无形之中便已致命!

女子按剑抬首,眸子黝黑平静,似乎斩开了空间与岁月,将那尊古尸与魂幡,一并破了开来!

只有一剑,并非完整的天意剑!

便足以镇杀法相!

而且更加恐怖的,不是苏七秀施展的神通,而是她手中的...那柄剑!

这就是季秋看到的最后画面。

待到追溯的空间破碎,他隐约听见了来自遥远之外的一声叹息。

似乎,是有两尊大能者在对话。

「李道友,有心了。」

「如无意外,那女子手中之剑,应是天意剑无疑,此前你紫霄与我摩柯宗未曾插手,倒算是正确。」

「这般手段,纵使身怀大秘,引得各方觊觎,可想来即便我等出手,怕也拿之不下,万尸山的万魁老魔,惹上麻烦了。」

「苏七秀….不,已经可以称呼为天意真君了,持帝兵而修。至尊法,要不了多久,便能与我辈并肩,不成想,那之前的预算竟是一语成谶。」

「上一个有如此机缘的,还是开阳道洲的大燕神朝,那女帝疑似获得了人王印,有气吞寰宇之象,再加上如今仙盟七圣踪迹已消,顶上无人压制...」

「莫不成,路当真要开了?」

而回应他疑问的那人,季秋听着,总觉得有那么几分熟悉:

「或许吧,可前路本就很难,纵使有着古老前的传承复苏,但能迈入者,想来亦是百不存一。」

「毕竟,大道本就艰辛啊….」

简短的话语落下,夹带着一缕旁人难以理解的怅然。

至此,戛然而止。

...

而睁开眸子的季秋,仍旧沉浸在方才的经历,未曾彻底回神。

【天意剑一:光阴如剑(未入门)】

这一剑很简单。

它能叫光阴在某一个刹那,陷入停滞。

只要是受到影响的生灵,皆不能避开。

听着很简单。

但是这一剑里所蕴含的奥秘….

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

技近乎道,甚至能够定住光阴!

难怪,敢

以天意为名!

「创造这一式剑招者,曾与补天至尊是一个时代的大能。」

「瑶池之主,补天至尊...」

「一个能涉足光阴,一个能插手时间,至尊级数的极致,就已经强横到了如此境界了吗。」

「那么九天之上,俯瞰万尘的古天庭之主,又该是何等模样!」

「还有…仙?」

越是修为高深,就越是能感受得到,那些站在修行巅峰的人物,究竟有多么的高深莫测。

季秋深深吸了口气站在自己的墓碑前。

而此时,外界不过一瞬。

但,敖景漫天轰出的大弥罗拳…竟未曾将那天意交织,继而汇成的虚影轰散。

天意如剑,拨弄岁月。

不过一道神意留影,便是玄奥至此。

当真令人惊叹。

此时的敖景,看着那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的红衣倩影,银牙暗咬,微微喘息着。

「可恶...」

她的眸中含着怒火。

不过区区一道虚影而已,一道影子啊!

难道说,那女人就能天骄至此么!

「喝!」

不服输的她,想起了方才顷刻间,连身躯都被定格的惊惧,即使心中知晓若是见到正主,她可能一个照面就会败下阵来。

但..面对一道影子。

她还不想就这么认输!

大弥罗拳的真意在其拳掌间蔓延。

就在敖景目绽神光,想要使出全力,一拳把这天宇砸开之际。

她的耳畔,却随之传来了一声叹息:

「好了,阿景,停下来吧。」

「别闹了。」

随着这话语落下,那墓碑前天意交织的虚幻影子,竟是如力量耗尽了一般,慢慢化作了点点光重新散于天地。

这是因为,季秋方才的追溯,便是以这些许神意为引,如今待他追溯完毕,这以天意剑构造的神意之阵,自然便随之化作了无形。

动静消弭下来。

敖景喘着气。

她听着背后那人的温柔耳语,面庞苍白,青色长发从鬓间垂下,沾染到了她额角流下的汗滴。

此时,她那一双皓眸中充斥着的情绪复杂无比。

「跟我讲讲,有关于苏七秀的事情吧。」

风停雨歇,道人踏上长空,替着敖景将发丝理顺。

「你的情绪不必那么激动。」

「因为只要是你的意见,我并不会无动于衷。」

「有什么话,大可以跟我讲的。」

「不是么?」

话语温和,并不似生气,叫人如沐春风。

而当敖景感受着有些微痒的发梢,那一颗焦躁的心情。

就在此时。

不知为何,已是稍稍….抚平了些许。

...

而在世界的背面。

一道没有尽头的星空古路。

这里,被称为·阴世,,在名为元天界的大界未曾破碎之前,就已存在。

据传,它存在着通往其他世界的道路。

天庭重演世间,也并未扫清此地,这里甚至有着上一纪元未曾自封的古老者,蛰伏于此。

但与之相对的。

此地,有着无法言喻的诡异存在。

哪怕是被东荒诸多圣地称为鬼圣的鬼道大修,他们所开辟的道统,也不过只是最外围而已。

但,这一日。

有一白发红衣的女子,仗剑而

来。

她凭借着不可言说的恐怖倚仗,杀穿了整个阴世,踏上了传闻中可以联通他界,但却寄居着诡异大秘的…「太虚古道,。

在这个纪元,天外路已断。

所以想要踏出去,就要走早已被葬下的破败阴间。

但这趟路凶险无比,没有人愿意去走,女子也是这样。

只是她想要变得更强,想要…用尽一切手段,变得更强,所以才选择去。

她不是为了这个世界,只是为了自己那被至尊断言的「一厢情愿,。

于此驻足时,深吸一口气,正当女子要抬起脚步,决绝迈入时。

似乎是来自于远方的一缕神念,叫她微微一怔。

随即,她抚摸了下颤动的心脏,低下了头。

然后,眸中渐渐有了神光:

「你…回来了吗?」

她似乎透过一面镜子,看到了很远很远之外,在一处灵气稀薄的地域,所发生的一幕幕景。

于是,笑了:

「天意剑.….」

「好大的手法。」

片刻,又仿佛是在喃喃:

「早在心魔劫生时我便隐隐有了预料,而这一切在得到天意剑后,我日夜感悟,也隐约觉察到了几分。」

「不过,真得知后,我还是….」

「免不得高兴啊...」

她那修长的睫毛轻颤了下,似乎沾了几滴泪珠。

「凡人死了,魂魄就散了,至于真灵….除非是仙,不然哪里能觅得。」

「可仙…那就是个古来未曾见的名词啊!」

「不过幸好,你还在。」

「既然这样...」

「这一趟路,我就更需要去走了。」

她轻拭着眼角的泪水,面上头一次露出了笑容。

而这一幕,也叫暗中观摩的阴间巨头惊悚。

这魔头...

就在不久前,可是以一己之力,杀穿了整个十殿!

他现在还忘不掉,她用剑指着阎罗王的头,质问他这小阴间是否有轮回时的场景,一时间,不由胆寒。

「那通往不可言说之地的太虚古道,到底潜藏着什么?」

「能让这尊杀星,见到后都不禁落泪?」

正当这阴间大能震惊时。

女子一头白发飞扬,在这一刻起,已是心甘情愿。

随即毫不犹豫的,踏入了那条望不见尽头的星空古道:

「这个世界危在旦夕,本不需要我,我至今所为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那句好好活着。」

「但...」

「你知道,我知道你活着,有多么高兴吗….」

储物戒内,她背上的那柄名为「青虹,,如今已成道兵的法剑,在轻轻颤抖着。

「是你在那暗无天日的黑暗中,带给了我名为希望的光芒。」

「比起世界,在我心中,你从来都更重要。」

她轻语着。

所以...为了你能好好活着。

这一次换我来,独自抗下一切。

然后...

等我回来。

?t=20221206234849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