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乾执剑人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三十星、西域援兵、帝威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三十星、西域援兵、帝威

心神沉入翻天印,一轮湛蓝色的光团漂浮虚空,李牧熟门熟路,以三十六式翻天印法将光团去芜存菁,最终,只剩下三十六颗闪闪发光的星尘。

每颗星尘都散发着一股森寒古老、空旷寂寥的气息,仿佛恒古就挂在那里。

李牧以心神相融,随后连接第二颗。

这次很轻松,几乎是在瞬间就完成。

然后是第三颗、第四颗……到二十颗时,李牧就感到心神有些吃力,但尚能坚持。

到二十五颗时,李牧的心神之力就有些疲软,连接星尘时所耗的时间也变得漫长!

到二十八颗时,李牧有种山穷水尽的无力感,放弃的感觉越来越浓!

但他仔细一想,不对啊!

在昏迷前,他就已经能以心神相连十四颗星尘,如今心神之力增长了一倍有余,按理连接二十八颗星尘绰绰有余啊!

怎么可能力有不逮?

莫非是这星尘故布疑阵,给我的错觉?

李牧咬咬牙,只当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驾驭着心神之力,一往无前的朝前冲!

他疯狂的压榨着心神之力,如挤牙膏般,一点一滴,倾尽全力!

终于,二十九颗!

三十颗!

三十一……

轰!

在抵达第三十一颗星尘时,李牧的心神之力终于耗罄,他眼前一黑,心神竟在瞬间被震出翻天印,旋即剧烈的疼痛涌上脑门!

李牧捂着太阳穴,能感觉到那里突突颤动,头疼欲裂!

李牧赶紧背诵《石灰吟》,将这剧痛转化为磨砺精神的砺刀石。

随后分心二用,默诵《冰心诀》,快速恢复心神!

“还差一点到三十一。”李牧很满意自己的成果,尤其是没有被这些星尘骗过去,另外,他也越来越期待将三十六颗星尘全部相连后的结果。

甚至,他有种再让虎头铡铡一刀的想法,但这也只是想想,毕竟昏睡半年的危险性太高了,

就说今次,若不是自己及时醒来,可能已经被定波侯和赵天赐给祸祸了!

而且,定波侯的修为已经是地煞六十三境,那前面的那些人,境界必然已经超过他了!

再睡半年,还得了?

所幸的是,目前天下没有任何一个洞天孕育出天罡之气,也就是说,当今天下,境界最高也就是七十二境!

努力几天,还是能很快登顶的!

李牧收好翻天印,等心神之力恢复的七七八八,才走出长乐殿。

外面星光灿烂,几名宫女守在外面,见李牧出来,忙上前行礼:“见过诗剑仙大人。”

李牧挥手让她们随意些,问道:“我闭关几天了?”

“大人,已经是第五天了。”宫女小声说道。

五天?

李牧一怔,没想到用了这么长时间,看来翻天印中的星尘,果然是越到后面,所需时间越多。

当然,也可能和他心神之力不够有关系。

接着李牧提出要见赵天赐。

宫女忙请来白姝。

“恭喜先生出关。”白姝还没睡下,得到消息后就第一时间赶来。

“赵天赐还活着吧?”李牧问道。

白姝点头:“还活着,先生,请随我来。”

赵天赐还被关在拿处地牢,只不过被放下刑架,睡上了舒服的草席,还有一个稻草枕头。

“先生,赵天赐的伤势已基本稳定,修为也被蛊虫封印。”白姝打开地牢铁门。

李牧进去后,白姝轻声将铁门关上。

“嗯?”赵天赐听到动静,眼睛都不睁一下就说道:“滚回去!我可是诗剑仙点名要活着的人,敢对我不敬,小心你们的脑袋!”

“赵天赐,你这小日子过的不错啊。”李牧阴阳怪气的开口。

“放肆,我……”赵天赐没听出李牧的声音,拍着草席就要骂人,但等他睁眼,脸上的怒容霎时烟消云散,笑道:“原来是诗剑仙来了。说来我能有今天,那还不是拜你所赐?”

“那你是不是该谢谢我?”李牧笑道。

赵天赐面颊一抽,感谢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好了,废话少说。”李牧冷声道:“赵天赐,我已按照约定,让你活过了三日,现在,可以说出狻猊鼎的下落了吧。”

“李牧,你看我像是傻子吗?”赵天赐有恃无恐的躺在草席上,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说道:“恐怕我一旦说出九鼎下落,你就要杀我灭口!或者,让南诏的人?哈哈哈,李牧,想要得到九鼎,你就得好好伺候我!”

李牧二话不说,一脚将他踢到墙上。

“啊!”赵天赐惨叫一声,如滚地葫芦般从墙上掉落,胯部的绷带,瞬间就见红了。

“岂有此理!李牧!你不想要狻猊鼎了吗?!”赵天赐惊怒交加。

“赵家就在平海郡,若真有九鼎,我自可慢慢调查,至于你……”李牧将地上的草席踢开,冷道:“就你也配睡草席?”

“等等,等等!”赵天赐看李牧要动真格的了,赶紧说道:“赵家虽大,但知道九鼎的,只有两人!就是我和赵家家主!”

“两人?狗东西!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李牧又一脚将他上墙。

“嗷!

李牧,你,是,我承认之前确实骗了你,但这次我说的是真的!”赵天赐被李牧连踢两脚,心肝脾肺肾都快裂开了,忙说道:“其实我不是赵家管家,我是赵家家主的胞弟,关于那尊狻猊鼎,是我兄长和我秘密包办,整个赵家,除了我们两,别人根本不知道!”

“那我就灭了赵家,再问你的兄长!”李牧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冷笑道:“你不会以为你们这样得罪我,我会放过你们吧?”

“我兄长性情刚烈,你杀了他寄予厚望的嫡长子,又抢走翻天印,若再灭了赵家,他必然恨你入骨,届时,他就算自尽也绝不会向你透露半句和九鼎有关的消息!”

“这么说来,想要得到这尊九鼎,只能通过你一人?”李牧蹲下身子,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确实如此,所以,你不能杀我!”赵天赐挺着脖子道。

“是吗?”李牧冷道:“我怎么觉得赵家根本就没有九鼎,这一切,只是你想活下去而编造的理由呢?”

“那你杀了我啊!一尊九鼎,换我一条狗命,值了!李牧,如今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想怎么选,尽管来!”赵天赐咬牙。

李牧凝眉起身。

这狗东西虽然有唬人嫌疑,但毕竟事关一尊九鼎,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也值得一试!

不过现在大乾被妖国入侵,寒清浅、林幼鲸他们也都生死未卜,这个时候去赵家找九鼎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而且,他之前还答应了白姝,这赵天赐是杀是剐,由他们说了算。

李牧沉吟着离开地牢。

外面,白姝正抬头赏月,听到铁门动静,忙快步走来,精致的脸蛋露出柔和的笑意,说道:“先生。”

“白姑娘,有件事想和你,还有国主商量一下。”李牧道。

“是和赵天赐有关吗?”白姝笑道:“国主早有交代,赵天赐是先生抓的,是生是死,自然是先生说了算。”

李牧怪不好意思的,说道:“替我多谢国主。至于这个赵天赐,我确实有用,不过现阶段就让他待在地牢吧,不过不用好吃好喝招待,给他留口气就行,我以前听话本,蛊虫多有折磨人的能耐,还请白姑娘对这赵天赐,不吝赐教!”

“既是先生吩咐,我定当好生招待他。”白姝认真应下,随后问道:“先生是要离开了吗?”

李牧点头:“妖国侵占了太阿郡,我的妾室和手下生死未卜,剑宗也一蹶不振,我得回去看看。”

白姝担忧道:“我听闻妖国来势汹汹,高手极多,先生此去,一定要保重!”

“嗯。”李牧轻声应下。

翌日。

李牧从长乐殿出来,外面白雪皑皑,竟是下雪了。

又一年过去了……李牧正感慨时光如梭,眼角余光就瞥见殿外堆了几个雪萝卜,贼丑!

“娃娃!”李牧喊道。

“这里~”娃娃从一根‘雪萝卜’后跑出,两只小手抓着雪球,脸蛋红扑扑的。

她今天穿了一身厚实的裘衣,领口处有白色狐狸毛,在雪天下颇有几分小狐妖的既视感。

“李牧,打雪仗~”娃娃说着将手里的雪球丢向李牧。

李牧直接一个倒挂金钩,将雪球反踢回去,啪一声在娃娃脸上炸开。

娃娃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嗷一声哭了出来:“嗷~~嗷~~~”

但李牧仔细看去,这娃娃光打雷不下雨,连半滴眼泪都不肯留,一看就是假哭!

一把将娃娃抓起夹在腋下,李牧在长乐殿的宫墙上留下‘我去也’三字,随后御剑而起,化作一道剑虹消失在天际。

“先生,保重。”不远处,白司柠站在雪地中,如雪地上的精灵,仰头看着那道剑虹消散。

“殿下为何不去道别?”白姝从她身后走出。

“我怕会忍不住想跟先生一起去。”白司柠委屈的说道。

白姝轻轻叹息。

……

大乾帝京。

皇宫。

紫辰殿,这里正在召开小国会!

司礼监总管张喜慈眉善目的站在皇帝身边,冲一众大臣说道:“为人族计,西域三十六国已同意跟我大乾联盟,共同抵御妖国!楼兰的孔雀公主率领的三十六国修士大军已在赶赴大乾的路上,另,佛国的南无法印藏菩萨也亲率佛国高手,支援我大乾人族,这一切,全赖陛下英明神武、领导有方……”

皇帝姬轩端坐首位,听着张喜的马屁,他面带笑意的俯视着下方的群臣,眼神颇为玩味,似乎在说: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平日里光说不练,到最后,还不是要靠朕来力挽狂澜?

等张喜拍完马屁,太傅姜冥渊忙出声道:“陛下,妖国入侵虽危及我大乾社稷,但冒然引他国修士入我大乾,恐怕……”

“陛下。”燕王姬寒也皱眉:“西域佛国有三尊菩萨,每一位都是世间一等一的高手,如此人物亲入我大乾,怕是来者不善!”

“陛下三思!”其余大臣也纷纷劝说。

“诸卿未免言过其实。”姬轩也不生气,笑道:“朕知道你们拳拳报国之心,但妖国危及的,不仅仅是我大乾,更是整个天下的人族!当此危难之际,西域诸国肯站出来驰援我大乾,乃仁义之举,朕岂能猜忌他们?”

“可是……”姜冥渊正要再说,却被姬轩挥手打断。

“好了,西域联军就在近前,诸卿不想他们来到我大乾后,发现我大乾竟连抵御妖国的修士大军都没凑齐吧?”姬轩眼神一点点的冷下,道:“太傅,你们九天应元神府打算出多少修士?”

“这……”姜冥渊低着头,目光却偷偷的看向一旁的燕王姬寒。

姬寒略一沉吟,道:“陛下,我神府愿出一万修士,再传信各大宗门,命他们再调万名修士前来!”

姬轩眉头一皱,不满的哼道:“别拿朕当傻子湖弄!龙虎山点评天下洞天福地,其中有大半被各大世家、宗门霸占,一万?不够!至少让他们出十万!”

“是,陛下。”姬寒立马应下。

只要不是让他们神府出十万,那管其他宗门怎么想呢,他们要不愿意,那惹怒的,只是陛下!

姜冥渊微微叹息,只觉灵气复苏后的近两年里,陛下已经从一个单纯的小孩,成长为有心机、有魄力,也有野心的皇帝!

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姬轩目光逡巡,又落在兵部尚书陆向松身上,道:“兵部出五万!”

“……是,陛下。”陆向松苦着脸拱手应下。

姬轩满意点头,这才是操控天下的感觉!

他又看向礼部尚书孔易和鸿胪寺寺卿姬阳,道:“孔尚书,姬寺卿,等大军集结,两位也随军出发,若妖国大败,你等无需做什么,若战况陷入胶着,便议和吧。”

“臣领命。”孔易和姬阳相视一眼,齐齐应声。

“燕王。”姬轩最后看向姬寒,道:“大军集结后,你为统帅,务必要将妖国赶出我大乾领土!”

“臣……领命。”姬寒下意识想反对,但刚刚皇帝一连串命令下去,无人反对,已隐现帝威,他此时若反对,很可能会引来皇帝震怒!

侄子长大了啊……姬寒暗暗感慨。

wap.

?t=2022120701482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