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 > 第六百二十三章武媚娘的天赋

第六百二十三章武媚娘的天赋

真没想到萧瑀也是个老泼皮,临走,杨帆只能叫嚣着维护面子:“五十万罚款而己,不过是毛毛雨,我杨俯分分钟都能拿出来,哼,若不是看你年纪大,真想……”

话还没说完,萧瑀便怼道:“怎么,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

杨帆灿灿一笑,有些尴尬地道:“打你我不敢,你一把老骨头我怕被你讹上,更主要的是我不想让干娘伤心,万一你咽了气儿我还得背负骂名,此乃智者所不为也!”

“不过此事咱肯定没完,你给我等着,等我下江南,看你那萧氏宗族是否也有你这么硬气,回头咱就收拾那些人,看他们不把你恨死!”

萧瑀大怒,眼睛一瞪,手里的茶杯用力掷了出去。

幸好杨帆眼疾手快,早就闪出值房,那茶杯砰的一声在墙上摔得粉碎,只听萧瑀大骂道:“你这小混蛋,知不知道尊敬长辈?这事儿是御使台奏报上来的,有本事去找他们呀?”

话虽这么说,但萧瑀晚上回家,他就苦瓜子脸了。

一进门儿,萧锐就抱着老爹的大腿痛哭流涕道:“爹啊,咱们与杨帆沾亲带故的,你去为难他干嘛?”

“罚了他这么多款,岂不是把他逼入了绝路?那棒槌已经放出话来,要给咱们家好看,您这几年几起几落,已经不同往日,为何要得罪他呢?”

“更何况,咱们也是江南士族,如今得罪杨帆,一旦他在江南得势,咱们家族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萧瑀的侄子萧鉴也是可怜兮兮的站在一旁,满眼尽是惊惧之色。

而一旁的独孤氏也是一脸担忧。

虽然萧瑀的老妻出身独孤氏,但毕竟是女流之辈,她也素闻杨帆的凶名,忧心忡忡的埋怨道:“你说说你,黄土都埋到脖子了,还去跟那杨帆较什么劲?将来你两腿一蹬双眼一闭,以后家族岂不是要被连累?”

“再说,皇帝如今并不待见你,你又何必死心塌地的为皇帝卖命?”

“更何况,杨帆是姐姐的干儿子,你现在如此为难他,怎么向姐姐交代?”

萧瑀瞪了儿子一眼,将侄子轰走,这才坐到独孤氏身边,老神在在的说道:

“你们放心吧,此事自有缘由,否则老夫闲得没事儿去为难他干嘛?”

“不要看那小子冲动好斗,其他那小子贼得很呢,要不是已经看出我这么做另有意图,依着他的脾气,就是陛下也不能让他低头,我怎么可能让他心甘情愿的交罚款?”

独孤氏惊诧问道:“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萧瑀淡淡说道:“倒也谈不上隐情,此事看似是责罚杨帆,其实皇帝是为杨帆擦屁股。”

“若不是陛下亲自交代让我这么做,你以为我会甘愿去掺和这事儿?”

“放心吧,没事的,杨帆这次看似亏大了,其实得到的好处更多。”

“只要这次再打击江南士族的气焰,杨帆下江南定能顺畅很多,只要度过了这次,即使那小子在江南做出一些出格之事,也不敢有人再轻易弹劾他!”

独孤氏这才舒了一口气,低声埋怨道:“你这把老骨头也折腾不了几次了,也该歇一歇了。”

“虽然我不懂政务,但是也看得出朝廷现在跟以前大不一样了,如今杨帆正受圣宠,而你已经被贬三次,就不要再随便跟人作对了。”

“人一辈子,总不能一直唱反调,你几次被贬,都是因为冲撞了陛下,焉知陛下有没有记恨在心?”

“以后还是跟着陛下的脚步走吧,这样也能留一点退路,不然,将来你咽气一走了之,陛下就难道不会将这股怨气撒在家族身上?”

“如今杨帆前途无量,又和咱们沾亲带故,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他为好,你好歹也得为家族的未来想想。”

萧瑀默然不语,双眼微闭,沉吟半晌一动不动。

李二陛下城府极深,令人看不清内心的真实想法。

但是说起对于自己的怨气,想必是一定有的。

如果对自己没有看法,也不会把自己贬官发配三次。

不过,此次故意为难杨帆,萧瑀并不担心。

作为梁明帝萧岿第七子,隋炀帝萧皇后同母弟,萧瑀这一生历经坎坷,先后曾供事西梁、大隋、大唐,说是三姓家奴都不为过。

但他有智计,虽然治理国事不如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但他凭什么在文臣如雨的李二陛下麾下立足?

那就是做一个直臣,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即使顶撞李二陛下也在所不惜。

但这一次萧瑀发生了转变,正如妻子独孤氏所说,他老了!

他要为自己的家族后代考虑,这也是为什么萧瑀会配合李二陛下的原因。

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帮助杨帆扫消障碍。

当然,还有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李二陛下不是昏君。

只要李二选择帮衬杨帆,想来不会有什么错!

当然,以前几次顶撞李二被贬,其实也有自己的原因。

李二陛下这人当的一句英明神武,可毛病也不少。

志大气骄、好大喜功……

若不时时刻刻的给予警醒,矫正是非,很容易头脑发热。

而在这过程当中是否会触怒李二陛下,完全不在萧瑀的考虑之内。

只要对帝国的发展有好处,萧瑀就心满意足。

至于这次背离江南士族拥护李二陛下,其实萧瑀也做了很久的思想争斗。

想必就算江南士族因为怨气而有所恼怒,但大抵也不敢对自己的宗族做些什么。

当了大半辈子的官,这种审时度势的眼光还是有的。

更何况,萧瑀也很看好萧后认的这个干儿子,所以他并不担心杨帆的报复。

……

正如他所想,离开大理寺的时候,杨帆大抵已经明白了萧瑀另有深意。

前几次这家伙才和自己把酒言欢,今天就如此不顾情面,显然是另有隐情。

毕竟,明知道自己已经把钱上交给李二陛下,萧瑀还要对自己罚款,这种明显不讲理的行为令人很诡异。

难道李二联合萧瑀就是为了坑自己一笔钱财?

显然不太可能!

李二虽然喜欢坑人,但绝对不会没有理由,这一点杨帆绝对信任。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

回到家之后,正逢武媚娘归来,杨帆便拉着这位未来的女皇帝钻进书房,将事情说了一遍,想请她解惑。

听完后,武媚娘有些无语。

平时这位郎君可是聪明的很,怎么这时候就想不通呢?

看着还一脸懵的杨帆,武媚娘忍不住打趣道:“夫君,我说你是不是傻?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

杨帆满脑问号:“什么意思?”

这也太打击人了,这娘们确定不是穿越来的?

为啥自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被罚款,而这娘们一听就明白。

看到杨帆傻呆呆的表情,武媚娘噗嗤一笑,觉得实在太好玩儿了!

以前总以为自己的夫君无所不能,看来也有看不透的事儿啊?

不过,武媚娘并没有耻笑,反而觉得杨帆多了一丝人气。

如果杨帆一点也不需要帮衬,反而显得她有些多余。

每次能够帮到杨帆,反而是武媚娘最高兴的时候。

想到这儿,武媚娘耐心的解释道:“夫君,你想想,如果认定你卖官的行为是以权谋私,那么就是非法的,非法所得无论多少,朝廷自然是要收缴的。”

“虽然你已经把钱上缴,但不管怎么说这种行为是违反律法的,可一旦大理寺作出裁决,只是进行罚款,就直接证明了朝廷已经处理过这件事,换句话说,也就是说此次事件到此为止。”

杨帆笑了笑,恍然大悟道:“娘子的意思是说,陛下这是为了替我洗脱罪名,特意令萧瑀把此案了结,以堵住别人的口?”

“只要我交了罚款,也就是向外界说明这件事已经结束,根本不存在卖官的行为……”

武媚娘盈盈一笑:“夫君果然聪慧,大理寺既然做出了裁决,那就说明此案已经了结,即使御史台对您进行弹劾?也有陛下和大理寺给你撑着,还有那个御史敢不开眼弹劾你?”

说完,武媚娘有些埋怨道:“不过,夫君还是有些莽撞了,听说你今天强闯大理寺,还跑到大理寺大吵大闹无赖撒泼,可有此事?”

这事儿想不承认也不行,杨帆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尴尬道:“刚才不是被怒火冲昏了头吗?咱不过是气不过,觉得心里委屈,所以才说话大声了些。”

“虽然跟大理寺卿据理力争了几句,但是并没有动手,也没有出言不逊,其实最后被罚款,我也是很爽快签字画押……”

见杨帆胡扯,武媚娘并没有拆穿,只是似笑非笑着反问道:“真的么?”

杨帆心虚的看了看武媚娘那精致的脸庞,赶紧起身说道:“本郎君码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先去忙了……”

言罢,一溜的就跑出门了。

武媚娘笑了笑,轻叹道:“哎!这位夫君有时候真想个孩子,明明强闯大理寺已经人尽皆知,却不敢承认,真是太好笑了。”

“要知道杨帆在李二面前都敢反驳,难道害怕承认这样小小一件事儿?”

“不过,武媚娘并没有追根问底,只是拿出帐本又仔细核对了起来……”

杨帆逃也似的跑出书房,这才长长吁了一口气。

一个穿越者还没有一个女人看得通透,还真有些脸红!

刚刚走到门口,就见到杏儿走了过来。

“公子,晚上公主殿下有请!”

杨府的夜有些寂静,月亮在天边升起,冷辉清洒。

卧房内,充盈着一股浓浓的离别哀愁。

高阳公主泪光盈盈,洁白的小手紧紧挽着杨帆的胳膊哀求道:“夫君,你让姐姐和我一起陪你去江南吧?”

杨帆宠溺的搂着高阳瘦削的肩头,温言劝道:“此去江南,艰险重重,那些江南士族恨我入骨,必将有很多的阴谋诡计。”

“若只是些许鬼魅伎俩尚好,夫君我也不是泥做的,可谁知道这帮士族会不会恼羞成怒鱼死网破?”

“若只是我一人,自然不惧怕他们的任何手段,但是你们若去了,岂不是让我分心?”

“为了你们的安全,我绝对不让你们涉身险地,你们先乖乖的留在家中,只要我在江南站稳脚跟打开局面,便接你们过去,好不好?”

“哦!”高阳公主委委屈屈的点头,反手搂紧了杨帆的臂弯,眼中满是不舍,泪珠儿倾泻而下。

她当然自然知道杨帆此去的凶险,只不过两人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实在舍不得分开。

杨帆抬头看向另一侧,长乐公主和武媚娘正抿着唇,手里的锦帕不断绞着,眼眸中满是幽怨。

不过,到底是长乐公主,贤惠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心中虽然不舍,她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杨帆下江南,她又怎能让他满怀担扰的离开?

咬着红唇,长乐公主说道:“夫君独身南下,妾身与媚娘如何放心得下?不如让杏儿和婉儿一同跟你前去,也能照顾你日常起居,可好?”

杨帆挠了挠头,有些无语。

什么叫放心不下?

这哪里是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根本就是派去两个眼线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以免犯错误。

本来抱着他期期艾艾的高阳公主闻言,两只美眸溜溜一转,咐和道:“还是姐姐考虑周到,外面的人哪里有咱家自己人细心体贴?让杏儿和婉儿跟着,咱们在家里才能放心。”

“更何况,若是夫君憋的久了,就让杏儿和婉儿侍候你,绝对不许去外面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否则,哼哼……”

说着,高阳公主瑶鼻微翘,威胁的哼哼两声,甚至伸出两根纤纤玉指,做出个剪刀的手势。

杨帆胯下一凉,一脸苦色。

上辈子就听说江南姑娘身段儿好,却一直没机会深入交流,引以为憾事。

这次南下,难保没有尝一尝江南水乡温柔滋味的龌蹉念头。

更何况上次那个陈姑娘的倩影还留在心头!

可是现在,想偷嘴是不可能了!

不着痕迹的瞪了武媚娘一眼,这娘们居然眨眨眼,一脸无辜。

装!

长乐公主性子温柔娴淑,高阳公主大大咧咧,对这种事一贯是不太在乎的。

若不是武媚娘从中捣鬼,两位公主公主断然想不起这么一出!

?t=2023012721241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