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开局北美1400年:正在建国 > 【244】预言与指引

【244】预言与指引

「蒂尔斯,你闹够了没有?」莫名的搜查,终于让使团队伍感到不满。

而正当这边将要引发争吵时……

远方山丘后,齐波切一行人已踏上新的逃亡之旅。

……

均衡,主城神殿。

周黎安坐于神座上,摩挲着下巴深思:「……向南?」

齐波切等人的路线选择,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但这又合乎情理。

公主出逃隐瞒不了多久,蒂尔斯一旦发现,肯定会派出追兵。

特帕尼克斯国位于谷地中央,随后迎来的便是从都城到克马城的道路会被全面封锁,并布下通缉令。

想要行走荒野,没有合适的向导无异于送死。

而一旦露头,就是死局,再难逃脱。

反之,追捕的力量不会向相反的方向布置,虽然远离了均衡,但却能得生机残喘。

城邦联盟是必须收归均衡之下的。

所以等不久后,他们还是能归返均衡。

可这就预示着,齐波切一行人的「故事」就此终结,不再具有戏剧性而被载入均衡圣典。

除非——

哗。

周黎安忽然起立,让神座下正在商议什么事情的雪女、小花吓了一跳。

「主人。」

「吾主……」

周黎安道:「吾要远行,两日左右可归返。」

雪女想要追随,但主仆默契促成,不等她开口,就领悟了周黎安的意思,没有多言。

小花又道:「吾主在上,我与巫正打算启动均衡各城的迁徙方案,预计这几日就要动迁。」

「子民定然期盼着启程前,能得见吾主荣耀的显现与赐福啊。」

城邦联盟虽还未到来,但均衡的准备工作可以开始启动了。

各城抽调5000子民,先到德克萨斯的12号大城集结,并且还要派出先头小队,前往密西西比等地,完成建城的实地考察。

不可能等城邦联盟子民到来后,才像只无头苍蝇一般打转。

周黎安道:「各城子民动迁前,我自会返回。」

说罢,他快速离去。

派珀m600起飞,一路向南。

这次不带雪女,是要完成一次「隐秘神降」。

齐波切已经给了太多惊喜。

特帕尼克斯公主出逃记,不应就此结束,否则齐波切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反之,这段故事应呈现的更加完满,最终如罪王救赎一样,填入均衡历史的背景板。

因此,周黎安打算回应齐波切的求告。

但这一次并非真正降临。

只是「空投」赐下指引,不会现身,更显现神秘色彩。

如果雪女在场,未来载入《均衡圣典》的故事就会是——

吾主得听传火者的求告,便与巫降临在他们面前,赐下指引。

那么问题来了……

吾主都已降临,为什么不直接接引这些被真神注视的人呢?

当然,这个问题很好圆。

因为吾主对这几人赐下了磨砺与考验。….

但是,就现在的形势而言,周黎安不想多此一举,且「隐秘神降」所呈现的效果更好——

迷失之人发出乞求。

那天空之上,便坠下她的指引。

指引是间接性帮助,也是告诉世人——

赞颂求告会得吾主均衡的指引,这种指引并不是具象的,可能是能被看见的,也可能是看不见的冥冥之中的神

意。

而吾主真神至高,怎可能随意的降临在人们面前?

也只有那些曾载入《均衡圣典》使徒、被选召之人,才有那特殊的荣耀。

所以,周黎安如果神降的太随意,神格就显得太廉价了。

更不利于后期向各大陆的传教……

否则,数千、上万人发出求告,却不见均衡的降临拯救,谁还会信仰均衡?

而某稣那边也是这么做的。

上帝之身你永远看不到,但在人们需要她时,她会以任何形态、事物赐下帮助与指引,甚至是无情审判。

相比之下,均衡之主可是会真得降临的。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将其碾压。

周黎安并未在12号大城降落,毕竟是「隐秘神降」,这段故事只会存在于齐波切、蒙达雅几人的口述当中,而无他人可以左证。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被线索证明。

反之,越是充斥着不确定性,越具有神话色彩,给予听者一个丰富的想象空间。

飞行2000公里后。

周黎安在「南下加州」降落,这里的土着早已全部迁徙,臣服均衡;如今沦为无人之地。

略作休整,又补充燃料。

周黎安没有着急启程,接下来到墨西哥谷地还有1000公里路程。

赶到后已是深夜。

空投精准性不高。

暂且返回现世,先打开电脑,为「神降指引」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又与芭芭拉电话联络,确定了物资清单名目,只等dash8到位后,去华雷斯一齐带走。

【推荐下,@

……

此时已是临近中午。

齐波切一行人跟随使团逃出大城,并未携带太多物资。

除蒙达雅外,每人只随带了小份干粮,至于防身的武器,皆为一把小巧的匕首。

干粮早在昨天一天的逃亡行程中消耗殆尽,从今早开始,他们已是空腹前行。

「歇息一阵吧。」

「拉瓦,科亚,你们昨天说,可进行狩猎?」

众人如今所能指望的,只有拉瓦父子。

齐波切之前是高高在上的贵族管家,波利波马、奥耶尔虽然行走四方,但也属于小权贵阶级,什么事都有奴仆完成。

蒙达雅就更别提了。

科亚望向天空的鸟群:「运气好,可以捕捉一些旅鸽吃。」

一旁的蒙达雅两眼放光:「我从未吃过旅鸽,旅鸽好吃吗?」

奥耶尔打趣:「那是下等人开荤打牙祭的食物,一只鸟能有多少肉?」

科亚皱眉看他:「你说我们是下等人?那我猎来了旅鸽,你别吃!」

科亚对二人还有怨怼,若非波利波马与奥耶尔,他也不会被贩卖至特帕尼克斯。

而此时,就连齐波切都不好打圆场,因为他也曾为奴隶贩子输送人丁。

科亚不是他卖的,拉瓦与库克莫却是。

奥耶尔一阵羞愤:「不吃就不吃,我没了你,还能饿死不成?」

「这是你说的!」科亚冷哼。

库克莫深吸一口气,明明年纪最小的他,反而显得稳重:「兄!现在我们是一体的,皆为均衡的子民!」

「你要知道,若非奥耶尔与波利波马,我们不会被救出来,就算他们曾犯下罪,如今也已悔改。」

科亚转过头不说话。

「奥耶尔!」齐波切见势先呵斥了奥耶尔,才敢开口:「食物获取的确要劳烦你们了!但当务之急,还是找到落脚地……」

「在这荒野丛林中乱钻,我们撑不了多久!」

蒙达雅从怀中取出一把色泽光亮的宝石:「我想到我们要出逃,就带来了一些珠宝在身上,我们是不是可以买些食物,或是找寻一座小城,买下一座宅院?」

众人看那珠宝,都是眼前发晕。

波利波马道:「不行,就算找到合适隐蔽的小城,这些珠宝也不能拿出去,否则要招来杀身之祸!」….

「更何况,我们不知何处才为安宁之所。」

一时间,众人又看向齐波切,他已成为众人间的主心骨。

可齐波切也不知归处。

北方不能去。

而南方各城也都听特左左莫克的王令,闭锁大城。

现在几人一定已被通缉,到入城时被盘问,很可能被抓捕。

就算最初从克马城出发时,十几个传火者都留下通讯方式,约定可在某处留下记号,传输讯息。

可现在的情况,那些传火者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集结一处,目标会变得更大。

不过就算心有茫然,他的底气却依旧十足:「吾主真神,定会赐下指引!」

「因我们如今的聚集,本就是她冥冥中的指引!」

奥耶尔忍不住滴咕:「我早已说了,若真神仁慈,为什么不直接降下救赎呢?却令我等沦落如此境地……」

「奥耶尔!」波利波马训斥。

奥耶尔又道:「兄,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我今日就把话放在这儿,若真神真的降下神迹,我这一生……包括未来我的子子孙孙,都坚定不移的信仰她,侍奉……」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下。

呼——

一阵空啸声突兀传来。

还不待众人抬头,寻觅那声音的所在。

轰!

一个巨大的事物,就在他们身前二三十米的方位落地,砸出深坑,令土石四溅。

剧烈的响动,让所有人勐地心季。

又在见得情况后,无不惶恐跪拜而下——

「神罚,是神罚降临!

拉瓦怒视奥耶尔:「皆因你的亵渎之言,触怒了真神!」

此时的奥耶尔早已脸色苍白,浑身上下颤抖不断,再不敢有半句反驳。

而齐波切,已开始高声赞颂,祈求真神宽恕他们的罪。

一直到许久后,赞颂声落下,他们的心绪稍稍平稳。

蒙达雅道:「大人,我们,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齐波切勐咽唾沫,迟疑片刻,还是点头:「我不知那到底是什么,因此你等不要跟随,由我一人前去查探。」

众人不敢质疑。

只担忧的注视齐波切向那远方走去。

走近,初见是四散的木屑,溅射刺入潮湿的土地,甚至深深刺穿一旁的林木树干当中。

而正前方的深坑内,便为一个反射光泽的方盒。

只是一眼,齐波切就认出这方盒的材质。

「是,是与那审判之军所拥有神兵的质地相同……」

在离开塔洞前,他清楚记得那神使所持长刀、长矛,皆反射着寒冷的光芒。

他快步上前,小心翼翼的触碰,确认无危险后才敢拿起,想要进一步查探。

可在他刚拿起时,或因那方盒的变形扭曲,盒盖自然的开启。

内里竟只躺着一张薄薄的片皮,再无其他事物。

而对这片皮……

齐波切的呼吸几乎凝滞。….

他从怀中掏出自己的「灵魂封印」与之对比,竟然一模一样。

「神罚?这真的是神罚?因我们做错了什么?」

「还是因……奥耶尔的亵渎之言,令真神也将他的灵魂拘禁?」

可当他将那薄薄的事物取出,反转到另一面,他又一次愣住了。

因那事物所呈现的,并不再是某一人的「灵魂」,而是一座宏伟大城。

整一座大城,都被封印其上。

而大城中的广场上,又有两群人伫立,仿佛彼此诉说着什么。

齐波切仔细分辨,惊愕的发现:「这是我,这是波利波马和奥耶尔……」

「等等,还有蒙达雅公主与科亚他们。」

「我们所有人的灵魂,都被封印了吗?」

「那,那站在我们一旁的,又是什么人?」

画面上,另一群人衣着华贵,样貌也显得清晰,可惜齐波切并不认识。

而此时。

他的身后传来呼唤——

「大人,怎么样了?你发现什么了吗?」

齐波切因呼喊而回过头,想了想道:「你们都过来!」

众人早已急不可耐,纷纷跑了过来。

入目的第一眼,自然是那奇异的方盒,可很快……他们就被齐波切手中的事物所吸引——

「这是,这是灵魂封印?」

波利波马第一眼认出。

而其余人等,也都见过了齐波切的灵魂封印,纷纷发出惊呼。

「这是我……」

「不只是我,你等都在其上……」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灵魂,皆遭到拘禁?」

恐慌的情绪在众

人间开始弥漫。

可就在这时,蒙达雅的话语,让所有人神情一滞——

「这,这大城是……」

「这大城是特诺奇蒂特兰……阿兹特克人的湖中城!」

「伫立在我等面前的是‘尹兹柯阿特尔,,他的兄长是‘维兹里维特尔,,是我国主爷爷第7位公主的丈夫!」

「这,这不是神罚!」

「这是——」

「吾主真神的预言与指引!

!」.

非7

wap.

?t=2022112514202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