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当逆袭流炮灰改行做反派 > 第七十一章 真情或假意

第七十一章 真情或假意


没有察觉到一丝杀气,嬴酒索性直接去接这一招。

淡绿色的灵气瞬间被紫色灵力逼得逸散开来,如遭洪流。

果然“真焕”并不想要她的命,只是堪堪擦破她的肩膀。

然而下一秒,嬴酒骤然一颤!

肩膀先是传来不可忽视的刺痛,然后以不可阻挡之势蔓延全身!

刺目的银色在她的伤口律动,无数铁丝汇入她的伤口,又试图更加深入。

它们成功了。

无数银丝铁丝律动在皮肉之下,偶尔刮到骨头,引起极致的痛苦。

疼!钻心的疼!

她面色发白,几乎要失去意识,只剩下半点清明。

嬴酒低垂着眉眼,暗骂自己忘记了邪修的万千手段。

“嬴酒,”“真焕”语气中带着笑意,“我知道你对青莲书院感情不一般,那你是愿意就这么疼死,还是为我做事?”

昏昏沉沉中,再加上正在试图逼出去铁丝,嬴酒实际上只听到了“就这么疼死”这几个字,根本懒得理他。

“呵,”半天不见嬴酒回应,“真焕”嗤笑一声,不无可惜道,“为何不识好歹呢?”

他微微走近,迎上少年凌厉的眉眼,微笑道:“那只好采取特殊手段了。”

“你……刚刚说什么?”嬴酒咬着牙低声询问道,“我并没有听清。”

尽管是拖延时间,她说得也是真话。

“真焕”打量她几秒,倏地笑了。

“青莲书院养大的学生,不会还有这种人吧?”

“我问你,愿不愿意帮我做事?我可以给你疗好伤。”

好话赖话全让他一个人说了,嬴酒一应就是“这种人”,不应的后果也不知道。

“好的。”嬴酒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应了下来。

“真焕”:“……”

根据情报,这人不应该是誓死守护青莲书院,连名头都不许人玷污的吗?

……

水镜外的两人也是沉默的。

“是不是忘了什么?”紫璃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忘了加点书院归属感了?”

已经石化的紫钰瞬间一激灵,这是真的!他一直盯着嬴酒的看,早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不止嬴酒,谁都没有被加上归属感!

好在别人还没到这个剧情点,加就加了。

紫钰对着水镜低声念几句咒语,打算现在补救。

很快,几乎所有人的归属感都被拉到近百,只有一人明晃晃的三十。

“这又是怎么回事?”紫钰已经快疯了。

“我问问。”紫璃拿起水镜,凝神聚气和幼生的器灵交流。

她仔细聆听着,面上有几分奇异之色。

“它说什么?”半晌没有回应,紫钰好奇道。

“它说,”紫璃斟酌着用词,“我看中的小徒弟情感被封印了足足三分之二。”

也就是说嬴酒其实已经加满了,因为这就是她的极限。

……

一种隐隐约约的负罪感萦绕在嬴酒心头,但她面不改色地表明道:“我愿意为您做事。”

剧烈的疼痛并未减轻,迎来的是“真焕”并不信任的神情。

嬴酒心里清楚,如果“真焕”真的想要一个听他话的间谍的话,是不会选择她的,想必他要的只是一个被控制大半的傀儡。

她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多点说话的力气。

“杀人、放火、渗透书院……”她语调平缓仿佛冷心冷情,“我都能做。”

“真焕”彻底沉默了。

他嘴唇嗡动,不大流利地问道:“你觉得我可以相信你,一个靠青莲书院生活十年的人吗?”

“当然可以,”嬴酒硬是扯出几分笑意,“收养我也算是青莲书院眼瞎。”

她很清楚自己的冷心绝情,似乎那么多年来也只有未知的道在牵动思绪,青莲书院从大街上随便捡一个估计都比她更有归属感。

少年的眼里闪烁着他很是熟悉的冰冷神光,似乎上一次还是在师尊为了炼器虐杀小师弟的时候才见到。

“真焕”一哽,终于刀光一震,无数铁丝又从嬴酒骨血中震出,勾起伤痕累累。

“你最好不要是在耍我。”沉重的威压就是警告。

“不敢。”嬴酒笑意深深,莫名的熟悉感萦绕在心头。

仿佛每一步都在刀尖、每一错就是割肉剜骨、硬是要从无数方势力中夹缝生存,才是她习惯的生存方式。

她找到了自己的舒适点,对“真焕”诚挚地表忠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