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和骨科大佬闪婚了 > 第673章 回帝都9

第673章 回帝都9

“也就是韩家现在不是大难临头的时候,不然,你觉得她有必要装乖?”

“你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看二嫂的?”

韩济眸色一深,狐疑道:“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喜欢关心这种事的人,怎么现在还关心上我的家事了?”

韩沉微怔。

似乎被韩济一语点醒。

他在韩家这么久,确实不曾关心过其他事,现在的他却开始质问韩济的家事……连韩沉自己都觉得——

“你也变了,”韩济说:“别光说我,韩沉,你也和一样不一样了。以前的你,对所有事都很麻木,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

韩沉无言。

“还是说你来找我的目的吧,”韩济说:“我的家事,我自己会处理,与其和我讨论我家里的事,你不如好好想想和那位周小姐要怎么面对以后的事。”

韩沉微咬牙关,“冯朝,是你处理的?”

韩济笑了:“我不接你电话,你难道还猜不出来?”

韩沉:“我想问,是不是你亲手处理的。”

韩济:“是。这不是刚回来没多久?刚歇会儿,你就来了。搞了一天,浑身都是汗,钟州的天儿比东江还高两度呢,热死个人。”

韩沉眸色微沉。

韩济这话,虽无明说,但也和明说差不多了,他已经透露,昨天一天他和冯朝去了哪里。

钟州是邻省的一个地级市。

离东江不远,走高速也就两小时车程。

韩沉沉声问:“谁让你来的?”

韩济凤眼微抬,“家里人。”

韩沉:“哪位?”

韩济轻笑:“非要我说明白?”

韩沉:“是。”

韩济:“我说爷爷,你信?”

韩沉:“不信。到底是谁?是大伯还是二伯?”

韩济:“我爸。”

韩沉小小一惊,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但也没太震惊。

韩济的父亲韩旌是帝都检察院的书记,也是帝都的要职之一。

虽相较于韩沉的大伯韩雎低了些,但也是高位。

只是韩沉没想明白,“大伯的意思呢?还是对付冯朝仅仅是二伯的想法?”

韩济:“我爸和大伯商量过了,这事爷爷也知道,他们都同意的,不然能让我过来?”

韩沉:“你为什么给冯阳打电话?你和他说什么了?”

韩济:“没什么,就是让冯阳自己选,到底是想不牵连家人还是想死无对证。”

韩沉心下一紧,“冯阳也牵扯进冯朝的那些勾当里了?”

韩济:“他们可是亲兄弟,切割得再清楚,也互相融着骨血呢,打断骨头连着筋,你觉得冯阳一点问题没有?”

韩沉面对韩毓,一直都忧心忡忡,就是怕遇到这种局面。

韩济是他二哥,就是再狠心,也不会无缘无故,把冯阳往死里逼。

多是因为冯阳自己也不是想象中干净。

至于有多不干净……

“他做什么了?”

“给冯朝敛财,”韩济说:“冯阳主管住建,别看他一个小科长,手里也有不少大老板的人脉,还有不少银行的人和他搭嘎。冯阳倒是没冯朝那么贪心,我从冯朝口里问出来的,也仅仅就一次。可有些事,不能碰就是不能碰,一次就足够要人老命了。”

“具体呢?”

“涉嫌非法集资,”韩济说:“他的集资方式属于新型犯罪,最后能不能认定为非法集资,还要协同各方研究一番。”

“研究完也八九不离十了,是么?”

“差不多,”韩济说:“有些可大可小可操作的问题——就看操作的人怎么操作了。”

显然,韩济作为可操作的人,更偏向于往大了操作。

他给冯阳唯一的后路,便是让他有个“死无对证”的选项。

一来,把自己摘出去,二来——死了不用指证自己的亲哥哥。

“冯阳跳楼了。”韩沉说。

“是吗?他还挺有勇气。”

韩沉的心被韩济无所谓的表情刺痛。

“但他没死,摔断了一条腿,人还在医院。”

“那可太不幸了。”

韩沉握拳,心里的不快情绪都快要积满了,然而眼前的人是他二哥,他无法对韩济发泄什么情绪。

这是韩济的选择,他自愿选择变得冷酷,他的冷酷对准的人是冯朝和冯阳,又不是韩沉。

冯朝错大发了,冯阳虽是小错,但也在法律边缘徘徊。

从人情的角度出发,韩沉出于对姑姑的私心,会觉得冯阳罪不至此。

但以客观的角度,或者从韩济的角度看,这两人,都该死,没必要手下留情。

以前的韩沉,一定不会觉得韩济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强硬的手腕,是韩济走上未来之路的必须手段。

可现在的韩沉没法接受,他变得仁慈、感性,同情心泛滥,三触五感仿佛被打开了一样,人都变得慈悲了。

“姑姑和又晴该怎么办呢?”韩沉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要怪只能怪姑姑当年眼瞎,”韩济冷漠道:“别怪我说话难听,如果姑姑当年听家里的安排,给她找个好人家,而不是冯家这种,老大贪婪成性,老二唯唯诺诺,相信她现在的生活会好得多。”

韩沉眉目中隐隐生出怒火,“你自己也被安排了婚事,也知道个中滋味,为什么现在却否定姑姑的选择?”

“我是被迫结婚的,但我没后悔,”韩济说:“就是因为有艾家这样的姻亲,才让我能更容易走出学校。这桩婚姻,于我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反观韩毓,丈夫是自己选择的,嫁人也是主动嫁的。

冯家的人,韩家也给了帮助和提携,最后冯朝却倒戈相向,连韩毓的丈夫冯阳都不干净。

“你们应该庆幸,处理冯朝的人是我,”韩济说:“如果落在别人手里……冯朝的敌人也有不少吧?怕是冯又晴和她老公,也别想幸免。”

韩沉背后发寒。

本以为韩济已经足够狠心,细思之下才发现,或许这已经是冯家能落下的最好结局。

政场从来都是残酷的。

要做到独善其身,何其难。

韩济没有诬陷冯阳,或许对冯阳的清算和“重罚”,也是对冯阳的妻子和女儿的另一种变相保护。

这世上,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守口如瓶。

“如果他没死透——”韩济又浅浅抿一口酒,“往后有什么事,再让姑姑找家里人吧。”

?t=2022112501485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