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一品千金之丞相夫人 > 卷一 吾家有女初长成 73.欢腾的背后

卷一 吾家有女初长成 73.欢腾的背后

热热闹闹滴与四个丫鬟贺酒群主过后,袁令超喝醉了。

她倒在桌上睡着了,楚湄画眉担心她着凉,一块搀扶着她到床上躺着,更衣卸袜,卸妆摘下首饰,掖好被子,便是一个晚上过去了。

等袁令超醒来时,发现桌上的酒杯全部放好,并将瑶光酒重新存储于酒窖里,顿时讪讪一笑。

说好的不醉不归,然后就喝醉了。

“小姐,不,女侯,表小姐来了。”

楚湄说的是柯学冰柯学莹柯学嘉三人,柯学敏柯学琼到底与柯夫人血缘隔了一层,也不常来英国公府。

袁令超起身,迅速梳洗打扮,吃了顿饭,便飞快地去大厅会见三位表小姐。

柯学冰三人比袁令超大一些,柯学敏柯学琼年岁相仿,柯学敏忙着绣嫁妆,柯学琼则是陪着姐姐,也就柯学冰三人会来英国公府庆祝袁令超升官进爵了。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从今以后,袁令超不再是英国公府的小姐,而是朝廷命官,三品武将。

纵然不如文官清贵,可三品将军也算是年少有为了。

袁令超摆了摆手,“不必将军长,将军短的,喊我令超就行了。”

四个丫鬟原本想改了称呼,袁令超觉得叫名字不就成了?只是她们不同意,认为不合规矩,索性袁令超让她们叫了女侯,也是一种退让了。

柯学莹温柔的面庞盈盈一笑,“这可不成,虽然你我姻亲故旧,可是你贵为神威将军,我们无官无爵,怎能直呼其名?”

事实上,在袁唤袁令超班师回朝之日起,毕氏便心思多了起来。

袁令超不但封侯封官,而且也有赐金牌的如此殊荣,这样的人,往后更来不得。

毕氏对柯夫人有再多的不满,但有一点是彼此默认的,那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袁令超这般优秀,毕氏当然得巴结讨好了。

“公归公,私归私,我们是表姐妹,关系分不开,扯不断,你们叫我令超,是私情,我在英国公府,只是你们的表妹。”

袁令超淡然说道。

将军什么的只是名头,她要的何止这些啊?

她想做的事情还有更多更多,与盛佩君聊天时无意间说起要办一家女子学堂,当时她就有一个念头,能多做点事就多做事。

女子学堂为的是天下女子有机会入学就读,有了认字的机会,再也不用当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文盲妇人,即便有的妇人因身份阶级见识广,可是能读书认字,这样的机会谁不珍惜?

特别是民间溺婴现象盛行,多救一个女婴,就是功德无量。

袁令超的确不是大仁大义的伟光正圣人,却也明白有些事情她不做,以后她就得经历相似的命运。

“令超此话,让我感慨颇多。”

柯学嘉柔柔一笑,“我与两个姐姐以前心里憋着一股气,为了自己,也为了父亲都要奋发向上,努力奋斗,绝不拖后腿,我们如今名扬京城,大家赞许我们柯府满门才女,但是,我一直想的是,有那建功立业的机会,我为什么要心甘情愿当背后的人?”

一个擅丹青,一个擅书法,一个琴艺高超,另一个通读经典,最后一个也是知音识律的天才音乐家,她们皆为才女,却不约而同地被人用打量的眼神审视着,就仿佛只是一件物品,毫无尊严。

柯学冰性子冷淡,柯学莹柯学嘉温和,柯学敏柯学琼淡然,柯府五姝,千姿百态,各有不同。

袁令超对柯学嘉的话不置可否,“人都有一股气,而且,你们也不差的。”

柯府五位大才女完全可以去外面教书了,这水平杠杠的。

柯学敏与安郡王谈的也是这个条件,成亲后不能约束她的行动,一切以她为行动标准。

安郡王允准了,老太妃也默认了,柯学敏这才答应了亲事。

“算了,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

柯学莹甩了甩手,“表妹,你能不能和我聊聊战场上的事情?那个星佛真的力大无穷砸死人吗?”

“对对对,还有你和我说一下漠北部落的翁庄女王是怎么回事啊?”

柯学嘉对翁庄很感兴趣,敢常人之不敢,做常人之不做,实在是一代英杰。

“这个啊……”

袁令超大大方方地聊了她与星佛的数次交锋,顺带将星佛与叶贵的恩怨也说了一下,星佛不服气叶贵,叶贵王位不稳,翁庄叶贵非两情相悦,政治联姻,心怀鬼胎。

大漠风沙,明月依旧,那将是多么美好的画面。

“哎,没想到这个叶贵作茧自缚了。”

柯学莹啧啧,像叶贵这种骑驴找马的,莫怪被翁庄设计杀死。

袁令超一笑,“咱们别有多余的心慈手软,最好学男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成王败寇,无非就一胜利,我们赢了,那些过去又算得了什么?”

比起男人的刻薄寡恩,女人也可以和他们学学优良传统,毕竟,成功者不论心。

“过往云烟,着眼现在,你说得很对。”

柯学冰若有所思。

翁庄女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了女王,与大秦议和,那么她也可以向翁庄看齐,再怎么说,一切顾忌都是虚的,拿到手的才是实在的。

袁令超与三个表姐有说有笑,另一边,何之商与赵骞的气氛有点尴尬。

“那个曾明翰是不是有病啊?明知道你一贯不爱去那些风月场所,偏生拉着你去,依我看,他是不怀好意,故意陷害你。”

赵骞气得脸红脖子粗。

大秦官员明令禁止不许押妓嫖妓,一旦查出此事,官员罢官流放革去功名。

一般会去青楼的,那多数是一些名门公子或功名不显眼的人才去,至于达官显贵,他们大可大大方方地请这些风尘女子来家中表演,顺带陪他们喝酒。

何之商不同,他是朝廷命官,要被人发现他去嫖妓,那就不好意思了,只能等着延昌帝的雷霆之怒了。

何之商不意外曾明翰的做法,上辈子卖了他,这辈子算计他,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的心在李相爷那边呢,也不可能多替我考虑。”

凤珩是有底线的人,曾明翰不同,由于种种原因,他一直看何之商非常不顺眼,之前便各种有意无意地挤兑何之商,何之商不屑理睬,围观的赵骞还不是避开他了?

曾明翰恼火至极,对赵骞何之商火力全开,摆明了就是要与何之商对着干。

眼下何之商春风得意,曾明翰郁郁不得志,甚至何之商很有可能会有一门比较好的亲事,这让曾明翰如何接受得了?

于是便有约他到青楼喝酒的插曲,若被人见到了,何之商的名声得毁一半。

赵骞冷笑,“当太监的都没有这么忠心,这种人,跳梁小丑。”

设计何之商到青楼的计划失败后,曾明翰还破天荒地找了赵骞,一脸无辜地反问他是不是约走了何之商,他就是请何之商看看新鲜的“货”。

赵骞气得当场破口大骂,差点把曾明翰伪装的面具骂得伪装不了了。

自此,赵骞算是与曾明翰彻底决裂了,哪里来的人?心肠歹毒,几次三番陷害何之商还不够,这一次要来动真格了,啧啧啧。

“曾明翰是不是老家没有定亲?”

何之商知道,曾明翰有一个很要好的青梅竹马,二人之前应该是心有灵犀的,感情也不错,只不过曾明翰高中后要骑驴找马,对青梅竹马含糊不清,差不多把我要另娶高门女摆在脸上了。

那个小青梅不知为何,一直死死等着曾明翰,直到现在,曾明翰也没有派人把她接过来的意思。

“虽然没有,但有一个关系好的邻家妹妹。”

说到这里,赵骞讽刺一笑。关系好到经常倒贴钱给曾明翰读书,并且洗衣做饭砍柴啥都做,说老实话,这不就是冤大头吗?

曾明翰这种畜生,哪里配小青梅对他这么好啊?

“曾明翰很早就失去了父亲,寡母孤儿相依为命,那个小妹妹还是同情他们一家子过得苦,有意搭一把的。”

何之商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一丝同情,对人好可以,但对一个没有感情的动物付出感情,那是非常不值当的。

曾明翰母子对那个小青梅压根不能算很好,一边用高中后明媒正娶忽悠小青梅,另一边暗搓搓拖延定亲日期,为的就是想再找下一家,好名正言顺踢开小青梅。

没办法,小青梅家世一般,不能帮到曾明翰太多。

利用别人的感情又一脚踢开,何之商最为痛恨了。

“最好告诉那户人家,曾明翰被李相爷看中,有意招为侄女婿,看看他的青梅竹马会一直死等他吗?”

何之商说道。

曾明翰不做人,拖延人的青春感情,那就只能被他毫不留情地揭穿一些事情了。

赵骞眼前一亮,“你说得对,维甫,我去办吧,这种事情我轻车熟路。”

赵骞别的不会,散播八卦最擅长了。

何之商瞥了他一眼,“说归说,记得,别和令超说起我与曾明翰的纠葛,我不想被怀疑贞操。”

wap.

?t=20221124214840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