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炼狱途径 > 第41章 力量(4k)

第41章 力量(4k)

洛莎尔娜夫人:“要是对‘力量卡面’感兴趣,可以雇个私家侦探,每天晚上十点以后在迷雾指南针酒馆调查,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命运是不确定的,我能透露的就这么多。”

“好的,今晚就聊到这里了,再会。”

柯黎离开俱乐部,回到店里坐了会儿完全没有思路,又乔装打扮来到迷雾指南针酒馆。

“晚上十点的夜生活,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吗?”

“来迷雾指南针用餐的多半是异族人,也有少量普通人族在这里聊天。”

“种族的混杂程度堪比灵感之墙,莫名其妙的低吼和咕叽,方言混在一起完全听不懂。”

“不,不对。人丁稀微,族神难寻的异族都说通用语,没有同类也没有安定感,磕磕碰碰地在这样的世界上混生活。异族人口的主要来源是高山堡垒,肥沃丰沛的平原大多掌握在普通人族手里……”

高高立起的坚硬衣领,刻意压低的宽檐皮帽,左顾右盼的窥视动作,情不自禁的胡思乱想。

“从玛丽的表现和情报确认,高塔途径的非凡者是普通人族,当年的翼鸟佣兵团里有很多人,但他们最后只选了伊劳德,似乎没有拉拢异族人发展成员的意思。”

“是不想,还是不能,还是卡牌数量有限,或者存在某种特殊的理由?”

“还是说,我应该把高塔途径的非凡者引出来,给他们创造‘传播卡牌’的机会,趁机观察他们的手法或者直接介入他们的力量?很难啊,连他们的出手时机都无法把握。”

“要是他们足够擅长预言占卜,没准儿能完全避开我的布局,这样我反而会被牵着鼻子走。”

思考之中,柯黎目光一凝,发现玛丽走进迷雾指南针。

“恶魔的嗅觉……没错,她刚从工坊那边的酒馆出来,又来迷雾指南针酒馆做什么?”

柯黎拉低帽檐,这种见怪不怪的遮挡动作反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觉。

只见玛丽心情美丽,钱包鼓鼓,去柜台买了酒和食物,转头就挤进了异族人的餐桌:

“嘿,先生,我看别处没有合适的座位了,可以坐这边吗?”

那大概是个正在用餐的蜥蜴人。

他身穿铁皮轻甲,椅子边上靠着一把伤痕累累的铁直剑,先是慢吞吞地用长丝蘑菇把生菜叶固定在面包片上,又在菜叶子之间加上不知名的烤虫子、烤蜥蜴、烤葡萄之类的奇怪夹心内容。

吃着自制“夹心昆虫汉堡”的蜥蜴人,发现玛丽靠近后明显犹豫了一下。

然后他用疑惑的目光看了周围一眼,又落回到玛丽脸上,用人性化十足的眼神和动作取代了蹩脚的通用语,意思是:周围的餐桌不是很宽敞吗,为什么你偏要来我这桌?

“哎呀,真是抱歉,其他餐桌已经被人预订了,只能来这边坐啦。”

玛丽嘴上是这么说,身形是摇身一晃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蜥蜴人没有眉毛,面部肌肉和骨骼结构也不像普通人族一样方便做表情。

他只是把自己的餐盘和食品往后收了收,没有出声。

玛丽趁机把两份食物推到桌上,话题唐突转进:“想来一杯吗?我请客!”

然而,在蜥蜴人看不到的地方,玛丽放到桌子下假装整理背包的双手,抽出了左前臂的卡牌。

“人类学家!”

微弱的非凡特性波动扩散而出,蜥蜴人明显不是非凡者,目光疑惑又不情愿地说: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到底想做什么?”

成功了!玛丽笑容灿烂:“不做什么,只是突然对你感到很好奇,想和你聊聊!”

蜥蜴人:“聊聊?我只是普通的蜥蜴人雇佣兵,和那些卖糖果的家伙可不一样。”

玛丽羞涩地抬起双手,花痴般浮夸地捂住苹果机:“这么直接啊,人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蜥蜴人明显有点汗颜,小眼睛往边上瞟了两下才说:“叫我暖舌就行了,有指派任务还是怎么回事?如果是不小心把东西掉进沼泽地,我可以帮你去捞回来。”

玛丽惊呼:“真的吗?太厉害了!我是说,天呐,像你这样的蜥蜴先生,也会做这种活计吗?”

蜥蜴人暖舌停下咀嚼:“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可以做,并不违反猛犸之角的规定。”

玛丽推过去一杯酒:“我有枚戒指掉进下水道了,暖舌先生能不能帮我找一找?”

似乎是受到“人类学家”卡牌的影响,蜥蜴人很自然地接受了酒水,三下五除二地吃掉食物,拿起武器和玛丽离开了迷雾指南针。

“……”柯黎坐在角落里,一只手捂着脸、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并没有点燃的烟斗,一只手放在兜儿里,把玩着不值钱的道具水晶,时不时假装掏出来看一眼怀表。

时间刚好是十点?

玛丽在心目中的可疑程度极速飙升,立刻超过铁皮罐头推销者。

柯黎悄然离开迷雾指南针,身形隐蔽在夜色里,一直跟踪玛丽和蜥蜴人暖舌。

七拐八绕,玛丽和蜥蜴人来到废弃街区的小巷,指着一条石板掀开的下水道说:

“就是这里面,我不小心把戒指掉下去了!”

蜥蜴人暖舌明显有点意外:“要我从这里下去吗?这闻起来比黑沼泽的腐烂蘑菇人还要糟糕,不知道得在河边洗多久才能把装备上的臭味洗掉。”

玛丽眨眨眼睛:“你可以脱掉盔甲再下去,我帮你看管。”

“呃……好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要是脏水弄脏你的裙子我不负责赔钱的。”

蜥蜴人没有察觉异常,手脚麻利地脱掉皮甲,露出看似光滑却富含角蛋白的皮肤。

玛丽则趁着蜥蜴人去掏下水道的时候,鬼鬼祟祟地摸进废弃房屋,从里面提出两大桶清水。

柯黎有些意外: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嘛,提水的动作很老练,水都没有溅出来的。

玛丽毫无察觉,从口袋里取出附魔之尘清洁粉,等待蜥蜴人离开下水道。

“善良的小姐,你考虑得真周到,我会帮你把戒指清洗干净的。”

玛丽顺势提出邀请:

“暖舌先生,请问你相信命运吗?我对你的身体结构非常好奇,你真的是……太神奇了,趁着今天难得的机会,我想研究一下你的身体,对你提几个问题?”

“啊?”拿着水瓢正在清洗的蜥蜴人,还没有来得及奇怪,就看到玛丽伸出咸猪手抓了过来。

“喂、喂!小姐,我是正经雇佣兵,你再这样我要叫巡逻队了!”

玛丽就像没听见,目光灼灼地抓着蜥蜴人的尾巴,像握着烤面包一样用力揉捏:“太奇妙了!这湿冷腻滑又充满力量的尾巴手感,明明看起来是身体多余的部分,却又充满了功能和用途。”

蜥蜴人还来不及惨叫,就被金晃晃的金币吸引了目光。

玛丽睁大眼睛,神情魔怔狂热地说道:“你需要钱吧?只要给你钱,是不是就可以这样做?”

蜥蜴人暖舌:“可是……”

玛丽摸出第二枚金币:“这是为了学术研究!”

蜥蜴人暖舌犹犹豫豫、结结巴巴地:“好啦,就给你摸一下,你研究完了不要到处乱说……”

玛丽兴奋地点点头,接着一本正经地掏出放大镜、光石眼镜、笔记本,垫着木板写写画画:

“第一个问题,蜥蜴人是通过什么来判断彼此性别的?我没有看到你的性别特征。”

说话间,玛丽的目光一直在尾巴根部和腹部下方游荡,似乎在审视对方发言的真实程度。

蜥蜴人暖舌就像被捕鱼时被电鳗电了一下,浑身忍不住一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我们和鳄鱼人一样,都是藏在鳞皮夹缝的身体里面啦,身为人类多少也有点羞耻心的……”

“雄性的骨架和雌性的不太一样……不对,是男性和女性。”

“原来如此。”玛丽对蜥蜴人的尴尬置若罔闻,继续提问,“第二个问题,蜥蜴人的皮肤色彩非常丰富,但面部肌肉表情很有局限性,很多时候会用充血来扩张血管,改变脸颊的鳞片、皮肤色彩,以红表达愤怒,蓝色表达不感兴趣之类的?”

“你可以……演示一下充血扩张的表情变化吗?”

蜥蜴人暖舌陷入混乱:“不是所有蜥蜴都有变色龙血统啊,我不会那个!”

玛丽点点头:“肌肉挺结实的嘛,我没有看到你的哺乳器官,听说有些蜥蜴人达到一定年龄后,也能和普通人族交配繁殖,你觉得你是哺乳动物吗?生下的小孩是什么种族?”

“呃,这个,我可以先穿上衣服吗……”

蜥蜴人暖舌猪脑过载,思维开始跟不上玛丽的调查研究速度。

“不可以,要研究清楚。”玛丽强势地将蜥蜴人推倒在地,仔细地检查着手掌和脚掌的构造。

好变态,人类学家是你这种扮演法吗?!

事情完全朝着奇怪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吧!

柯黎捂住嘴巴,他总算知道恩佐没说假话,异族人投诉玛丽的事情属实。

猛犸之角背后是高山堡垒,而异族人多半来自于高山堡垒,土生土长的异族人初来乍到,估计谁也没见过玛丽这么折腾的。

这怪女人拿到钱以后光速变坏,怪不得红隼和月兰遇到她,当场就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如果这叫美女与野兽,可以用于力量牌塔罗牌的解读,画面也混乱到根本解读不出有效内容。

最诡异的是,不知道是人类学家卡牌的影响,还是这蜥蜴人本身也有点好色。

自从玛丽把他推倒以后,他又有点欲拒还迎的意思,隐约之间还有点激动和兴奋。

这既视感也非常奇怪,就像某些并没有特长的异邦人,来到其他国家就被当成宝物对待一样。

满足了对方的虚荣心,打破了对方的羞耻感,挑起了对方的占有欲,在犯罪的边缘来回试探……

到底谁才是魅魔啊?!

玛丽小姐你当年不走恶魔序列,真的不是被高塔途径强行拐走了吗!

忍住强烈吐槽欲望的一瞬间,柯黎脑海中的画面一连串闪过,突然领悟了一切:

“虚假的力量提供者,本质上是挑选有资质的‘准非凡者’,相当于提前挖其他序列的墙角。”

“绝对懂得占卜,至少特长里面会有卡牌占卜,不然行为动机上的破绽和意图会非常明显。”

“无法确认我的异常序列,以为我是‘准非凡者’,所以那张空白卡牌错误地指向了我。”

“这是好消息,异常序列具有某种隐蔽性,只要我不主动暴露细节,他们不知道是我做的。”

“而参考伊劳德的情况,高塔途径似乎有自信混入其他的非凡序列,对是否失控并不在乎。”

“他们要做什么?强行塞牌给其他序列的非凡者,想用狗急跳墙的生死压力把人搞到失控?”

柯黎目无焦距,心灵和灵感与灵界发生微妙的共鸣:

“不,不对,高塔途径这样做一定有他们的好处,和古老者组织同理,都是为了幕后的终极目标在静悄悄地添砖添瓦,区别仅仅是阳谋和阴谋,在倒霉蛋最需要帮助的时刻混淆身份趁机下手。”

手里摸出空白卡牌:“高塔之心在召唤……心跳,共鸣?到底是什么原因?”

咚咚。

猛然间,柯黎感到怪异的心跳声,整张脸瞬间惨白,汗水不知不觉打湿背心,眼神略带狰狞。

下一秒,水晶被恶魔之火融化,形成封印切断意念的卡牌外壳,这不适的异样感觉瞬间消失。

“呼,不知不觉又作死了……没想到这句话居然是钥匙,是可以引起心脏共鸣的钥匙。”

“刚才那一刻,有种奇怪的力量想要趁虚而入,可惜被我的非凡特性排斥抵抗,导致两者产生了微妙的冲突,某种意义上的轻微失控……原来只是失控几秒的时间不到,就会让状态变得这么差。”

好累,身心上的双重疲惫,比喝完旅行圣水狂奔几小时还累。

“高塔途径的目标是控制,但他们的手段并不是思想、人格上的激烈控制,这会激起强烈的自我排斥和反抗。反而像倒霉的蜥蜴人一样,在共同目标和虚假支援的影响下,循循善诱地绕开了自我意识的保护,不知不觉地成为高塔途径的帮凶和受害者……”

柯黎低下头,看着意念水晶封印中的空白卡牌,上面居然又浮现出几行字:

你又在做什么奇怪的尝试?离开高塔以后我们的力量会受到限制,不要暴露我们的特性!

继续按规则把卡牌发给合适的人选,团结凝聚我们的力量,末日将至,我们必须这么做。

嗯?这……难道是神秘人的上级非凡者,发现属下偷懒摸鱼然后立刻监督管教了吗?

柯黎目光异样,突然觉得高塔途径的布局,也并不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要是能抓到高塔途径的邪教徒总部,岂不是可以借狮鹫帝国之手,直接给它投诉爆破?!

?t=2022112521511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