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诸天圣境掠夺者 > 第七十章 银川抓包,对决虚竹

第七十章 银川抓包,对决虚竹

其实那帮西夏一品堂的高手心中是这般想的,毕竟银川公主与皇太后是一家人,就算有外来宾客,哪怕对方身份在尊贵,毕竟那可是一国公主,怎么说也要给面子的,而且银川公主很得皇太后的喜爱,应该不会为难于她。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李秋水的寝宫虽然防音做的很好,但大多数都是隔绝外部的声音,这就导致如果有人有心在外面蹲点,其实里面的人是很难发现的。尤其三人齐登极乐,翻云覆雨,哪里注意的到外面的动静?李秋水这妖女可比当时的李青萝要疯狂的多,童姥的青涩迎合也别有一番韵味。

李清露慌张张的跑到李秋水的寝宫门口,刚想敲门进去,谁知道里面却传出来了一些吱吱呀呀的奇怪声音,就像自己难忍春暑东寒时在床上来回打滚一般,她心中倍感疑惑,难不成叶郎已经不在里面?她想了想,放下了小手,将耳朵靠在李秋水寝宫旁的一面墙上,偷偷的听了起来。

一开始还有些奇怪,但毕竟也是行过周公之礼的半个小妇人,顿时听出了这奇怪声音竟是在作甚,她下意识的捂住樱桃小嘴没有出声惊叫,还以为是皇太后找了个男宠欢好,对于皇室中人来说,行乐已是常事,她也见怪不怪,而西夏国的上一任国主去世多年,她有生理需求也正常。

不过没想到皇祖母说是要接待外来宾客,却偷偷在寝宫里做这种事啊,真是羞羞喽。她刚想偷偷的溜走,却听到身后的寝宫中传来一阵高亢的呻吟,李秋水的声音她听过很多次,就算在行房,声音的音色也不可能改变这么多,这寝宫之中明显就有另外一个女子存在,似乎与当时冰窖中另外一身形莫名的女子其声音有几分相似,难道说?

李清露一把推开了已经消散了内力禁制的寝宫小门,她实在难忍心中疑惑,也无心管辖此事究竟会不会触犯到皇祖母,硬着头皮冲进了房间中,将缠在一起欢好的三人看了个一览无遗。

叶灵枫哑口无言,惊的说不出来话,另外两女也连忙退到一旁,整理好衣裳,遮掩起春光,虽然只是个小辈,还是女子,被这样看着还是有几分害羞。三人直接纷纷傻掉,李清露有了答案,但眼前三人的身份她也没法大声呵斥,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她啜泣着跑出了房间,飞奔似的出了寝宫。

叶灵枫从情欲中清醒过来,重重的一拍脑门,这回是真的不知该怎么做了,这可是被银川公主抓了个正着,他再想辩解什么,那也太对不起公主的一颗纯洁之心了,虽然…可能已经伤了个透彻。他整理好衣裳,坐在床边,懊恼自己怎么就一时被美色冲昏头脑,忘了自己身在何地。

李秋水轻轻一抚手,北冥真气便将两人身上的杂质清理干净,她穿戴好了白纱衣,轻柔的搂住了叶灵枫壮实的臂膀,美艳的脸蛋上还残留着几分余韵后的红润,甜美的笑道:“放心吧,清露你就交给我好了,我的小情郎,你跟师姐乖乖在这里等,我会将她说服的。”

叶灵枫此时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阻止她,算了算了,任由着去吧。若是李秋水不出手劝阻的话,自己还真找不出好理由来哄公主,毕竟他说再多,人家可是将真相看了个一清二楚。光这身份上可就过不去,虽然李秋水和她只是名义上的关系,并没有血缘上的联系。

惊吓过后的童姥倒是很没有当一回事,初经人事的她此时突然泛起一阵疲惫,倒在李秋水的床上沉沉睡去,药效现在已经渐渐过去,她的身体逐渐变得青涩,似乎又恢复为了那个清纯的少女,但昏睡的恬静脸蛋上却挂满了甜美的微笑。

叶灵枫哭笑着无奈摇了摇头,刚才他查看空间消息,发现李秋水和童老的好感度都已经达到了80%以上,具备了带出空间的能力,童姥他倒不意外,但李秋水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想跟女儿李青萝共待一夫?他真可越发看不懂了。

……

李秋水离开寝宫,运起轻功在皇城之中四处寻找起来,李清露的武功底子都是她教授的,只要寻着一些北冥真气的踪迹去找,很容易就能在皇宫当中找到她,小妮子躲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小花园中,抱着脑袋蹲坐在那里低声啜泣着。

李秋水叹息一声,悄无声息的坐到了李清露的身边,小丫头感受到身边有陌生来人,刚想摆起公主架子,开口训斥,发现身旁的来人是她的皇祖母。

公主有些惊异的张了张嘴,刚想行礼问好,似乎是想到了刚才在她的寝宫中看到的事,冷哼一声,任性的将小脑袋转了过去,她自恃宠爱,况且这次李秋水做的确实不对,叶灵枫那可是他的情郎,未来的夫婿,在身份上讲,可是她的孙女婿,跨了两代的辈分,竟然做出这种事,任哪个当事人都不会有好心情。

李秋水知道自己理亏,也不跟小丫头动怒,反而面色温和的牵起她的手,缓缓说道:“其实你父亲并不是由我所生,我们之间也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其实你不必这样,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只不过出身于中原门派,与你们西夏并没有过多的牵连。”

“当年我嫁入西夏皇室,直接就被封为妃子,因为不想那年老皇帝动我的身子,所以才从民间找到了一个相貌与我十分相似的女子来滥竽充数,那老皇帝虽然身体不太行,可没想到还真的让你真正的皇祖母怀上了孩子。生下你父亲仁孝之后,她便因为难产撒手人寰,不过却因为诞下皇子有功,我被封为了贵妃。”

“之后我帮助你父亲一路除掉西夏的几个皇子,顺利的帮他稳固了皇位,这么多年来西夏一品堂虽我一手提拔,但都绝对信任仁孝。心中也一直都把你们当成是我的亲生子女,本来如果不发生这种事,我本意还是希望你们不要知道真相比较好。银川,抛开我皇祖母的身份,只想以一个普通女子的身份求你,不要任性了,他…会是你的一个好归宿。”

李清露听到这些当年的辛密往事,顿时吃惊的说不出来话,还没有给李秋水回答,对方便已乘着轻功消失不见。原来自己竟然不是皇祖母的直系后代,就连父亲他也…

……

今天是比武招亲原定时间的倒数第二天,今日将会选出三位得胜者,而明日西夏附马的最终人选将由银川公主来选择,所以说如果想有暗箱操作的话,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

由于是五十个个人同时参加乱战选拔,所以很多人都已经在事先就偷偷结成了同盟,叶灵枫见状也只是笑笑没什么反应。今日虽然心中有些烦恼,但该参加的比赛还是要参加,就算是走个流程也要给西夏的皇室一点面子不是。反正这次比武招亲自己已经内定,今日来参加这次比赛,也只是为了跟小和尚虚竹一较高下而已。

他今天也不屑于再隐藏实力,看着宗赞王子和辽国南院大王的一众部下占据了参赛选手的大多数,顿时冷笑一声,一记天山六阳掌狠狠拍向地面,顿时激起一个大坑,将他和虚竹两人围在其中。

叶灵枫傲然道:“今日我只想和这位小师傅过上几招,其于闲杂人等就不要进到这小坑中了,如果是自己修为不精,被各种武技所伤甚至致死,可休要哭着找主子。我话说的清楚,如果还有人想来送死不妨直接试试,就看我有没有那个能耐收拾的了你。”

这般气势是顿时吓住了一众参赛者,看他刚才那一掌就知道此人的修为肯定高深,他有一个想要对决的对手,自然是好的,反正三个名额呢,让给他们一个也无所谓,众人也是人精,对方都这么说了,如果还不识趣的上去打的话,可真的是去送死的。

叶灵枫笑了笑,对不远处的小和尚虚竹说道:“小和尚,上次一别,看来小师傅这是又有奇遇啊,你的身上除了正统的少林佛家功法以外,似乎还兼修了道家的逍遥功法,而且好像还不止一门,我是这一代的逍遥掌门,小师傅的身上真气出现我门功法,我当然要过问一二,得罪了。”

虚竹木讷着一张脸:“大家都是职责所在,我也是师门要求,才来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出家人不沾男女之情,还请施主莫要误会,比武之事,我愿倾尽全力,还望施主莫要留手。小和尚武功不精,先出手了!”

虚竹凌波微步起势,手中北冥真气凝聚,包裹在在少林秘籍大伏魔拳上,配合天山六阳掌,路子大开大合,声势了得,威力也很强。

叶灵枫知晓虚竹不是自己的对手,不过并没有打算留手,他之所以今日敢直接显露真实修为一战,其一是对自己的修为有信心,保证自己不会伤到他。其二便是他推测虚竹身后的那位神秘逍遥高手今日也来到了现场,如果真的是那位扫地僧,今日也能得见真人一面了,毕竟自己如果要下死手的话,那位老前辈不可能不出手救人,否则他培养虚竹的意义就没有了。

wap.

?t=2022112322203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