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诸天圣境掠夺者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黑风往事,得传真经

第一百一十六章 黑风往事,得传真经

“虽然当时的那个小女孩,我只与她有过一面之缘,但因为她的外貌长得跟师母很像,所以我的印象很深刻。丫头,如果我没认错人的话,你的父亲,应该就是我的师傅黄药师了吧。”女人发出一声叹息,沉声开口道。

黄蓉怔怔的看着女人:“你…你是我的师姐?可你为什么会…是父亲他将你变成这样的吗?”

“因为你的笑容,这才救了我们的性命。师父怕她跌下来,伸手抱住了她。我那贼汉子拉着我飞奔而跑,一下跳到了提前准备好的船里,海水溅进船舱,那时我的心还在突突的急跳,好像要从身体里冲出来一样。”

“我们二人也顾不得师傅有没有追来,慌乱地驾着小船逃走了。我那贼汉子看了师父这一场大战,从此便死了心。还说什么不但师父的本事我们两人没学到一成,就是那个全真教的高手,我们两人的实力也比不上啊。我想也是,那时我们还真的是因为练武昏了脑子,居然妄想到想跟师傅抗衡。”

“我那时便嘲讽他说:你懊悔了吗?若是跟着师父,总有一天能学到他的本事。我那贼汉子也是心高气傲的本性,便回道:你不懊悔,我也不懊悔。于是他用自己想出来的法子练功,教我跟着也这么练。他说这法子一定不对,然而也能练成厉害武功。”

“我夫妇俩神功初成,横行江湖,得了‘黑风双煞’的诨名。有一天,我们在一座破庙里练‘摧心掌’,突然四面八方的给数十名好手围住了,领头的便是我们曾经的师弟陆乘风。”

“他大抵是恼恨为了我们而给师父打断双腿,大举约人,想擒我们去献给师父。这小子定是想重入师门。哼,要想擒住我们夫妇‘黑风双煞’,可也没那么容易。我们杀了七八名敌人,突围逃走,可是我也受伤不轻。”

“过不了几个月,忽然发觉全真教的道士也在暗中追踪我们。斗是斗他们不过的,我们结下的冤家实在太多,于是便也离开了中原,到了这大漠来。”

“我们躲在这间洞穴当中苦练九阴白骨爪和推心掌,但有一日外出采摘药材时,却被中原的江南七怪给围住了,他们动用了一些沙尘陷阱,将我夫妇的眼睛迷住。”

“我丈夫因此而死,我也废掉了双腿,这倒也是报应。那柯瞎子的眼睛是被我们夫妇二人整瞎的,他的其中一位兄弟也是因我们而惨死,所以后来的江南七怪只有六人了。”

她的这番话语虽然是在自述经历,但梅超风想到这件痛事,还是双手自然而然的一紧,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显然心中还有着对江南七怪的恨意。

叶灵枫冷声道:“你杀了我几位师父的兄弟,还毁了我大师傅的双目,没成想人家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当真是报应。哼,若不是这仇师傅已经报了,今日我非在这里要了你的性命,替师门报仇!”

梅超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喝道:“你…你竟然是江南七怪教出来的弟子?这不可能!”梅超风恼怒的挥鞭朝两人攻来,叶灵枫见状连忙把黄蓉挡在身后,然后出手抓住长鞭,用力一甩,强悍的力量加持下,竟然直接将那根长鞭从中撅断。

梅超风喝道:“我梅超风做下的坏事岂止成千上百件,要是事事有报应,那我岂不要死上成千上万回。江南七怪与我们夫妇死战,那是天果轮回的报应,你只是他们教出来的一个小弟子而已,怎敢这样跟我说话!”

叶灵枫还想再反驳些什么,却被黄蓉拦了下来,梅超风的故事还没讲完,她想好好听听,叶灵枫拗不过她,只好沉默下来,少女则高兴的主动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

梅超风看着两人,沉默片刻,接着说道:“我在那贼汉子的胸口掏摸那部真经的秘要,但搜遍了全身,也没摸到一点东西。我非找到不可!我从他头发开始,不漏过一个地方,忽然之间,摸到他胸膛上的皮肉有点古怪。”

“我仔细的摸索,原来他胸口用针刺着细字和图形,原来这就是九阴真经的秘要。他怕这宝经被人盗去,于是刺在身上,将原经烧毁了他这主意便是人在经在,人亡经亡,实在是痴迷至极。”

“我用匕首把他胸口的皮肉割下来,把那块皮好好硝制了,别让它腐烂,我永远带在身边,他就永远陪着我。我用双手在地下挖了一个坑,把他埋在里面,我则拖着身子躲在山洞里,只怕给江南七怪找到。过了两天,我肚子很饿了,便外出寻找食物。”

“忽然听到大队人马从洞旁经过,说的是大金国的女真话。我出去向他们讨东西吃。带队的王爷见着可怜,就收留了我,带我到中都王府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位王爷是大金国的六皇子赵王爷。”

“我在后花园给他们扫地,晚上偷偷的练功夫,这样的方法练了几年,谁也没瞧出来,只当我是个可怜的瞎眼婆子。那天晚上,那顽皮的小王爷半夜里到我练功的后花园找鸟蛋,他一声不响,我瞧不见他,他却见到了我练银鞭,于是缠着我非教不行。我教了他三招,他一学就会,当真是聪明。”

“我教得高兴起来,什么功夫也传了他,九阴白骨爪也教,摧心掌也教,只是要他发了重誓,对谁都不许说,小王爷练过别的武功,还着实不低。小王爷说,王爷又要去蒙古。我求王爷带我同去,好祭一祭我丈夫的坟。小王爷给我向王爷说了,王爷当然答应了下来。”

“王爷宠爱他得很,甚么事都依从,贼汉子埋骨的所在当然找不到啦,他胸口肚子上的肌肤,日日夜夜都贴着我的肌肤,又何必去祭他的坟,我是要找江南七怪报仇。可我运气真是不好,全真七子居然都在蒙古,我眼睛瞧不见,怎能敌过他们七人?”

“回到中都城,我因为想要为丈夫报仇,强修猛练,凭着一股刚劲急冲,突然间一股气到了丹田之后再也回不上来,我一时激动才叫出声来,下半身从勉强可以行走变得就此动弹不得了。如今我已是废人一个,我的故事都已经讲完了,你们如果想笑话我就笑吧。”

黄蓉道:“师姐,看在你曾经拜在爹爹门下,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我虽然不知你这人究竟本性如何,但都到如今的地步了,你还不知悔改,依我看你已是没药可治了。”

“我们没什么想要嘲讽和笑话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为你感到有些悲哀。你明明可以在我爹爹的庇佑下平安的度过一生,甚至可以和丈夫长相厮守,但你却没能劝住他,反而和他挺而走险,盗走了我母亲为爹爹留下的经书。”

“站在一个子女的角度,我可以理解为我母亲的身死,其实跟你们二人有或多或少的关系。但爹爹从小就教育过我,做人处事要明断是非,这也是我想将你的故事听完的原因。你和你的丈夫虽然有错,但也只是触犯到了师门底线,若是诚心悔过,不至于有此下场。”

叶灵枫见梅超风的神色暗淡了下去,也是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这女人,将你的过往身世讲的明明白白,就不怕我为了蓉儿的父亲将这经书抢回来吗?”

梅超风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尖声说道:“想从我梅超风的手中抢到经书,就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说完手中长长的软鞭便毫无生息的向两人袭来,虽然刚才被撅断了一根,但谁知这家伙竟然在自己身边,还放了几根材质相同的软鞭。

本来对这个同门师姐有些怜惜之情的黄蓉,此时也恼怒的说道:“这死婆娘竟敢偷袭我们,枫哥哥不要留守,就当替我爹爹好好教训教训她!”

梅超风像是突然陷入了癫狂一般,狂笑道:“要有本事就上来跟我过过招,你若真有那能耐杀我,便放马过来!”

叶灵枫听到这番话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手,联想到她刚才自述身世的意义,她刚才的话中对陈玄风有着浓浓的想念,心中顿时有了一番答案。

叶灵枫淡淡一笑:“梅超风,你不用激我,我们两人是不会杀你的。你是不是想自杀却下不了手,想借我们的手杀你?哼…我们偏不上当,你此生所做也是咎由自取,让你自生自灭好了。”

梅超风见叶灵枫识破了她所设的局,失望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黄蓉也是聪慧的性子,听到这番话后,顿时明白了过来,女儿家的善良本性让她有些心软,拉了拉叶灵枫的衣袖,柔声道:“枫哥哥,她好歹也是我曾经的师姐,风烛残年之际,不如我们就帮她一把。”

叶灵枫微微一叹:“好吧,既然蓉儿替你求情,梅超风,我便痛快取你性命,望你来生能够做个好人吧,希望你在下面能跟你的丈夫团聚。”

他大手一挥,一招亢龙有悔悍然打出,金色的龙形虚影真气盘旋而去,将整个洞穴照的透亮。梅超风嘴角带笑,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人世,在这一掌逐渐在她眼前放大之际,她将一块写的密密麻麻的碎石扔向了两人。

风沙尘土散去,本就是风烛残年之际的梅超风已然在这刚猛一掌下化为了齑粉,两人将她的骨灰收集好,随后就地掩埋,黄蓉还找来一块无字石碑,在上面提下了‘同门师姐梅超风之墓’几个大字。

wap.

?t=2022112322210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