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一卷 问道阴阳 第二章 夜未至

第一卷 问道阴阳 第二章 夜未至

“杨老二,人,给我好好带来了吧!”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隔的杨二老远的就听到这猥琐至极的声音。说他猥琐却也不为过,只见来人身形瘦高,着一袭黑色道袍,标准的道士发髻上头发有些许斑白。脸上则是岁月留下深深皱纹,左眼有下一颗黑痣,皮笑肉不笑的走来,一只右手不停捏着那两撇标志性的长长的八字胡,左手则是背在身后,再加那眯着的小眼睛。

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杨二只看到这人身上透着的两个字,奸诈!

“吴道长,人,我是给你安然无恙的带过来了。银子呢?”

“哈哈哈,杨二你莫不过还是信不过老道我吗?这江湖道上,武定四方,老道我的为人,那是皆有口碑的。人到,这银子自然就到了。白银二百两,如数奉上。”说罢背着的左手就拿出两块银锭递给了问话的杨二。

杨二也不多话,拿起上面那块白银,左右细看了一遍,确认没啥问题后直接都拿起来放入了怀中。

当然,非是他杨二信不过,而是这老道,虽然是这附近里有名的江湖消息贩,但同时名声也确实不大好。

吴稻得,以前是个老实的农民,因之出生时值家乡大旱,自家爷爷担心粮食收成,整天坐在家门口嘟囔着一句“稻得,稻得!”正巧的自己儿子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来问老人家给取个姓名。便随口一句“稻得!”

吴稻得因之而得名。

长大后又因与同村的一家人在山上争夺一棵老杨梅树的归属权,情急之下,两家起了冲突,十六七八热血男儿的吴稻得冲在最前面一锄头把人家儿子给打傻了。眼见大事不好,只能扔了锄头,背井离乡跑到青阳县外的道观里做了道士,师傅赐名,吴道得。但好景不长,吴道得跟着师傅在山上习武但毕竟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哪里耐得住山里的寂寞。偷偷下山玩耍,结果偷看人家寡妇洗澡被抓了个现形,一村子的人压着吴道得上了山。年过花甲的老师傅被他给活生生的气死了。

而后武功学了半桶水的吴道得浮浮沉沉几年后,还是借着师傅的道馆慢慢成了方圆小有名气的消息通,专给来往路过跑江湖的侠客介绍活,是个资深的江湖工作中介。他给介绍的活,黑的白的都有,就看你敢不敢接。

“来子,放人!”杨二收了银子也不拖沓。手一挥,便招呼兄弟放人。

黑汉子也不多话,当下就让开了位置。

吴道得身后跟随来的七八人见事成,直接上去就把宋家主仆二人提了起来就往回走。可怜的二人还未理解发生了什么,便如同货物被易手,再次成了无根浮萍。

“那,杨二还有,这,马,马来兄弟,老道我还得赶路,就不送了。江湖再见,后悔有期!吴道得见交易完成,寒暄了一句便是准备离开此地。

而这边的悍匪兄弟二人也累了一天,货交了,对着吴老道象征性的拱了下手,也准备撤退。

才走出几步,吴道得的带来的弟子眼看家师和原本计划里的不一样,就忍不住上前小声询问家师:“师傅,不是说好的就给他们一百两的吗?您这,您老是不是给记混了。”

这一问,吴道得便是怒从心间起,心想怎么会收了个这么不成器的徒弟,当下就恨不得把这不争气的弟子直接从山上扔到江里去喂鱼。

怒归怒,可这时却不能表现出来。

吴道得一听这话,也不回答,直接上拉着徒弟就走。倒是脚步却是较之刚刚快了好几分。

虽然隔的已经有点远了,但是模糊间还是听到了两句。杨二急忙把才放入怀中的两块银锭拿了出来,两块一掂量果不其然一块重一块轻,一瞬间就知道被这老道给耍了。

原来吴道得和杨二耍了个心机两块锭一块上一块下,真的那块在上假的那块在下。赌的就是杨二人在检查了第一块银锭后发现无问题心间肯定会有所放松,断不会再细细检查在下面的假银锭。人内在的安逸心态其实很容易就会出现,尤其是在一切都看似要结束的时候,哪怕是混迹江湖两年的杨二夜避免不了。

曾在吴道得那接过活的游侠曾传言他收了雇主的真银却给办事的侠客假银,虽是传言,但吴道得因此名声也落得毁誉参半。

这下,杨二知道就所谓流言可并非无源。

长刀拔出,破口就大骂:“吴道德,你他n的是真的没道德,敢拿假银骗老子。狗日的,死牛鼻子!给洒家站那了!”

眼见得黑白两汉子提着大刀哇呀呀的就冲了过来,吴道子也不回话,心中知道坏事了,直接撒丫子就跑。

然,还未等的两汉子追出去两步,本欲完全吞噬天空的黑暗中却惊现一点亮光,拖着细长的尾巴自东面的森林中腾空而起,升至半空在黑暗钟绽除一朵小花。

夕阳的余晖只剩西方天空中残破的一小块,所剩不多的光线更是只能挣扎着给大地些许朦朦胧胧的光亮,暗夜将至。

然,这一朵突如其来的未知烟花却是将如夕阳回光返照一般,将天空再次点亮,虽只是一瞬,但已是将山诸人的身影照亮,在这四方皆暗之刻异常显眼。

天空中的火花熄灭,迟来的响声才将失神的众人唤醒。此刻,山上各怀心思的众人心中都冒出了一个词:“锦衣卫!!!”

“老二,走!”眼见的事态突然变化如此,二人只得停下追赶的脚步,果断掉头,飞一般的逃去。

“无道德,你他娘的是真的的不讲武德,狗日的交货给假银子就算了,还要叫了锦衣卫来抓人!你们祖师爷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杨二边跑边骂,一瞬间已是离开了山顶二三十米。

这边吴道得听得二人叫骂,却不敢还口。知道要是被锦衣卫逮到了,自己有几个脑袋都不管用的,只能带这几个徒弟闷着头的跑。

但才跑出去几步就看到令人胆寒的一幕,模糊的视线中一个漆黑的身影,自山下冲来,那人脚下生风几个起落已是过了半山腰,看那轻功就比杨二兄弟两人高出了一大截。

“走,快走!”吴道得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催促几个徒弟扛着人赶紧跑。

但才过几息,离开山顶不过三四百米只听得呼呼风声,那人便已追至身后。相距时十来米,那人便猛地一蹬,一瞬就赶上吴道得师徒众人,一脚飞来踩在末尾一个弟子身上,被踢飞的弟子滚出七八米远,撞在树上便没了动静。这还没完,凌空的一角踢在人身上,空中借力,再向前一跃,撵上另一人,直接抽刀砍翻。

骇人的刀芒闪过,吴道得的心也凉了半截。这才照面,自己带来的六个弟子中两个已经倒在了地上。这身手,放在锦衣卫中也是难得的好手。心下自知不敌,但也不敢再跑,江湖道上,最忌讳的就是把后背露给对手,更要命的是彼此还势力悬殊,差距极大,再跑只会被对方追死。

吴道德铁剑出鞘带着三个弟子就冲了上去,毕竟只来了一人,拼起来占着人数,鱼死网破,犹未可知。

可,吴道德还是高估了自己,见得那寒光一闪,下意识举剑格挡,只觉得自己虎口震裂,双臂发麻,身子忍不住的向后退。接了一刀直接被这鬼神之力弹开三四米。再无战力!

跟在后面几个身位的两个第子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见家师倒飞出去。

来人见得对手如此实力不再收势,猛的突进到两人中间左右开弓,左脚踹飞一人,持刀的右手一肘击中头部放翻另外一个。战斗,已经结束了,不,可能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开始。

余下扛着宋家主仆谱的二人见此状况大腿不禁的发抖,背上冷汗直流。其中一个心中一狠就准备挟持肩上的人,可手中之剑还未架到人家脖子上,整个人就再也没有什么动作了。

被扛着这宋家小姐来来回折腾了一天,突然又再一次躺在了地上,还没回过神就觉得大腿上裙子被什么暖暖的液体浸湿了一大块,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那是什么,尖叫中拼命的扭动后退,不让自己再多粘上那人不断流淌的鲜血。

见此情景,扛着丫鬟弟子瘫坐在了地上,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口张的大大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啪!”随着火折子被吹亮,宋小姐终于看清了救自己脱离苦海的来人模样。

黑色的飞鱼服比这夜还要漆黑几分,摇曳的火光中冷冷的刀锋残留着鲜红的血迹。

他半蹲下来,拿着火折子左手向前伸出,照亮两人的脸庞,开口轻问:“你,可是武定城中宋家小姐?!”

这一问,宋小姐却是又惊了,那人的脸儿白净,竟是比梳妆台上铜镜前的自己还要白上几分,下巴尖尖,头戴黑色乌纱帽,嘴角拉着一抹微笑。

怎么会有如此俊美,不,漂亮的男子?简直是让人好生嫉妒,为何女娲娘娘捏的如此精美的脸

儿,却又将其赐给了男儿身!

这,还是个锦衣卫?这苍天也着实不公了些?

上一刻,他似阎王索命杀尽恶鬼凶徒,下一刻,他同救主忠仆驱散这夜与惊!

宋雨静,只觉得短短一天的经历比之自己活了的十几载中的任何一天都要精彩,称作奇遇也不为过。

而另外一边的战况就没这么干脆利落了,虽然追着杨二两兄弟的也只有一个锦衣卫,但二人不知真实情况为何,只得卖命的跑,生怕被追上拖住后被赶来的其他锦衣卫擒住。

二人的武功也就一般,但腿脚上的功夫却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也不会被吴道得主动介绍这个绑人的活了。

但此刻再好的轻功要是保不了命那也是白搭,更要命的是身后的那个瘟神的轻功比他们要好。这还是自己一个山上一个山下,虽说是这不是什么大山,但也是直线距离离得对方三四里地的。

却未曾想才跑了一会,飞鱼服在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就宛如丧钟一般在身后逼近。

杨二大致看过一眼来人,个不高,但黑色的飞鱼服在黑夜中极速前行,杨二清晰的看到人家已经脚点树梢,凌空飞来,轻功和他们兄弟二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远看如是黑夜中的一只大蝙蝠,贴着树顶飞行,下一刻就将吸食他们的鲜血。

已经翻过了两个山头,周围还是茫茫然的森林。再不做点什么二人可就真得交待在这了。

“来子,咱们分头走!”杨二大声一喊,二人直接奔向不同的方向,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在跑路这事上二人无比熟练。

跟在后面的锦衣卫身形一顿,停了两秒,直接转向了杨二的方向。

杨二得见这瘟神还是缠着自己不放,就是朝着自己兄弟的方向大喊一句“来子,银子你好生保管着,咱们老地方见!”

“银子,老地方?主谋?!!!?”杨二一喊,后面的锦衣卫立刻调转方向冲着黑汉子去了。

而这边的黑汉子见得自家兄弟祸水东直接就破口大骂道:“杨二你这狗日天杀的,银子你拿了还要把兄弟的命也送出去!!!!”

“来子啊,山上死道友不死贫道,山下捅兄弟不捅弟兄!你的那份我会给你留着的!”跑远后还勉强能听到的杨二听到后还忍不住回了一嘴。

“狗日的!!!这他n的假书生真土匪,我艹啊!!!!(*≧m≦*)!!!”骂归骂,黑汉子脚下却是又快了几分,二人兜转两圈已经下山,离的江近了几分。

那锦衣卫见得黑汉子脚步又快了几分,深知如此情况下不能再久追。直接就摸出一把飞刀全力掷出。

而听闻有什么东西破风而来,黑汉子想都没想,直接就落地稳住前窜,躲了过去。但如此之大的惯性岂是他轻松能化解的,落地这一滚却是直接滚到一个陡峭的小坡顶,下面就是涛涛的长江水,想要刹车是已然来不及了。

整片山林都听到他最后那悲催的一句。

“无道德,你这个老匹夫不讲武德,还有杨二你狗日的.........哎哟,卧槽!!!!”

“啊!!!!!!?”

“哦哟!!!!!?”

“日啊!!!!!?”

“哇呀!!!!!?”

“别别别别..别啊!!!!?”

“噗通!!!!!!”

整片峡谷都回响着那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叫声,无数早已经站在枝头歇息的鸟儿们被惊起,吓得四处飞散!好久以后那声音才在峡谷中完全消散。

巨大的惯性带着黑汉子直接从陡坡上滚入了长江中,紧随其后的锦衣卫急忙冲向江边死死盯着江面。但那奔腾的长江哪会因为一颗无足轻重的人肉滚石而掀起波浪,除了那远去落水声响,江面波涛滚滚,照常照常奔流。

不死心锦衣卫往下游又跑了一段,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站在江边冷哼了一声,直接转头飞向了山上。

一会后,山顶。

“大哥,人跑了。那两个轻功不错,跟丢了!”

“嗯,无事。跑了跑那么远,你也累了,不必多想,直接护送宋小姐下山吧!”

wap.

?t=2022112408482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