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一卷 问道阴阳 第八章 文斗李居士

第一卷 问道阴阳 第八章 文斗李居士

眉是远山黛,眼中秋水横,青丝若墨瀑,碧裙依风舞。肤如温玉,指比削葱,夫子庙以为景,莲步轻轻走来,便似是千古传承的神话古卷走出的人儿,又如一篇行走人间活着的诗词歌赋。

雅与琴,花与月,在其面前,亦不过如此。

是为绝色,可称倾城!

正欲动手的小鱼儿听了了那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在那,呆呆的望着来人。

小鱼儿停了,观众停了,不过不代表沈七夜也会停。既然浑号无情铁手,那沈七夜就注定不是什么善茬,不会随随便便的因为你一句话就停下来。

见得那刘胖子慢慢悠悠的缓过了神,站了起来,一下听得话站着不动了,这岂不是活靶子吗?沈七夜上去就是一飞jio,直接将那重于两百多斤的刘胖子踹到了玄武湖中。

“你,你,呜~你,不讲~~武德。救~救我!”那胖子哪里想得到这人突然发难,一下就被踢入湖中喝了几口水,终于是完全清醒了过来,不由得大喊大叫,不过好在身上脂肪多,一时也没沉下去,几个恶仆见得主子落入水忍着剧痛就跳入了水中救人。

“你!”那细细的眉毛一皱,脸上雪肤微微粉红,哪怕是生气却依旧十分美丽!

如此不把自己当回事,这人简直可恶。不过她生气,有人比她还要生气,也帮她出这口气。

“哼,李姑娘不必生气。这几人吃的皇粮,办的却是些伤天害理事,如此行径,我自会向家父如实说道,让指挥使大人给予严惩。”俗话说有鲜花自会有豺狼,说这话的人便是旁边随着一起来的一位白衣公子。白衣,白鞋,白折扇,白头巾,除了那黑发,就皆是是白的,就连名字也是姓白。

因为人群这中已经有人认出了来人是谁。

“是金鳞府尹公子——白皓明。这,他可是被称为金鳞第一才子的哦!”人群众几个花痴的女子惊呼道。

来的这一群才子才女便是以这二人为首,众星拱月般的将这二人放在中间。皆是齐刷刷愤恨的看着沈七冷夜,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这句话激不到沈七夜,但是沈小虞就不乐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欺负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他自己作恶被我们打趴下了,还怪我咯!”小鱼儿双手插着细腰,脸蛋通红,就要与其理论。

“你们三人自持锦衣卫身份,一起殴打这位公子。刚刚李姑娘已经喊停了,你们却还将这位公子踹入湖中,难道这还有假了不成?!”那白衣公子指着还在扑通挣扎的肥胖李公子。那肥胖的身躯一时半会在湖中沉不下去,但也不好捞上来,几个仆人忍着剧痛上去搭救却反而被扯入水中喝了好几口水,一时半会混乱的不行。

“分明是他先命人动的手,大家伙都见到的,你怎地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又是这样,这人无端诬陷自己,简直是与胖子一样可恶至极。小鱼儿小脸蛋气嘟嘟的,手指指向了周围人群。

人群之中传来阵阵窃窃私语,众人有些畏惧这金鳞府尹的公子。一阵骚动之后终是一位老者站了出来。

“是的,这位小姑娘所言属实。刚刚确实是这位落水的胖公子胡搅蛮缠,对人家小姑娘出言不逊。这位公子你是误会于她了。”

沈烨心知此人不简单,正欲开口但见得二第沈七夜慢慢走到了小妹的身后。便收住了想要出口的话,准备静观其变。

那白衣公子见得这穿着朴素的老人站了出来,眼中满是不屑,像是根本未将他的话听进去。反而是斜过眼神,持扇的右手背过身去,哼了一声开口道。

“锦衣御刀压百姓,不务正业!”

“你!!!?”小鱼儿不傻,听出来了他是在骂自己,可自己私塾只是勉强念完了,肚子里墨水怎么能和人家真正的才子相比呢。正恼怒自己不争气时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不管对错,连忙下意识就跟着说出了口。

“纸扇白衣乱是非,包藏祸心!”

“你这厮!!!”那白衣的公子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姑娘居然能回怼自己,还是以对联的方式。当下就是恼羞成怒,见得湖中几只游鹅,再看这矮矮的小锦衣卫。心生一计,再次开口回击。

“白鹅黄尚未脱尽,竟不知天高地厚!”

“乌龟壳早已磨光,可算是老奸巨猾!”(让你骂我小鱼儿黄毛丫头!!!哼(ノ=Д=)ノ┻━┻,大乌龟!!!)。

小鱼儿这次有信心了,不管他说啥,也不多做考虑。跟着耳边的声音张口就答。

“我,你,你,混账!!!”对仗工整,回对的还那么迅速,言语还这么毒辣。白衣公子可是气的不轻,脸上涨成猪肝色。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人击败嘲讽,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题是那人还只是个黄毛丫头!!!!

这简直就是把金鳞第一才子这六个字从自己的脸上撕下来,又摔在地上狠狠的摩擦,最后还不忘补上两脚,吐上一口吐沫。

一时间气血翻涌,心中墨水翻腾却又吐不出来,脸色更难看了几分,五指死死捏着折扇,几乎就要把这名贵的扇子捏断。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拳打恶仆脚踢肥猪,两个对子气煞白公子。

这小女娃可是好生厉害啊。文武兼具,三个字,真是ban!!!(系统不支持这字符,日了!)

一众才子才女见得领头羊的白公子被打的落花流水,皆觉得脸上无光。尴尬至极!

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只余小鱼儿那清脆悦耳的“咯咯”笑声,仿佛是一只得胜的小狐狸。

“德从宽处积!”最终还是那绿色衣裙的女子出来给白公子解了围。

“.....哥,哥,怎么不说话了?!”小鱼儿停了笑但却发现这次耳边突然没了声音,一下子失了底气。小脑袋一转,小眼神无辜的盯着自己身后的二哥沈七夜。

众人此时才注意到,小锦衣卫身后的那人。白公子也明白了原来这小丫头是另有高人相助,心里也好受了几分,但还是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自己败给了一个只会武刀弄枪的锦衣卫。

见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沈七夜也不在隐藏,走到小鱼儿前面。

待得看清此人,众位才子佳人都是一惊。那绿裙的女子也是如此,看到那人脸上古怪形状的不知是刺青还是疤痕的图案,加上一袭黑衣,便是一罗刹恶神。眼中神色闪烁,脚下忍不住就往后挪了半步。

见到这女子看见自己的表情,沈七夜也不做表情,毕竟这样的目光他已经见的太多太多了。微叹一声,开口给出了下联。

“福向俭中来!”

“好!!!”人群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有了这一声的带头,众人也跟着鼓掌叫好,周围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双方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也随之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棋逢对手的才学较量。

那绿色衣裙的女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但心中身为文人的那股傲气也被激了出来。走向前来微微福了一礼。

“是小女子失礼了,不知公子贵姓,还请不吝赐教!”

“无名之辈而已,赐教不敢当,你为女子,自当优先,你先请!”沈七夜见这女子落落大方,便也宽下心来,权当放松下心情,陶冶情操。

那女子低头静思,往湖边走了两步,抬头见得玄武湖波光粼粼,开口道。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沈七夜来回踱了两步开口回道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好!!!”这次是小鱼儿带的头,两只小手拼了命的鼓掌。众人也是大声叫好连那群才子才女也跟着鼓起了掌,现在这只是一场简单纯粹的文学较量,他们也只是一群看客,再无任何立场。(致我最爱的三哥,将其嵌于文中也是为了致敬家丁一书,都是是男女主所对之联,后面还会有各种彩蛋。诗词歌赋皆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在我看来诸多语言,唯有汉字能够写出真正诗词歌赋,能够真正体现文字美。此联出自清代沈义甫与其家师。)

这下联对的如此之快并且极其工整,绿裙子女子又是一惊。可这联,刚才未曾想,下联一出,细细一思却是有几分........

嗯,不,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那女子轻揺额头,驱散那些杂乱的想法。心中思索,抬头望天,又出一联。

“雨初晴,长虹飞过,数数数,共七种颜色!”

沈七夜摸着下巴思索一番,想到了自己几天前去武定登过的观凤楼。灵光一闪,开口道。

“江山定,高楼拔起,量量量,得一十五丈!”

“好!!!”又是一阵更加热烈的掌声。

众人叫好声中那绿裙女子却是很快反应了过来,这楼说的是武定城中大武武宗皇帝平定江山以后在来凤山重建的观凤楼。传说来凤山上曾有凤凰飞来,因此建有一楼名曰观凤楼,但楼在战争中损毁。武宗皇帝听闻后便大手一挥重见建观凤楼,欲重观凤凰,祈愿凤凰再临保佑大武江山。

那女子心道这人虽着飞鱼服,学识却也同样不低,是个真正的有才之士,只是自己从未听闻过金鳞城中有如此,如此,如此特殊纹身的才子啊。

可心下不服输,细细打量着对手。

沈七夜被她看的有点头皮发麻,却突然见那女子眼中突然光芒一闪,如同跳绳游戏得胜的小女孩一样欣喜的拍掌叫好道

“诶!有了,我出??青梅煮酒论英雄!请对!”神色之中满是小小的骄傲,还有期待。

这次,轮到沈七夜惊讶了。

这女子,心中有剑,不简单呐!来回踱步,回身就是捏住了妹妹那肥嘟嘟,软乎乎,肉嫩嫩的脸颊。

“呀啊?!!哥哥你干嘛啊!!!”小鱼儿脸见得哥哥又是捏自己的脸颊还当着这么多人了的面,欲要逃跑,可哥哥另一大手却如铁索一般将她紧紧的箍住了。

“别跑,二哥正思考呢,需要你的帮助,你不希望二哥输吧?!”沈七夜义正言辞的给出了答案。

小鱼儿被哥哥一唬,吓得不敢动了,小手上急忙抓起二哥斗篷遮住,不让人看到自己的小脸蛋。

沈七冷一阵思索回忆起了自己的过往。

煮酒么,那场雪,还有.......诶!有了!!!

“我对??倚剑观雪话长生!”

众人沉默了,可一声惊呼却是将他们预要喊出的叫好声给憋了回去。

“抓贼啊!!!!!抓淫贼!!!”一个女子尖叫声自远方传来。

“终于啊!!!终于啊!!!!老子都他么快要憋疯了,终于是来了!!!!”沈七夜心中万马奔腾,迅速看一眼大哥,得到同意后直接就是“刷!”得一下飞起,激射出去,不再理会此处众人,直冲那骚乱之地!

“诶?!你,等等!!!”那女子和众人皆是一惊。回过神自己面前就只剩那可爱的小姑娘了。

“啊!!!哥哥,还有我啊,你们把我忘了。”小鱼儿急得跳了起来,大声朝着两个哥哥喊叫。

已经飞出去二三十米的沈烨空一停,落地拍了下额头。怎么把这小祖宗给忘了。立刻几步回身,搂住自己妹妹细细的腰肢,再次直冲出去。

“呜呼!!!起飞!!!起飞喽!!!”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三人一下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只余三个远去的背影。

那绿裙女子好久才回过神来,对着身旁的白公子道“白公子,今日夫子庙一行,方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是该回去再多读读书了,我就先行告辞了!”

说罢也不等白皓明回话,脚步轻快也是离开了此地。

周围众人虽然未能见得二人分出胜负,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可今日能见得如此文斗武攻,绝对是不虚此行,明日金鳞城大街小巷,茶楼饭馆定会传遍此事。

正主没了,人群也慢慢散去了,而这边刘胖公子也是终于被捞了上来。见得白皓明,便亲切的跑过来打招呼,快步行走之间,身上肥肉上下横飞。

“白兄。。。。。”

..............

而那一个刚刚在人群中认处白皓明的花痴女走远之后突然一顿。自言自语道“姓李的姑娘,如此才气,莫不是江南才女李易安?”

wap.

?t=2022112408482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