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一卷 第十二章 风起云涌

第一卷 第十二章 风起云涌

金鳞镇府司宏伟的阙门外,提前收到消息的指挥使文必胜已经带着一干人顶着烈日等了许久。

“大人,你说这次是怎么了?怎么惊得指挥使大人突然就来了个急令,还是差人亲自从京城送来的。这样兴师动众的就为一封信,难道是突然要有什么大动作了?”才赶回来左千户宇文成很是疑问的询问着自己的老大。

“诶,谁知道呢?我也是昨晚才收到的消息,玛德,大晚上的,都准备更衣入浴了。突然就有人来敲门了。看这架势,怕是事情不简单呐。”文必胜也心疼自己手下的老兄弟,本来也是要回老家探望亲戚的,都已经出了城了,可这令一来,也只能连夜派人把他给追回来。

“哼,京城里那帮不会干事的,每次都是这样。总是给你关键时候来一下,昨晚我家里的奶妈都给小依哄睡抱走了,这事就掐着点来敲门了。”右千户魏无羡立于文必胜右手边也是愤愤不平的抱怨道。

“哦?这么说咱们魏大人连给夫人交公粮的头等大事也给耽误了,嘿嘿,这么说来那帮混蛋确实该骂。哈哈哈”宇文成一听这话就知道昨晚报信的兄第误了魏无羡的好事,脸忙探过头去打趣到。

“哈哈哈,是了,肯定是那样的,你看老魏今天这样子,气急败坏的。。。。”听了宇文成的话,文必胜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笑,把门口本来严肃的气氛就冲淡了几分,众人心中的紧张感也是得到了些许释放。

二人都知道魏无羡的女儿还小,夫妻二人对其又很是宝贝,夫人带娃一带就是一整天,夜里也带着睡。而难得自己这么早回家一次,孩子也哄睡,憋了那么久的魏大人可着急办正事了,结果……令一来,三人半夜三更赶回衙门里准备。

一阵马蹄声响,打断了金鳞锦衣卫的核心团体们的嬉笑。后面的众位百户急忙端正身子,前面的三人是神情肃穆,死死盯着朱雀街的入口。

一阵马蹄声过后,一队骑兵停在了金鳞镇府司大门前。

“锦衣卫镇府司总旗邓飞,见过指挥使大人以及诸位大人。”那人翻身下马,语气平淡,对着众人简单抱拳行礼,身上背着一个圆柱状的信筒。

“邓总旗,文某早已在此恭候大驾多时了,请!”文必胜笑着脸走了上去,而后的众位百户也是让开了路。

“不敢,指挥使大人请!”两人客套一番进了门,可在越过大门时却是又开了口。

“话说,文大人,咱们这金鳞镇府司大门可是比咱们在帝都的还要气派几分啊?”

“邓总旗说笑了,这都是承蒙武宗皇帝陛下的信任咱们锦衣卫。再说了,咱们的锦衣卫旧部如何比得上咱们帝都总部呢!”文必胜笑呵呵随口一句,接着将人引进了院子里。

锦衣卫在大武全国各省都有分设卫指挥所,而各省因情况而定,省内一般有七千以下,五千以上的锦衣卫驻扎各地,设卫指挥使一名,千户五名。不过,有锦衣卫办事处的至少也得是县城及以上的郡,州。

金鳞锦衣卫则是因为其特殊的地理原因,特设镇府司一个,统领千户两名。不过,直辖的城市的金鳞其实范围也很大。虽然名义上只有两位千户,可手下的锦衣卫可不止一千。

“不知此次总指挥使大人派邓总旗亲自前来,是所为何事啊?”坐在客厅主座上,文必胜端着茶杯询问右边的邓飞,而两个千户则是站在一旁。

“嗯,文大人,此次前来,主要有两个事。”邓飞终于取下了背上的信筒,但其中却并无一物。

“这是何意啊?邓总旗?”三人对视一眼,皆是不解。

“指挥使大人兴许是大人忘了,咱们杀字级秘信,只可言传,不得书写。”邓飞喝了一口茶,不顾三人惊诧的脸色,继续开口道。

“其一,总指挥使大人封千珏特令,十七行省直隶金鳞及燕云十六城,锦衣卫天鹰榜大比将提前于十月召开,各卫指挥所指挥使各推选一名青年才俊,年龄不得超过三十岁,于十月十日前至帝都东煌报道。其二,江浙知府曹冰大人向锦衣卫求援,言有一人,屠杀杭州多位官员,手段极其残忍,并妄言刺杀知府大人。镇府司决定差遣白鹗,夜鸮以及雀鹞大人前往猎捕此人,命金鳞镇府司全力协助。”

“什么?这,怎么会?是什么人居然惊动了阙禽的三位大人!!!”当听到第一个消息时,文必胜就已经惊了。雷打不动的锦衣卫内部年底最为隆重的天鹰榜大比突然提前,还破天荒的要求了只要三十岁之下的锦衣卫,就已经说明此次天鹰榜大比的不简单。

但,第二个消息却是已经惊的文必胜坐了起来。像上次这样要锦衣卫如此之多阙禽一起行动的大案,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这,不可能。那人是谁?”旁边的左千户宇文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管是否身份有所逾越,直接张口就问。

“.....事实上,连我们也还未查清此人是谁,只知他自称为弑仁!”说到这,邓飞的脸色也黯淡了下来,默默的喝了一口茶。

“那,邓总旗,三位大人什么时候会来?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吗?”回过神的文必胜,终于想起了自己心中还有的另外一个疑问,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准备什么?这不需要,你们正常轮值即可。三位大人到了,自会与你们见面。”

…………………

“大哥,现在怎么办?”饿的两眼昏花的沈七夜声音已经带着颤抖。

毕竟他已经在门口赏太阳赏了很久了,赏它白昼之辉又至傍晚霞光。

“继续饿着,等小鱼儿什么时候气消了,咱们再什么时候回去。”沈烨何尝不能体会兄弟心中的感受,可毕竟还是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啊!

“……………刀斩风与花,剑气染月华。醉中逞英雄,碗底义气大。衣襟别晚霞,回首牵老马。天涯万里路,何人可谓侠?诶,碗粥难求得,我自不谓侠。。。。。嗯,铜钱??!!”夕阳光下,二人斜躺在石阶上,衣衫单薄,已经有几个路人往哪个空了的盘子里扔了两三个铜钱了。一身诗意,居然被人当成了乞丐?

沈七夜还奇怪天怎么突然就暗了的时候,一声“恩公!”吓得两人直接跳了起来。

“恩公!!!”宋雨静在远处细细打量了两人很久。确定就是要找之人后直接就是直接跑过来跪了下来。

这一下,可是把沈家兄弟两个吓的饿意全无了。

“姑娘,姑娘,使不得啊,万万使不得啊!就算你要要饭那也是挑错地了啊!这家的剩饭已经是被我兄弟二人承包了啊!”沈七夜赶忙就把跪在自己面前的姑娘扶起来。心里还咕叨了一句:现在出来要饭的都穿的这么好看的吗?

“岂,岂是如此!恩公救我性命,如此大恩雨静岂能认错?”宋雨静跪在地上不愿意起来,只是眼中湿漉漉的盯着二人。

“姑娘,姑娘,你看我兄弟二人也是破落一身,同为乞儿,你定是认错了人。”

但那女子只是眼中含泪,一个劲的摇头,嘴里就重复喊着一句话“不,你是,你就是我的恩公。”

沈烨见得这人演技如此精湛,也不敢怠慢。既然你不愿起,那我也跪。

于是乎,二人握着手,彼此对跪在地上,四目相望,赤红的夕阳下,晚风吹舞发丝,此情此景,真是说不尽的往事凄凉,道不尽的人间沧桑……直到一个声音………

“呀,小姐,恩人,错了错了。两位恩人,这是我家小姐宋雨静,前些日子武定城外群山之上二位恩人痛打那臭道士和匪徒,救出我和小姐,你们可还记得?”小丫鬟翠翠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气喘吁吁的。

刚刚自家小姐才见了二位恩公,直接提起裙子就跑了过来跪下要谢恩,自己拉都拉不住。

“………………”

“………………”

“你们就是雨静的恩公!”

一会后,金鳞城的一家客栈里

“雨静,再次谢过二位恩公的救命之恩!”为二人叫上了饭菜,宋雨静又是起身福了一礼。

“宋,宋小姐,不必如此客气。锦衣夜行,驱邪伏恶,守护万民本就是我等职责所在。”沈烨现在还是觉得很尴尬,人家过来下跪谢恩,自己把人家当成了要饭的。最后还,这,这算什么话嘛!!!

“宋小姐,你不怕我吗?”已经抬着饭碗开吃了的沈七夜随口问了一句。

“为何要怕?恩公虽是面有刺青,可心中一颗善良赤诚之心!这是千金难买的,俗话说:易得花月容,难有善心郎。”宋小姐语气高昂,一番话语把沈七感动的不行。

“就是就是,若不是二位恩公及时赶过来打败那两波人,我和小姐就深陷万劫不复之境了。”小丫鬟翠翠补充到。

“两波人?”沈烨突然眉头一皱,意识到这个恶道士绑人的案子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对啊!那两个悍匪把我和姐姐绑了,却是要把我们卖给那个坏道士。结果那道士用假银子骗他们两个,两伙人还差点打起来。哼,真是恶贼!一点信用都不讲的,还会狗咬狗!”翠翠一想起那二人就是生气,但还是认真的给恩公说清了当天所发生之事。

wap.

?t=20221124084830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