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白衣公子欲折花(其二)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白衣公子欲折花(其二)

那一双纤手直抓缰绳,脚下发力,一把就将黑色追风大马的头颅往后一扯。可正在癫狂的大马岂会如愿,吃痛之下更是暴躁无比,高大的头颅一甩,其力之大居然连带着娇小的人儿就甩飞了出去。漠北追风大马身高近两米,那小人站直身体也刚刚才到脊背,体重不过百斤,手中却死死攥着缰绳,这暴怒之下直接被甩离地面,下一刻就将是红颜断逝的人间惨剧。可那空中飞舞粉色裙子中双腿张开,以腰带腿,奋力一旋,玲珑身躯画出完美的弧线,长裙炫舞,裙摆绽开出一朵绝美的樱花,纤手搂住马首,腰腿带动顺势之下却是直接自一侧翻身上马,翩若惊鸿掠水过,婉如游龙穿云渊,灵似飞蝶舞花尖!

双手缰绳一拉,娇喝一声!黑色大马止住步伐,前蹄腾空,高高扬起,长啸一声!追风马上女骑士,千古城郭百里街,十方山水一座城,此刻,便再无风景可言!

黑色大马虽止住脚步但只要前蹄接地,那必又一阵翻腾。旁边一个黑影紧随着那玲珑小人冲出,见得马蹄一止,直接飞身上去,一刀斩断拖在大马后面的木车。

祸源消除,大马又跳了两下,但毕竟是极其通人性的漠北大马,再加上马背上的小人捋着鬃毛抚着脖子轻轻安抚,终是渐渐安静了下来。

繁华喧闹的大街,噤若寒蝉,针落有声!

就连刚刚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们也止住了啼哭,呆呆看着这玲珑瓷人御黑马。

不知是谁忍不住咳嗽出了一声,长街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路旁店铺内外众人皆是大声叫好,对着端坐在马背上的小人儿竖起大拇指!

而马背上的小鱼儿见得群人为她高升喝彩,小脸一下子就红的跟苹果似的。低着头,也不语,只是轻快的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二哥就躲到了其身后。

众人一片欢呼声,叫好声,小鱼儿都听不见。只觉得小脸发烫,迷迷糊糊的,想要赶紧离开此地。终于是马的主人自街道另一头赶了过来,急忙给众人弯腰至歉,又向兄妹两人连声道谢。

追风大马本是漠北铁骑的坐驾,不知为何辗转腾挪来到了烟雨江南,而它不识货的主人却是喂的杂草野菜,让它去拉车驮货,本就水土不服,吃的不好驮的又多,在街上还不能迈开步子大步走,偏偏主人还又打又骂长久以来自然怨气积攒,恰逢今日这最后一鞭子打在身上,直接就是爆发了。

“掌柜的,你这马啊,可是好马,就是养的不对。回家得给它换上好的草料,蹄子也得好好收拾下,它是有劲,能拖能驮………”沈七夜看似是比小鱼儿还要懂马对着马主人细细交待着。经他之手,本来依旧还是刨着蹄子喘着粗气的大马一扫刚刚的暴怒之气,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安静了下来,

插曲一过,众人也就赶紧收拾乱作一团的街面,来往路人之间相互搭把手,不出一刻,街面上已经是恢复了干净。待到众人回过神想起二位主角时,那黑白二人不知时候已经悄然离去,只留众人还在热烈讨论着。

“诶,我想起来了,那女娃不就是经常在此巡街的小锦衣卫嘛?”

“是了,是了,我记得是叫做小鱼儿。是个可讨人喜的小闺女来的!”

……………

惊魂未定的白皓明迷迷糊糊的就上了楼,坐在了食为先第四层的富贵才华。

这食为仙老板据说是玄武湖中水怪所化,精明异常。五层大楼坐镇长街,每上一层楼都是各不一样,各有玄机,外面一看就知其华美异常,进去更是耳目一新,加上老板的经营更是一跃成为金鳞第一酒楼,在整个江南都是有着不小的名气。据说幕后老板姓林,神出鬼没,很少有人能见其一面,现在则是老板的一位姓董的发妻在帮忙打点。

这五层楼每上一层都有条件,白皓明是这里的熟客,进了门,一个小厮就领着他直接上到了四楼。

富贵才华,自然坐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公子哥们。白皓明才跨过楼梯,一众坐在窗边的富家公子们就热情的向他招手,身上绫罗绸缎,腰悬玉珏,生怕旁人不知其就是纨绔子弟。

“嘿嘿!白兄,如何啊,咱们这小辣椒可是厉害吧?!”一个穿着江南上等丝绸织成的大红袍子公子就亲切的搂住了他,言语猥琐,一副你懂的样子。

“小辣椒?这是何人?我未曾听过。”白皓明坐在凳子上拿起一杯酒,仰头就喝,就当是压压惊。

“呵,你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她刚刚可是在马蹄之下救了你一命!再说了,前两天她才刚在玄武湖边骂得你还不了口,这个,你总不会忘记了吧?”大红的袍子,是嫁衣的那种红,再加上那颜色稍有点深的嘴唇,让人见着就是说不出来的奇异。

桌子旁边的众人听到这也是哄堂大笑!

“什么?你是说,她是那个矮矮小小惹人讨厌的锦衣卫,这怎么可能?!”手上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放,白皓明满脸的不相信。

“什么叫做矮矮小小惹人讨厌,我们小辣椒那可是金鳞出了名的小开心果,街坊邻居可都是喜欢的不得了!再说,那叫娇小玲珑,女娲大神亲自捏出来的瓷人。亏你还叫做金鳞第一才子,怎么说话的!”那红袍公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手上却是指着远远的长街。

听得死党这么说自己,白皓明也不生气,移了两步,走到了窗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可这一看,却是惊住了,眼里再容不下任何东西。

长街之上,哪怕人头窜动也很难掩住那娇小玲珑的身影。粉色的连衣裙外裹着的是一层白色纱衣,袖口领子处又以针线将二者缝合,透过白纱可见其里针绣的一朵朵小花。整个人远远的看上去白里透粉,宛如一朵逆着季节在七月绽放的樱花,任凭长街喧闹,行人几多,但在其中一立就是唯美!

粉色虽然讨喜,但却很难驾驭,搭配的不好反而让人第一印象的美感就不增反减。但小鱼儿身上的连衣裙却是完全的符合了她自己的性格气质,裙子被她特意裁断一截,只是刚好没过膝盖,小脚上踩着一双红色小靴,其上露出一截笋嫩的小腿,靴子左右两只上都各坠着两个小铃铛,蹦蹦跳跳之间铃声清脆,让人听得悦耳,下意识的就寻找声音的来源。

但见那主人长发辫在身后,末尾以丝带系上。头上两侧的头发则是扎成一个小发包,同样以丝带缠上,系了个漂亮的花结,额头之上刘海弯弯,整整齐齐。身上除了耳上两个红玉耳坠,再无多余的首饰装扮。一身朴素的打扮加上那明亮的阳光下让人想忍不住上去要啃上一口的软糯脸蛋,无论何人只要一眼看过便难以忘记。

“怎么样?我们的小辣椒可爱吧?!”红袍公子贱兮兮的拍着他的肩膀。

“说吧!今天那我来是有什么事?”白皓明头也不回,打开了他的手,继续盯着看。

“啧,哥几个现在组成了一个小社团,名为折花会。至于目的嘛,如你所见,就是那个可爱的小辣椒,我们众人打了个赌,看谁能先折下那朵带刺的小玫瑰。不过她又是锦衣卫,你知道的,手上不做女红拿砍刀,那可不是容易对付的,所以今天就把你请过来了!”红袍公子折扇一开,坐回了自己座位。

但这边的白皓明心中却是不知道何种感受,只是站在高处将那小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看她小手背在身后,东看看,西瞧瞧,时而蹦跳赶路,时而蹲下认真的挑选摊子上的首饰,每一个看上眼的都拿来细细观看。但最后却是一个不要,又跳向了下一个地方。

白皓明读到过一篇文章,其中最著名的一句就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那些河里的江里的鱼快不快乐,他不知道,也不在乎。但是眼里中的这小人,一定是茫茫人流中最快乐的那一条鱼!然后他想到了自身,想到了自己的处处是壁的生活,想到了严苛的父亲,想到了那些所谓的家门荣耀!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就可以这么快乐?而我却过的这么难受?凭什么?

不行,我不准你每天都笑的这么开心。

我要把你关起来,把你像金丝雀一样关起来,永远也飞不出去。让你也体会一下我的感受,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想到这儿,白皓明脸上已经有几份疯狂的神色!

面部狰狞,手里拳头攥的死紧,眼睛睁的老大!而后仿佛是终于想通了什么事情一样,终于回头幽幽开口

“你那个什么折花会,也算我一个!不过,我不是要折了这朵带刺的玫瑰,本少爷是要让她心悦诚服,自动投入我的怀抱!”

wap.

?t=2022112408483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