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十九章 白衣公子欲折花(其五)

第十九章 白衣公子欲折花(其五)

大哥沈烨已经出差几天了,小鱼儿起初的自由感已经没有了。虽说平日大哥对她管的很严,但突然大哥又不在身边,没人管自己了,肆无忌惮的好好玩了两天,可却是又觉得不习惯了,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的贱骨头吧?!

交了巡值的腰牌,小鱼儿就蹦蹦跳跳的准备回家了。

于是镇府司的阙门口那个快乐的身影又按时出现了。一蹦,“啪!”的跳出大门,又一蹦,“啪!”的跳下三层台阶,再一蹦,“啪!”的跳到了今天门口轮值的二哥面前,弯下腰比了个鬼脸开心的哇哇大叫道“哇啊啊啊!哥,我回家了!”

“去去去,别在这瞎胡闹!小心千户大人看到了又得骂你!”沈七夜对着这调皮捣蛋的妹妹不为所动,就眼神瞟了一眼,口里就赶紧催促她回去。

“哼!哥哥真讨厌!都不理人家一下!”小鱼儿直起了腰,拍了拍手,嘟着嘴就转了身,准备回家做饭去。

可脚下才是往外迈出了一步,朱雀街上顿时锣鼓喧天,唢呐长鸣,本来平静的大街两头突然一大群人不知从何处冒出,身上都是带花挎红,整整齐齐排成两列,堵在长街两边。这乐声一起仿佛就不带停的,门口轮值的四名锦衣卫皆是一时搞不清楚状况,赶忙手握长刀,变换阵型,警惕的看着来人。

沈七夜身为今日班首,是值班的负责人,一早他们就知道今天街上来了些人,但又都是些手上拿着铜锣鼓锤,衣上别着喇叭唢呐的乐人。而且鹰眼部的兄弟们今天也没有传来啥消息,几人也未曾在意,权当是哪家姑娘要出嫁啥的,故意请的声势宏大的乐队来彩排的。

谁曾想这一点征兆也没有的就响了起来,值班的其余三个小旗都是齐齐看向了沈七夜,等待命令。至于小鱼儿,她本能的整个人就藏到了哥哥的身后,留出一个小脑袋出来看热闹。

“莫慌,这架势像是来迎人的。且看看他们想干嘛?这地,可是咱金陵镇府司,我就不信真有哪个不怕死的敢来太岁爷头上动土。”沈七夜右手握住长刀,摆出戒备的架势但脸上神情沉稳,丝毫不慌。

那锣鼓喧天一阵,两个乐队竟是慢慢合到一起,聚集在镇府司大门口。沈七夜见得如此,正准备开口询问,那乐队却突然又是一个变阵。几个鼓手突然的敲响大鼓,乐队慢慢从中间分开一条道,其余人等皆是向两边退去。

接着对面的楼顶之上就顺势垂下两条长幅,其上写了一副对联

接着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自中间走过来,发带轻摇,腰悬玉珏,星眉叫目脸上还是那自信温和的笑,没错,又是那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手的白皓明,只是这次他没有再拿着那风骚的折扇,而是简单的握一束蓝色风铃草。

见他是直直的朝着镇府司大门而来,那几人不能再当无事发生了。

“白公子还请留步!金鳞镇府司乃是机要重地,若无令牌,纵然是您也不可擅入。”那值班的小旗官急忙上前拦住了来人,开口劝阻。当然也只是像小鱼儿这样整天没心没肺的才会认不出来,这是金鳞府尹的公子。

“小旗官还请恕罪,白某今日前来并非有急事,也不敢擅闯镇府司。白某到此只为一人!”白皓明抱拳行礼,从容回话。毕竟他金鳞府尹公子的身份在这里摆着,虽说锦衣卫是独立于寻常的官僚体制外的,非是皇上有旨不然一般的官员也是无法干涉镇府司行事的。但直隶金鳞府尹的儿子,身份却也不是寻常,毕竟到了府尹这一步,已经是封疆大吏,更何况是极其特殊的直隶金鳞,再往上爬的就是首辅和大学士了,那已经大武的人臣之巅。

“那,请问白公子是要寻镇府司里何人?容在下通报一下?”

“勿需如此。白某斗胆请教一事:就算是锦衣卫,那交班之后便不是公职在身,白某为报救命之恩来此答谢,可有不妥之处?”

“这,白公子如此明德,自然应当,只要不要干涉到镇府司正常办公,那就无事!”小旗官转头看了一眼沈七夜,寻求意见,见得沈七夜点头,他也就如实回答到。

沈家兄妹那天虽然在玄武湖边与白皓明见过面,还彼此讥讽,但,那毕竟是文学较量。若是要以此为借口兴无名之师,问罪于沈家兄妹三人,那便就成了全天下读书人的笑炳。可今日之事,就不同往日了,白皓明师出有名言是为报恩而来。金鳞镇府司要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那就是要出大事了。虽说是在大门前喧闹,但沈七夜也不敢阻挠与他。

但接下来的白皓明所作所为的话却是让沈七夜惊掉了下巴。

“如此么,白某谢过小旗官。但通报就不必了,因为白某要寻的人已然在场了。”接着,他缓步绕开那小旗官,径直的朝着沈七夜走来,才是走到跟前就是直接单膝跪下。

“白皓明在此拜谢沈家小姐救命之恩,那日马蹄之下救助于白某,白某心中感激不尽,欲请沈小姐到茶楼小叙,以谢恩情,但白某过于心急,言谈之中多有冲突,以致沈小姐生怒。白某有罪,可忘恩负义者便同牲畜。还请沈小姐先受白某一谢,再治其罪!”白皓皓这一开口直接就是把众人的下巴都是惊掉了。

尤其是现在已经自觉爬到哥哥背上准备看热闹的沈小鱼。

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人是为自己而来的,照理说自己那天拉了他一把,后面又讥讽了他。两次加起来,那也是有点小过节,但白皓明也不至于跑到文必胜面前说:你手底下的锦衣卫不让调戏,不准我搭话,你说怎么办吧?!

那二人之间也应该是形同陌路了。这世道里中人分三六九等,再怎么说他一个金鳞府尹的公子,怎么会屈尊向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小旗官下跪道谢呢?和你说句谢谢都算不错了,毕竟在他们这样贵公子眼里,锦衣卫救助他们就是应当的。

沈小鱼虽然调皮,但也都是有两个哥哥在旁才敢胡闹的,现在却是真的给吓住了。她就觉得的这白皓明来报恩是来寻衙门里的指挥使大人,好捞个好名声,也拉进下两家的关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想到,白皓明要报恩的对象就是自己。

“常言道:天地不言,广纳万物,江河聚下,包容水族。因上善若水而生,以厚德载物则昌。不以蝼蚁之微却之千里,非因万象之巨多施恩惠。自然之性,被泽苍生。万物之本,怀恩为先……………………”白皓明话才说罢就开始洋洋洒洒的念起了大武书中有名的感恩赋,念到一半,小鱼儿终于是反应过来了,这人是还真就是冲着自己而来的,毕竟这里就只有一个沈小姐。

“那个,那个,得了,得了,白公子你且先别念了,你念的这么多,小鱼儿也不太懂。你赶紧起来吧!”沈小鱼赶忙红着脸蛋从哥哥背上跳下来。

“是,既然沈小…不,小鱼儿小姐不喜文句,那皓明不念便是。可若小鱼儿小姐不肯原谅白某,那白某就长跪于此,直至小鱼儿小姐消气。”白皓明语气诚恳,眼睛明亮,一副誓死不罢休的样子。

又来???这货真是夏天夜里的大蛤蟆,烦死个人。

“好了好了,我原谅你,小鱼儿就没生过你的气!白公子你快快收了你的神通,让他们赶紧停下来吧!”镇府司大门里已经聚了好几个人,几个下班回家的百户也站在门口看这声势浩大的报恩仪式。沈小鱼哪里还敢调皮,只希望赶紧把这白公子给应付走了。就怕魏大讨厌明早知道了又问她的罪。

“如此便好,皓明这就让他们停了。皓明还略备薄礼,皆是些上好的丝绸和胭脂水粉,还请………”白皓明倒是站了起来,但是大手一挥后面就是又蹦出几对汉子,二人一组抬着红红火火的礼箱而来。

“不要,不要,我都不要!”沈小鱼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偏偏哥哥还在一旁笑着看戏。

“小鱼儿小姐不收我的谢礼,莫非还是不肯原谅在下?”白皓明脸上顿时神色黯淡,身体一动又要跪下。

“不是,不是!我,我一个女孩子,拿这么多东西没用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白公子你是知道的,万一我还被贼惦记上了,那就不好了。我就,我就拿你这束花便好了,我喜欢花,其他的我有两个哥哥爱护,我不需要别的什么。”沈小鱼一把拿过他手里的蓝色风铃草,小脑袋如同拨浪鼓一样摇,不想再陪他继续闹下去。

“可…是,可这于礼不合啊!!”

“你,你再说,我就走了!”见得他还想坚持,小鱼儿便直接开口打断。

“那,皓明还有一个请求,过两日请小鱼儿小姐前往食为先一……”

“成,成,成,我都答应你,只要我有时间,我一定会去!只求白公子快快收了神通啊!!!可让他们别吹那唢呐了!”

小鱼儿管他要请自己吃啥喝啥,就是直接满嘴答应,只想赶紧送走这尊大神,因为她已经看到魏无羡大人已大门口围观的人群之中,谁知道下一个出来的会不会是指挥使大人!

………………………………

沈七夜交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西下,朱雀街上已经有很多地方被一些高楼的阴影遮住。

沈七夜不知道,白皓明在这朱雀街上等了他小妹一天。可同样有人也在这等了他一个下午。

才离开镇府司大门几步,对面的阴影中就传来一声呼唤

“官爷!婢子在此恭候您多时了!”

wap.

?t=2022112408483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