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二十三章 前朝旧事(一)

第二十三章 前朝旧事(一)

“客官可乱说不得啊!那人可是咱们武定知府大人的公子,名为刘子文,平日里就是这样蛮横霸道………是,是某家失言。公子还请忘了这事!”面馆的大叔,到一半就意识道自己言语不当,急忙改口。

“什么?大叔,刚刚我没听清你说什么。”沈烨一笑,装作没听懂。

“对了,大叔,我听闻道上的人说武定宋家是个百年大家族,底蕴深厚,是个商贾大户。我倒是想与其做些交易,就不知这宋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大叔是这有名的万事通,可否指点鄙人一二?”

那中年大叔略微停了下手中伙计,思索了一两秒,接着又把面给捞了起来。

“是,宋家确实是武定城里的大家族,他们祖上是前晋朝中大员,是传承几代的官宦世家,只不过大武朝建立以后他们就从商了。虽说是时间短暂,但凭着手中的人脉,生意也是做的风生水起。现在已经是长江边上有名的商贾大户,若是公子能攀上他们,那确实是抓住了机遇。来,公子您要的热干面,请!”说到这,那大叔已经是把面端上了桌。

就连街边的面馆的大叔都是如此说法,那这宋家传承几代人,是实打实的豪门,肯定是消息灵通,了解些不为人知的迷辛了。眼下自己案件进入瓶颈,毫无头绪,但时间又不等人,与其自己摸瞎一样的乱找乱察,还不如去宋家碰碰运气。

沈烨微点头示意,拿起了筷子。“如此说来,那确实是有必要登门拜访一番了!”

“那,就预祝公子心想事成,马到成功了!”老板也笑着开口。

………………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沈烨想好自己登门拜访该注意些什么。宋雨静的丫鬟翠翠就已经早早的带着马车仆从等在了武定卫指挥所大门口,等了一个时辰多了,都没见沈烨的人影,最后只能差了值班的锦衣卫去通报一番。

倒是沈烨好不容易外出公干,就想好好休息一番。躺在床上直到苗木来喊人,自己才是悠悠转醒。

听闻是人家前来接人了,沈烨一下子睡意全无,急急忙忙的洗漱一番就出了门。远远就看见被早上冷风吹的小脸通红的丫鬟翠翠正冲着对自己挥手。

才看见沈烨自大门口出来就高兴的从街那边跑来,嘴里也是喊道“沈公子,沈公子,你终于来了,小姐怕你找不到路,特地让我来接你的!”

这话一开口,就更是让沈烨羞愧。这自己是登门拜访当客,睡到大早上不起来,可人家主人家已经派人在门口等候自己多时了。心中有愧,沈烨也就不多问话,直接和小丫鬟登上了马车。

马车摇摇晃晃,走过了两条街,沈烨这才想起来,自己啥也没准备,对人家也不是很了解,这样贸然前往,会不会?沈烨感觉上来就问一句你家老爷凶不凶,怕是不太好。想了下还是换了种说辞,向小丫鬟打探到。

“那个,翠翠啊,你们家老爷,那个就是,怎么说呢?平时待你如何啊!?”

翠翠并手端坐,极其规矩,听闻这句话,歪着头,眨了眨眼睛,明白沈公子是是想要问什么了。

“我家老爷吗?他一点都不凶的,虽然平时在外看着很严肃,对小姐管的也很严。但其实对待我们下人都是很好的,非常关心家里。上次小姐遇险,他本来是与人做媒的,一听消息,直接就把两家人晾那了,跑去请刘知府派了所有城防军去寻。而且老爷他平日在家里对谁都是很和气的,对我们下人也是很好,就没见他发过火。就一次一个有名的船帮老大来家里商议事,言语恶劣多次顶撞我们老爷,老爷也都没生气,还是笑呵呵的把他送走了。”

“那后来呢?”

“后来么?哦,对了,后来他哭着来找老爷了,我记得可清楚了,那一个大男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滑稽了,嘴里还喊着什么’别烧了!!求您别烧了,给我手下几百好人留一艘,留口饭吃吧!’嘻嘻嘻,他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的哭鼻子那样子可真是太羞人了!”

听得小丫鬟翠翠笑嘻嘻说的是风轻云淡,沈烨却是汗毛直立,深一口气。

这他么的叫和颜悦色?这就是一黑白通吃笑面虎,话少人狠真教父!

看见沈公子端着的茶杯闲的晃了一下,翠翠赶忙就又笑着开口道“嘻嘻嘻,公子莫慌,刚刚都是翠翠胡说的,其实老爷真的真的是个好人呢!”

但她越保证,沈烨心里那彪形大汉抱着一老者大腿哭鼻子的画面就越是挥之不去。

一路闲聊,马车又兜兜转转了半个时辰,终于是停下了。

沈烨跳下车,便见宏伟的大门大开,其外一众人已经等候在此,见得马车到来众人便是缓步走来,走在最前方衣着华贵的三人便是宋家主人。

“哈哈哈,沈贤侄!老朽宋清风,前些日子小女幸蒙搭救,安然无事。只可惜沈贤侄那日公务繁忙,宋某才赶到衙门便听闻沈贤侄已回金鳞,老朽膝下唯雨静一女如此救命大恩却不能亲自答谢,着实遗憾,心中更是自责不已。好在贤侄如今又临此地,今日宋某特在陋室略备酒水,定要好好答谢贤侄一番。”宋清风走在最前面,胡须花白,但眼中闪亮,步履生风,整个人身上满是自信亲切之感。

见得主人家迎上来,沈烨也赶忙抱拳开口“伯父客气了!宋姑娘前些日已是亲自前往金鳞,携礼带银以报恩情,如此情义可是让沈烨惶恐又钦佩。如今沈烨又至金鳞却还要来叨扰伯父一番,实在是不该啊!”

“哈哈哈,沈贤侄这说的哪里话?这救命之恩大于天,岂有草草说一句感谢便可轻易忘却之理。倒是沈贤侄此来公务繁忙,可小女雨静在老朽耳边念叨催促三天,加之宋某也是个急性子,适才早早就把贤侄请来,万望海涵呐!早就听闻小女夸赞贤侄英俊非凡,武功高强,如今一见确更是惊为天人啊!”宋清风热情的握住了沈烨的手,口中一通赞美之词更是让沈烨无地自容。

一旁的宋雨静一听父亲开口就是当着人家的面拆台,小脸通红,喊道“爹爹!你,你瞎说什么!”

wap.

?t=20221124084836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