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三十二章 易安大人

第三十二章 易安大人

走近了沈七夜这才看清了来人是谁,就是上次自己和妹妹帮其解围的那个李姑娘。是叫,叫什么来的?那天她还特意过来茶水道谢的来着沈七夜想了一半天,却是没有想起来她全名叫啥,好像记得是她说过一次来的。叫什么………不对!!!!!

这死小妞看样子是冲着自己来的!!!!

沈七夜哪能感受不到那两人身上聚集的万千目光。

看她是在拒绝那传说中的画圣,现在却是有意的向这边走来,这是要祸水东引不成?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还真过来了。。。

见人过来沈七夜连忙低下头,不去看她,装作是一个平常的路人。可李清照眼睛尖,刚刚早就看到这恶人在这喝茶看戏了。一想到上次他妄言要打自己屁股,还把自己扔得老高,心里那个气和恨哪!!只可惜,这人是锦衣卫,自己打不过他,也不好对付。可现在就不一样,就不需要自己动手了,自有人会收拾他!!哼!只要自己…………

………………

“李姑娘,如此美绝的一刻,诗情画意,意境丰涵,为何你还是不肯收下呢?再说你也是通晓诗词,自然知道这画中意境不凡,为何不同意在下为你再画一幅………”墨逆锋还是不肯放弃,追在后面劝说道。

宝刀赠英雄,名画献美人!墨逆锋少年成名,快要十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拒绝自己送画,而且自己还主动开口为其描绘美人图,对方却是直接拒绝了,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能够进风,。虽然手中画作是即兴之作,有的地方自然不是很完美但这也绝对说得上是一幅佳作。向来都是别人

泼墨为山,点墨描水,线条勾勒出人影,白纸以为底色,画中女子遥望楼阁,手握酒壶芦,旁边绿柳轻抚,远处可见青山城郭,虽说那意境难以全部表达,但诗情画意却也显现了三分。难道是………

墨逆锋细细一想,觉得是这画中未重点描摹女子便改口道“李姑娘,是觉得这画中未细细刻画容颜。若是如此,姑娘大可放心。在下可再为姑娘亲画一幅即就可。届时着墨上色,定会将姑娘红颜浸染画纸之上,只要姑娘同意,那墨某保证这画纸必能得到姑娘七分神韵!”

李清照并不答应,只是礼貌的回绝道“多谢墨前辈一番好意,清照自小跟父亲熟读经文自然也知名画最重神与意。可清照只是蒲柳之姿,实难堪入江山风华录,美人图之殊荣,清照实在受之有愧。”

琴棋书画,李清照自幼就是伴她成长,父亲也是文人,家人也都深受其书香熏陶。她爱画不假,可是这画圣名作的主角,她是不敢做的。

所以……………

墨逆锋一听是这个原因,当下一捋胡须,哈哈大笑道“李姑娘,你家父亲之名我早有耳闻,我此次特意南下江南,必定会去拜访一番。而且姑娘若说自己蒲柳之姿,那天下之间就再也没有美人可言了,姑娘你实在是过于谦称了!这画作讲究的是刹那之间的意境与神韵,姑娘你刚刚眺望远景,真是应了那江山美人,绝代风华!为何说是当不得美人,入不了风华录呢!”

墨逆锋毕竟是文坛前辈德高望重,一番话语下来,已经是让李清照退无可退了。俗话说长者赐不可辞,而且这人还是画圣墨逆锋。

“这,是,前辈说得是。可,清照现在是身在金鳞,得入前辈的江山风华录是要扬名天下的,这是大事。清照,只是一介小女子是做不得主的,清照前来金鳞访亲,父母虽不在身边,但清照也自当听从家中兄长的。”李清照这边已经顶着无数人的目光领着墨逆锋回到了茶馆。

“哦?那李姑娘的意思是,你家兄长在此了?”墨逆锋也知长幼有序,女子三从四德,这姑娘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只是画一幅画,应该没有哪个兄长会帮妹妹拒绝的吧?

墨逆锋跟着李清照又回到了自己来时的茶馆,心中事情已经成了一半了,头脑里已经在细细思索该如何为画卷布局了。

婀娜身姿,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如拂柳一般轻轻袅袅步入茶馆。本来热闹交谈的茶馆也随着二人的到来变得寂静无比,那几个刚刚认出了画圣一桌的才子更是站起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传说中的偶像。

不过,接下来的发展却是让他们几个惊掉了下巴。

“表哥!墨前辈要为我画画!你可同意啊!?”脸上轻笑,轻轻开口。一句话问向了独坐在一桌的沈七夜。

不过,这让人如沐春风的一句,却是让沈七夜惊得虎躯一震。

这该死的小妞,上次我可是救你解围的!现在却要把我当挡箭牌,要把拿到火上烤??!

沈七夜不答,想要装作不认识。可她又走近了一些,喊了两句。那沈七夜也装不下去了。

“谁?你找………”本来沈七夜是想直觉说不认识的,可才一抬头,就看到李姑娘眼中满怀期望,红唇紧紧抿住,似是有万千言语,百般苛求。

就这水汪汪,又可怜巴巴的!

罢了,就再帮她一次吧!

沈七夜急忙改口“哦,是表妹啊!怎么了这是,谁要给你画画啊?”

李清照见得他愿意答应,心里心里悬的石头,也是落了下来,开口道“表哥表哥,这位是,墨逆锋前辈,他说要为我画上一幅画,你看,该如何啊?”

李清照向身后的画圣墨逆锋介绍自己的临时表哥,沈七夜也赶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的开口道“墨前辈好,在下,在下一介武夫刁德一。今日能见画圣前辈,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墨逆锋这边看这人相貌奇异,身着劲装,怎么看都不像是书香门第的李姑娘的表哥,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也是微微摆手道“诶,无须如此,今日玄武湖边喝茶休憩,能见你表妹这天人一刻,入画成诗,实在是惊叹不已。适才灵感迸发得一拙作,想要献与令表妹,可这惊鸿一瞥,加上时间甚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佳作。所以想将此画赠予舍妹,并再为其好好着墨,入拙作江山风华录,传扬天下,流传百世,让天下之人后世子孙,都能一睹我大武女子温婉柔美!不过,这,兄妹外出,为何是李姑娘一个女子在外赏景,刁小哥却是坐在茶馆之中品茶品点呢?难道,你们兄妹二人,并非是一同外出的?还是说………”

此话一出,沈七夜也是心中一惊。看来这老前辈不是这么好糊弄的。这李姑娘特意过来坑自己,确实是不愿意接受了,看来要想拒他也得费一番功夫了。

“刁德一”急忙开口道“诶,这老先生,说来惭愧。刚刚舍妹是为了去湖边看船来的,她好不容易来金鳞一次,自当是要带她泛舟湖上好好游玩一番。可惜今天游船甚少,一直未曾等到,所以我便说先过来喝个茶,可是舍妹心急,便坚持在那边看船,我劝阻无果,脚上有疾,你先来这里,叫上茶点,在此等候了。”

鬼扯狐言,墨逆锋老江湖了,自然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但也不好直接拆穿,便又调转话头“哦,原来如此!那,不知为李姑娘画画一事,刁小兄弟是如何个看法呀?”

“嗯,不允。”沈七夜饮了一口茶,淡淡回道。

“这是为何啊?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万一你表妹其实很想要呢?”墨逆锋倒是想听听他还能鬼说什么。

“是,我非鱼不知鱼之乐也。可,墨前辈也非鱼也,又怎会知表妹到底快乐与否了?”

伶牙俐齿,倒是与这凶恶的相貌不符。

墨逆锋把画卷一展,让茶馆众人一看,开口道“墨某浸淫书画多年,今日虽是临时拙笔,但也算是得了几分味道。如若李姑娘同意在下为其作画,摆好纸笔,备好颜色,墨某多的不敢说,但也绝对不会辱了自己手中之笔!”

茶馆之中的众人皆是一看画纸,虽是简简单单,只有黑白,但一笔一墨皆是不凡,绘于画纸之上,却是让四方景物栩栩如生,楼阁城郭也是极其逼真,尤其是那一株拂柳,柳枝舞于空中,是以笔尖划出,看似是纵笔肆意狂画,可落于纸上飞在空中也是俊秀飘逸,潇洒万分。旁边美人亦是如此,因为此画为远景,只是能见到点出裙诀翩翩,芊芊腰肢,留给众人一个绝世背影。但最妙的地方是在于,不知是不是有意无心,未曾画出这相貌容颜,只留给人浮想万千,遐想不已。现在众人再一看这画中主角的姑娘,终于是明了为何没有画出其容颜,因为这小小画纸实难承载其绝世美貌。而且江山美人,到底能有何种姿色才能当此之名?江山唯一,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各人心中当其之名的美人相貌自是不同了,因此画中只给背影未画其颜,正是与画中意境相得映彰。写实又寓境,众人心中便只剩了一个字。

“好啊!!画得实在是太好了!!”

“墨前辈这笔墨实在是景意相当,实在太妙了!!”

“对对,这画绝妙至极,晚辈真是佩服不已了。”

“……………”

茶馆之中一时掌声雷鸣,叫好声不断。众人今日能亲眼得江山入画色,佳人独立倾城颜,也算是一段佳话了,也是由衷的赞叹,用力的鼓掌。

李清照也是女子,能得美颜满天下,那自然欢喜不已的,毕竟女子谁人不爱美,谁人不喜赞呢。但欢喜不代表她就真的愿意如此。可现在,墨前辈这名作一展,众人都是拍手叫好。自己若是再拒绝,怕就是不识抬举了。

沈七夜一听话语,再看此画,那就只有了一句,卧槽!!!!这前辈,不得了啊!自己这个门外汉一看都觉得是画得好,那怕是,有点难了………

“刁德一”摇了摇头,开口道“墨前辈的手笔,晚辈自然是敬佩不已的。只是前辈你想啊,若是画中之人心有愁绪,这笑不自然,眼失明光,面无喜色,前辈就算把她画入画中也是难以得之灵气啊!那前辈这画作,无法称作是完美,又怎能算是佳作呢?这样的画作,怕是,怕是实难堪称为大武风华。”

是啊,人无神,画怎可有灵呢?活物都是愁绪,死物的画又当如何?

画圣墨逆锋,心中思索再三,居然是是被这小辈说的哑口无言了。

见他不说话,“刁德一”赶紧又补充道“这,前辈。表妹她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能成为你画中之主,那自然是欣喜万分了,可这画美人图,入芳华录,表妹她实在是羞愧,不敢入图。这,还请前辈原谅个则。不过,前辈手中江山美人图表妹倒是倒是喜欢,不如画作我让表妹收下,这,入芳华录这等殊荣,小妹实在是受之有愧啊!就还请前辈恕表妹无礼了。”

本来自这北境赶过来江南办事,顺道找寻这绝世佳人填补先师留下的芳华录,可现在终于是遇得一个如诗如画又惊艳无比的女子,墨逆锋是肯定不想轻易放弃的。只是,她却不愿入画,这实在是让人想不到啊!

这折中的想法,现在是也是只能接受了。

墨逆锋看了下一旁不说话的姑娘,似是询问。

李清照赶忙福了一礼,致歉道“能遇墨前辈,我本就是欣喜不已了,可,墨前辈之好意,只能心领了。”

见到人家主角都这么说了,墨逆锋还能说啥呢?只能轻叹一口气,摇头道“诶,既然如此,我也不强逼姑娘了。作画作画,不是发自内心的欣喜又如何入画?刁小兄说的极对啊,是墨某唐突了。不过,姑娘之美颜,是当之无愧的风华绝代。只是可惜了,先师曾言要画尽世间美人的宏愿,怕是不知何日才能实现喽!”

墨逆锋是文坛前辈,又是当今的画绝,是受天下士子们敬仰的存在,自然看得开,今天虽是未能达成所愿之一,但也心中释然。

“也罢,那就让我再拿纸笔,增色添彩,好好再画一遍这江山美人图,再赠于李姑娘!”

“诶!前辈不必如此!”

见着刁小兄弟又开口说不,墨逆锋心中奇到,这又是为何?莫非是担心两幅画意境不一了?

“刁小兄第莫急,墨某保证这两幅画作意境一致,墨某手上这个只是临时作画,笔墨纸张有所欠缺,时间也是欠佳。未能细细描摹。且让墨某临摹此画赠李姑娘一副完美无缺之作!”

不过这让他没想到的是“刁小兄弟”又给他上了一课。他笑着摇头道“墨前辈,这,最初的就是最好的了。这不完美的啊,其实就是最好的,若是完美了,那以后哪能还有上升的空间呢!对吧?!”

这话可是让墨逆锋顿住了,沉思一会。

他又是开口笑道“是极是极,刁小兄弟可是句句在理啊!是墨某愚钝了,是墨某愚钝了啊,差点就被其所误了,疯魔痴狂了。刁小兄说的好,执意追求,反倒是得不尝失了!不如随缘即可,恰达好处即是真正美啊!”

墨逆锋不再多言,将画纸置于桌上,又提笔写上江山美人图五个大字,最后又自怀中拿出印章盖上红印,上书四字——墨逆锋印。

…………………

一刻钟以后,玄武湖湖岸边的小道上

“沈大哥,再次感谢你仗义相助。小女子实在是感激不尽!”

“姑娘客气了!助人为乐,吾亦同乐,何乐而不为呢?!”

沈七夜是笑着这样说的,但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还好刚刚自己一顿乱吹乱捧,用了一个残缺美的概念,把这个画绝给唬住了。不然呐,他这样无理取闹拒绝画圣前辈,那便是是在打天下才子的脸,绝对是走不出的那个茶馆。

蚂蚁都会咬人,何况一大群年轻书生对于信仰执着无比,热血上头来,只要是一人带头那便是如浪似涛。沈七夜一想到大群的仕子们拿着棍棒在后面追逐自己的画面,就不由得一阵一阵的后怕。

李清照似是看出他在想什么了,转头看向他“沈大哥一定觉得我是个很烦人的女子吧!刚刚又给沈大哥添了许多麻烦?”

明知故问?我帮了你,你却来坑我?

当然,气归气,话是不能乱讲的。

“啊这,当然不是了。我只是在思考人生而已!”

“哦?!那,沈大哥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嗯?我打算待会去霸王鸡店里整只烤鸡!”

“不,沈大哥你误会了,我要说的是:这世界,再美的花儿结局也只是凋谢,连最自由的鸟儿最后也会死在尘土之上。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也不过过往云烟,我们最终也会化为一胚黄土。那归根结底,生命的意义又是在何呢?”李清照语气淡淡,但眼神深邃,似是想要看清大千世界,贯穿宇宙星辰,找寻唯一的真理,只是………

“为了待会去整只烤鸡!”

无情而冷漠,一下子把李清照自神游太虚,垂钓星河的境界中给拉了下来。

李清照一听这话,先是一顿,接着就是银牙紧咬,粉拳握紧,这人怎么如此讨厌!!明明刚刚还是哲理满嘴,现在却是庸俗至极!她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上去就是给他一拳!!!

不过自小良好的家教与书卷的熏陶,让她生生压住想要拂袖而去的冲动,毕竟刚刚人家还帮自己结围来的。

她咬牙切齿,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回了一句“受,受教了!”

“快乐当下,即是真理。对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啊!在下只知道你姓李,就不知你叫啥来的?”

听他说的是风轻云淡,但李清照这边肺都要气炸了!!!

芳名???自己与他也算认识,那晚他还好意护送自己回家的?自己自称李清照不下三次,他却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怎会有如此讨厌的人!!!如此不识礼数!!一个与你相见三次的女儿家,已经自报名号不知有几,你居然还要舔着脸来求问芳名!!!

简直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道貌岸然!!!…………

李清照头顶发热,只觉得一股热气快要自青丝冲出,酥胸起伏不定,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感觉再与他说上两句话,自己怕是要被气死!!!她再不留情面,狠狠一句“小女子姓李名清照,深知人薄言轻入不得沈大哥的法眼!这就告辞!”

语毕,拂袖而去,再不回头!

“诶姑娘,你的画!!”沈七夜耿直,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生气,见她拂袖而去急忙开口。

不过那李姑娘似是没听见他的话,已经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十几步。

“姓李名清照,李清照,李清照?李清照???!!!是那个李清照!!!”沈七夜来回念了两遍她最后留下的话语,突然脑袋火热沸腾。

这奇妙的世界与自己熟知的那个世界相似又不同相似,难不成?!

“李姑娘!!等等!!”

沈七夜在身后一声大喊,李清照也听见了,不过她是不可能停下的。

只是,那身后的话音才落,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你姓李名清照,子易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你之名便是取之于此!你父亲名为李格非,是也不是?”

李清照脸上有些迷茫,这人分明就是未曾记得过自己,现在却怎么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李清照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迈开步子,就准备绕开他离去。

不过,现在的沈七夜就和茶馆中的众才子们一样,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敬仰已久的偶像怎么会轻易容易就放她呢。

沈七夜左跨一步,便如一堵大山,挡在了他前面不可逾越。

李清照凤眼喷火,柳眉倒立,怒骂道“你这无耻恶徒,给我让开!!”

沈七夜却是不答话,一双眼睛放光,直勾勾脸上一笑,那我故意

wap.

?t=2022112408484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