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四十章 何人能此天降

第四十章 何人能此天降

房间昏暗,同时又静得可怕。除了准时的打更声以外,便再无其他声音,让人都难以觉察到时间的流逝。

被绑来此地已经不知多久,躺在地上,李清照浑身上下都是酸痛。更加要命的是双手被反绑于身后,根本使不上力,连翻个身都难。此刻她实在是后悔不已,那天就不该多看一眼的。

那日与沈七夜在玄武湖边分开以后,她就一个人准备回到内城。可偏偏就在街边拐角处,两辆奇怪的马车,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的注意力。

那两辆马车旁聚集着七八人,其中一辆平平常常,但另外一辆却是装满了瓜果蔬菜,两架马车停在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巷中,接着两个身着黑衣人就自那马车上抱下了两个五花大绑的女子。一大一小,衣着华贵不似平常人家,口中被塞住布条,正不断挣扎。

看到这里,李清照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分明就是光天化日下有人欲行绑架之事,就算不是,这伙人绑住两个弱女子,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好事。李清照捂住小嘴,慢慢后退,心想马上回去报官。可才准备转身,一个声音毛骨悚然却在她背后响起

“姑娘,看够了没?看够了不如也一起加入啊?”

接着就后背一疼,双眼一黑。再后来,等她醒来以后,就已经是躺在这间房里了。

上午被人为难,中午被人吓唬,下午被人绑架。看了一眼,也跟着遭了罪,看来啊,今日真的不适合出行的。

不过现后悔也没用,那伙绑匪极其猖狂,把他们绑过来也只是扔在了这个房间,绑住双手,锁住房门,每日也三餐伺候。刚来的时候,她还准备大喊大叫,寻人来救,可也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任凭大喊大叫,也无人应答。明明附近有人打更,可她喊了一早上,嗓子都是喊哑了,就是没有人应答,倒是把那绑匪给喊来了。不过,那绑匪除了端来饭菜茶水,监督他们吃饭,除此之外便不与他们多说一句话。

房间不大,光线极暗,只能感受昼夜变化,幽闭至极,很容易让人生出恐惧之感,不过好在那一对被绑的母女也还在,也不至于那么孤独。

“娘亲,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呀?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才会找到我们啊?”

“我们在和爹爹躲迷藏呀!”

“诶呀!小依躲得深,爹爹比较笨,一时还没找到我们!他马上就会回来了。”

“那,李姐姐是在等谁来找呢?”

“她,她是在…………”

“哦!?李姐姐是在等她的相好来找她,对不对啊?嘻嘻嘻,娘亲,小依聪明吧?!”

啐!!!

两个女子哪怕是身处如此境界都是悄脸一红。

童言无忌,但这话从童真的孩子口中说出来,那杀伤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死丫头!瞎说什么!!你和谁学的这个词?!”柳婉被女儿给气的不轻,恨不得抓过来狠狠打她小屁股一顿,但奈何双手被绑,只得脸上装出很凶的样子。

小依那是肯定怕娘亲的,看见娘亲这么凶,心里一虚,支支吾吾小声的开口道“是,是,去拜佛爷爷的时候,有个,有个光头大法师说的,他问一个邋遢大叔说,你这次又是来给谁烧香祈福,是你的新姘头还是你的老相。”

一听这话,李清照和柳婉君就更来气了,这么大孩子哪里会撒谎。那来这清凉寺的拜佛的那都是什么人啊!!难怪自己去一趟就遭了殃!

“李姑娘,童言无忌,小依这死丫头胡言乱语,你可别当真了。婉君给你赔罪了!”虽然孩子家家的话,但李清照可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如此话语可是有损娘身家清白的,柳婉君赶忙道歉。

本因为被绑架而感慨万分眉头紧皱,但被小依这么一闹,柳眉舒展李清照莞尔一笑,开口道“怎么会呢柳姐姐,小依如此可爱,我可是喜欢的不得了。”

三人虽是被绑于地上,但你一句我一句,有的没得聊着,已经很是熟络,倒也将这不安的情绪驱散了几分,封闭的房间因为小依的存在倒是让人不那么紧张了。

不过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精力再怎么充沛,这么一个小地方,她也没地可跑可跳,闹腾了一会,又躺倒在了堆满干草干柴的地上睡着了。

二人聊了一会,估摸着马上又到了那群贼人送饭的时间,便又停止了交谈,不再多言语,静静等待着。

无事可做,又是安静了下来,坐在一旁,李清照却又想到了那个问题。

她自是没有相好的,这么来探望外婆一次,却还是遭了罪。失踪了这么久,外婆和舅舅一一定是担心死了,现在肯定已经是着急的去报官寻人了。可他们哪里会知道,自己上被人绑架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官府那些人,能寻得到这里么?若是一直寻不到,是不是自己和柳姐姐她们一起被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给…………

她突然有点羡慕小依了,柳姐姐的夫君,小依的爹爹是在镇府司衙门里当差的,据说应该还职位不低。

她们有希望,有盼头,知道一定有人会来救自己。可我呢?外婆家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家,还不不是富甲一方的那种。

谁会来救我呢?

李清照想了很久,一个个名字冒出来,又一次次被她摇头否定。可突然,在脑海里冒出了一张熟悉而又讨厌的脸。

“沈大哥?!……………不,不会的,一而再?

而柳婉强颜欢笑安慰着一旁的女儿,心中却是焦急万分。这绑架他们的贼人,也不和她们多说话,不说要求财,也不说要夺命,就只是把她们关在这里,扔在这边,除了吃饭以外,都不多问一句。

到了现在,夫君魏无羡肯定是已经知道,自己

不过,这长久的平静马上就会被打破。

……………

“你好啊!我叫小鱼儿,你叫什么呀?”

“………”

“喂喂喂!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

“你们是哪里来的呢?!”

“………”

“哇!你们的武器好奇异哦!一定很厉害吧?!要怎么使呢?”

“………”

“对了,你们的马儿为什么这么听话呀!”

“………”

“………你们是不是不会说话啊?”

“………”

“二哥,他们都不会说话的。无聊死了,真的是。”小鱼儿嘟着小嘴,往前蹦了两步抓住了沈七夜的袖子抱怨道。

沈七夜无言,回身准备摸摸小鱼儿可爱的脑袋。不过此刻二人都是穿着完整一套的飞鱼服,此刻那可爱的小脑袋上戴的是无翅的纱帽,帽袋环住小脸和下巴,陷进肥嫩的肉中,大大帽子小小的脸,再加上那那鼓鼓的腮帮子,沈七夜又没忍住,再一次捏了一把那粉腻的肉肉。

“二哥!!!”小鱼儿一把打开二哥糙糙的手,粉拳捏紧,眉间一跳,生气的跺着小脚。

沈七夜哈哈一笑,摆了摆手,示意不敢了。然后开口为妹妹解释道得“黑衣执甲夜不语,封灭绝杀不言骑!夜不语,唯令而行,唯令而动,是咱们大武五卫中锦衣卫中的精锐部队。一省的卫指挥所也只有这一百人的编制,凡事能入其中者皆是有四段实力,是在帝国锦衣卫内部经过千挑万选,历经阎罗地狱般训练才能脱颖而出。得此铁面,夜行昼隐,抹去姓名,只为帝国杀伐一生。猎狼逐鹿,就是他们剿杀了诸多赫赫有名的凶匪恶徒,帝国叛逆。那时京城的夜晚,无人敢谈论其名字,无人敢讨论其事。又因为无人可言面具之下到底是谁,所以得名夜不语,不言骑。他们平时都溶于市井街头,听令而聚,唯令而行,锦衣卫是藏于帝国的黑夜中,而他们,藏在锦衣卫的影子里。所以啊,你可不要随便逗他们。整个金鳞城里,只有指挥使大人可以调动他们,其他人之命,无论文官武官,一概不闻。”

“啊?!这么厉害么?也就是说是专门用来抓那些咱们打不过的武功高强的贼人咯?”小鱼儿感叹一声,回过头去又看了看这二十个穿着黑衣黑甲的闷家伙。

此刻的他们不知道把马儿藏在了哪,下马步行化为步卒,紧紧的跟在了兄妹二人后面。行进间步伐整齐,二十个人,却只有一个脚步声,兄妹二人一停,也就跟着整齐的停在了后面。

小鱼儿看他们停住了脚步,又蹦蹦跳跳的转过身上,在其中一个的面具前挥了挥手又咧着大嘴做了个鬼脸,期待他们能有所回应,不过让她失望的看到她的鬼脸,他们还是不哭不笑,毫无反应。

叹了一口气,沈小鱼不死心,决定换一种方式。

“哼!魏大人可是说了,现在你们要听我们的!所以本小鱼儿现在就是你们的指挥官,我命令你们和我说话!”沈小鱼就站在大街正中央,一手握刀,一手掐腰,微风吹起身后的黑色斗篷,颐气指使,颇有一点黑道头头的感觉。

“…………”

沉默一会,这次终于是有人回应她了。

走在队伍最第列最右边的一个骑兵开口道“卑职听令跟随沈七夜总旗与沈小虞小旗,但我等只负责战斗,其余一概不知。”

说完这一句,后面无论小鱼儿再怎么说,再怎么命令他们皆是沉默而对,不再有任何言语。

自讨没趣,这大街上又因为封城的原因,走过了平日里几个极其热闹的繁荣的街口都是看不到一个人影。小鱼儿又跑到了哥哥身后。

“哥,咱们都走过了两条街了。这是要去哪?这内城的搜查是最为严格的,城门口也是最早封闭的,怎么可能有贼人会藏在这呢?”

“对啊!?怎么会有贼人藏在这呢?我们都知道一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谁又敢真正尝试呢?不过,有的时候,有的人。的确是很大胆。而且,那句话话的含义在我看来其实是在说两个字?”

“什么字?”

“胆识!”

走过了两条街,二人带着身后的所谓精锐部队兜兜转转,却是又回到了朱雀街上。

“所以呢,那群贼啊,就藏在那里面?”沈七夜抬起手指,指向了那朱雀街尽头之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小鱼儿看到的是琉璃砖瓦,金碧辉煌的红墙高楼。

小鱼儿眨巴眨巴眼睛,看了远处的繁盛至极但又略微缺乏生气的另一个“内城”,她不是很确定的又将目光转回到了哥哥身上,樱唇张开吐出了两个字。

“皇城?!”

wap.

?t=2022112408484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