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四十一章 摇桨驱船弄渔网

第四十一章 摇桨驱船弄渔网

江水滔滔,炊烟袅袅!

长江两岸勤劳的渔民们草草吃完午饭又开始一天的营生,划桨,撒网,收网。祖祖辈辈就住在这里的渔民们每一天都是如此生活,已经记不清楚了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早早出去,或者半夜出去,都是常事,为的就是撒出那一网。一网上来,有鱼获了,皆大欢喜,忙着张罗妻子收鱼,不巧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挂到江里石头沉船,还可能把网给刮破。只得耐心的收网,然后就这灼热太阳细细补上。期待着下一网。

有的时候,这捕鱼就如同摇奖一般,一网下去可能是满满一箩,也有可能离家十几里地跑到远远的上下游,一网下去只是捞了个寂寞。

当人还未开化时,这大江就已经滋养了他们,给了他们抓不完的鱼获;刀耕火种以后,这片片江滩平原是天然肥沃的土壤;文明兴起,帝国浩荡,他们,却是依然住在这长江旁。

母亲哺育了孩子,孩子可能闯荡四方,但长江养育的孩子们,时至今日,却依然陪伴在她的身旁,吮吸着她的乳汁。

江多鱼一家,就是那世代被长江母亲养育的孩子,因此随了母亲姓,又盼望年年多鱼,便得名江多鱼。

活到现在,他已是六十多岁的高龄了。但依然是离不开这江水,好不容易上岸了,却又总觉得少了什么,呆不久,他又急急忙忙跑回了这小船上,哪怕它不及岸上宽广,不如岸上平tang,但这片片木板所构成的方寸地方,有他的风,有他的浪,有他的鱼儿,有他的网…………

人家总说船上睡的不安详,可他倒相反,总觉得这船啊,才是他真正的床,在这,他才是睡的安心睡的香。

可每天就盼着那一网鱼获,在早市上一卖,这就是全家的主要的收入来源,在摇摇晃晃的船上度过了满是湿气的童年,江多鱼的儿子就再也不愿意回到这江上。他没条件上私塾,也没时间读书,但每逢补网晒网之于,他总会往那炉子里拿出一截黑炭,自怀里摸出一本皱巴巴又湿ruanruan的旧书,摆在船头翻来暴晒,同时就趴在上面在船上看着书,依葫芦画瓢,写出一个歪歪扭扭的汉字。有的字,江多鱼也不认识,但他看得出来,儿子喜欢书,想认字。

于是乎,他不再让儿子跟着打鱼了,他借遍了邻里亲戚,拿出攒了半辈子的家当,是给儿子买房娶媳妇的家当,让儿子去念私塾,去读书。

“江老汉啊,你这是老糊涂了啊!你借了这么多钱,就让你家老幺去念书,可这天下秀才数万万,又有几人能有幸大名题榜?你这还倒不如让他跟着你好好打鱼,学好了,将来也好好攒钱娶一门媳妇!这么多钱哪!往那笔墨一喂,谁晓得会不会是往江里面扔了几斤黄金白银连泡都不冒出来一个的?”

“就是啊!这要是不成,你攒了那久的钱,白没了,那怎么对得起老嫂子啊!”

“…………”

这样的话不少,但江老汉听了,也只是笑笑。只不过他后来是更拼了命的打渔,江上起风,别人不敢多留回家去了,他照样下网;五十有几,他划船划不过年轻的,他就起得比别人更早。

他几乎是把一切,都赌在了家里老幺的儿子身上。不过许是江水养人,偌大年纪这么拼,他是非旦不显老,还满面红光,一把年纪,却是这金鳞江岸边上有名的老渔户。

这有道是:江里能打能吃的鱼儿,就没有不在他这交过户口本的。

当然了,老渔民们是知道的,鱼儿也有家,所以他们从来也不用绝户网。捞网上来的,凡是看不上的小鱼,都是又扔回了江里。竭泽而渔不可取,他们比谁都更懂这个道理。

只是人活这世上,有的时候不是所有的事都按照自己想的那样。

不过还好,江多鱼他家老幺争气,还真就考上秀才,中了举人,当了进士。现在在苏州那边做了个正七品的知县,还娶了自己上司的女儿当媳妇。这可是惊掉了一众人的下巴。不过,更还惊人的却在后面。

按理说这寒门崛起,江老汉已经是功德圆满了。可他非但不去杭州跟着儿子享福,却带着他的小孙子在这江边打鱼。

起初的时候,这儿媳妇是可是死活不同意,可拗不过老人家,江多鱼就是死活不愿意去杭州,最后两人思来想去,心疼老人家苦了一辈子,还独自一人在这江边上。便同意孩子七八岁上私塾前每年都允许老人家带上五六个月的,可孩子玩性大,跟着爹娘处处被管教,哪里有跟着爷爷好玩,其实差不多一年中的大半的时间都跟在爷爷身旁。

刚开始的两年,江多鱼的孙子才过来,母亲心疼担心儿子,就隔三差五的就两边来回跑。可来了几次,儿媳妇见识到了公公这老江龙的厉害,也就真正的放下了心来。加上去年又怀了第二胎,不便长途奔波,六岁多的孩子过年后便一直待在爷爷这边。

春去秋来,小孙子已经是快要到了上私塾的年龄,而老家伙也已经是带了他四年多了,哪里舍得和孙子分开呢?他也知道,在杭州小孙子才会有更好的未来,自己再老上几岁,也就真不知道还拉不拉得动渔网了,所以总是要走的,要离开这待了一辈子的江。

可他是想象不到的,离开了这江,他会是什么样?

“爷爷爷爷,你看你看,白江zhu,白江zhu,好多白江zhu呐!”

带着打心底的开心,小孙子大喊大叫,打断了江多鱼的思绪。

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口云雾翻腾,世间百态。江多鱼在船头上敲了敲自己的旱烟杆,回过神去一把就打在爬在的小孙儿后脑勺上。

“死小子,说了几次了。咋不会听,让你别爬在船边,别爬在船边。不会听话是吧?说了不要盯着江水一直看,等下冒出个死人脸,把你魂都给勾了!!”江多鱼也不留手,不是不心疼孙子,而是该教的地方一定得教好,但打出去的同时,也把孙子给拉回了船中央。

江恒摸了摸后脑勺,疼的呲牙咧嘴,但还是哈哈大笑的看着爷爷,手指着远处江上那欢快起伏,不断溢出水面的白色身影。

“爷爷,恒儿会水。不怕水鬼!恒儿可是爷爷教的,是江里的小白龙,才不怕那些鬼怪妖精!”

自江多鱼记事以后,这和平时候啊,江里死的最多的便是这渔民。

所以说啊,这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这句话可是不假的。

爷孙两的水性极好,但江多鱼也不会忘记对孙子的一遍遍叮嘱,这是渔民的传统,江水育人,但任何时候都不忘敬水,畏水。

江多鱼摇了摇头,溺爱的摸着孙子的头,一起盯着那远处的长江女神,为他开口解说道“黑者江豚,白者白鱀。状异名殊,同宅大水,渊有大鱼,掠以肥已。你小子可给我好好记着了,天天在这江上打鱼,可不能整天江zhu江zhu的瞎叫,不知道这江中精灵的真名。”

江恒转过头,黑漆漆的大眼睛充满了疑惑看着爷爷问道“爷爷,原来你懂诗词啊!那外公还总说你没文化,大字不识一个!”

江多鱼哼了一声,只是盯着那江面上浩浩荡荡数十头的江豚群呼啸而过展示着高超的泳技。毕竟这样庞大的江豚群,又有白鱀豚又有江豚的大场面,在他一辈子打鱼的光阴里也不多见。

看着江豚群远去,江多鱼回过神来,才开口说道“你外公啊,书读多了。反倒是有些事看得不清了。再说了,这诗,你爹天天在我旁边给我念,念得我耳朵起茧了都,哪能不记得。你也得给我好好记住了。”

“哦!”

其它的诗句文字,他江多鱼也不识多少,但也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因此每逢闲暇之余都会带着孙子读书认字,但孙子年岁渐长,他深知自己自己腹中勉强跟着儿子学到的那一点儿可怜的知识已经不够用了。

长江精灵远去后,爷孙俩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又过去了半个时辰。

可这吃完了饭,收拾了渔网,江恒却还是不见爷爷这个老船长发号施令,不由得疑惑问道“爷爷,三叔四叔他们船都走了,咱们还不动吗?”

“今天不打鱼了。把船往回划,咱们回家去。”

“啊?!为啥嘞?今天明明天气好好的。”

“啧!乖,听爷爷话,这其中道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今天咱们不打鱼了。”

孙子不明白,但也不多问,他向来是敬佩爷爷的,便乖巧的在一旁帮着奋力摇桨。

江面上的渔船渐行渐远,只有这一叶小舟孤独的逆流而上,回到了岸边。可这才回到岸边,一个陌生的脸庞就走向了爷孙二人的小船。

江多鱼是个老把式了,今天江豚行动异常。他就知道事出反常,下游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现在还带着孙子,可大意不得,可没成想这还才靠岸,就有人过来了,可,这,这不像是船帮的那些狗腿子啊!

可真是奇了怪了!

wap.

?t=2022112408484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