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四十四章 巧合

第四十四章 巧合

“帮忙?清照既非官宦也非武夫,无权无势,无钱无财,更耍不得刀枪剑戟,如何可帮阁下之忙?反倒是有一点,清照很好奇。你这面具是“黑色花三块瓦脸”,此乃戏曲中齐楚霸王之脸谱,虽只是一半,但观这黑白配色,虽戏曲诸多,脸谱各异,但如此配色与画法,也只有齐楚霸王脸谱而已。”说到此处,李清照已然起身,她细细打量眼前之人,又开口说道“我猜,这面具你只戴一半,是你期冀可似霸王勇猛无双,但却不愿如他一般悲情退场,因此这下半张脸谱,便是你自己,你想成败皆是取决于你。这么说来,阁下也并非草莽之辈,为何又行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啪!啪!啪!安静的小屋中,身为唯一观众面具男子慢慢起身鼓掌。

“不愧是你啊,李小姐。只是可惜了,若你为男子,那这大武天下可就再无人在你面前敢称才了。不过,姑娘怎么知,我就不是那穷凶极恶之徒呢?一张面具可代表不了什么。毕竟,贪官污吏同样信神佛,土匪强盗也会拜关公……世间万事,并简单的曲与直,也不是非黑即白的。”

“清照的确不知,不过我想,一般的盗贼应该不会和我说这么多。而且,清照只是无名之辈,但阁下言语中,却知晓清照。这难免不让人心生怀疑?”

“哈哈哈哈……李小姐你的名字可是响彻钱塘的,江南文人墨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何来无名之辈一说?李小姐,你过谦了。”

李清照走了两步,轻轻摇头道“彼可取而代也!齐楚霸王项宇,于秦末乱世举旗讨秦,背水一战裂秦土,三载之功夫灭却大秦帝国春秋战国百年基业,可谓骁勇善战,他裂土封王,号令诸侯,自称霸王,更是不世之功。乱世之中,项宇脱颖而出,成就霸王之名,豪杰并起,英雄辈出,却为陪衬,见证他封号史书。项宇之名,便如惊涛骇浪,响彻了古今百代人之耳,无愧人杰二字!你戴此霸王面具,若笑那便是败亦荣歌霸王,狂放不羁真英雄。”李清照微微停顿继续说道“可惜,项宇以力伐国,铁蹄所至,东起大海之畔的齐地,西至昆仑山下的楚原,纵横东西,贯通南北,掠土百万。只却落得史书一句: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他灭暴秦,是谓英雄。可他好战不义,诸所过之处无不残灭,并未给苍生黎民太平之世。沉舟破甲决巨鹿,力挽彭城败汉王。虞姬一舞终谢幕,长叹乌江歌霸王!不义之举必败!力拔山兮的霸王尚且如此,何况是阁下呢?”

“…………………”面具男子沉默许久,直到末了,才背过身去,幽幽回了一句。

“李小姐,叙旧就到此结束吧。你大可放心,在下确实只是请你们过来帮一个小忙而已,你们只要安静的呆两天,我定保你们平安无事。”

“四德,送客!”

不等李清照回话,门口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那黑衣蒙面的壮汉站在了门口,慢慢向外伸出了手。

…………

皇城占地广阔,其中楼阁房屋无数,若真的有人藏在在其中,以一人之力要短时间之内将人找出来那简直是无异yu大海捞针一般。尤其是还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

不过沈七夜也并非没有目的的瞎转,他如箭矢般飞出,动作迅捷至极,脚下踩实借力,两步蹬在墙上,双手抓住墙檐,再一个翻身越过几丈之高的红墙,。而对于这去主人的许久宫城来说,防卫早已经松懈,一众大内高手也早已经尽数前往北方,面对沈七夜鬼魅一般的速度,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却也无人能够发现入侵者的到来。

虽然潜入的过程顺利无比,但沈七夜心中任然是忐忑不定,这毕竟是场豪赌,以他个人之力想要看遍皇城每一个角落,那无异于痴人说梦,更何况,贼人藏在宫中也只是他一个大胆猜测,并无实际证据。找到了,不代表事情就了结了,可若找不到,那他们兄妹三人可就是歇菜了。

宫城许久都没有皇族人员的入住,但还是有诸多宫女太监在此维护,而平日里能够光明正大进出宫城的就只有运送后厨物资的马车。因此沈七夜潜入之后便开始寻找这皇宫御膳房所在。不过,皇城虽然也是旧城,但依旧是硕大无比,更何况沈七夜还从未来过,半个时辰过去了,他四处兜兜转转,还是没找到御膳房。倒是年轻的宫女太监们见了一堆又一堆,没了皇族,他们便是这宫城的主人,虽然也有管事的,但状态皆是散漫无比,干起活来更是如此。毕竟,没有什么比失去自由,还要守着一座死城度过最美的年华更让人绝望的事了。

沈七夜转了好久,甚至一度忍不住想直接跳下屋檐直接向这些磨洋工的小宫女问路。

停在一处大殿屋脊上,沈七夜扶住一个高大精美的脊兽,一屁股骑了上去。他大口喘着气,忍不住抱怨了“该死的!!!早知道就应该把’嘎嘎’给喊过来的。这鬼地方,没想到这么大!”

时间不等人,但纵使神速,一个时辰过去沈七夜也才简单查看了这宫城十分之一的地方。

稍做休息,沈七夜就准备再次飞身出去,所剩时间不多,若是再找不到那他也只能放弃,毕竟他也不确定这深深的宫城中会不会隐藏着什么老妖怪。

也正是这一刻。

也许是,站得高,看的远,亦或许是巧合,是幸运。

远处的靠东边的一处宫道上,那身着素色衣裙的熟悉身影映入了眼帘。

这边的李清照正被这黑衣蒙面的壮汉跟在后面看着,刚刚和那人的谈话,她未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此刻脑海中正思索对策,现下,她是跑不过身后这人的,贸然逃跑反而会激怒此人,这群人也明显知道这一点,所以都根本没绑住她手脚,只是紧随其后看着她而已。可若是大声呼救,自己却又不知身在何处,万一这附近都是他们的人该怎么办?

想到这,李清照忽然发觉不对了,自己能听到准时的打更声,说明这并非偏远之地,可能就濒临街道。而且,这一路走来房舍墙壁都现不凡,让她忍不住猜测这莫不是在某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里。

心中思绪万千,脚下的步子就不知不觉放慢了一点。

不过后面一点黑衣蒙脸大汉却是看不得,看她本来就走的慢,现在更是在微微踱步,哪有这样当肉票的!?

“给我走快点!!再这样磨磨蹭蹭的,大爷我就让你和我的长刀说理去。”

这黑衣蒙面壮汉一声怒骂,直接把李清照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不过这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声怒吼,却是他最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李清照正准备转过身去,却听的“啪!”一声器物破碎的轻响。接着只觉得一阵劲风袭来,耳畔几缕青丝飞舞,她以为起风,本能的抬起纤手护住眼睛,余光中却见一巨大黑影自身侧飞出,速度奇快,接着就是一闷响。待她缓过神来,慢慢睁开双眼,却直接被眼前残象吓得一颤,脚下更是不住往后退。不过喉咙里那声“啊!”还未发出声来,小嘴就突然被一只大手捂住,娇躯也被人搂住,耳边也传来小声的一句“别出声,小心还有他们的人!”

可再怎么静若幽兰,定若山石,她也终归是个女子,这一惊一吓,她再难保持冷静,也不管那人是谁,说的是什么,情急之下,抓着那坏手直接就一口啃了上去。

“嘶啊!!!!!”

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别提这还是个大活人,惊恐之下下的可是死劲,这一口可是不得了,沈七夜倒吸一口凉气,哪怕隔着衣服也隔着衣服也感受到了那钻心的痛。

“易安大人,易安大人,我是沈七夜啊!!!”

“嘶啊!!!李姑娘,李姑娘,是我,是我啊,我是来搭救你的,呀!松口,松口,快松口啊!”

“………”

后面传来沈七夜慌不迭地的声音,可慌乱之下李清照一句也没听进去。倒是终于听到了搭救二字。

这二字若水滴一般滴入她心神,一下子冲掉了掩在心头的尘埃,她慢慢松口,樱唇微张,急急吸了两口气,让缺氧的大脑清醒过来。

似是询问,又是疑惑,她小声开口问道“沈,沈,是沈大哥?”

“对,对对,是我,易安大人,你没事吧?”沈七夜赶忙甩了甩手,脸上龇牙咧嘴。

李清照这下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刚刚一把拉住这支坏手直接就啃了下去,而沈七夜人刚刚就在她身后,本来就离得近,这一拽,可是直接把自己拉到了人家怀里,而那坏手一只正被自己抱着啃,另外一只正搂住了她的香肩。脊背上的热度来自另外一个灼热的身躯,一下子反应过来的李清照只觉得“唰!”的一下浑身上下就是感觉无数的蚂蚁爬过,接着那灼热的温度自脊背上袭来烧遍全身,俏脸瞬间羞的通红,只感觉整个人温度都在上升。本来清醒的大脑,又一下子烧成浆糊,她赶忙跳开,转过身去低着小脑袋宛若蚊音的道

“沈,沈沈大哥!抱歉,刚刚是清照失礼了………”

沈七夜苦笑着摇摇头,同时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李清照虽然落落大方,但毕竟也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如此与男子亲密接触这还是第一回,她缓和了一会才平复下心情,注意力才又回到了当前的处境中。

虽然刚刚已然看过一次,但眼前的场景还是忍不住让她心怵,正前方的石板道上刚刚还在对她大吼大叫的黑衣蒙面壮汉现在正躺在三丈开外没了动静,尸体前面的一块块石板则染上了一道鲜红的血迹,那血迹延伸到了那尸体的下方一滩更加猩红的血迹。

而这一切始作俑者正是赶过来的沈七夜,他居高临下远远蓄力飞来,最后一脚运气踏实踩碎石瓦,直接就是一个凌空飞膝,正中这黑衣壮汉的脊背,力道之大,让那百余斤的身躯直接飞出几丈远。刚刚李清照感受到的劲风正是这身躯飞出而带来的,可见其中恐怖的力道。一击正中脊背,又直接飞出去重重砸在这石板地面上,那人都未能喊叫一声便躺在地上没了生息。

这说不上极其残忍,但视觉的冲击力确实非常大。李清照刚刚头一次见此血腥,哪怕已然冷静了下来,但这头破血流,满地血迹的残景还是让她心惊。

她赶忙又转过身看着这怎么也意想不到的“天降之人!”

“沈,沈大哥,为何会在此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沈七夜这边又是轻甩手腕,又是用右手心疼的按揉“伤口”,口中更是嘶气不断,听到她问,没好气的就回了一句“嘶!!!干什么!!我还能来这干啥?还不是过来搭救你的!!嘶啊!!可疼死我了!!!”

李清照刚刚惊魂不定,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救自己的,直接就是一口“嗷”了下去,现在看着沈大哥的惨样,脸上更是如烈火烘烤一般不住的发烫,只觉得羞愧万分。

低着头小声道“是,是清照之错,都怪清照一,一时慌张,才,才,才咬,才伤到了大哥,清照给沈大哥赔罪!”

伤到我?那是不能的,可这一口咬的疼也确实是是的。但没等沈七夜准备开口说没事,这边的李清照又补上了一句。“可,可沈大哥,也有错!清照是女子,所谓男女授受不亲,沈大哥怎么能,怎可,怎可,怎可贸然,搂住,抱住清照呢!”话音愈小,说到最后几个字便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

哈?啊?感情救你还救错了?这易安大人是真的有够不讲道理啊?可沈七夜毕竟比她冷静,知道目前的状况二人并未脱离险境,赶紧使出对女子技能:注意力转移大法

“我这,我这,不这样,你刚刚一喊。这些贼人的同伙听到了不就坏事了?这也是事急从权嘛!不说这个了,其他人呢?被关在哪里了,快带我去。还有,这伙贼人有多少呢??”

wap.

?t=20221124084850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