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四十六章 绝望追击(下)

第四十六章 绝望追击(下)

沈七夜雷霆一击直接就把人撂倒在地,不过终究是江湖经验太少,让沈七夜忘了江湖对决最重要的一点:补刀。

被沈七夜拖到墙角的四德,竟是还剩一口气,手中染血的竹哨,打破了金鳞皇城已持续了十数年平静。

沈七夜在哨声响起的一瞬就立刻反应过来,飞身回去一脚踩断了他的脖颈。

这一声持续极短哨声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周围一如之前一般平静。但越是安静沈七夜就越觉得不安。确认了这人死的不能再死之后,沈七夜转身又冲向了一旁的李清照。

“啊?!你做甚么”李清照还未反应过来,沈七夜一个箭步冲上去就将人抄起。

“易安大人,事急从权。咱们多快一会,柳夫人那就少危险一分。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李清照已然躺在了人家怀里,看着那恶人近在咫尺的脸,周身被温暖包围,本来平复的心再次疾速跳动起来。她欲挣扎,可那黑色眼眸中传出的是坚定,那可恶的脸上也写满了认真,语气更是严肃无比,根本容不得她反对。

红唇微启,可犹豫再三,最后她只是转过头去小声说了一句。“你,你,哪有沈大哥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占姑娘家便宜的?你若再如此这般轻薄无礼,下,下次我便,我便拉你见官去……”

关押人质的房屋外,面具男子带着三名黑衣人急急赶来。

“怎么回事!”

“少爷!!有点不对劲!刚刚兄弟们好像听到哨声了。是不是,金吾卫………”

那面具男子一边听着手下的人汇报,一边大步径直走向房屋推开房门。黑暗的屋中突柳夫人和女儿突然见光,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

而看到这两人仍然五花大绑的躺在地上,面具男子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过身去吩咐手下,却突然一惊,问道“另外一位姑娘和四德呢?!是不是还没回来!”

一旁的手下急忙答道“刚刚少爷您吩咐让四德把人带过去了,这会儿还没………”

“不好!!!怕是出事了!”面具男子一声惊呼直接打断了旁人话语。旁边的几人更是听到自家少爷如此一句,下意识的就握刀戒备,围了上来。

那面具男子却是一把推开包围在身边的众人,喊道“快!!先转移人质!此地不宜久留!!”。说罢,他便身先士卒一脚踏入房门。

也正是这一刻,只听得”砰!”一声屋瓦破碎的声音突然众人头顶响起。接着噼里啪啦四碎的屋瓦木块夹杂着零碎的阳光坠落于这黑暗空间中。

“少爷小心!”忠心的仆人飞身上去一把护住了面具男子。

被切碎的光,破裂的瓦,那之后藏的是杀人的刀芒!

道道光束驱散屋中的黑暗的一刹,突如其来的光亮亦是猛的闪住了众人的眼睛,也是这毫秒之间的迟钝,沈七夜刺出了夺命的一击!

七寸绣春刀的刀身全部没入身体,那黑衣人身上胸口上绽放一朵鲜红血花,他闷哼一声,却是怒目圆睁,直接伸手死死抓住了刺来的刀身,不让其主人拔出。沈七夜见一刀未中正主,这人却是嗜血反击,他当机立断直接一个正蹬将其踹飞出去。

而被他以肉身保护的面具男子终于反应过来,侧滚避开这染血躯体的同时突然就甩出两把带环的奇异飞刀,直直向沈七夜脑袋飞去。

那出刀的角度极其刁钻诡异,飞刀又奇快无比,沈七夜来不及多想,亦是翻身一滚,躲避这夺命暗器。

而这一避,却是让二人的距离拉开,面具男子起身顺势就冲向了那躺在屋中的柳婉君和魏不依。

“声东击西,大意了!!!”眼见对头动作,沈七夜已经猜到了对方目的。

这屋子不大,但高手过招,这么一点距离,沈七夜他是怎么也赶不及的,但身随心动,他急忙起身的瞬间又是一脚将地上的断木踢出。

沈七夜也虽不似他那般擅长暗器,但他练就是蛮横霸道,这一脚之下那断木威力也堪比炮弹一般恐怖。

面具男子见状只得一把抱起地上的魏不依,急急收住身体。断木击在墙上砸得粉碎,木屑落地的同时沈七夜的身体也已经到了。

屋子里的战斗,不过短短数秒,双方却是已经进行了三次博弈。短暂的战斗始于屋瓦破碎,止于这断木砸墙,但这在旁人看来这几乎就是一瞬的事,寻常人只是可见有人落下,接着双方几个动作,然后就停下了,却无法得知到底发生了何事,更别说看清其中动作。面具男子的下属们除刚刚一个忠心耿耿临危救主之外,其余人等全然未看清二人动作,尤其上在这昏暗的房间里。

所谓武者的差距便体现在此。

也因此,沈七夜势大力沉的一脚,除了面具男子之外其余人等皆来不及反应躲避,又加之这房门狭窄,这被踢飞的身躯重重砸在最前面两人身上,连带着后面几人也一同砸翻在地。

房中二人相隔五步,却都是统一的停下动作,不再妄动。房屋外的一众人也是终于反应了过来,急急涌入房中,狭小的屋子,面具男子和一众手下这时也终于看清了来人面貌。他孤身一人,穿透屋顶的一束光正照在他身上,漆黑的飞鱼服上一半光亮一半隐暗,其上的纹龙更显得狰狞逼真,稍显清瘦的身躯矗立在房屋中间挡在了柳婉君身前,借着幽暗的光线可见其之下双颊之上爬着怪异纹路,纵然光线暗淡,但众人仍旧清晰的看到了那勾起的嘴角,本就是怪异的面容此刻更是骇人万万分。只一人,便宛如一尊修罗神像定在此处,无人敢上前一步!

“哇!!!!娘亲!!!”一声大哭,打破了持续几秒的寂静。被面具男子抱在怀里的魏不依此刻同样被迫与自己娘亲分开,这诡异的氛围加之众人亮晃晃的刀锋剑芒,哪是她一个小女孩承受得了的。

而反应过来的柳婉君纵然躺在地上双手双脚被缚,听到女儿的哭声她挣扎着转过身体,努力的挤出笑容,安慰道“小依不哭,现在大哥哥找到你了。他可是喜欢乖孩子哦!不哭的孩子待会有糖吃!小依要乖啊!!”

房间狭窄,不宜这么多人动手,面具男子一边示意手下两人向前,一边开口道“你可知我手上是谁?她要是伤到了,你们千户大人可非得扒你的皮!”

沈七夜听罢,却是一阵的冷笑“呵呵呵呵,千户大人?!我只知抓贼有功,可不识得她们是谁!而且,你们的人头,比起她们,可值价多了。”

那面具男子听到这回答先是一愣,接着笑道“就凭你一个人,想拿下我们?大言不惭!”沈七夜的回答明显是在面具男子意料之外的。

“一个人?不不不,我在等……”沈七夜话语刚到一半,屋外不远处便天空上边突然绽放出三朵烟花,接着那迟到清澈的响声才传入了每一个的耳朵里。

“我在等人,却不知你在等谁呢?”

面具男子猛然间才反应过来,这小锦衣卫再怎么勇猛过人,却又怎么敢孤身一人面对他们呢?!尤其是自己手中还有人质的情况下。

“退,走!快,带着兄弟们即刻就走!”

攻守逆转,本来前压的两个黑衣绑匪现在却是慢慢后退。

这边的沈七夜却是不急不慢的再次开口道“我想,金吾卫的人在宫中见到诸位,一定会很是惊喜吧?”

字字诛心,句句入骨!面具男子已经明白这人为何敢如此大胆了,他只是一颗石子,要的是引出这平静已久的湖水中的惊涛骇浪。

“不要动,我手中的可是你们顶头上司锦衣卫左千户魏无羡的爱女!”

寒冷明亮的刀锋已经贴上了魏不依的小脸,沈七夜身后的柳婉君眼角湿润,撕心裂肺的大声喊道“住手!!快住手!不要伤害她。”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纵使全身被缚柳婉君奋力挣扎着往前爬去,全然不顾手臂脚踝上勒出了一条条深深的血印。

“帝国可从来没有向山贼土匪低头的先例。金鳞镇府司左千户之妻女为歹人所害,卑职全力营救但人质惨遭绑匪毒手,但破获皇城疑案,抓捕绑匪共九人。总旗官英勇无畏,此功,可当晋升百户!”与柳婉君激烈的反应不同,沈七夜几乎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用着最平静的话语引爆了屋子里除他以外所有人的情绪也引爆了新的战火。

沈七夜最后一字脱口而出嘴角一扬,猛的就直接上步出拳。

而那面具男子见这小锦衣卫不顾千户妻女安危直接冲过来,眼角闪过一抹厉色,最后还是选择咬牙后退,“走!!!退出去!”

“娘亲!!娘亲!!!大坏蛋,放开哦!放开哦!!”看到远离母亲,面具男子怀中的小依开始挣扎起来,但小手小脚的,胡乱蹬扯也无济于事。

面具男子飞身后退,沈七夜也紧随其后,跟着冲出了房屋,不料房门之外迎接他的却是左右袭来的刀锋。但似是早已料到如此,沈七夜前脚才跨出大门却是突然上手抓住门檐接力卷腹,让二人的合击落了个空紧接着腰腹用力把整个身躯向外摆去。稳健落地的瞬间又是转身扫腿攻击二人下盘。

练功先炼腿,沈七夜轻功了得,这一双铁腿更是致命,刚刚一个飞膝就要那壮汉四德了命。而这二人武功本不及那四德,这一个扫腿踢在小腿之上便是如同被高速的铁棍横到一般。二人齐齐一声惨叫,就往地上倒去,可这还没完,那人还在半空中就又吃了沈七夜一个扎实的马步顶肘,整个人直接砸破木摔入了屋中没了动静。这般的狠辣决绝,剩下一人自不用多说,一招对碰便被抹了脖子。院子里面具男子和其余的绑匪正开始往外逃窜,目睹这一切更是胆寒不已。任谁也没有想到两个埋伏的兄弟不仅是埋伏不成,还没过三招就躺在了地上。

沈七夜慢步跨过台阶,顺手自那刚刚被踢出来的尸体上拔出了自己的佩刀。他振刀抖血,而鲜血未凝!刀锋锃亮,刀尖指向众人,正是那幽冥地府判官,向他们宣告了判决。

“大武律,绑架者,绑架朝廷命官极其家眷,即可视为谋反,凡谋反及大逆但共谋者、不分首从、皆凌迟处死。按律,杀无赦!”

金吾卫的号角声开始在皇城之中此起彼伏,这沉寂了多年的皇城突然间再次热闹起来。急促的号角声更是这群绑匪的催命符,察觉异变的金吾卫们已经开始向此地聚集,待他们发现情况,那么任凭他们功夫再高也不可能脱困,便皆会殒命于此。

来的这个锦衣卫并非他们所想的草包莽夫,而是一个真正的狠角。再被他拖上一会,待到金吾卫合围,那就万事皆休了。可若是不管,看刚刚这人不依不挠的的样子,是绝对不会轻易放他们走的。如何决策,事关所有人的生死,可他没有任何多余考虑的时间,面具男子深吸一口气,做出来最后的决定。

嘴唇一番蠕动,他只是一句,“你们走!我来拖住他,咱们老地方汇合!”说罢,把怀中仍在哭闹的魏不依递给了旁边的手下。

但一众忠心的手下哪里会让自家少爷殿后,皆是争先恐后要求留下来断后。

“少爷不可!!”

“少爷,我来拖住这瘟神,你赶紧走!”

“对,少爷。我们来拖住他,少爷还有大事要做,不能在此耽搁。你赶紧走!”

“…………”

与激动的对手不同,沈七夜不紧则是不慢的开口嘲讽道“商量完了吗?其实谁留下都一样的,反正你们最后都会一起上路的。”

面具男子挥手止住了手下了争吵,同样是冷冷一句回敬道“好大的口气!你不过孤身一人尔,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看镖!!!”

银光乍现,锋芒耀眼,面具男子突然出手,手臂疾挥掷出数把飞刀。刀尖裹挟杀意划破空气,寒芒闪烁编制成了一道死亡之网,自各个角度封住了逃脱的方向。沈七夜避无可避,只得退回房中。可飞刀如蛆附骨一般直接洞穿门板,也跟着射入了房中。

“叮!叮!叮!”那屋中传来几声清脆的金属碰地声。

看到这小锦衣卫被逼了回去,也不管是否打中,面具男子不再犹豫,大喊道“趁现在,走!”

一众绑匪听到听到命令直接就跃上宫墙,而面具男子同样跟着飞身上墙,最后一刻却又停下脚步回首再看了一眼为他挡刀而死去的仆人一眼,接着不再犹豫几个起落,紧随其后也远离了此是非之地地。

同一时刻,屋中。

“嫂子……啊不,金鳞镇府司锦衣卫总旗沈七夜见过柳夫人,刚刚为保安全麻痹那群贼人,卑职言辞之中多有不当,万望恕罪。夫人莫慌,卑职这就去把爱女救回,定保她安然无事!”

…………

金吾卫,三卫之一,与锦衣卫同属大武皇帝直辖。兵士虽不及锦衣卫那般有特别的要求,但身兼守卫皇城要职,最基本的就是忠诚和悍不畏死,而皇室亲兵,又怎么会简单普通呢?猎狼逐鹿,迁都北方,他们亦如锦衣卫一般平静了太久太久。

时隔多年,警戒号角声再次响起,沉默的宫城中兵甲碰撞之声,铁靴踏地之声,在层层叠加厚实的地砖上沉重的声响不断的扩散蔓延叠至宫城的每一个角落,一声一声,如同呼吸一般急促而有节奏,似是大地之下潜藏了一只即将苏醒的上古凶兽又如那激起战火的铜鼓一下一下敲打着众人的心脏………

宫道上,金吾卫的小队正极速的向御膳房靠拢。不过正如他们所担忧的一样,还未到御膳房,前方猛的就闪过两道人影。小队先是一顿,一惊,接着就是抽刀举盾,疯一般的追了上去。与此同时,队伍中的伍长立刻拿出号角,吹出一短一长之音,示意发现敌情。

而面具男子一行人离了御膳房,甩开了沈七夜,疾速向东,欲直接救近翻出宫墙遁入金鳞城。可金吾卫的小队已然遍布各个大小宫道,想要毫发无损脱离合围是绝无可能,而一但被金吾卫察觉到众人的动静,那定会被死死咬住。

众人才奔走急步,就听到愈发接近的脚步声,一行人急急停在了拐角处,如此危机时刻,还未等面具男子下令,又是两个忠心的两个属下相互对视一眼,就已经是径直冲了出去,上前引去了金吾卫的注意力。

“你们!!?等!………不可……”面具男子正欲冲出阻拦,却被其余的手下从后死死抱住。

“少爷!走!!咱们走啊!!不能辜负了阿力他们!”

许是长久未遇到如此紧急状况,又或是金吾卫只是简单的认为只是皇宫里摸进了两个无名小贼,几个小队竟真的被其引开,让合围之势化为了追击。也趁此金吾卫变动一刻,其余众人借着这个缺口成功的逃出了金吾卫的包围圈。

乘这个机会,剩下的六七人,夹着面具男子快速脱离合围奔向了最近的东门。

“少爷,前面就是宫墙了,待会咱们直接冲过去,现在城里的大部分锦衣卫和守军都被外调了,只要出了宫城咱们就好脱身了!”

“我们能走,可阿力他们该………”

“少爷!!!若成大事,何不可弃!?我们的富贵都是少爷赐给的,没有少爷咱们早就饿死街头化为白骨。为少爷死,亦是我们所自愿的,前路犹远,少爷你断然不可瞻前顾后,坏了大事啊!”

旁边的宫楼红墙正快速的向后掠去,耳中只剩那急促的风声和脚步声。主仆二人短短几句对话,终是点醒了面具男子,纵然此去一别,便是黄泉再见,虽无一句道别,但他们都是知道的,当真的选择走上这条路之后,路的尽头可能就只剩下了死亡。

事若成,遗憾也罢,悲伤也好,总是还会有悼念的人,可事若不成,那便是辜负了他们的鲜血,对不起他们的绝死之举,阎王殿前也无颜相见。

想通了这一点,面具男子心中全空,只剩下了那一件事:无论如何,决不可坏了父亲大人的安排!”

“待会到了宫门,我打头阵,咱们直接冲过去,你们务必跟紧。”面具男子冷冷一句吩咐以后,猛的往前冲了几步,跑到了最前前面,同时披上了一件怪异的黑色斗篷,奔跑之间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但说是一会,其实也就几息之间,御膳房本就靠近皇城东门,路上再次他们绕开了两队着急赶路的锦衣卫,再穿过两个院子,几人就已经是看到远处宏伟精美的门楼。

虽朱红的大门紧闭,城墙上,墙边上,早已聚集起了两队金吾卫,牢牢守住通向城外的路。

帝国迁都北方,皇帝常驻东煌,金鳞皇城再不复昔日繁华,留下一切都只是为了保持金鳞皇宫能正常运转而已。守卫金鳞皇城的金吾卫多数都是托了关系调到此处来享清闲的,当了十几年的差,一半以上的人都没见过血,更有甚者那腰间的长刀出鞘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太平光景早已磨灭了他们曾经的血性和斗志,如今突然遇事,怎能不紧张。虽说是城墙上人数众多,可那捏着长枪的手心早已经布满了汗水,一双双眼睛更是焦躁不安,可偏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有情况!”

紧随着城楼上哨兵的一声大喊,一众金吾卫的视线中便得见一个黑色身影自皇城内的一道院墙翻出,速度极快,几个起落就越过了宫门前的广场的一半,直扑众人而来。

如此情况,纵然百般不乐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站住!!!”

守卫在门口的金吾卫领队大喝一声,不见对方止步。

象征肃杀威仪的长枪由握变持,枪尖在前,齐齐向来人围去。但那人非但不退,脚下速度反而更快,猛的往前冲了几步,眼看即将四面受敌,却是在距众人一丈之处凌空跃起,身躯左转,右臂抓住黑色斗篷,喝出一词

“星罗满布!”

那黑衣男子凌空转身,斗篷飞旋,自那斗篷之下骤然飞射出无数各式各样的利刃,银光耀眼,更远处城楼上的金吾卫只觉是得见了的道道白昼流星,又似一阵剑刃飓风。接近百余把短小的利刃以黑色斗篷为中心带着风声四散飞出,斗篷如墨云,而点点锋芒化为剑雨,向着四周的金吾卫降下死亡!

“叮叮叮!”

“锵锵铮铮!”

刀锋刃尖与盔甲碰撞,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接着便是一阵痛苦惨叫,刺眼的刀芒闪过,围上来的金吾卫们如刀割麦子一般齐齐倒下,他们未带盾牌防具,只是持着长枪就冲了过来,如何能抵挡得了这死亡之雨。身上铠甲抵御了众多飞刃,可如此密集的刀风刃雨,距离又是如此之近,剑雨降下,焉能有活物?

面具男子出手的一瞬间刀锋反射光线,甚至是让更远处城楼上的金吾卫们都觉得看到了一片在白昼闪耀的点点星芒,而下一秒,自己的一众同僚就皆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本是包围的阵形此刻却让这剑雨发挥了更大的威力,一阵剑雨夺取了十多人的性命,面具男子速度不减,直直向宫门冲去。而其后的宫墙上又飞出几个黑影,紧随其后,向着宫门杀来。

浩大的宫城中,无数的金吾卫小队皆是听到了东面传来的一声声急促的求援号角,压过了其他一切声响。虽不知是发生了何事,但那持续不断的声音容不得他们再多想,立刻调头冲向东面。

而这边东侧门处,两帮人已经战做一团,刀剑碰撞之间,鲜血与惨叫充斥了大门方圆。但这两帮人,一伙是想绝死突围的亡命之徒,一方却是疏于刀剑多时,只求安逸的兵士。如此信念之下,虽是守卫城门的金吾卫人数占多,可双方的对决却俨然向着单方面的屠杀演变。尤其是面具男子,便是虎入羊群,左突右进,几无一合之敌,手起刀落之间竟然生生将金吾卫的阵仗冲散,以他为首,七八个人直接冲破了金吾卫的防御,杀上了城墙。

似这样的短兵相接,地形狭窄,江湖剑客的单打独斗的能力远胜过了结阵对敌的金吾卫,加之城墙下的金吾卫崩溃的过快,令本在城墙上占据制高点的弓箭手们还没射出几只箭矢就被迫陷入近战。如此情况之下,守卫的金吾卫根本就拦不住这帮亡命之徒。唯一的战绩就是只重伤了其中一人,让其他人多多少少挂了彩,而冲在最前的面具男子更是毫发未伤,仅仅是那黑色斗篷被划了一道口子。

他左手持一柄长剑,冲在最前,劈砍之间,右手却是不时的的射出道道夺命的飞刀,冲上来的金吾卫功夫本就不及人家,又是这样交战之间突然诡异至极的射出飞刀,一路杀来,无人可挡。

他一人身先士卒冲上城墙,手中长剑掷出,穿过空破甲,直取咽喉,竟是直接将一个迎面而来的金吾卫钉死在了支撑门楼的华柱之上,接着双手疾挥,又是如天女散花一般掷出数把飞刀,将周围的还来不及反应挤在一处金吾卫横扫一空。两招之间收割了四周金吾卫的性命,趁着这真空期,他回头大吼一句“不要恋战,快走!!”紧接着纵身一跃,跳下数丈之高的宫墙,直奔远处的城区而去。

而在他身后的几人也紧随其后,将抱着哭泣停的魏不依以及重伤的兄夹在中间,到了墙边,二人架起他,也跟着跃下了城墙。不过虽是

虽然面具男子勇猛无比,但金吾卫人数众多,还未等其他人多有动作就立刻涌了上来,将剩下还没来得及跳下城墙的五人团团围住。但毕竟已经到了城楼上,地形狭窄,金吾卫人数再多也是施展不开,一番纠缠之下也只是多了几几具尸体,并不能阻止他们靠近墙边。

眼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就要脱身,金吾卫那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再怎么费拉不堪也知道将擅闯皇宫的贼人全部放跑了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拦住他们!!!快,快!!!放跑了贼人,咱们谁都得玩完!!”站在人群最后的百夫长正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这群贼人武功高强,思路清晰,不去夺门,而攻上城墙,就是不想与他们缠斗。

这么一大群人藏在宫里,他们却一直没发现,图谋不轨什么的先别说,问题是人家还要大摇大摆的毫发无损的从你侧门杀出去。百夫长就是用屁股想都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可偏就是拦不住人家,眼看万事皆休,肝胆俱寒却突然又听闻门楼下方自己的手下又传来一声惊呼。

“什么人!!!”

绝命相斗,殿后几个黑衣人又杀退几个金吾卫,依次纵身跃下,最后一人砍翻一个冲过来的金吾卫亦是单手扶墙,作势欲跃。

千钧一发之际,那百夫长才听得城门下一声惊呼,视线中就冲出一个身影,自宫墙之下飞出,足不染尘,自一众金吾卫的头顶掠过,直直的朝着城楼上的最后一人袭来。

一只铁手,猛然袭来,直抓其脖颈,似是拎小鸡一般将那最后一人跃出的动作定格在了半空中。

楼下的面具男子见得属下们脱困,亦是心中微喜,可还未等他发出一声,视野中就乍现了那寒彻入骨而又诡异至极的一幕。

华美的门楼下,自己朝夕相伴了十数年的仆人正在那半空手舞足蹈,挣扎不停,那一只不知何处袭来的死亡之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后颈,将其悬于了宫墙外。剧痛与窒息感之下,他双手发疯似的往后乱抓,双腿毫无规律在空中乱蹬,欲摆脱这索命铁爪,纵然戴着黑色的面巾也可见其因痛苦而狰狞扭曲的五官。如是一条被掐住了鱼鳃,提出水面游鱼,正徒劳挣扎跳动。

静!死一般的寂静!

突如其来的异变,生生抹去了刚刚激烈的喊杀声,镇住了门楼下的一众金吾卫也让门外正欲逃离的面具男子一行再迈不出一步。刚刚死命相斗,一众金吾卫都难拦其去路的江湖剑客此刻却变成了一条即将窒息而死的池鱼,眼看着他手脚动作渐渐变软,无力,那扑面而来的绝望之感,怎能不让人脊背发凉。所有人的视线皆是集中到了那挣扎的手脚逐渐变的可怜,以及身后掌握其生死之人。

乌黑如墨的飞鱼服,手中绣春刀寒光摄人,脸颊纹着道道怪异的纹身,似是撕裂黑夜的闪电一般撕裂了他的侧颜。来人正是锦衣卫金鳞镇府司的一个小小总旗,沈七夜。

宫门外的目睹这一切面具男子目眦俱裂,四指深深陷入掌中,他怎么也想不到绝望和喜悦来的如此之快。

宫墙上的沈七夜一言不发,左手用力将人移开一点,微微歪过头去与宫墙之下面具男子隔空对视,随后那嘴唇慢慢勾起,魔鬼般笑道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我说过,你们,是跑不掉的!”

本就骇人至极的一幕再加上阴寒的笑声,城楼上金吾卫们只觉得自灼热的六月天里坠入了腊月的寒冬,一股寒意自脚下往上冷彻了全身。

但,或许已经是习惯了舍弃,学会了忍受,看着门楼上痛苦挣扎的仆人,面具男子在这次抉择之时却没有了半分犹豫和痛苦。

咻的一声,星芒破空,又是那致命的飞刀。不过此次它的目标不是金吾卫亦不是沈七夜,而是那苦苦挣扎的黑衣人。

事发突然,沈七夜也是一惊。但好在二人之间的距离较远,还是给了沈七夜反应时间。

只听得他大吼一声“起!”接着猛的一脚蹬在城墙上,手上用劲,将手中的黑衣人整个提起,甩入了宫墙之内。尽管沈七夜反应神速,可那噬魂的飞镖还是命中了那黑衣人阿四的大腿。虽不致命但依旧上血流如注,再被沈七夜这么一掐一摔,已经去了半条命,此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首先反应过来的百夫长手指指着来人慌忙喊到“你,你是何人!!”

沈七夜头也不回的道“锦衣卫金鳞镇府司,总旗官沈七夜!还不快快通知你们统领去御膳房搭救魏千户的夫人和李姑娘!还有,这个人,速速收押,决不可死!”

语毕,已是翻身跃下,向着即将跑入城区的面具男子一行人追去。

wap.

?t=2022112408485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