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五十八章 夜斗

第五十八章 夜斗

“伯父,不可不可啊,上次便是多有叨扰,沈烨万不可再麻烦于您了啊!”

“贤侄说的哪里话,我们管家啊,刚刚在码头与咱们乡民们买来了几尾刚刚打上来的黄鱼,正好啊,此番沈小姑娘也在,晚上啊我让内人亲自下厨,让咱们尝尝鲜,尝尝这武定一绝啊!上次贤侄你忙于查案,我不便久留,未能畅谈。这次啊,咱们可得是酌上两口小酒,好好详谈喏。”

宋小姐一番突如其来的邀请可是把沈烨给吓了一跳。不过今日偶遇到,倒也恰好是好给宋小姐解了围。若不是这宋伯父也刚好来此。就方才那般紧张至极的氛围,那这镇安街上,今日是定要见血了。兄妹二人方才右手皆是已经按住了刀柄,直到刚刚亲眼看着这刘子文一帮人等退去,对面街边的沈七夜那边也重新戴上斗笠,隐到了人群中。这空气中弥漫的紧张氛围才算是消减而去。但肃杀的气氛,才是微微淡去,这宋家父女可又是给沈烨吓了一跳。

“不不不,伯父,此事不可不可啊。上次府上叨扰许久,沈夜心中已是万分愧疚。如今更是公务在身,耽误不得啊!”

“贤侄这说得什么话,刚刚小女才说的你公务已了。此番沈小侄女也是来接你回京。哪里来的什么公务在身?沈贤侄你莫不是觉得不好意思?那老朽可得和你讲讲喽,这救命之恩再造之情,岂是一顿饭就可报答的?许是别人家是吃饭送礼,便已觉还清。可要是放到宋某这里,这恩这情可是得记一辈子的。且不说不日之后我们也要即日启程回乡祭奠家母,不知何时才又能相见,再说了我与贤侄你知交莫逆,相谈甚欢。也算是往年之交,便权当做好友相聚。这有何不可?”

宋清风双手紧紧抓着沈烨,眼中满怀期待,再加上这一番诚恳言辞。实在是让沈烨不知该如何回绝。

一旁的宋小姐更是拉着沈小鱼的手再’添油加醋’一番“是啊,正是如父亲大人所言。沈大哥,雨静曾言过,我无法做那猫头鹰日日报恩,可救命之情当永留心底。就算不然,咱们也是好友,挚友之间上门一聚何来不妥?小鱼儿妹妹已经答应了雨静之请,沈大哥你莫不是要食言做那无信之人?”

“啊,不是,我..没...”被夹在中间的小鱼儿是被说的头晕目眩,刚刚才剑拔弩张,此刻却是有口难言,哪里应付得了,脸上泛起一阵苦笑。

“......”

一番推脱,沈家兄妹还是找不出来那拒绝之由。最后,便跟随着宋家父女的马车悠悠回府。

当然了,这邀请正好是应了沈烨的下怀。今日街上遭遇对峙,虽是最后大家都收住了动手,但沈烨明确的感觉到了街上气氛的非比寻常。绝非只是沈烨所跟踪之人准备动手,刚刚的街上关注着宋小姐马车的目光绝不止是一个。旁边更还有像刘子文这样意图不明的搅局者。

说实话,短短一瞬沈烨着实是捏了一把汗。心里的猜测也是愈发的坚定。这安宁祥和之下的武定城里,定是有那么一个大事件在酝酿。大到他们甚至不惜当街动手,且这个大事必是牵扯诸多。种种迹象和近日里沈烨了解到的各种奇怪信息都表明一个事实,宋家手里定有什么是他们志在必得的。而且联系到了上次宋伯父所言,宋家曾在前晋朝中为官,那么有关这个诚王的猜测,在沈烨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无论何种缘由,再次登门造访宋府是必行的。不止是为了更深入的调查,也是为了保护宋清风一家。武人的直感告诉沈烨,刚刚街上埋伏之人,绝非泛泛之辈。

眼见马车远去,街道另一头的马来也停止了跟踪。

‘听宋老儿他们的谈话,刚刚那个小白脸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莫不是那天山上的另外一位锦衣卫?既然有锦衣卫跟着,那这次便只能作罢。只是可惜了今日大好的机会....’

马来仔细看了身后,确认无人跟踪之后,兜兜转转进了一个小巷,准备绕一圈再去找那自己该死的兄弟。可回过头的瞬间,一个黑色的身影陡然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马大哥,刚刚你可知,你后面有个小尾巴?”

“什,什么?可是锦衣卫吗?仙子?”

来者正是戴着狐狸面具的赭羽,不过此番她也显得的有些不同寻常,话语中带上了些许严肃。

“不知。不过,瞧他的样子,刚刚是准备动手的。而且,今日街上除了我与师妹,我明显感觉还有一人也在窥视着宋家小姐。不过那人功力高深,吾与师妹皆是有所察觉,却都未能找到他所在之处。”

说到这,马来也脊背一凉,按江湖说法,武学造诣上他只算是一般的江湖游侠。可就连他也察觉到了刚刚街上气氛的不对。赭羽仙子再这么一说,他心中甚是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动手。不然,还真不知这街是谁是螳螂来谁是黄雀,谁又是那持猎弓之人。

“既然有高手,那,仙子。咱们是不是....”

“无妨。不过,咱们现在这边只有你与杨大哥,还有我与师妹四人。刘猪头府上那些人我们是信不得的。冲门劫人这个暂时先不要考虑。今夜我与师妹先行夜探宋府,我倒要看看那人是不是宋家从哪里请来的大神。”

“那仙子,我与杨二要不要一同前去....”

“不必。你今日为人所跟踪,先暂时稳上一夜。看明日那人是否还追着你不放。”

沈烨与沈小鱼跟着回了宋府,这宴席必是少不了的。只是时至傍晚宋清风仍是不愿意放二人走,二人又是一番‘推脱’,最后还是宋清风一句“已经差了下人,前去武定锦衣卫衙门禀报二位在此过夜了,无须多虑。”

如此,沈家兄妹二人便‘勉为其难’的决定留宿一晚。

不过,沈烨本就健谈,与宋清风促膝长谈一番确也投缘,只是沈烨几次旁敲侧击询问都被他巧妙的避开了。至于沈小鱼,有着宋家母女所在自然也不会寂寞。刚刚宴席之上,那盘酸菜鱼和武昌鱼已经把她给彻底征服,甚至还极其有原则的劝了大哥一句。女孩子在一起自然是有无数的话题可以聊,客厅里面沈烨与宋清风坐在了主座上,三个女子在侧席上也是聊得极其开心。以至于到了就寝时间,宋雨静直接就拉着沈小鱼到了自己的闺房准备彻夜详谈。

入夜,热情好客的宋清风一家却是让沈烨有些招架不住,直到被宋清风亲自领到了客房嘱咐他早生歇息,沈烨这才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遣走了服侍的小丫鬟,吹熄了房中蜡烛,沈烨却没有真正躺到床上,而是抱着自己以布包裹的苗,刀坐在窗边,静静等待。

.......

三更时分,皎月悬天,万籁俱静,纵然是这边繁华富宅区此刻也已是灯火稀疏,了无人影。白天的太阳有多热烈,这夜晚的月就是更加的皎洁明亮。深色的天空为一盏明灯点亮,晴空上的朵朵白云更是闪烁银色的光芒。繁星满天,夜风微微,宋家大宅外的长街上一人正缓步而来。

她袅袅而来,待到走近些,却是停住了步子。歪着头看了一眼那匾额一眼,似是确定来对了地方。

接着她回过头来,笑嘻嘻的道“呀,这么大的月亮,这么好的地方,怎么会藏了只大老鼠呢?!”

“呵,这么深的夜才敢出来逛,还戴个面具,你是哪里来的丑八怪?!”阴影中也慢慢走出一个身影,头上戴着斗笠,光着膀子,手里面握了一柄长刀。

“牙尖嘴利!着实该打!”

“一般,一般!过奖,过奖!”

夜风渐停,月芒坠于互相讥讽的二人身上,沈七夜终于看清这来人是何模样。

那俏脸上一个狐狸面具,后面简单的扎着一个高马尾,黑色的斗篷披在身上,看不清下方是何样衣裙,可衣裙加身,斗篷覆之,却还是难以掩住那宏伟的山峰。

这般宏伟惊人,如此妖魔鬼怪,让沈七夜也是吓了一跳,定睛再看了两眼,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吐槽道“靠!你是哪里来的妖怪,怎么生的这般模样!”

妖怪?她赭羽游走江湖已是几年,多久了是夸她美艳无比的人,也有人那她蛇蝎美人,却从未听人喊她妖怪过。这又一顿讥讽,赭羽如何忍得?“妖怪?哼…看来啊,有个坏孩子需要被管教管教了呢!”

她伸出纤手,往斗篷领处一拉,轻捏一角直接挥手向上将黑色斗篷甩开。斗篷飞空,又听得一声微若雨落般的轻响,月光下一道寒芒自赭羽手臂飞出如毒蛇吐信直向沈七夜面门而来。

沈七夜正准备瞧瞧这斗篷下面藏的是什么妖怪,哪想的飞来寒芒!他瞳孔放大,心中只惊一声“好快!!!”

一言不合便动手,着实打了沈七夜一个猝不及防,按理来说,平日了干这种突然出手偷袭勾当的都是他来的,今日却着了道。

沈七夜下意识的挥刀格挡,偏头闪避,将将避开。绣春刀并未挡住飞来的流星,可却砍中了别的东西。金属反射月芒,他才惊觉这流星后面一细铁链相连接。

“飞流星!!!英雄络!!!是绳镖!”心中大寒,沈七夜也不管狼狈直接就是一个驴打滚躲过回拉的飞流星。

余光中他也终于是看清了这妖怪的真面目:红衣红裙,裙子不长,下踩一双黑色绣花长靴,纤腰肥,臀,至于那上身,自是更不用多说,远比沈七夜想象中的还要宏伟壮观。可来不及他多看一眼,那绳镖收回,那红裙女子秀手绷肘回弹,金针入地,又是一个劈镖砸来!

而此刻,那飞空的斗篷才刚好全部落地!

沈七夜一脚蹬墙避开这劈来的飞镖,赶忙起身凝气。

赭羽见状,亦是猛的用力收镖,不给他抓镖的机会。秀发飞舞,倩影回身,红裙飞起尽显飒爽英姿,她玉手收短绳子,其尖流星再次飞舞,步步而来,正是那玉带缠身战四方!

如流星骤雨般的攻击是让沈七夜苦不堪言,几是难以招架。自己手里的是短兵拿对面对手的软兵器毫无办法!何况自己的玄铁护臂还没带在身边,不过就算带了亦是被其天克,根本近不了身。所幸长街宽敞,倒是让沈七夜有了来回闪避的空间。但也难有还手之力,只得不断后退。不过借着月光,他也发现那乱舞的流星并非绳镖,而是更大一些的绳锥!不过也因之目标更大一点,借着天上明月光他刚刚才将将躲过了夺命的一击。

那长腿,那玉颈,那纤腰,若是放在寻常啊,沈七夜他肯定会驻足停留好好欣赏品论一番。可现在那娇美身躯上处处迷人地方却飞出一道激射的流星!这多变的攻击方向,根本让他无法提前预放,抵挡不得,只让沈七夜心里是不断大呼,卧槽!!!

“嗖嗖!”的破空声响彻在寂静的长街镇上,那绳锥划过青砖留下道道痕迹,更溅出无数火星,其声在万籁俱静的深夜里显得尤为刺耳。这边的赭羽虽暂时占据了上风,但心中也是颇为惊呀!这家伙虽说看似是左滚右爬前后蹦跳的,但其身法却是极其高超,看其貌似狼狈可自己几次迅疾的攻击却是都被他躲过了。

“不可,这武器本就是要出其不意一击毙命的。不可再给他机会了!”赭羽又一次收镖收绳缠在了腰上,可手中却是拿起了绳锥的另外一头,在空中旋转蓄力,接着又是那修长的玉腿,秀手一抖,修长玉腿缠绳一蹬!

手中动作不停脚下步伐变化不断,是如舞亦如火,美与力皆现,刚冷兵器与柔美身躯,飞舞的青丝红裙,旋转的流星兵器,正如炽烈燃烧的火焰般奇幻美丽惑人心神,却又灼人万分不可触及!不怪古人会喜欢美人舞剑,此情此景,那燃烧的火焰她灼烧的是人之心神,只叫一个叹为观止!

不过亲身面对这如火一般攻击的沈七夜那是叫苦不迭。

“!!!流星锤!!!!!”

“还是双头龙!!!(具体武器可见绣春刀2中的郑掌班)”

沈七夜心中是骇然无比,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美艳女子使得竟是这般武器。

不过这次这红裙女子的动作还是让沈七夜有了些许反应的空间,他横刀格挡,可那流星锤其势之大砸在刀面上又带着刀面重重的砸在胸膛上。

“唔..日了.”胸膛上一声闷响,沈七夜只觉得五脏肺腑都是一震动,他重重退了几步,大呼了两口气才是缓了过来。

可还未等他缓过气来,那流星锤再次袭来。只是这般奇门兵器用多了,要的就是奇和疾,用多了便不是那般致命了。

赭羽的动作快,流星锤更是飞快,可沈七夜的动作也不慢,他又是一个闪身避开的同时手中绣春刀斩出,故意缠住流星锤后的铁链。流星锤一时无法及时收回,便给了沈七夜机会。他左手抓链,大喝一声,立住八字步猛的一拉,便让这红裙女子尝试了什么叫做天生神力!

高手过招,一切便都在电光火石之间。那一端的铁链之上传来突然的一股巨力,手中仍然抓着铁链不放的赭羽竟是直接就被其带飞出去。如此蛮横的力道让赭羽也是猝不及防,而另外一端的沈七夜已经是抬起手臂准备一个顶肘撞去。

而见他抬手,赭羽直接松开铁链,右手摸向腰间,不过饶是她反应神速,被拉的一瞬间就已松手,可饶是如此也差点摔倒,踉跄了两步才稳住了娇躯。二人距离一瞬拉近,而一端的沈七夜不敢大意,注意力高度集中,才见她摸向腰间,借着月光他便认出了那武器。

“是九节鞭!?我滴个亲娘啊!这女的怎么全身上下都是些怪武器啊!!!”沈七夜止住脚步放弃这难得的机会,收回刚刚想要近战的想法,抬起手来就是一声大喝开口喊道“妖怪!!!看法宝!!!”

二人的动作神速,一切动作判断都是一息间,才见他抬手大喊一声,赭羽下意识便是来回劈出四鞭打下那袭来之物。可铁鞭打在那黑漆漆的东西上并无是金属碰撞的声响,更无打到硬物的触感。赭羽定睛一看,才发现那被她打得粉碎之物原来就是那混蛋头上戴的破斗笠!!!

而那混蛋借着她停步的这个空隙直接飞上墙上瓦,向远处遁去。

“混账!!!卑鄙!!!”赭羽再也沉不住气,直接开口怒骂!本是肌肉记忆般的反应,却被这人利用当了逃跑之机!更可气的是那混蛋上墙之后居然还不忘调侃道“你这妖精生的这般害人模样,老衲我好不容易心动一次,你却让我输得这么彻底!!!焯!”

而墙上的沈七夜说一句,头也不回的就跑踏瓦飞奔。赭羽酥胸起伏不停,手中九节鞭直接被她当做了流星锤射出,可沈七夜打架的本事不如她,逃跑的功夫却是不弱。那九节鞭将数块石瓦砸得粉碎,却未沾到沈七夜的一片衣角!

一击不成,怒火中烧的赭羽再顾不得别的,飞身捡起流星锤便向着沈七夜追去。

“没种的混蛋!!!看我今晚不撕你那张臭嘴…!!!”

二人的身影才是远去,宋家大宅里还未睡着下的宋清风和沈烨的屋外却又同时传来了一丝轻响!

wap.

?t=2022112408490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