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七十一章 死战 (其一)

第七十一章 死战 (其一)

沈烨一声怒吼,如虎啸山林龙鸣九天般惹得此方空间为止一颤。隔得近几盏明灯更是在音波中摇曳不止,几要熄灭。在其身后的小鱼儿更是急忙捂住了耳朵。

只是面对这声歇斯底里的不甘,文必胜却是没有多少反应。他低下头去,沉默一番后,抬起头来淡然的回了一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们若是命大,便来试试能不能报仇你吧!”

谜底揭开,沈烨的怒吼的回音也在宽广的空间里慢慢远去。

事已至此,场上几方人马心里都明白,今夜,不杀绝其他人等是断然没有活路的!

普安最先挥了挥手,开口道“给咱家杀!一个,不留!!”

这声吩咐下,沉寂了数十年的地宫终还是逃不过身为城池的必然命运。城池建成,本质上便只有一种用途--厮杀!

地宫城里响起里迟到许久的喊杀声,五十几个死士宛如嗅到腥味的飞蝇一般分成两拨迅疾围向了沈家兄妹三人和屋顶上的文必胜。

“小夜,鱼儿,等办完了这差事,咱们兄妹街上吃酒去!”兄妹三人脊背相抵,大哥沈烨做完了最后的交代后,兄妹二人亦是高声回道“杀!”

沈烨单手持刃,只身一个向着冲来的一众黑衣死士发起了反冲锋。

双方离得本来就近,不过四步就是短兵相接。沈烨手中长刀挥圆,一刀逼的领头的几人止住脚步。脚下踩实,向前挪步,又是一是个范围极广的挥斩。两刀无缝衔接,生生将聚在一起的一众黑衣死士冲散开来。

周围空出一片空间,沈烨瞅着左侧一个撤步稍显迟钝的黑衣死士就是直砍下去。苗,刀修长,那人眼中得见寒光一闪,还不及抬手格挡,刀锋斩在其右肩上,一只手臂连带着手中紧握的武器被齐齐砍下!那人一声凄厉的惨叫,也是激发了众人的血性,长刀长剑齐齐向着孤身一人的沈烨招呼而去。

沈烨收刀格挡,此时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展览无疑,那些刀剑隔的好远就被沈烨的刀锋逼退。横扫的刀锋与手中兵刃一番磕碰,震的几人虎口生疼。而沈烨似是背后有眼一般,一刀挥圆,达到顶点后猛的反手握刀向着腋下后方就是一个反刺。

身后正欲偷袭的黑衣死士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刺,直接被穿了个透心凉。

而身后其余两人瞅准他长刀插在人上还没收回,挥刀就要砍下,却只闻身后一阵风声,下一秒,后脑突然遭针扎一般疼痛苦,接着便再没了知觉,软软倒在了地上。

沈烨正握刀把,一声怒喝,抽出长刀又接一击拔刀斩!刀锋由下而上,其上沾染的鲜血飞溅而出,霎时间空中洒下一片血雨!

沈小鱼抬手架弩,两只弩箭帮大哥解围后,那弩箭也是射空,她一手持弩一手摸向了大腿上的箭袋。那平日爱笑的俏脸此刻神情严峻丝毫不敢放松,眼看大哥解了围,目光赶忙就转向了另一边的二哥。

与大哥不同,沈七夜“本天师在此,谁敢与我一战!”一声怒吼,便是与几个黑衣死士战成一团,如是猛虎杀入群狼,他左突右进,玄铁护臂与数柄刀剑接连磕碰,飞出一串串火星。

群狼虽恶,但何能掠猛虎锋芒?!一刀砍来,沈烨手掌迎接而上接住刀锋,那黑衣人欲要抽刀,长刀却是被他抓在手中纹丝不动,沈七夜右手反手就是一拳砸在那死士的脸颊上。

铁拳带着神力,直接把他整个面骨击碎,那神威力道带着他整个人转了半圈,接着摇晃两步后便一头载在地上没了生气。

见着同伴熟悉的脸庞直接凹陷下去,这骇人听闻杀人的手法和力道,直让其他几个黑衣死士椎骨生寒,遍及全身。惊恐之下,手中长刀死命挥砍却都是砍出一串火星。他们长刀急挥,沈七夜却比他们还快。或挡或接,一番乱斗,众人竟未能伤其分毫。

沈七夜两手外摆,拨开袭来的刀剑,抓住机会猛的就是侧身一个肘击,狠狠的砸在旁边一个黑衣死士门户大开的胸膛之上。

刺耳的“喀嚓”声中,那人肋骨断裂,胸膛下陷。而沈七夜也随之他倒下,落地一个前滚,猛的起身一声暴喝,竟是把那跌倒在地的黑衣死士举过头顶,砸向了其余被打的发愣的几人.....

远处的普安看的心焦无比,这三个锦衣卫当真是难缠至极。尤其是那沈烨和其兄弟,一人个刀法精湛无比,手中苗,刀挥舞,自己一众手下是无人能近其身。而另一边的沈七夜就不必说了,当真就一头悍虎扑入狼群,是左扑右咬的,惊的群狼夹尾颤抖。他本以为能很快解决掉三人,好集中人手对付这锦衣卫镇抚使文必胜,可未曾想这沈家兄弟两个也是下三段巅峰的好手,动起手来更是凶恶至极。这边围剿沈家兄妹的一半人手,才是照面就折损了几个,而另外一半对付文必胜的人却也是不容乐观。

那文必胜手中飞刀例无虚发,几个冲上去黑衣人直接被他手中飞刀夺去了性命,近处地面几具尸体都是直接被一刀封喉。如此情势,其余人只是远远观望再不敢贸然上前。那屋顶上的文必胜甚至于都没带挪过地方,丝毫不把这些黑衣死士放在心上,倒是兴致勃勃的看着另一边正在鏖战的沈家兄妹三个。

一下就没了五分之一的人手,普安看的是心都在滴血,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文必胜定然是上三段里宗师之境的人物了,只凭自己这些不入流的手下,人数堆的再多也是徒劳。

心里一番挣扎,普安只得无奈向着刘痴书开口道“刘大人!这几个贼匪甚是凶恶,非是咱家出手不可了。还请你让这二位仙子也一同出手,否则,这样拖下去,咱们人都要死光了!”

普安也不想有求于人,但这也是毫无办法,这武人间一旦拉开了差距是很难用少量的人数去弥补差距的,尤其是像沈家兄妹三个这种杀伐果断经验丰富的锦衣卫。

更何况,今晚本来只是先行来地宫查看的情况的,带的人本就不多。如此这般耗下去,就算能杀得那三个锦衣卫,自己的人手也要折损殆尽了。

而刘痴书心中也甚是焦急,战况堪忧,这旁边可是还有一个根本处理不了的文必胜虎视眈眈,只怕真的会应了那沈烨的话:他们和那三个锦衣卫死磕,中了那文必胜驱虎吞狼之计,反倒是最后便宜了他文必胜。

听到了普安的请求,他不敢怠慢“仙子!眼下情况万分危急,请赎老朽唐突。还请而位仙子不吝出手,对付那三个锦衣卫!”刘痴书毫不犹豫,朝着赭羽也是深深一躬,满是诚意的开了口。

赭羽回过头来来,嫣然一笑,只是脸上覆着那狐狸面具刘痴书无法得见。

“既然刘大人都开口了,赭羽莫敢不从!如此这般吧!啊岚,你好生护好那诚王爷和刘大人,师姐我这就去会会这金鳞第一的名捕!”

语毕,她纤手摸环绕在腰间的翾舞,几个起落就是来到了沈烨身前。

而靛翎得了师姐的令,也是拔出了辟水宝剑,警惕的站在了刘痴书身后。

这边的赭羽飘然落下,挡在了沈烨和一种黑衣死士中间,她纤手轻摇,红唇微启道“你们便去保护好你们家王爷吧!这里有奴家就够,你们可不是这小郎君的对手,待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的!”

身后的黑衣死士听得此话,如蒙大赦。他们自知不是沈烨的对手,早就想远离这瘟神了。得了令,急忙就直奔赵旷身边,给二人腾出了空间。

见到赭羽出手,普安压力顿时小了不少。他扭脖伸手,一番舒展后,也是脚下轻点,直接飞到了文笔胜旁边的一出屋顶上。说是屋顶,但这地宫城都是地面城市的缩小版,只有正常屋舍的一半之高。

二人遥遥相望,文必胜脸上和煦的一笑道“我之前就一直觉得公公气息不对,原来却也是个高手啊!没成想,这太监也有五段境的高手,文某倒是好奇的很啊!你这活都没有了,丹田可还蓄得住气吗?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没激到普安,却是把远处的沈小鱼给逗笑了。平日里这文必胜对他们向来是和气至极的,下属上司心里无不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记忆里就没见到他和谁红过脸,却不知道这文大人说起别人来也是这般毒舌。

沈小鱼忙里偷闲的回首看了一眼,却又听得二哥急切喊道“鱼儿,鱼儿啊!快动手啊!二哥撑不住!”

她这才反应过来,这可是生死搏杀,对付文必胜和大哥的人都撤了,那二哥就这边要面对的人可就多了!

“二哥莫慌,小鱼儿也!”回过神来,她小脸止住笑意,把小弩放好,举着绣春刀就冲了上去。

沈家兄妹和一众黑衣死士打的是难舍难分,而武定上两位真正的高手却是沉默不语。

刚刚话语没有激到普安,文必胜倒也不奇怪,毕竟他也只是想拖会时间罢了。

一声急促的尖啸自地下空洞的入口处传来。城内众人听得皆是一顿。心中皆是明白,响箭一声,这应当便是外面那队弓弩手了。

这该来的还是来了,今夜却是再难平安无事。

wap.

?t=20221124084909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