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九幽天师 > 第十四章神秘人

第十四章神秘人

澄清的天,像一望无际的平静的碧海,强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动着,宛如海面泛起的微波,润红的娇阳为晴天添加了一抹色彩,在这轮烈日的照耀下,一栋高档的别墅屹立在闲适幽静的园林中,在别墅内,一个20多岁坐在地上的年轻人和一个躺在地上的老头对峙着。

“人真不是你杀?”周涛再次反问,作势又想踹老头一脚,他发现踢人还有些上瘾了。

“真,真不是我杀的,多大的仇怨啊,我至于杀人嘛我”,看周涛又想踢他,老安急忙摇头否认。

“那你想坐实这是凶宅的目的是什么”

面对周涛的质问,老安没再犹豫,说道“哎,说起来惭愧,这都怪我家那臭婆娘啊,富贵日子过惯了,现在我破财了,豪车没了,大房子没了,存款也没了,那老婆子一下接受不了,精神就出了些问题,我想着用我仅存的一点钱把这个房子买下来,可一旦这个房子被证明不是凶宅,那我的钱就远远不够了,我也是没办法呀我”,说完,老安颓然了,像是又苍老了许多。

听完老安的话,周涛也陷入沉默,“真是商场如战场,一朝落败,那种从高处摔落的感觉真是痛啊,不过我还是要成为有钱人,不然我连体验从高处摔落的资格都没有,那岂不是更可悲”。

虽然有些感慨,但自己心中的那些疑点也都得到了解决,周涛长出了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尽管自己不算是个好人,但遇到可能是凶杀案,他也不可能装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袖手旁观。

“故事虽然很精彩,可辨认这凶宅没问题,是我的任务,所以,抱歉了”周涛低声说道。

最终,老安走了,周涛打开手机,看到直播软件弹出许多消息,他将软件打开,是广大网友给他发的私信,大多数人在问,主播还活着吗?还有人在问昨天是什么情况,怎么到了卧室就黑屏一片了,只有恐怖的惨叫和嘶吼声传出。

这些网友真是没良心,自己带他们探险,他们盼着自己去死,周涛合上手机去洗漱了一番,准备去一趟丧葬一条街,昨晚,他看见了啊飘,他还觉醒了煞气,他的人生观都被颠覆了,他满肚子的问号,他急需一个答案。

来到丧葬一条街,周涛一刻没有停留,直奔那天他买东西的那家丧葬用品店。

“老板,老板,老板在吗?”还没进门,周涛就已经大声呼唤上了。

“诶呦,您来了。”听到呼唤,一个老头从里屋中迎了出来,看到是周涛,连忙热情招呼,这个老头正是那天给周涛卖东西的老板。

看着周涛那副着急的模样,还没等周涛说话,丧葬店老板却抢先开口了,“您有什么事吗?”。

周涛一把拉住那老头,“老板我问你,你送给我的那个荷包,里面装的那个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老头眼睛眯着,脸上的微笑继续保持着,没答反问道,“那个荷包您打开了?”,周涛点点头,“那您看见啊飘了?”,周涛点点头,老头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一些。

老头一把将周涛的右手拉了起来,将他的手掌翻过来,看着周涛掌心处的烙印,老头笑得更开心了,整张老脸像一朵绽放的菊花。

“哈哈哈哈哈哈.....”老头足足笑了好几分钟,直到看周涛眼中露出嫌弃的神色,他才停止了狂笑,干咳几声说道,“咳咳,那您的身体有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现象?”。

周涛想着自己的谜题还需要这老头解开,没顾上嫌弃有些神经质的老头,又点了点头,“我的身体中有黑气溢出,那个荷包里的印玺是什么东西,那黑气又是什么?”,周涛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个印玺是什么,您现在还不需要知道,没到时机,告诉了您对您没好处,至于那黑气,您外公应该曾经告诉过您,那个叫煞气,您继续修炼您外公曾教您的那套功法,会加强您对煞气的控制,否则一旦煞气攻心,您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魔头。”老头笑容消失了,语气很是严肃。

周涛听老头这么说就有些不忿,刚刚这老头问的问题自己全部都回答了,轮到这老头了,他却遮遮掩掩的,“我说你这老头不厚道啊,我对你的问题知无不言,你却吞吞吐吐,什么意思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外公给我功法的这件事?你认识我外公?”

“不告诉您,是对您好,等日后时机成熟了,您自然会知晓,至于认不认识您外公,我忘了告诉您,您外公的那本笔记是我给的”,老头重新恢复了笑容。

“你就是那个神秘人?”周涛有些吃惊。

老头笑而不答。

周涛见老头不说话,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那你总可以告诉我,那印玺有什么用吧?难道作用就是给我烙印个花纹,激活我体内煞气用的?”。

“也可以这么说,这个印玺将来很重要,您要好好保存好,不过,这印玺还有一个小作用,您将它放在您右手掌心处,再诵读救苦经中的度鬼篇,可将停留在人间的亡魂送入地狱,您可以给我看看您的煞气吗?只要您运转功法,然后感应您身体中游动的那股气,他就会出来”,老头一脸的期待。

虽然外公传给自己的功法自己一直也没练出什么花样来,但是自己作为锻炼身体,也偶尔会练练,所以也很是熟练,此刻按照老头的说法,周涛连起来那个功法,很快,周涛就感觉自己小腹位置有一小团气体出现,很像是想放屁的那种感觉,但是这股气没有向下走,而是沿着周涛的身体向上游走,一直到了周涛的右臂,继而从他的右手掌心处出现了一团黑气,不过这团黑气非常淡,连昨晚黑气的万分之一都没有。

老头很是满意的点点说,“您以后继续修炼,这团黑气还是会慢慢壮大,而且用您的意念,可以控制这煞气,不过还是需要您多加练习”。

离开丧葬一条街,周涛准备回家找找外公留下的那个笔记本,再仔细研读一下,之前自己不敢兴趣,好多记录的东西无法使用,但现在有了煞气,他想再试试。

这一趟丧葬一条街之行,虽然没有问出那印玺的来历,但也收获颇丰,知道了怎么控制煞气,还知道了怎么超度亡魂,这让周涛也很是满意。

在周涛走后,之前穿黑袍的神秘人再度出现在丧葬用品店,丧葬店老板看着黑袍人说道,“将一部分的印玺教给了他,那个力量可能会感知到,这么早,会不会不太好”。

黑袍人再次用他不男不女的声音说道,“现在他还弱小,激活的力量也微不足道,感应到的可能很小,不过我们也蛰伏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会会那个力量了”。

坐在公交车上,周涛拨通了王硕的电话,“喂,老周”

“竹竿,你现在忙吗?不忙来我家一趟”。

“啊,行,你小子是不是想通了?”王硕声音带着些兴奋。

“你一会来我家再说吧”,说完周涛就挂了电话。

王硕这边接完周涛的电话,把宠物店的工作交给店员,自己开上那破烂的金杯直奔周涛家而去。

回到家中,周涛从床头柜的抽屉中拿出一个老旧的木头盒子,打开盒子上的暗扣,从和盒子中拿出两个泛黄笔记本,笔记本整体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不像纸,不像布,反而像是皮子所制成的,有很强的韧性,至于是什么皮子所致,那周涛就不得而知了。

周涛打开第一个笔记本,这上面记载了自己学习过的风水和奇门遁甲的学说,这上面的内容周涛从小到大翻看了无数遍,上面的内容早就烂熟于心了,而另一本笔记,周涛就比较陌生了,具外公所说,这上面记载了许多驱鬼除魔之术,但自己一直不相信鬼神之说,而且外公也不愿自己接触鬼神这方面的东西,所以这个笔记本只是自己当初第一次拿到手出于好奇翻弄了一下之后,就再没打开过了。

今天回来,周涛也主要是为了找这第二个笔记本,毕竟自己以后要长时间和那种东西打交道了,多些了解也是好的,正当周涛准备仔细翻看时,“叮咚,叮咚”,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估计是竹竿那家伙来了”,周涛心想。

然而打开门,眼前之人却让周涛大吃一惊。

wap.

?t=2022112413211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