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九幽天师 > 第十七章 阴物

第十七章 阴物

夕阳已经倾斜,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亮白色的金杯车正等红绿灯,车上坐着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人对另一个人说,“老周你确定两个玉器都有问题?,那杨哥见到的那个白衣无脸女人是不是就和那两个玉器有关?”

“我现在还不确定杨哥见到的无脸女人是不是和那两个玉器有关,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两个玉器确实有问题,那个手串虽然是极品和田玉所制,而且红色的沁色也很漂亮,可那沁色确是带刺的玫瑰,那是手串长时间泡在血液中才有的沁色,”

“我还从手串的沁色中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煞气,就算那手串和无脸女人无关,长时间佩戴也对人体没什么好处。”

“嚯,这么邪性,那你怎么不把这事告诉杨哥?”王硕有些想不明白。

“现在不告诉他最好,你看他现在都成啥样了,再刺激一下,估计离归西也不远了。”

“那倒也是”,王硕点头表示赞同,“那那个龙阳玉又是怎么回事,你们把那玩意都吹上天了,怎么还会出问题”。

“至于那龙阳玉”,一时间,周涛像是不知从何处开口,组织了下语言说道。“至于那龙阳玉我如果没看错,那东西应该是一件阴物”。

“阴物?诶,我说老周,你能不能不要搞这专业术语,阴物又是个什么玩意”,王硕又一次被周涛搞蒙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个蒙古人,就是蒙在鼓里的意思。

无奈,周涛只能开口解释,“阴物一词,源自宋朝,统指有了灵性,成了精的老物件,杨哥家里作祟的应该就是那玉枕中的阴物”。

“那你怎么能确定那就是件阴物?”

“那玉枕表面上看去就是一块普通的龙阳玉,可是我摸上去,却让我的内心产生了悸动,仿佛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再结合上面的花纹和杨哥的遭遇,我肯定那就是件阴物没错了”。

其实说到龙阳玉的奇怪之处,就是对王硕,周涛都没说实话,主要是这实话没法说,说了现在也没人信啊,周涛总不能说,“奥,就在我刚刚摸那玉枕时,我体内的煞气像是被玉中的东西所牵引,产生了暴动,也就是那一刹那,我感觉到龙阳玉中有一物,由此推断出龙阳玉有问题”,这话要是一说出口,那谁还把你当大师,不把你送精神病院就不错了。

而且周涛还有一事没说,那就是他感应到了龙阳玉中那东西的气息,充斥着,阴冷,残暴,怨毒之意。

“不是我说,老周,你这判断,真是草率,不过这杨哥也真是倒霉,一共买回来两个宝贝,都那么邪性,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弄,总不能把那玉枕砸了吧?”

“这件事等明天去杨哥那再说吧,砸肯定是不能砸,而且砸了也不一定管用”。

“那得嘞,我知道你小子性格沉稳,又聪明,肯定有办法,这天也黑了,咱们找地方吃饭,你王哥请你撸串”,王硕开着他那金杯,七扭八拐,最终在一家小巷前的一个小摊前停了下来。

下了车,周涛看见那烧烤摊旁边立着个牌子,写着“小刘烤串”。

“你别看他们家这摊摆的地方偏僻,地方也不大,但味道那绝对正宗”,王硕拉着周涛在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老板”,王硕伸手呼唤老板过来。

“您两位吃点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拿着个本子走了过来。这烧烤摊应该是夫妻两个开的,丈夫负责烤串,妻子负责点餐收拾。

“老板娘,今天可更漂亮了,这样,先给我们兄弟来三十串羊肉串,再来十串腰子,再来两瓶啤酒”,“好嘞”,王硕看来和这儿的老板很熟,点菜还不忘耍两句油嘴。

老板娘没在意王硕的油嘴滑舌,记完就准备离开了,周涛见状急忙拦着老板娘说道,“老板娘,那啤酒就不要了,来两瓶可乐吧,晚上还有事,不适合喝酒”。

“那行,那您二位稍等”。

很快,三十串羊肉串就被端了上来,周涛伸手拿起一串,嗯,这味道真的不错,羊肉外酥里嫩,火候适中,吃在嘴中,辣椒和孜然的香味味在口中爆开,刺激着味蕾,简直好吃到咬舌头。

周涛一连撸了三串,才开口道,“竹竿,要说吃还得是你小子,这么偏僻的人间美味都能被你寻到”,周涛毫不吝啬自己赞美之词。

“那是,来再来两串”,王硕得意的神色毫不掩饰,同时又给周涛递了两串。

“老周,那咱一会吃完,你带我去那凶宅瞅瞅,我还没见过鬼长啥样”。

周涛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行,那咱一会吃了饭去准备点东西,我带你见识见识阿飘什么样子的,你可不要被吓尿了”。

“嘁,瞧不起谁呢”,说完,王硕将手中的羊腰子狠狠咬了一口。

就在两兄弟吃的满嘴流油的时候,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喊道“嘿,老板过来,给我们兄弟来一百串羊肉串,其他的各式各样都来些,得够我们兄弟吃,再来一箱啤酒,快点的啊”,来人一共有五人,说话的是个染着绿毛,身材瘦小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声音很大,很嚣张,穿的不伦不类,一看就是小混混,另外四人穿着打扮也和这绿毛差不多。

五人坐在那开了箱啤酒,边喝边大声吵嚷着吹着牛皮,各种国粹不停的喷出,很是吵闹。

王硕看了一眼不屑的说,“现在这小年轻,放着人不当,把自己打扮的人不人鬼不鬼,以为这样就是混社会的了。”

“你可别侮辱混社会这个词了,混社会的可没他们那么没品”,周涛也是皱着眉头看了眼那桌。

“赶快吃吧,吃完咱们回凶宅”,之前品尝美味的心情也没了,周涛此时就想赶快吃完离这几个人远点,听这几个人说话实在是污染了自己的耳朵,旁边的几桌客人听他们吵嚷,也纷纷投去了嫌弃的目光,不过看那几人的打扮后,都不愿意惹事,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而那五个混混也丝毫没有吵到了别人的觉悟。

就在周涛,王硕吃完准备去结账的时候,突然那桌混混中的其中一人猛的躺在地上,抱着肚子不停的诶呦叫痛。

“老板,老板,你过来看看,你这是做的饭还是做的毒药,专门针对我们兄弟是不是”,那绿毛此时也站了起来,大声喊着,语气很是不善。

“这帮家伙,戏演的可真差”,王硕不屑。

那烤串的老板见状,急忙放下手中的烤串,走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那绿毛青年一把扯着老板的衣领,“你看看都给我兄弟毒成什么样了”,

“这不可能啊,我们的食材都是最新鲜的,怎么可能吃坏人呢?”男老板被拽着领口也有些慌张。

“怎么不可能,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兄弟讹你了?”绿毛青年语气愈发嚣张,“今天你这串,它还就是有问题,吃坏了我兄弟,今天这串就没钱给你了,你再给我们兄弟万儿八千的医药费,今天事情就这么算了,不然兄弟们砸了你的摊子,让你以后也没得生意做”,说完还拍了一下站在旁边老板娘的屁股,“这姐姐长得不错,今晚也陪兄弟们一晚,不然天天砸你们的摊子”,绿毛看那两口子老实,更变本加厉的威胁着。

周涛实在看不下去了,本来他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意多管闲事,可眼下实在看不过去了,他走向那桌混混,而王硕也连忙跟上,他早忍不住了,要不是周涛拦着,他早来教训这帮混混了。

剧情已经渐渐展开,请大家多多支持。

wap.

?t=2022112413211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